《薩利機長:迫降奇蹟(Sully)》

"Sully"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整部戲,僅得兩處不滿:其一是無厘頭醜化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NTSB)為一群愚昧陰險小人,其二是臨近尾聲時Aaron Eckhart那句故作懶風趣的對白(「[若要重做一次在水面降落之舉,]我會選擇在七月做。」)實在惡頂。

抹黑NTSB,總之政府、財團有關人等,全都要打成奸角,以突出主角之英雄正直。如此處理,固非不能理解,但實在是弱智、淺薄、無聊;再細想這部戲真正的衝突所在,更會發覺如此處理根本毫無必要,拙劣的編劇手法,完全反映撰稿者懶惰馬虎。機長「戰勝」偽NTSB的一段幼稚至極,並令整個調查、聽證會過程變得頗為可笑。

本片的重心,其實是機長Sully(Tom Hanks)事後的內心交戰。抽空去看,或許只是PTSD,但在戲內的脈絡,Sully於緊急狀況決定在水面降落,但事後不停回想,會猶豫,會質疑自己,故在腦海中不停模擬各種可能的場面。這既是其「人味」所在,其實亦是其專業所本。NTSB及其調查的角色,其實只需要作為催化劑,只要平實地作調查,已經可以挑起其思緒,根本不需要寫作奸角。

現實中,NTSB事發兩日後查問Sully,從談話撮要可見,NTSB會特意追問的均為程序、系統、訓練問題(從中摘錄幾段):

“When asked about training for ditching, he said they got familiarization with the QRH. He said he thought that was something that was difficult to practice and he did not recall it in simulator.

When asked about guidance for ditching in company manuals, he said there were things in the manuals about that. He said it was a dichotomy between planned and unplanned landings. He said if it was timed and they could prepare, there was guidance. He said notification, prepare the cabin, direction of landing, wind and sea states, airplane configuration, and land near vessels. He said yes, there was guidance in the manuals about that.

When asked if anything from training was helpful in the current situation, he said “absolutely training has helped”. He said he was trained on fundamental values to maintain aircraft control, manage the situation, and land as soon as the situation permits. He said training on CRM, clear definition of duties, and clear communications of plan and to where headed. He also said the basic rules of airmanship and CRM helped. He said what they learned in training and procedures on aircraft from airbus. He said all they learned in some way contributed to this."

(見: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NTSB), “Operations/Human Performance Group Chairmen Interview summaries – Flight crew", p. 13, http://dms.ntsb.gov/public/47000-47499/47230/418999.pdf。)

戲中所描述,想「釘死」Sully的態度實在見不到;而從常理去想,也不會有公務機構會想在那個時候去抹黑Sully,在民眾情緒高漲時跟國民英雄對著幹,簡直是跟自己過不去,哪會有這麼蠢的人?

另一方面,這部戲又是問了一個問題:到底「英雄」這回事有何意義?

Sully問過幾次,他一生人做過很多事,安全接載過無數乘客,為何他一生人的成就被縮小至那208秒的判斷、行動?雖然結果良好,但若然他的判斷原來出錯?就因為那208秒,就抹去他一生人此前所有工作,摧毀他的事業?倒過來看,若然無發生那208秒,他就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飛機師,一個普通人;而其實,他由始至終都是同一個人。

到某一幕,match cut渡輪駛離碼頭,見到船長即時下令趕赴救人,到後來各方空群出動,每一個參與其事者,都是英雄。然後,同一個問題又冒出來了,若然無發生這次意外?他們又不過是辛勤工作,做份內事的普通人;但其實,由始至終都是同一班人。如此延伸開去,這意味就變了:每一個做份內事,辛勤工作的人,本身就是英雄。

無任何藝術新意可言,老土至極的傳統價值,不過獨行俠確是手段高明,由Sully的個人掙扎,到問「英雄這回事」,這兩部份拍得味道醇厚,好看。

然後,又要倒回去講那偽NTSB。

戲中那群小人,是絕不科學、更不誠實,Sully只是以誠實、科學的態度應對而勝。偽NTSB指示的電腦及真人模擬測試,撞雀後立即折返,完全不考慮機師需要時間判斷狀況、考慮如何應對,方能實際執行計劃,這明顯不合理、不科學;而且真人模擬示範中,事前練習過十數次,才有示範那次成功,在Sully追問後才透露實情,這是不誠實。問題是,如此作假,實在非常小學雞,大概有中學程度思維,已經看得出問題,如此低程度過招,實在當觀眾弱智。

真NTSB的模擬測試,同樣有「撞雀後立即折返」的部份,但且看其文件解釋測試的目的:

“…In these scenarios, the turn towards the airport following the bird strike was immediate in order to determine, from an aerodynamic point of view, whether the airplane had the performance to glide to a runway from the bird strike location. The immediate turn does not reflect or account for real-world considerations such as the time delay required to recognize the bird strike, and decide on a course of action. These factors are considered in Conditions 2.2c and 2.3c by incorporating a 35-second delay prior to the turn towards the airport." (emphasis added)

(見:NTSB, “Simulator Evaluations for US Airways A320 Flight 1549 Accident, Ditching in Hudson River, 1/15/09 (NTSB # DCA09MA026)", p. 3, http://dms.ntsb.gov/public/47000-47499/47230/420152.pdf。)

文件解釋得清楚,「立即折返」只是用作測試飛機的性能,根本不是用來判斷機師行動是否正確的。模擬結果又有否隱瞞呢?為免文章太長,只摘錄模擬「折返機場」場景的部份:

A total of 20 runs were performed in the S22 simulator in which pilots attempted to return to LGA runways 13 or 22, or attempted to land at TEB runway 19. Five of 20 runs (25%) were discarded due to poor data or simulator malfunctions, leaving 15 runs for analysis (6 runs to LGA runway 22, 7 runs to LGA runway 13, and 2 runs to TEB runway 19). Eight of 15 runs (53%) made successful landings. The 8 successful runs were made following an immediate turn to an airport after the bird strike. See Table 1 for details of each run.

Specifically, six runs were made to return to LGA runway 22 immediately following the bird strike. Of those six, two (33%) resulted in a successful runway landing – one using flaps at the pilot’s discretion (condition 2.1a; one additional attempt was unsuccessful) and one using slats only (condition 2.1b; four additional attempts were unsuccessful). Due to inadequate successful landing attempts following an immediate turn after the bird strike, attempts to land at LGA runway 22 after a 35 second delay (condition 2.1c) were not performed.

Additionally, pilots attempted to land at LGA on runway 13. All four pilots successfully landed (100%) on LGA runway 13 following an immediate left turn to the airport following the bird strike (condition 2.2a). Two runs were attempted in which the pilot was required to use slats only on landing on runway 13 (condition 2.2b). One landing (50%) was successful and one landing was not successful, requiring the pilot to ditch in the waters adjacent to LGA. The one attempt to return to LGA runway 13 following a 35 second delay (condition 2.2c) was not successful. No additional attempts were made to return to LGA runway 13.

