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對峙(Darkest Hour)》

Darkest Hour Trailer Screen Cap
(from the New York Times;Fair Use/Fair Dealing)

我不打算講歷史,甚至不會多講 邱吉爾 這個人。一來我不熟歷史,反正另外有很多人會講,戲中那部份重要、這個人或那個人史實中不是如此……等等,跳過不講;二來,在電影中學歷史,本來就不是好主意,或許可以抽一兩點吹水作文用,但戲院根本並非學歷史的好地方,為戲劇效果,帶有偏見地剪裁和修改是無可避免;三來,就本片而言,歷史不重要。

當然,本片的吸引力,甚至不少感染力,都是由甚歷史背景而來,尤其是配合 邱吉爾 的演詞,氣氛很容易帶動觀眾情緒。我第一次看時正是如此,不知不覺就被 邱吉爾 的演詞(和 Gary Oldman 的演說/演出)帶著走,情緒激動,毫無疑問被感動了。(當然,現實社會中的黑暗亦有影響。)但一踏出戲院,回想我看過些甚麼,嗯,印象有點模糊。情緒仍在,但細節呢?

決定要多看一次,抽離一點看。

重看時最先發覺的事,是構圖、光暗和焦距。整部戲,幾近無一格是開闊的,上下左右總有東西或陰影壓逼,配合其焦距,侷促感貫穿整部戲。每場戲的構圖,都用上畫框,門上的窗口那幾幕當然明顯,甚至 張伯倫 和 Halifax 在花園中密謀,都用花草樹木、大樓,擺成框線。不只明顯的框線,甚至邱吉爾和家人祝酒那一幕,企位和鏡頭刻意剛好將畫面的邊和角填滿。就似少年用手圈成望遠鏡看飛機的一幕,整部戲的視點都極為狹窄

再由少年那一幕,更覺其構圖工整。若在畫面套上攝影常用的九宮格,應會發現幾乎每一幕都合乎「標準」,非常規矩,非常傳統,簡直每一格都可剪出來當入門教材。(偶爾偏離,當然就更搶眼,這是考慮之一。)如此近乎強迫症地用一種構圖,只能想像是刻意為之,問題是出於何等原因?

余以為(此說十二萬分無信心),九宮格/三分法構圖常用易懂,貫徹始終地用這構圖,其實是要消除攝影師的手影。畫面是好看,四平八穩,工整非常,光影恰到好處,但幾乎無一處令你特別讚賞攝影精彩懾人。刻意看畫面看攝影,當然會看到其功夫,但若非如此,則頗能令觀眾不覺攝影的存在。

或許,整部戲都貫徹這意念,盡力消除手影,只專注在演員的表演。此做法甚為成功,也頗得劇本要領。本片劇本,甚實初看已發覺,再看則更明顯,有濃重的舞台味:可試想像將每一場戲放上舞台,幾乎毫無困難。而最能見導演手影的幾幕,舞台味則更見濃重。比如其他議員評說 邱吉爾 那一幕,幾對人在大樓中行走,橫越、進出舞台,說著尤如旁白的台詞,將鏡頭的焦點換成漆黑舞台的 spot light,那一幕就已能搬上舞台。

其他,如 邱吉爾 搭𨋢、在門後或小室惆悵,以大片黑暗改變畫面形狀比例,當然都很明顯;另外,與秘書 Elizabeth Layton 獨處寫信/演詞那幾幕,根本是舞台設置,可以將一切背景、佈置都拿走,只餘他兩人。其實上一段已講過,根本整部戲均是如此,但不妨將這想法再進一步,剝去整部戲的所有佈景、道具等等。將這部戲簡化至如此地步,或許方能察知其真象。