Finally, two runs were attempted to determine the ability of the airplane to land at TEB runway 19 immediately after the bird strike. In both runs, pilots were able to use flaps at their discretion (condition 2.3a). One attempt (50%) was successful and one attempt was unsuccessful. Due to inadequate successful landing attempts following an immediate turn, conditions 2.3b and 2.3c were not attempted." (emphasis added)

(見:NTSB, “Simulator Evaluations for US Airways A320 Flight 1549 Accident, Ditching in Hudson River, 1/15/09 (NTSB # DCA09MA026)", pp. 6-7。)

主持聽證會的Robert L. Sumwalt,非但無在會上質疑Sully,反而… 我本來想講「去片」,但錄影實在太長,不如讀謄本快捷,就來看他如何問Sully(摘錄):

“CHAIRMAN SUMWALT: This event turned out differently than a lot of the situations the Board looks at. Tell me, in your mind, what made the critical difference in this event? How did this event turn out so well compared to, perhaps, other events that we see at the Safety Board?"(p. 46, lines 17-21)

“CHAIRMAN SUMWALT: You testified to Congress — you and I testified on the same day back in February, and you mentioned that the airline piloting profession faces some challenges. I want to make sure — unfortunately, we, at the Board, we see events that don’t have, oftentimes, good outcomes, so what can we extract from your mindset, from the things you’ve learned, to basically hand over to others in your profession?"(pp. 47-48, lines 21-25 & 1-2)

“CHAIRMAN SUMWALT: Thank you. In looking at the CVR transcript and listening, actually, to the CVR, I noticed that you immediately, after both engines were lost, you immediately turned on the ignition; you fairly much immediately started the APU and then commanded for the loss of both engines checklist. Oftentimes — and we may even get some testimony on this later this morning or later today — oftentimes, when somebody is faced with an unusual or surprising situation, there’s a choke factor, there’s a startle response. You did not seem to exhibit that startle response. It was like you knew, you were prepared for this, you knew immediately what to do. What do you attribute that to?"(pp. 49-50, lines 18-25 & 1-4)

“CHAIRMAN SUMWALT: And I think that is so important. I’m trying to get an idea of what your mindset is and how you were there. I can contrast you to a crew that we looked at recently that I mentioned the captain said he was ambivalent. They had an engine fire 800 feet AGL and it took about three and a half minutes before they completed the checklist, which should be a memory item, should be done immediately. So I want to be able to bottle your mindset and be able to make sure that everybody is drinking from that same bottle.

As far as the CRM, and the Threat and Error Management is concerned, what can we learn from your lessons regarding — from CRM and Threat and Error Management?"(p. 50, lines 12-23)

(見:NTSB, “Transcript – Public Hearing Day 1 (06/09/09)", http://dms.ntsb.gov/public/47000-47499/47230/422295.pdf。)

我相信不用多解釋了。

戲劇,當然不是紀錄片,但問題是扭曲的程度、方向:一、是否合理;二、是否需要。今次似乎兩者皆否。

==

簡單評分:

B- -(☆☆☆)/A-(☆☆☆☆★)
(Tom Hanks的部份實在精彩,無論如何扣分,亦有前項分數;而盡量壓下我對上述長篇大論部份的不滿,則或許亦值得後項分數。)

==

一時興起,讀文件癮發作,且引Sully兩段說話作結:

“CAPT. SULLENBERGER: Well, if you think I wasn’t startled, you misunderstand. But I think both Jeff Skiles and I have done this long enough and trained long enough to have internalized the values of our profession and to have learned what needs to be done, and so we quickly acknowledged our bodies’ innate physiological reactions, set it aside and began to work on the task at hand."

(見:NTSB, “Transcript – Public Hearing Day 1 (06/09/09)", p. 50, lines 5-11。)

“Captain Sullenberger said he “could not be more happy and pleased and gratified that we got 155 people off the airplane and it was due to the professionalism of my crew; Jeff, Donna, Sheila, and Doreen”."

(見:NTSB, “Operations/Human Performance Group Chairmen Interview summaries – Flight crew", p. 21。)

《走音歌后(Florence Foster Jenkins)》

"Florence Foster Jenkins"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先旨聲明,我向來不喜歡看梅姨。不止「唔係fans」的程度,係達到「不喜歡」的程度,總之就是不合口味,是以本文實在先天有極大偏見,講清講楚,讀者也好自行斟酌。(此等頭盔聲明經常出沒,遲早要想個方法統一處理,每次寫一句實也太煩。這句是寫來提自己的。)

本片取材自真人真事(Florence Foster Jenkins),戲中的荒謬事大多(應該)有所本,卻不是傳記電影那種風格,乃偏向戲劇化的處理:將伴奏琴手描繪成丑角,「怪事」又多由其觀點逐步揭開。設定上,就是一個局外人走進Jenkins身處的虛幻世界;問題是,拍出來的風格完全錯置,簡直一塌糊塗。(其實,看海報已經明白出事之處;又,上一句已揭了底牌。)

Jenkins五音不全,品味庸俗,但家財萬貫,名流、音樂圈中人樂於作其傍友,遂能活在謊言堆砌成的虛幻世界中。到此處,讀者腦中或許已浮現出一幅幅荒謬可笑的畫面,而我則可以保證,你想像的畫面八成不會在戲中出現。這正是本片最失敗之處,Jenkins的世界太正常了,甚至其身邊人都太正常;或許不是街上的一般人,但離怪誕甚遠。(最最奇怪的一幕,只是在浴缸放滿薯仔沙律… 一來不甚震撼,二來此類畫面在片中僅得一處,沒有跟進配合,拍不出氣氛,反為格格不入。)

究竟出於何等原因不好說,但作者似乎拿不定主意要如何講Jenkins這個人。既不願將其拍成被取笑揶揄的對象(琴手反遭醜化為丑角。),但又看不清、看不穿這個人,又或者講不出這個人有何獨特、深刻、值得講之處。結果,大部份時候就只是見其幼稚、單純、不知世事,梅姨的演出更坐實了這觀感,似乎Jenkins小時在白宮演奏後就沒長大過,小女孩的心靈困在衰老的軀體;但有時又現出純粹中老年樣,甚至流露出一股怨婦味,兩種印象不能調和,不湯不水。

Hugh Grant的角色同樣受困於這不湯不水的處理:一時又似是從Jenkins身上撈油水,與情婦倒是生活美滿;一時(忽然)又情深款款,處處保護Jenkins… 片中前大半段用盡每個小節刻劃其撈油水、佔便宜的一面,後段忽然深情,實在虛浮得很,令人難以接受。人當然會有不同面貌,但戲中拍得淺薄,沒有各種面貌交纏的感覺,就流於空洞。

空洞的角色,又不止兩三個主角,配角也處理不佳。其中一小段,煞有介事的安排一個二撇雞輕浮男出場,似是Hugh Grant及情婦之友人,講要安排他「欣賞」梅姨之演出,花了好些時間和鏡頭,但最終就只是見他在席上忍笑… 其後,完全無下文。浪費時間引入這角色,到底有個屁用?隨便一個沒名沒姓沒背景的觀眾,都能擔當此任…

上述講法有點空泛,但讀者或可看另一部戲作比較--《金曲金后(Marguerite)》,今年四月在香港有上映過的。該片亦是受Jenkins的事跡啟發,但避過了真人真事的麻煩,只取其重點,改編成虛構故事。(話說回來,可能正是珠玉在前,我對梅姨這部走汽汽水更無好感。)

《金后》人物、畫面、情節,均極盡荒誕,幽默諷刺,尤其一眾配角色彩分明,風格上已經遠勝本片,但更重要是能在人物中抽出一條線索,觀眾方能與Marguerite這個人有共鳴。(不理解,何能共鳴?)這線索,倒不似是Jenkins本身所有,或許這也是虛構勝於現實之處,有時真人難以理出頭緒;但觀眾當然只是看戲,一個理路分明深刻的角色,效果遠勝面目模糊淺薄者,就是如此簡單。

==

簡單評分:

C(☆☆☆)

《屍殺列車(부산행)[Train to Busan]》

《屍殺列車》電影海報
(來源:維基百科;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我誤判,我愧疚。上週睇完超.好睇的《真.哥斯拉》,激動非常,荷爾蒙上腦,「大腦有超過50%Ram係處於癱瘓狀態」,寫了幾千字無謂文章,竟錯過了機會講同一週上映的《屍殺列車》。影評盛讚,眾口交譽,不少人謂「必看」;但余以為只屬一般,可以一看,實是過譽。

到選舉過後,見當區左膠老千高票穩勝,方赫然發現我錯過了一重要現象。不妨講明白一點,在下屬九龍西,票投本區最高質數候選人--十三號游蕙禎(現時為當選人,候任議員。),等開票結果時實在一額汗。反省為何小麗老母能得高票,便醒悟對《屍殺列車》的觀感落差,正好能解釋其中一項因素,乃為此文。

(當然,長期兜售退保迷債、在社區蒲頭等亦是原因,本文只欲解釋另外某一點。)