一如其畫面,其實整齣戲的視野甚為狹窄,中長焦距鏡頭下的邱吉爾,由視覺效果至故事人物而言均被平面化。戲中幾處顯示其幽默或童心,與其說是顯示其不同面貌,更大的效果其實只是控制整部戲的節奏,是部戲需要適時「鬆一鬆」,不是要寫一個立體的人物;若有如此效果,那也只是副作用而已,其實果效亦不大。(比如,臭脾氣除了第一幕,幾乎無出現過,只是意思一下。)

整部戲其實只寫一點:心理掙扎,不安,猶豫。

戲中的戰事形勢、政治環境、社會氣氛,乍看似是故事血肉,但細看卻無厚度,一切衝突掙扎,都在邱吉爾一念之間。正如其角色親口所說,是苦於不清楚自己的想法,苦於找不著適當的字詞。(想法和字詞,又只是同一回事。)困境,從非外在,而是源於自己。由此看,其實 Halifax 根本不是歷史中的 Halifax,張伯倫 不是 張伯倫,而是象徵 邱吉爾 對主戰的懷疑,如此解讀則是否史實無關宏旨。Clementine 並非 Clementine,而是 邱吉爾;秘書 不是 秘書,而是 邱吉爾;甚至 英皇佐治六世,亦非 英皇佐治六世,是 邱吉爾。

再看地下鐵那一幕,則無怪乎拍得如此虛假。此事固然無史料佐證,九成九九九純屬創作,但史實與否毫不重要。不論市井工人、手抱嬰兒、各樣人等,統統都只是——邱吉爾。與其看作是拍攝一幕歷史場景,倒不如說是拍其腦內交戰,在猶豫苦惱之際,在腦中辯論,最終重獲信心,堅定意志。

歷史背景以外,或許正是這單純一點令人入戲。

==

簡單評分:

A- -/B(☆☆☆☆★/☆☆☆☆)

(話分兩頭,正文提出另類看法,謂本片不過是拍一人之心理掙扎,如此則實在不錯,好看。但忍不住再用歷史片種眼光看,則本片無疑單薄片面,甚至流於淺薄情緒化。整部戲,由人物到場面,都太清潔、太美好,美化、簡化得太過火,缺乏現實的複雜層次。)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年尾電影隨口噏八則:《逃出魔幻紀:叢林挑機(Jumanji: Welcome to the Jungle)》、《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瑪莉與魔女之花(メアリと魔女の花)》、《大佛普拉斯》、《老獸》、《生命因妳更強(Stronger)》、《亞人(亜人)》、《玩轉極樂園(Coco)》

(新年伊始,繼續懶,年尾年頭幾部戲積積埋埋,每部隨口幾句。)

###

《逃出魔幻紀:叢林挑機(Jumanji: Welcome to the Jungle)》

尤如教育電視般的說教意味也都算了,最大問題是無1995年版本的代入感。由桌遊變成電玩,由親身上陣、親歷遊戲中的恐怖,變成化身電玩角色擁有非常能力,最大的特色和魅力全失。Robin Williams 遭困雨林,是切實渡過數十年,由小孩長成大叔;新作被困少年則一直青年模樣,也渾然不覺時光流逝,只以為過了幾個月。恐怖感差太遠。喜歡看 The Rock,做動作喜劇確是不錯,入場前只打算看他,結果也幾乎只是看他。雖然,Jack Black 也都有趣。

==

簡單評分:

C- – -(☆☆★)
(青少年向中下作,畫面不太差,故事有點悶有點無聊,類似英文台下午校園廢劇,但只要忘記其為「Jumanji 系列」,也都可以一看;不過一想到其為「Jumanji 系列」一員,實在拍不出其精彩處,應該再扣一粒星,或許有點手鬆。)

###

《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

其實上維基看 P. T. Barnum 生平更有趣一點。

一來不太喜歡歌舞片;二來其歌舞許多時感覺太現代,與戲中時代格格不入;三來將人物和故事簡化太過,太平板單薄,無味。

==

簡單評分:

C-(☆☆★)
(一次過講幾部戲的好處:容易校準幾部戲之間的評比準則。這部,實在不比《新.Jumanji》好幾多。)