先講正題,部戲。

以喪屍片種而言,實在無任何突破之處。戲中喪屍只是普通滅世災難,也只是追趕主角四處走的怪物;而喪屍有夜盲症的設定,甚至不如《殭屍先生》謂殭屍靠人鼻息追蹤有趣。

不過平心而論,在第一部火車(約佔本片八成時間?)的困獸鬥是拍得不錯,雖未能突破類型(故非精彩、必看),但在類型之中亦屬出色。利用火車的特性,營造橫向卷軸式遊戲的環境,一節節車廂變成一個個關卡,頗為有趣;在停站後再開車的一段,要穿越車卡救人,正能發揮此環境優勢。

不過,在停站那一段,其實已露了底牌,只是用人力堆砌出場面,空有動作刺激,欠缺內涵,畫面既沉悶,亦無實質的故事。只是知道多一個城市/市鎮淪陷,但無任何新資訊,總之繼續被追趕,主角又繼續逃走。到喪屍迫爆玻璃的一幕,其實已頗為無聊復可笑。

中年壯男及其大肚老婆兩人,可為唯二成功角色,討好而有點人味;其餘眾人皆如樣板,不值一提。壯男奮勇救人之後,按照公式,此配角必然要捨身成仁,尤其老婆大肚這一點,早就插上了死亡flag。後來,果然如此,但也不算缺失,起碼死得型,只是走不出公式而已。

到主角群捱過危險,穿過賤人車卡,其實已適宜畫下句點。到老年姊妹決定開門(那一個鏡頭扮有感情,但其實整部戲幾乎全無刻畫,只靠當時幾句獨白,實在廉價淺薄。),賤人全體(看似)自食其果,已經走到本片頂峰。若果,到那個時候就完場,只見主角群繼續「釡山行」,邁向未知的世界,則尚算不俗;偏偏,作者又不甘於留條尾,想埋尾,這就出事。

要換車,其實已經無謂,但明顯只是為推進劇情而設置,姑且暫時接受,就看你有何板斧。結果,只是無謂地繼續死人… 貌似流浪漢者死,算,起碼死得其所,由怕事逃走變成捨身救人。但那兩個學生呢?除了灑狗血,擠眼淚,簡直毫無意義。車長亦然,根本是無謂,整部戲他都幾乎置身事外,其實貫徹下去就好。

賤人中老年男呢?整部戲都見其討厭,再來害多幾個人有何意思?困在廁格,進退兩難,等死,本已是最理想結局;偏偏想扭橋,又安排他推人送死,也勉強忍了,但亦是時候收手。再不停寫下去,根本是狗尾續貂,死拖。到最後是要有何效果呢?原來不過是再整死主角… 又是廉價的擠眼淚技倆,實在低手。

到最尾最尾,若然夠膽開那兩鎗,我倒還敬重作者殺人不眨眼,也算小有突破,結果卻是安然渡過,濫情庸俗之至。

不少人盛讚之處,正是本片最大缺憾。中性講,是口味問題;傲慢講,是品味問題。濫情庸俗爛片,香港人非常受落,這就是現實。為何左膠老千會高票,為何CCTVB爛劇仍然有人睇,歸根究底是同一個問題。且容我提一提讀者,2015年最高票房港產片,正是濫情膠片《五個小孩的校長》。我再重複一次:這種貨色,香港人最受落。

現實就是,你有如此一堆觀眾,實在無太多條路可揀:其一,投其所好,就用如此包裝,但搞衰自己,一來自己難過,二來原本觀眾亦會離棄;其二,深耕細作,潛而默化,提升觀眾品味,此為正途,不過當然難行;其三,拍出破格之作,雅俗共賞,通殺各類觀眾,這條路最難,我亦無答案可供參考。

現實,就是你,在玻璃門外,擠幾滴廉價,眼淚,就有觀眾;
現實,就是幾個字,一個抖氣位,你的書就賣得,兼當票王;
現實,就是屌鳩選民,不會增添,選票。
如此,而已。

==

簡單評分:

C+(☆☆☆★)

《危城》

《危城》電影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講《危城》,或許又可以拉扯到講隱喻香港,如何遭匪黨入侵,鄉愿扯後腳… 不過同樣的把戲,早前講《三人行》玩過一次,不玩了。喬宏告誡周星馳莫重複自己(《97家有囍事》),整部戲翻炒掠水,就是這句值得傳世,自嘲整部戲,兼意味深長。經常提自己,盡做,寫過的別再寫,今次只過了一個多月,莫壞了規矩。

不玩穿鑿附會的遊戲,不如試講這部戲是如何拍爛的。

這部戲,明顯就是一部「西部片」。

雖然片頭片尾硬要堆砌中國內戰、軍閥等背景,但其實毫無意思,地點總之放在一個荒野小鎮就可以,時空幾近完全不重要。軍閥兵臨城下,不就是脫胎自《七俠四義(七人の侍)》、《七俠蕩寇志(The Magnificent Seven)》的野武士/土匪嘛。劉青雲,其實正如西部片中的警長,則其捕匪後遭尋仇,不就似《High Noon》的Gary Cooper?吳廷燁劫獄,吳京圍城救人,亦是常見題材。

劉青雲不用鎗,但用鞭,也顯出其牛仔原型。彭于晏,明顯就是「用心棒/獨行俠」,鬚髯造型跟桑畑三十郎/獨行俠一模一樣,其背景甚至就是鏢師(「用心棒」就是解保鏢嘛。),根本毫不避嫌。隨手舉名作為例,其實因為不熟,想不起其他例子,或許有其他更貼切參考對象,但無關痛癢,重點是這部戲的血統很清楚。(其實音樂亦提了水…)

一開局設了如此清晰的類型,本片最最失敗就是拍不出應有的感覺。(邏輯上有另一可能,就是拍得破格而精彩,但本片明顯不是,可以不論,節省時間。)事後回顧其失敗處,由最早出場的主角彭于晏現身時已有跡可尋,由選角到造型(化妝)已經失敗,這角色的陽剛、滄桑味道無影無蹤;再加上其演繹方法,完全就變了插科打諢的丑角。

其實再細想,酒館那一幕根本又似出自《大醉俠》,只是帶小孩的人對調了身份,但彭于晏的角色魅力卻不比岳華,實在是選角不當,配搭出事。而彭于晏的角色原來又滲雜了范大悲的血緣,就難怪之後又要有同門師兄弟恩怨的武俠戲碼了;但吳京的角色面目模糊,行事不能一貫,甚至不如一奸到底的了空痛快。

提到奸角,怎可不提古天樂的角色?如此難看無味的奸角,也算罕見。整部戲,只見過他似「死細路」,一言不合(或忽然想殺)就出手殺人,或是擠眉弄眼扮死狗… 就算想像其為喪心病狂,以殺人、虐人取樂,手法也太單調沉悶,整個角色都太單薄,帶不起氣氛。

講到氣氛最出事,又回到劉青雲及其手下一夥。要做警長、要鐵漢柔情,首先要是一個鐵漢… 從頭到尾,整套戲都在拖拖拉拉,柔情泛濫,見不到鐵血,完全捉錯用神。對抗暴政、匪徒,本應悲壯肅殺,要見到廝殺、要見血,但結果畫面太「乾淨」,色彩太明亮,手法亦胡鬧(用瀉藥、亂放炸彈…),本應是高潮的一幕拍得不知所謂。

想到此節,應該找到了,這部片失敗的癥結可謂其氣氛。

回到開首,教師帶學生走難,到難民去普城(我話過唔講,但實在忍唔住,改個乜鬼名,我睇成場戲不停諗起熱普城… -.-“)求收留… 哪有半份走難、淒慘、荒涼的氣息?整個環境都太富泰、太乾淨、太整齊,將一套西部片,拍成了一部「靚衫戲」。所以,殺人是不見血的,在河上廝殺完的劉青雲仍然齊齊整整。而角色,其實都不能太壞。

比如智叔,這老差骨角色真的寫爛了。帶劉青雲去荒野,難道真的打算摸酒杯底,食餐飯,就可以解決?一來,對自己跟隨多年的硬頸上司太不了解,令人難以置信;二來,對方明顯不懷好意,若然相信實在堪比「天真嬌」。給劉青雲食的那塊餅更是令人費解。合理的發展,其實只應有三種:

  (一)陰謀不太險惡,起碼落蒙汗藥,捉劉青雲,帶人放古天樂;
  (二)夥同財主謀害劉青雲,塊餅有毒;
  (三)帶劉青雲去死,等佢有餅落肚,做隻飽鬼,講數不成就出手。

結果,原來只是單純食餅,智叔的老差骨角色頓成傻仔。

又如劉青雲的老婆和手下,安頓好俗務,回城營救。這本應是慷慨就義、準備搏命送死、悲壯熱血的一幕,但由節奏到取景,一片青山綠水好風光,氣氛歡欣愉快,似去城郊馳馬踏青,完全沒有大戰的氣勢。(彭于晏那一邊,也繼續似拍兒童節目。)

更甚者,胡鬧一輪,吳京死了,古天樂死了,但其實是無解過圍的。吳京/古天樂帶的不過一小隊兵馬,主力應該是古天樂老豆,他才是幕後大佬,邪惡陣營軍閥。前文講時空「幾近」完全不重要,此處就是出了問題。《七俠四義》刀劍對刀劍,《七俠蕩寇志》鎗對鎗,雖然以寡敵眾,但始終是對等武力,劉青雲單刀可擋幾發子彈?

就算不提刀劍對鎗炮之荒謬,以割據一方的大軍閥作對手本身亦是無稽。強如郭靖,面對蒙古千軍萬馬,守襄陽亦不能靠一雙肉掌。結果,最終是以守軍回防,擊敵古天樂老豆一方草草了事… 反正一開始就只有這條活路,老早著草上山/出省城避難等救兵算啦!而再說,這守軍回防殺敵一事本身就莫名其妙…

故事本來是敵軍先破鄰近的石頭城(必然鄰近,否則倉猝出逃,帶著一班學生,無錢開飯的女教師怎能走難至此。),再揮兵進犯普城,劉青雲又提過守軍出城… 我忘記了,不知是到石頭城(他口中所謂前線)救援或是出城迎擊,但總之差不多,先記著。

石頭城至普城,既如此近,可選路線應該就不多,一大隊軍隊又不易匿藏,再者軍隊當有斥候,出迎的守軍斷無理由碰不上由石頭城開赴普城的前後兩批軍隊!戲中本身就有兩處明顯證據:彭于晏隨便騎馬出城就搵到軍營,跟師兄吳京敘舊;劉青雲手下亦毫無難度就找到軍營,而且如入無人之境,炸了軍火庫。

然後,這隊不知到何處「蛇王」的廢柴軍隊,回城一擊殲滅敵軍… 整部戲吹噓得如何厲害的軍閥,原來比廢柴更廢柴,先前的種種事情就變得更無謂… 不過,這結局也許已是本片最合理、最有意思的一段,又再證明廢片亦偶有值得傳世的佳句:就算面對只屬廢柴的軍閥,拳腳勇武亦始終無能為力,最後是要靠外援軍閥方能退敵。整部戲都假得可笑,唯獨這一點真實而有意思。

==

簡單評分:

D(☆☆)

《樓下的房客》

《樓下的房客》電影海報
(來源:維基百科;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一個字:悶。

未打先自招,九把刀原著無讀過(他的書,只隨手揭過《那些年》;看完這部戲,嗯,慶幸節省了時間。),但其實電影由他親自編劇,一則不應太走樣,二則即使走樣也是作者自己審定過關的,片爛亦脫不了關係。電影的美術、造型、畫面、音樂…等等,全部不重要,都可不理,因為人物和故事本身就無聊。

變態房東,偷窺(甚至介入)房客生活,這設定普普通通,無所謂,重點是能「窺」出何樣人物、何種故事。結果,每一間房都令人失望。

如此結構的故事,住客竟然無一不是stock character(用粵語譯方便啲,可稱:「『行貨』角色」。),可謂悶蛋至極,失敗;嘗試走黑暗路線作包裝,以血、以性慾掩飾,但全部僅具形相,挖不出深度,失敗;再者,賣血賣性又不夠大膽,淡而無味,失敗;其後發展,卒之無任何出人意表之處,失敗;全部人物故事堆疊拼湊,鬆散不堪,失敗…

(腦海忽然響起唐牛/食神的聲音:「失敗中的失敗!」)

<--最近經常忘記,忽然想起講-->
<------下文劇透------>

簡單盤點一下這部戲。

「白衣美女」:這一開始就擺明是不存在的角色… 十部戲有十部都是如此安排,實在不可能更典型,根本就毫無懸念。而且,這條線又想玩血腥、虐待,但偏偏又不夠膽,拍出來半湯半水,無癮。(有膽去盡,首先就將虐殺過程仔細拍出來。要賣血又不夠血,搞個屁。)

「帶女雄狼」:這條線幾乎無發生過任何事,是湊數用的嗎?為了堆砌其黑暗主題,暗示中年男有戀童傾向?一來,這既不新鮮,又不震撼;二來,到頭來也根本無任何事情發生嘛!(獸父對幼女起淫念,看報紙一年已經多宗,無揭發、無上報的更不知凡幾,用來作「賣黑暗」的小說題材,實在不夠味。)

「蕩女秘書」:很難想像比其更木獨的「行貨」角色,情節發展也都老舊得很;除了加點鹽花,在浴室一場扮某A片系列,這角色既無用又無聊。

「體育老師」:就是一個普通的鹹濕偷窺狂,頂多加點暴力傾向,又如何呢?

「廢宅」、「同性情侶」:連在一起講,這三人純粹就是滿足其刻板、歧視眼光的想像,別無其他。

盤點材料,已知道這是碗失敗的「嗱喳麵」,但最惡頂還未是其難食,而是難食之餘要還要裝模作樣--「刻骨銘心初戀金銀情侶套餐」,只賣九十九個九毫九,史提芬周之無良盡見於此;而本片之極爛處,就在於其尾段牽強至極地「扭橋」。這或許是此類「空心老倌」的通病,以前見過的患者有《殭屍》。不能妥善收結,唯有出術。兩部戲都是如此扭橋收尾,結果同樣爛透。

如此扭橋,根本就是放棄思考,搵笨,表過不提。而即使撇除這著劣手,「房東」的角色本身就夠失敗,黑暗見不到,只見其行事幼稚無聊,戲中所作所為,本質上不過是「小學雞」式搞局。隨便搜尋影史上經典惡棍(不少機構曾辦如此排行榜,比如:AFI。),任選一個,任達華的角色實在連替人挽鞋的資格都無。

(就算計「扭橋後」,細節不詳,但頂多不過就是虐殺了七個房客及若干「仇人」,又有何特別?)

==

簡單評分:

E(★)

《自殺特攻:超能暴隊 (Suicide Squad)》(附短評:《新聞導火線》/《奪命狂鯊 (The Shallows)》)

"Suicide Squad"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搞清楚先,「爛片」僅指《Suicide Squad》,短評兩部都不錯。本週看了三部電影,全部出乎意料,兩部是比預期好,一部是比預期差,難以選擇,決定「撈埋唻講」,以那部爛片為主。)

雖然過往業績不代表將來表現,但由《鋼鐵男》到《蝙蝠人大戰外星肌肉男》,再到今次的《強行徵召長期監禁假釋囚犯參軍執行社會服務減刑計劃》(Suicide Squad)--簡稱《強監假減刑計劃》,DC的電影世界實在應驗了何謂「衰開有條路」。

漫畫改編電影,有時我也會找原作補完(美漫則通常只上維基看故事算數),但即使改編作也是一部堂堂正正的電影,若然電影本身不能獨立自處,本身就是失敗。任何漫畫迷強辯:「你睇唔明,係因為你無睇過原作!」就算完全正確,也是一句無力的辯護。(同樣邏輯亦可應用於同一宇宙設定內的電視作品。)(另,就算當其電影不能自立,但漫畫數十年來reboot完又reboot,我要跟哪一條線?)

整部戲,竟無任何角色令人感到有深度、有血肉,實在失敗至極。每人分得一小段,草草解釋其出身,本身已是極不理想。(寧可節省篇幅,從這部戲的故事本身去表演角色更佳。)更無趣的是戲中並無展現角色特質,總之就是有任務,殺人,走過場,完場。熱褲女Margot Robbie)或許已算幸運,起碼偷/搶過一個名牌手袋,也貫徹其熱戀上腦、少根筋的角色(別要求有深度了),而且魅力四射(絕不止於其熱褲短、少布,是整個人的神態氛圍。),乃本片唯一可看之處。

(又,每人出場時打出漫畫風、色彩斑斕的字幕--真如簾幕一樣遮蓋大量畫面面積--有必要如此嗎?一來,那都是無關痛癢的訊息;甚至製作人本身亦如此認為,所以在畫面上停留時間不長,根本不可能看清楚。二來,有必要用如此風格嗎?前前後後,整部戲其他任何部份都並非如此,那是要有何效果呢?若然整部戲都CULT化,拍成半真人半漫畫風格,那反倒可以接受,現時半湯半水不知有何意義。)

其他人,就只淪為一班奇形怪狀的打手--蒙面鎗王回力鏢/毛公仔大盜、(爆頭/甩頭)飛索男鱷皮男紋身火人面具刀手;除了奇形怪狀,這班人可謂一無是處… 抱歉… 說法有點奇怪,奇形怪狀很難算是「是處」,但以角色而言,總之是無任何吸引、突出的特質。

與此相對,本週的港產代表《新聞導火線》可謂完勝。雖然是延續電視劇的作品,開首也有一段剪輯回顧片段,但即使完全刪走,其實也無損作品本身。從角色在戲中的互動,能見到性格、關係、想法。微小處如配角郭峰(報社社長),大部份時間行行企企,但關鍵處一通電話、一個稱呼,就顯出其江湖地位,這才是編劇應有的心思、功夫。

新出場角色吳孟達(脅持人質的燈光技工),一件一件事慢慢揭,隨時間推移、跟各種人對話,顯示其情緒變化,乃至加插過去的片段,這才是交代、建立一個角色的方法。吳孟達演出比往常慣見時出色,但也要有足夠和恰當的材料才能發揮。接拍《強監假減刑計劃》的演員實在只能嘆句不幸。(噢,不過看到戶口結餘,就能補償心靈創傷了。)

《強監假減刑計劃》的故事,爛透到幾近無故事可言。其無稽處,簡直令人不知從何吐糟。今次的巨災由遠古跳怪舞女巫引發,總之又是號稱能消滅地表人類的危機。問題是:經過整部戲,除了見到城中有幾處傾頹,有一團垃圾圍著一根光柱在空中飛舞,從無見到有何災害、傷害,可謂毫無危迫感。

而所謂巫術/魔力引起巨災,派出這隊「假釋囚犯」,原來就只是用鎗彈、用棒球棍、用回力鏢、用拳腳打過去。嗯… 真是無聊到極點。原來這就能對付怪物、應付「超常」巨災事件,還真是輕鬆簡單。就算蒙面鎗王如何厲害,百發百中(甚至,誇張一點想像,百發千中,一發可殺十人。);其實用普通兵,就當百發一中,派一百人、一千人,就有同樣效果。相信美軍一定不止有一千幾百人吧!這隊雜牌軍,究竟有個屁用?

相對於本片之大而無當,《奪命狂鯊(The Shallows)》正好示範何謂短小精悍,以情節故事取勝。整部戲開始的格局、畫面,似乎是無腦、亂噴血漿的Slasher film,但最終原來是一部密室逃脫求存獨腳戲。

如此片種,當然有點人工堆砌、過份巧合,但實在砌得精巧好看,一路發展,解決難關,其實早已佈下處處線索,節奏緊湊,毫無悶場。戲中出現過的大部份事物,都有解釋、有目的、有用處,即使堆砌,也起碼砌得能自圓其說。

在《強監假減刑計劃》中,鎗王見到女魔頭及其手下兵頭毫無防備時,其實早就能(及應)極速鎗殺兩人、破壞其炸彈控制器,那就可以提早完場。這僅為其中一例,戲中矛盾無謂處在所多有,磬竹難書。實在無心機再講… 在戲院兩小時,只有看Margot Robbie和食零食尚有點樂趣,其餘時間完全是捱過的…

==

簡單評分:

E(★)

###

〈補充短評《新聞導火線》〉

雖有若干小處似不合理,但整體可喜,事件和人物設計完整。說教部份略嫌造作,但見其心思。法律改革為題已夠冷門,「一罪兩審」更是又偏又複雜,可算誠意之作。講新聞操守雖然老土樣版,但未至於難看。內文提過,但想再提吳孟達真的不錯。諷刺香港政要,更屬錦上添花。

另外只想補一句:雖然法改會改革「一罪兩審」的提議本身立意良好,但觀眾應謹記到時決定是否再提檢控權力將在DPP或SJ手中,在現今香港制度、環境,是否適宜讓此等人有更大權力,這制度是否可信、可靠,恐要三思,不要被這部戲影響情緒太深。

==

簡單評分:

B/A-(☆☆☆☆/☆☆☆☆★)
(港產片,多少有點感情分,但可能是「偏心打高分數」,也可能是「責之切」,不太肯定,但約值如此分數。這部戲若然拿出去賣埠、代表香港,絕不失禮,見得人。)

###

〈補充短評《奪命狂鯊(The Shallows)》〉

Blake Lively!有Blake Lively!有Blake Lively!

Blake Lively除了靚,今次表現亦好,實在賞心悅目。(大概八成畫面有她出現,余非常、極度、深感滿足。)故事在內文提過,不重覆了。除了本身緊湊好看,意外驚喜特別加分,實在無想過是會拍成如此類型、如此風格,甚至電影初段的畫面、顏色、音樂,都在誤導觀眾;後來變成密室處境,再一直用情節推著觀眾走,頗刺激有趣。

==

簡單評分:

B+(♡♡♡♡❤)
(好看!雖然只屬爽過就算,但有驚喜,值得一看。
 而且,有Blake Lively!有Blake Lively!有Blake Lively!
 很重要,所以我講完又講,擺明有偏見。)

《當這地球沒有貓(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

《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電影海報
(來源:公式twitter賬戶;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颱風來襲,一陣慵懶氣氛,無心打字,打算只寫幾句,但卒之仍是長氣…)

看完戲,卒之拿起買了好一陣子(但只揭過廿頁左右)的小說,匆匆揭一次,果然有若干微妙分別。骨幹維持大概相同,男主角劍心忽然發現末期腦癌,有惡魔出現(但造型在電影版有大改動)謂可為其續命,同意世上消失一件事物,可延壽一日。

逐漸剝奪身邊重要的事物,以察知生命、世界之美妙,如此設定不算新奇的發想,但整個故事還是織得好看的。而改編之妙,則在於將此發想再挖深一點,事物消失後,又會有何連帶影響;再想其實也不是完全沒看過的新點子,但其表現方式不錯,消失後取而代之的物事亦見心思。

戲中漸次消失的事物有幾種,與小說相同,但其中一種只匆匆帶過,幾乎沒有拍到,看的時候已覺奇怪。原來,小說此部份本就寫得草草了事,而且有頗無謂的發展,電影版乾脆丟棄,再配合其他改動,令整部戲的風格更為一致完整,是高明的改編。

篤姬那一部份,電影大致上處理仍是較佳,加添了有趣的細節,一些無謂的問題又刪減了。唯獨阿根廷那一段,電影和小說同樣難解,或許要仔細看一遍《春光乍洩》吧(手上沒有影碟),很明顯是受其影響而寫/拍的。(唯有邊寫邊聽Sound track。)

小說只是寫某位香港導演,拍在阿根廷的故事,又提到戲中出現的大瀑布;無點名,但呼之欲出。王家衛、張國榮、梁朝偉,這些正是香港的軟實力所在,只怕也跟戲中的事物一樣在漸次消逝。香港的電影在消逝,香港的報紙在消逝,香港的制度在消逝;或許不久,就只存留在記憶之中。