###

《瑪莉與魔女之花(メアリと魔女の花)》

雖然已脫離ジブリ(GHIBLI)魔掌,自立門戶開了間「スタジオポノック(STUDIO PONOC)」,但由選材、畫風、配音、表現方法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各樣,仍是不脫一陣陳舊ジブリ味。如果只是做「ジブリ第二」,那獨立出來又有何意思?一間ジブリ已嫌太多,兩間當然更加無謂。

==

簡單評分:

B- – – – -(☆☆☆
(普普通通,不算差,但無新意;主要是對本作無魄力、無突破最失望,感覺是——無聊。)

###

《大佛普拉斯》

又循慣例,太多人講,好處略過,無新觀點可出賣,不如不寫,只閒話幾句。

導演做旁白,交代內容,甚至配樂;角色也偶爾(好似得一次?)自覺為戲中人;用得恰好,時間準,有趣。可恨。如果懂台語,可能更好看。要靠字幕始終有隔靴搔癢之感。

一頭一尾,實在呼應得好。

想來,那法會也拍得像超渡儀式一樣,漂亮。

我想來想去仍未有結論:最後菜埔回到廢墟,畫面當然毫無疑問出色,本身亦有味道,但整部戲而言究竟好不好呢?原本,在法會上,大佛傳出怪聲,那一下子就完,留下懸念,頗堪玩味;但最尾加這一手,似是敲定了結果,看來又是過了一點點。好或不好,仍未想通。那一幕本身我喜歡,但暫時仍傾向覺得,或許剪走留白更好。

另,一點無聊觀察。「菜埔」一角,英文似乎是譯「pickles」,那中文就似乎是錯字?「埔」字,用於地名,似乎解平地或港口(純粹綜合幾處所見資料);肉乾、瓜果乾,應該是「脯」。很瑣碎,但礙眼,職業病發作。

==

簡單評分:

A(☆☆☆☆☆)

###

《老獸》

本來想講,如此地方背景、人,有點熟口面,好像電影節常見的「量產社會派衝獎作」;但再想,還是有點不同,值得看者,或者就是這少少的不同。那主角,有點討厭,但不至於可憎,一路揭,則更見可憐,有點悲涼。這本身也不算新鮮,但人物心態的矛盾複雜處寫得飽滿,好看。

不過,夢中的白馬意象也都算了,適可而止,路旁那團白色扭動的物體似乎不必。

==

簡單評分:

A-(☆☆☆☆☆)

###

《生命因妳更強(Stronger)》

想跳脫類型模式,但最終仍是落入同一模式

==

簡單評分:

B- – -/C+++(☆☆☆)

###

《亞人(亜人)》

無看過原著,且當這是獨立作品。

廢。

既有方法對付亜人,怎麼一開始不用呢?又,主角的取態太奇怪,無厘頭。不論是對佐藤或對人類,解釋均甚牽強無聊。戲中的計策、行動,亦甚低智。印象實在太差,或許不會去看原著了。

==

簡單評分:

E(☆)

###

《玩轉極樂園(Coco)》

雖然畫面很精彩,但由人到故事,都太熟口熟面,每一個轉折都太意料之中,明顯到過份,普通,且不太深刻。

==

簡單評分:

B+(☆☆☆☆

2017年尾收爐雜談

(年尾,又是吹水廢噏的日子。有戲,等下年再講。)

# # #

今年幾乎完全不講政治,幾乎完全不講香港,不是我特別忍口,只是無心情講,又或者只係覺得,當下講來無謂。當前這一局,甚至可見幾十局,輸了。而且是在早幾十局之前,已經注定會輸,只是香港人自欺欺人,以為仍有得玩。(ok,我都有份戇居過,以為係有得玩。)事實上是,當你輸梗及輸緊,當下可以做的只是輸少啲,唔好死。翻身,係好長遠既事。

今集《星戰八》乏善可陳,唯一有啲意義,係以「唔好死」為宗旨貫穿整部戲。做烈士係無用既,喺未有得贏既情況,輸少啲方為上策。咁當然,咩為之輸少啲,用咩方法可以輸少啲,又可以爭拗二十年,所以唔討論喇。不如諗下點可以贏。當然,並非有具體確實一步步可執行的計劃,只是概念上,有咩特質,係咩種類的方法,會可以贏呢?