跟徳川家康的友情,改編比小說豐富得多。兩個不擅表達自己的人,長年交流就是靠一部部電影,這一點兩個版本大致相同;但戲中定期/頻繁見面,似乎更有趣,感覺更完整,「找尋」那一幕就更好看了。那一章節結尾,電影留一手的處理,亦比小說高明。

世界本來就是由大量的巧合構成,在幾近無限個可能出現的世界之中,這只是其中一個。在進化的歧路上,人類祖先若非突變出靈活的前肢,而是有靈活的後肢,這世界的進程可能就完全不同了。小至人生,中學時有否跟前座的同學搭話,有否跟人玩MTG,繼而大學時有否選某一科課堂,另一科的功課選擇去訪問甚麼人,任何一個環節改變,人生就完全不一樣了。這一點,電影拍得比小說深刻。

(家庭部份是刻意避過的,一講太易透露劇情,還是入場自己看吧。只補一句:收養椰菜的部份,電影的處理亦比小說簡單利落,反更顯人物性格。)

宮崎あおい!宮崎あおい!宮崎あおい!
(極力忍耐不在文首就如此大叫。於我而言,這就是充份的入場理由了,哈哈。雖然,結果戲也不錯。)

==

簡單評分:

B+(☆☆☆☆)

《比海還深(海よりもまだ深く)》

《海よりもまだ深く》電影海報
(來源:公式facebook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不如先由偵探社長山辺(リリー・フランキー)講起。

曾當過警察,跟以前的上司仍有聯絡,現在開偵探社或許也有受人關照吧。良多(阿部寛)向目標人物(社長前上司公子)勒索,關心的不是良多行為不當,只是不想被連累,結果也是追回錢就算了,應該也是聽前上司投訴才知道的吧,良多和町田(池松壮亮)勒索其他人他就不知道。也或許,根本就不關心,反正幫老婦尋犬,也多收人十天調查費,五十步笑百步吧。

厭惡做尋犬、尋貓、查婚外情、查婚後情的無聊工作,開偵探社也只是為了生活吧。這是他心目中想過的人生嗎?為甚麼離過兩次婚?為甚麼不幹/幹不成警察?線索不清楚。但看看社長位後的鐵架,上面放了一整套「偵探系列」影碟。這看來不太像擺設,通常要令客人有信心,放的擺設應該是監視、監聽儀器之類吧,或者是獎狀甚麼的。

換句話說,那應該是真正的個人興趣。喜歡看偵探系列影碟,當過警察,開偵探社,這線索不是很清晰嗎?應該是夢想要當幹探、名偵探。方向大致上沒錯,但當初想像的並非如此吧!應該是要偵破若干大事件,受人景仰、受人歌頌,棘手的奇案湧上門等你解決。否則,在查婚外情案件背後,就不會嗟嘆偵探社的生意,就是靠「這時代(的人)氣魄短小」所賜。

在夢想之中,是要活在大時代之中,幹一番大事。口中講時代之「小」,表面是嘲諷時人,實際上是感嘆自己生不逢時,處身的時代不夠「大」。

山辺的人生,在何處走上了歪路?

「どこで狂ったんやろ、私の人生。」(大概,無聽錯、睇錯、記錯啩。)
(粵語亂譯:「我哩世人,究竟喺邊處搞撚錯咗。」)

有外遇的女人(偵查目標)被良多和町田勒索,轉過頭再請他們查丈夫外遇,在咖啡室中感慨身世,緣何淪落至此?良多在鏡頭下的反應似有若無,但當晚回到家中,原來已在筆記簿抄下了這句話,再抄在便條紙上,釘在書桌前方,牆上又見早已釘滿大量紙條,應該就是「取材」所得吧。

開場不久這句話,正是貫穿整部戲的線索。

常聽說演員會遭人定形,而有志於認真演戲者總會努力趨避;但似乎,導演也會遭此厄運,是枝裕和起碼在香港就被定形了。或者,看戲的人、動筆講電影的人都太懶惰?太依賴往績去分析,連擺在眼前的線索都視而不見。一提起是枝裕和,就是「親情」、「家族」… 總之都用那一堆字詞就可以了。當然,這是是枝裕和拿手好戲,這部片也以此為包裝或載體,但其實只是輔助。

真吾(吉澤太陽)要響子(真木よう子)陪他玩board game,拿出來的是一副《人生ゲーム》(The Game of Life)。(港版應該是叫《生命之旅》?)玩完一局,良多謂要加入,響子退出,真吾去沖涼;良多再提議跟響子兩人玩一局,響子再拒絕:「仲同你玩《人生ゲーム》?」兩人一同玩了「人生」這遊戲十數年,結果一塌糊塗;真的不夠衰,還要再來玩一局假的嗎?

再一次點明,這部戲想講的是「人生」。

埋怨時代的,除了社長,還有良多及其亡父。

良多謂這時代已容不下純文學,流行的只有輕小說之類;向來關照他的出版社編輯,想替他牽線做漫畫原作,題材正合其「專長」,甚至連其面子問題亦都設想周到,良多卻嫌「自貶身價」;轉過頭,倒是以此向響子吹噓,以證明自己仍有人賞識。

良多的亡父無出過場,但從戲中蛛絲馬跡亦能見一大概印象。從淑子(樹木希林)口中,聽過他曾埋怨生不逢時,總是推說是時代不對(同樣的藉口已出現過三次了。);一起生活了五十多年,始終搞不懂他在想甚麼;唯一自豪的正是寫得一手好字;吹噓自己藏有一幅名畫,手頭拮据拿去典當,遭人揭發其實只有盒子是真品,畫是複印本;兒子的郵票都拿去典當了,只有貴價的墨硯一直留著。

確實的想法如何,我們當不會比淑子更清楚,但推想他以書法家、畫家、文化人之類的身份自許,想像自己是落魄文人,雖不中亦不遠矣。如此人物,其實在戲中還有,而且不一定就是生活潦倒。

在區內向老婦講授音樂的仁井(橋爪功),生活環境算是不錯,從其家擺設亦可知得過多種獎,但只在區內講授、又不似是名人,應該成就有限。從課上對話可知,年輕時曾有電視台向他招手,邀他當主持講解音樂,但年少時自視甚高,不屑如此工作,推辭了;當初想必以為自己在音樂上會有一番成就,結果又是未如理想。(女兒本來亦習小提琴,不知緣何放棄了,結果在家裡蹲。)

這數人其實心態相近,想必在自問同一條問題。

自問同一條問題的,又有響子。

在戲中講了出口,謂當初所想像的人生並非如此。母親教書道,自己上過教育課程,當過實習國語教師;拍拖時跟良多逛舊書攤,颱風時在淑子家中(似是良多以前睡房)到書架找書看,跟新男友福住(小澤征悦)的對答中可知其實欣賞良多的得獎作(對新男友之無品味亦感失望)。兩人當初如何走在一起,似乎可以想像;結果婚姻失敗,在地產仲介打工。

甚至更隱晦一點,新男友福住也可如是推想。

從町田口中,得知福住的中學是棒球強校;從真吾比賽時他何等緊張,其後又帶兩人到訓練場示範揮棒,到晚飯前仍在講棒球;應該,高校時只想著甲子園,將來想打職棒吧。雖然事業成功,但做不到的事,又投射在女友兒子身上。不自覺的,也都在問同一條問題。

福住和淑子在戲中分別都講過,入學面試、作文,講「尊敬的人」不應該是家人,應該要寫名人、偉人嘛。其實,也反映自己的想法吧。當初是想成為名人、偉人的,但到長大後,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當不成自己想變成的人。

若仍嫌未夠,再來聽這片尾曲點題吧。

親情、家族,當然仍是本片的重要題目,但成長、人生、如何自處,這才是主菜。

==

簡單評分:

A+(☆☆☆☆☆)

《三人行》

《三人行》電影海報
(來源:銀河面書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我不打算為這部戲辯護,頂多說一句:「好壞參半」,自問已經非常厚道。不過,相對於上週一無是處的爛片《寒戰2》,本片實在有趣得多。銀河映像久不久就有如此一部作品,前者我會選《盲探》,根本就是實驗/習作,通常都夾雜大量沙石,可說是失敗作;但如此實驗/習作又總有驚喜、有堪玩味之處,買飛入場仍算不枉,實在是家可愛的電影公司。