又睇戲,睇《賭神》系列。由 發哥 到 黎明,賭神 幾乎無輸過。賭神 係點贏人呢?首先,當然基本賭術要精湛,唔係點變隻階磚三出唻,又點樣去大檔聽骰,又點樣洗條龍出唻俾 吳孟達 呢?基本能力一定要有,否則坐落枱都無謂。第二,要有錢啦。無錢賭咩呢?賭手指?陳金城 都係賭到無錢,先要同 仇笑痴 賭手賭腳。後生既 高進,都要玩到決賽先有得同 高傲 賭手。無三百萬美金,陳刀仔 都無得同 侯塞因 玩慈善啤王大賽啦。(《賭俠》我當係canon架。)

之但係,賭術(或千術或特異功能都好啦)同錢,高進 有,佢啲對手 陳金城、仇笑痴、高傲 都有,咁點贏呢?咁當然係——有主角威能。係,我搵笨,咁編劇要佢贏,佢總會贏到既。不過,其實編劇都有去作故仔,去講佢既主角威能究竟係乜。賭神致勝的第三招,是老謀深算。(咁當然係有主角威能加持。)

陳金城 以為自己好醒,同 大鱷 靠 高義 教路,自以為睇穿 高進 有小動作,每次偷雞都會摸戒指;再戴埋液晶顯形眼鏡,咁覺得自己好勁啦。(高進 哩啲後生仔,收皮啦。)卒之,後來就是編劇扭橋,高進 早幾百舖已經刻意加哩個小動作,就是準備好個陷阱俾 陳金城 啦。仲無厘頭就買咗對隱形液晶顯形眼鏡添。

到第二集,老婆剛剛死咗,就立即開始搭個雞棚,用成年時間佈個局,同個老友魔術師 張寶成 早有默契(唔好問點解會有——主角威能),扮有特異功能,等對手以為自己贏梗,仇笑痴 又係未落場已經輸咗。

「編劇扭橋啫,現實邊有人咁死蠢架?」

無咩?香港一街都係啦,幾百萬個 陳金城 同 仇笑痴 喎!中共 佈咗個局幾十年,你仲踩埋去,到今日食屎喇,先唻話:「原來係個局!」會唔會遲咗啲呢?(去窗邊望下見唔見到大嶼山?)邊啲位可以出術,邊啲位可以監粗唻,其實明明白白擺喺面前好耐,真係唔好笑 陳金城 同 仇笑痴。

俾張賣身契你,你仲當係寶。同 陳金城 信 賭神 轉玉戒指就係偷雞,同 仇笑痴 信 張寶成 有特異功能識幫佢換 賭神 底牌,又有咩分別呢?甚至,其實香港人連哩兩件蛋散都不如,連埋枱條件賭術賭本,都無。

好喇,但其實 賭神 只係幾乎未曾試過輸(或失手),整個系列係衰過兩次。

其一,第一集開始無耐已經出現:叉錯腳碌落山。意外既嘢… 咁當然都係失手既一種唻既,行路做乜唔小心啲呢?空等支爆,同等 賭神 叉錯腳碌落山,我諗概念上係相差無幾。唔係話唔會發生,只係以之為行事準則,無乜意義,同教人可以守株待兔無乜分別。等到,恭喜晒,係開心既。咁反正只係等,不如做下其他嘢?拎幾本書睇下?都算有意義既。

(補充:雖然 賭神 又並非無啦啦叉錯腳,而是 陳刀仔 整咗個陷阱,但目標人物無中,誤中副車,就係咁。咁你有能力設到個陷阱,促成支爆,咁就唔算守株待兔既。不過若有能力設局如此,則又同下一點無乜分別喇。)