話分兩頭,弊處不少:銀河一貫的爛配音問題仍然毫無改善,此廿年頑症不知何日方癒;趙薇的角色反正是「新香港人」,不知道為何要配音,由她講一口不純正、有口音粵語就好了嘛;故事犯駁堆砌頗多,角色大多如樣板人,且行動、對白等都有不合理處,整體比《盲探》更差,可謂甩頭甩骨。

如此仍不算「爛片」?一場慢動作鎗戰,救了整部戲。

本片的場景設置本來就非常無稽,那病房竟然混雜各種不同的病人,尤其是應安置在羈留病房的疑犯竟然在這大房招搖,純粹是為劇情方便,或許也是配合整部戲傾向舞台化的處理。而到高潮鎗戰,要演員作人肉慢動作,風格就若合符節。整幕動作場面拍得非常利落,演員有意識將肢體動作分解放慢的表演,在鏡頭下亦確有特殊魅力。只是看這場,其實已經值得。

更堪玩味之處,則當然是片中的影射、隱喻,這一點論者亦多。(比如有:陳志華,〈香港死症誰能醫:你真以為《三人行》是警匪片?〉。原文載於「立耑」,故不想貼連結,有標題、有作者名,自己搵。)這既非所長,本來無謂插嘴,但讀後頗覺「到喉唔到肺」,不妨試試「畫出腸」。

「維多利亞醫院」,當然是指香港:我們不止有維多利亞港(雖然已填海填到似維多利亞渠),本來在港島就有「維多利亞城」,不過現時連界碑亦僅存幾座,近年更有一座不翼而飛。如此,則這不合理的病房也就解得通了。有神神化化的老年人,有只想安穩生活的中年夫婦,有癱瘓的壯年人,有只顧打機的「廢青」,有不滿現狀被建制(黑警)針對的青年。

如此再看趙薇,則不只是「新香港人」那麼簡單,她根本就是中國的象徵。自以為努力,自以為有實力,在戲中提及的幾次手術,都是冒進要面,結果是一再失敗。中年人張國強變成植物人,但譚玉瑛卻只是順服,仍以為趙薇盡了力。壯年人被亂搞,下半身癱瘓,生不如死,只能發發脾氣,每次都要由趙薇底下的「真.香港人」護士長做和事老。

最為人忽視,或許是張兆輝,雖然他才是腦外科主管,但實際上不似管得住「下屬」趙薇。撇開這上下關係,其實兩者更重要的差別是經驗、眼界、見識、心態,張兆輝其實多次提點,警告過其冒進手法行不通,但趙薇一意孤行、剛愎自用,害完一個又一個。像張兆輝這樣的「智慧老人」,現實中當然都有,但又未必專指誰人,其實只是常識,但終歸約束不了急於上位、要展現「能力」(其實是展現其「無能」)的「崛起」新秀。

(不過,戲中的趙薇或許還可辯說有「救人」的「良好意願」,但現實就完全不是這回事,當然是只有權和錢。)

智慧悍匪鍾漢良,又羅素又快樂指數又乜乜物物,身份當然不止是刧匪,其實戲中已經講到出面。他質問古天樂:「幾時見過出唻行,係愛兄弟唔愛黃金?」(銀河自玩《黑社會》梗。)到結尾,其實已經開估,一眾兄弟早已經潛入醫院,要救鍾漢良,明顯愛兄弟多過愛黃金;然則,自問自答,那一幫人根本不是「出唻行」的。有智慧有理念有組織,要搗毀社會秩序,而且愛兄弟勝過黃金,根本就是革命黨。

由此觀之,黑警,又不止是黑警,其實代表了社會上整套舊有秩序。

如此看本片結局,味道就完全相反,絕非光明有希望的未來。

革命黨起事失敗,黨羽全滅,首腦最終落入敵手,落得全身癱瘓、不能自理、植物人的下場;智慧老人張兆輝仍不能掌控、制約趙姓魔頭,繼續為禍人間;舊秩序執行人古天樂覺醒其非,但其實為時已晚,手握大權的上級(杜Sir落場聲演)則仍擁護舊制;唯一同情革命的瘋老頭盧海鵬,亦被送走、離開維多利亞城,再無影響力;「神蹟」康復的壯年人,就算回復一時自由,未來不就跟張國強一樣下場嘛。

實在是陰暗至極的香港寓言。

==

簡單評分:

C- -(☆☆★)

《寒戰2》

《寒戰2》電影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我是打算入場看爛片的。撇除三大男主角,其實只想入場看楊采妮和Janice Man。根本上一集就很爛,同系作品《赤道》亦非常爛,兩名「搞手」可謂爛片保證。我不說作者,而說搞手,因為他們明顯擅長將電影包裝成一件全港參與的「盛事」,很難避開不看不講;但不擅長認真拍好部戲,眼高手低。結果,果然是一部爛片… (是,我是有偏見、帶著有色眼鏡入場的,亦一如既往劈頭首段先講清楚。)

發哥加入演新角色,不如就由他開刀,其對白之失敗簡直能以小見大,足證本片編劇「無料扮四條」。阿成以相機引Mark哥出手(完全不明所以,咁低手搞乜呢?住得山頂真豪宅,會是一部相機能打動?雖然明顯是幌子,但就算用作打開話題的引路磚,也未免太低莊。),發哥怒斥其「以司法干預立法」… 嗯?是否有甚麼事搞錯了?李子雄的角色似乎是律政司司長吧。

編劇大人,既然說得出「司法」、「立法」,應該是有聽過「三權分立」,那應該知道香港有「司法機構」吧?不妨上網查一查,看看司法機構的組織圖,有見到「律政司司長」嗎?應該是找不到的。也不妨再查一查政府電話簿,看看「律政司」在甚麼分類?我開估:是「政府各部門」之一。而「司法機構」則不屬這分類,是完全獨立的。

司法機構之首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而律政司則屬行政機關。我相信任何一個有讀通識的中學生都答得出來,法律界耆宿簡奧偉* 是不可能會搞錯的。若嫌區區電話簿不夠「牙力」,請翻閱《基本法》第四章,第二節講行政機關,第三節講立法機關,第四節講司法機關--無錯,是分得清清楚楚的。不過在《寒戰2》裡頭,似乎簡大狀潛意識中以為香港已經三權合作了。

再到後來三影帝同場那一幕,Mark哥又大發雷霆,中招其中一人為郭富城,遭責罵違規未經授權「勾線」監聽,並謂按規矩要經「海關、… …、終審庭…」(總之一大串機構名稱。)嗯,似乎真的重重把關,真是個保障人權私隱的好地方。發哥,你似乎走錯片場了,我們在拍香港,不是理想鄉。

我記得香港有條《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通過前後以至近來修訂,一直都新聞多多,爭議不絕,似乎不是發哥口中如此理想。再者,條例所述的「授權」,與發哥口中所說亦似大有出入(甚至只需要普通常識即可判斷,不用看條文):警察監聽要法官批准,絕對是合理的機制,但要經海關授權是甚麼玩法?而且要驚動終審庭?真相如何,自己看條例原文,或再參考草案委員會有關文件。

我是在雞蛋裡挑骨頭嗎?是,是有點,但如此主角的對白,竟然不去校對細節,足見編劇、資料搜集工作何等馬虎。隨便塞一堆名詞,胡亂堆砌對白,其實叫發哥用同樣語氣念一次「天地玄黃,宇宙洪荒」也都一樣吧,反正都是亂來的。發哥也曾聲言要在立法會上套郭富城究竟知道多少底蘊,結果呢?沒有下文了,又一次「型完就算」,根本不理故事、不理角色。

郭富城的廢柴處長有多廢,太多人寫過了,跳過。

接下來看梁家輝,他上集本來跟郭富城有衝突,但後來的姿態是服氣由郭富城上位,自己引退、提早退休。今集,忽然又性格大變,權力慾又蒲頭,想再上層樓做一哥。表面如此,到劇終亦未翻盤;若如是,則這人物由上集正氣,到今集忽然變小人,實在是寫壞了。

然而,我心目中另有一想法,由今集「表面幕後黑手」蔡Sir出場,到梁家輝換眼鏡那一幕開始,我就這樣想了,這似乎是唯一能合理化這角色行動,不破壞兩集角色形象的解釋。(也據此,因有此「可能」要留待下集分曉,今集實未如上集之爛,起碼還有些許趣味;但若果到第三集時未能寫好這角色,仍然保持現在「寫壞了」的狀態,那就真的爛到極處。)

梁家輝戲中設定是紅褲出身,故屬行動老手,今集開首也展示過其識破跟蹤、監視的能耐,不論警察狗仔隊或Janice Man都難逃其法眼。那為何後段又會被伍家謙、Janice Man跟到車房,甚至又被影相?這一部份極反智,蔡Sir大模斯樣送梁家輝回車房,似乎完全不怕人見到… 但就算蔡Sir及其同夥弱於智能,梁家輝應該不至如此,怎不提醒一下同黨?更在街上與彭于晏相擁,明顯是有意為之,有心要被Janice Man跟蹤、影相。

(Janice Man則是自己找死… 相已經影到,證據已經有了,跟上去有個屁用… 不就是送死而已嗎?隧道鎗戰,郭富城神勇雙(手)鎗敵三(機)鎗,固然不合理。但其實同樣可笑的是… Janice Man不過反車而已,有相機機體保護的記憶卡如此容易就完全報廢,不可能修復?相機和記憶卡廠要抗議了。)

其實,梁家輝在立法會上的發言就很明顯了,他換了眼鏡、爆了大鑊,就是要打訊號給蔡Sir一夥,爆料本身亦是回不了另一邊陣營的投名狀。不過,郭富城是否收了五千萬,是真是假很快一清二楚吧,而且消息由彭于晏提供本身就不可信,用以攻擊郭富城,其實更易反咬自己,是何等低智才會這樣說的呀… 唯一可能是:明知如此,不過是假意投敵而已。

(此處又是浪費。郭富城、梁家輝、周潤發三人,且假定全部角色均為正氣君子,可能只是手段有差別,或明或暗可以合作,但又不想令人發現,那立法會的研訊就正是可以公開傳訊的機會了。如何在會上透露訊息,又不要被真正的敵人識破,如何在沒有即時互動溝通的限制下隔空協調合作,這本來可以寫成充滿智謀的情節,但本片完全浪費掉。)

若然如此,後尾也就講得通了。郭富城指派他帶隊搗破蔡Sir黨羽,梁家輝為何指明要自己舊部行動,又為何指明要楊采妮加入,又為何堅拒帶林文龍?如此大型行動,下指示放生是不可能的,就算帶舊部亦然;當時形勢,亦明顯能見郭富城已掌握狀況,黃德斌被監視、截聽的機會百分百,要他通知蔡Sir分明靠害…

對,唯一解釋正是「分明靠害」。隊員全部要自己舊部,目的正是要推舊部送死,為郭富城鏟除任何潛在異己;要楊采妮在場,已經講明白是要她「寫報告」,她陣營明確,當然會寫得有利郭富城;而不要林文龍,則因其為郭富城栽培為後任的心腹,當然不應該冒險,連揹鑊的危險亦要避免。

如此看,則梁家輝非但不是小人,更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大仁大勇了。

不過,更可能是我胡亂妄想,真相九成是這部戲就只是爛極…

其餘配角、寫香港政治如何幼稚不合理等等,很多人寫,全部跳過就算了。而其實,本片如此多人寫、多人講、多人睇,這現象本身更值得探討,但我也無力深究。

初步觀察,陸梁兩人「正職」根本不是拍電影的,其實是活動「搞手」,炮製了如此一場「精彩」、全民參與的盛事。細節如搵發哥演新角色、配合戲裡戲外發哥/角色喜歡攝影,搵相機店配合,面書上大量相機/攝影page大講特講,可見其公關手段之高明。生意角度,實在非常成功,只可惜了香港電影的名聲。

==

簡單評分:

D(☆☆)

==

* 註:簡奧偉一角乃用張奧偉爵士作參考藍本,很多人講,但過度解讀則是大忌,根本已經脫離部戲本身。舉個例子,若要大造文章,除了「奧偉/Oswald」這名字之外,「簡」姓本身又另有意義。舉近年「簡」姓公眾人物,最為人熟知當然是「食力簡」,但若然數到跟張奧偉約略同期,則其實有更早進入管治階層、權位更為顯赫的簡悅強爵士。

  張奧偉執大律師業,簡悅強則為律師,曾為羅文錦律師樓(Lo & Lo)合夥人,據其訪問自述,初執業時生活儉樸。是否跟戲中發哥訴說「當年窮」有幾分相似?而其實,簡悅強背景一點不簡單,其父為簡東浦。簡東浦曾在日本橫濱正金銀行工作,回港後曾開辦銀號,後來再跟李子方、馮平山等人成立東亞銀行。

  噢,是,簡悅強由1963-83年間,是東亞銀行主席。是否開始懷疑哪一個才是「發哥」藍本?半山大宅究竟是白手興家,還是繼承家業?再講張奧偉Oswald,名字本身已經很特別吧,洋味十足。其實,也真有洋人血統,其母為歐亞混血兒;其父(睇名靠估)為華人,在亞細亞火油公司(蜆殼附屬公司)任職,一份1941年陪審員名單記載其職位為Assistant Clerk。

  如此背景,跟簡東浦家族當然不能相比,絕非顯赫的世家子弟,但若然想像其出身是住公屋、老豆賣雪糕的「獅子山下」黃仁龍故事,則又是「諗錯隔離」。張奧偉其實是戰後才到英國讀法律,再回港先任裁判司,再私人執業,此前在香港曾短暫署任男拔校長;在戰時,其實去了參軍,擔任情報工作,在廣西認識後來出任港督的麥理浩,其後亦曾駐守印度。

  與其說張奧偉是本地華人精英,其實倒有幾分近似遊走於華洋社群之間的歐亞混血買辦階級。比起獅子山下的華人精英故事,更能代表香港的歷史淵源。(不過,無獨有偶,首名華人官學生徐家祥戰時亦在軍中擔任情報工作,故亦不能說張奧偉是因其歐亞混血背景才獲賞識或信任。)

  跳回簡氏家族的故事,近年除了簡悅強過世的消息,簡氏家族已完全離開公眾視線範圍。簡悅強七九年隨麥理浩到北京,回港後逐步淡出政圈;其後,東亞銀行亦轉手由李氏家族掌舵,明顯是對香港前途失去信心。

  無論發哥以哪一邊(或兩邊)作藍本,都是代表一班消失於香港舞台(起碼不在幕前)的舊勢力、舊階層。

  戲中Janice Man老豆、發哥老友廿年前遭逢車禍,Janice Man亦在隧道失事反車身亡,簡直是家族傳統。又「咁啱得咁橋」,近年就有唐英年鬧過香港青年「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最後好容易車毀人亡。」同樣這四個字,九五年(正好約廿年前),中共又有個陳佐洱曾咒罵香港會「車毀人亡」。(當時在講福利開支上升。)

  九五、九六年,最後一屆立法局選舉,但其實又可謂已「實然死亡」或「等死」,因為中共早前已宣布放棄「直通車」;九六年選舉臨時立法會,另起爐灶;九七年淪陷,就由臨時立法會議員過渡至立法會。狹義去看,發哥撞車身故的老友或是立法局;廣義去看,甚至是香港百多年來建立起的典章制度。

  然則,由「舊日亡魂」發哥照顧長大的Janice Man,又象徵甚麼?…

  算了,如此穿鑿附會的遊戲本非所長,已經吹不下去,哈哈。總而言之,這種遊戲文章可以隨便亂吹,根本借題發揮,實在離開部戲太遠,慎之,戒之。

  (上述內容資料,部份網上就有,部份出自:May Holdsworth & Christopher Munn ed., Dictionary of Hong Kong Biography, 2012, Hong Kong: HKUPress。)

請勿淺踏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