其二,衰過喺 靳能 手上。第三集的 高傲 只是其幕前傀儡,King Sir 先係真.大佬。(當然,到最尾,高進 又係設好個局,最終就翻身。)佢開頭係贏過一次,所以先有 高進 折墮咗半套戲啦。佢又點贏呢?其實又係一早設咗個局囉,高進 唔肯退,佢就做低佢,再叫個女走佢隻底牌。失算之處,就係殺唔死 高進(主角威能),之後又放過咗無斬草除根。(電影奸角永遠都衰哩樣。)

簡單總結一下,要賭得贏賭神(假設佢無主角威能護體啦),基本條件是要有賭術賭本,但真正決定勝敗的因素是鬥計謀/設局

# # #

話明吹水廢噏,具體辦法係無既,但若果想贏,方向係要達成上述三點。再再歸納成篇廢文如下:

一、認清目前無得贏,要輸少啲,唔好俾人消滅;
二、要培養技術,要積累本錢,同要長期計劃。

做唔到,或無耐性,可以選擇收皮。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四則:《星球大戰:最後絕地武士(Star Wars: The Last Jedi)》、《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 (ぼくは明日、昨日のきみとデートする)》、《相愛相親》、《白色女孩》

(本週幾部都有些許「唔知點講」,但又各有不同。)

###

《星球大戰:最後絕地武士(Star Wars: The Last Jedi)》

最難講是:不能開口明講,一穿橋會俾人燒X袋… 要講得很籠統。

或許我對《星戰》系列不夠愛,我實在講不出這集「好正」。雖然算是有承接《星戰》傳統,但欠缺新意,不夠膽開拓。(反為喜歡三部《星戰》前傳,真的有用心經營,擴闊了整個架空世界。)整部戲都是「舊人」部份處理得比較好,但新人新事則嫌單薄(而且感覺不新)。

Luke Skywalker 線處理得不錯,但其他幾線都草草收場。(尤以 Snoke 為甚…)再者,「搵人、潛入…乜乜乜」 這模式老舊無聊到極致,如果不是十成十肯定拍得出新意,或傳統得極端精彩,否則請別再拍了。多處刻意的搞笑、輕鬆、反敗為勝,問題都在於「太刻意」,效果不佳。

Daisy Ridley 繼續不錯,很快會變了為看她而入場,而非入場看《星戰》了。不過那角色的「成長」,是否太也過份?再如此下去,就會出現《龍珠》式的麻煩… 回頭看舊人的實力,會變成龜仙人、桃白白程度,而再拍下去就會變布歐、破壞神等級了… 情何以堪呢… (講開:《龍珠超》都無睇,反而其實頗喜歡舊作《GT》。)

==

簡單評分:

B- -(☆☆☆★)

###

《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 (ぼくは明日、昨日のきみとデートする)》

純愛片 + 京都景,無乜好投訴,肯定有偏心。

男女時間線倒轉,概念是不錯,尚算有趣。「最初=最後」,主要是玩這個概念,表現得也可以,不過有重大缺憾。那設定,聽起來應該咁:

(日子)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男→→→→→→→→→→→→→→→→→→→→→→→→→
←←←←←←←←←←←←←←←←←←←←←←←←←女
……十八  十七  十六  十五  十四  十三……

不過一想,就會發覺拍不成,若然真的完全顛倒,會很怪的,由說話到食蛋糕… 根本甚麼事都會有問題,調和不了。結果,作品的表現就變成咁:

(日子)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男→→→→→→→→→→→→→→→→→→→→→→→→→
←←→→←←→→←←→→←←→→←←→→←←→→←女
……十八  十七  十六  十五  十四  十三……

實在充滿矛盾,想吐槽也不知從何說起,但一想就覺得很奇怪… 不過算了,挑剔一部純愛片的輕科幻設定,或許本來就很無謂。

==

簡單評分:

B- -(☆☆☆★)

###

《相愛相親》

這類型都很棘手,不懂得講。懶,唔試了,反正會有很多人寫。(雖然這招上週才用過…)不如又來挑剔吧。認真,這是挑剔而已,主要基於個人口味——其實不太喜歡部戲的色彩、味道、氣味。

色彩,並不是攝影和調色出問題,只是整個環境、整個地方的色彩我都不喜歡。其實由一開場,醫院病房,到檢骨灰那部份,都還好;但由火葬場外開始,那國度的色彩就開始入侵。實在,只是挑剔而已,早說了是個人口味。但這部片本來是應該要偏向淡的。

雖然偶有人物情緒激動,但本身應該是細的,輕的,柔的,淡的。那色彩一入侵,太礙眼。甚至炒辣椒醬,或農村舊屋,總感覺味道和氣味太強烈。幾處支線,其實處理得不錯,但仍是色彩不對,氣氛不對。甚至可以講,仍有斧鑿的痕跡。

當然,那貞節牌坊更甚。第一次出場,已拍得太多,講得也太多。片末再出,雖然已是完場後,只是工作人員表的陪襯,但也太多。過了。

其實真的不錯,尤其人物精彩,張艾嘉,姥姥,田壯壯,都精彩。尤甚姥姥最尾那一句,寫和演都精彩。

不過可以再洗掉一些色彩,洗掉一些味道,洗掉一些氣味,可以再淡一點,斧鑿痕可以再磨一下,甚至再刪一些。雖然,說到尾可能只是我個人偏見,那地方我從心底不喜歡,一沾上那環境的氣息,不免想扣幾分。

==

簡單評分:

A-/B++++(☆☆☆☆/☆☆☆☆★)
(雖然完全不同類型、不同感覺,但上一週講《血觀音》差那麼「一點點」,張艾嘉這部《相愛相觀》就是稍勝「一點點」,或者起碼是比前者近了一些。獎,通常濃烈的有著數,但放十年、廿年再看,感覺就不一樣,後者應該會更耐看。雖然,我仍覺得不夠淡,可以再淡一些。)

###

《白色女孩》

做錯咩事,連續兩週都踩中爛片呢…

兩隻字可以講完整部戲:作狀。

==

簡單評分:

U(×)

==

實在不值得花第三隻字,但又覺得自己太懶,所以繼續。

旁白對白,全都造作非常,令人難受。比較起來,小時看過的教育電視、政府宣傳片編劇,應該獲頒金像獎,起碼作品只是有點假,未至於惡頂,仲有實實在在的教育意義。(例如教下唔擦牙會蛀牙呀、等腰三角形下面兩隻角相等呀、蚊同蝴蝶完全變態呀,都叫有啲用,仲算有趣添。)

而由說話漫延到角色,基本上無一個是活人,只是憑空想像,失敗非常的樣板假人。以至場景,動作,一切,都同樣堆砌虛假,處理得十分幼稚。劇情空洞、無聊、低智、矛盾。(幾乎可用的詞都用上了,但寫包單每個詞都有實例。)實在可笑、丟人。不過在戲院內受罪個半小時,又笑唔出。

小田切讓 的角色無厘頭亂入,不知是否受羅卓瑶的《秋月》影響。那是「アジアンビート」系列第六部,整個系列都由 永瀬正敏 主演,所以才有這外人亂入,不是無厘頭出現的。而由 永瀬正敏 這外人亂入,在平凡中以小見大,比這部刻意作狀的爛片又高明太多,根本無謂比。

除非是 袁澧林 瘋狂fans(我唔係,連fan都算不上,無乜感覺。),否則單靠看她在銀幕走來走去,很難撐足個半鐘,千萬別為了看她入場。(小田切讓 fans亦一樣,千萬別中伏。) 講。鏟。片 評謂:「超級難看的超級快眠精」。我十二萬分認同。(好幾次幾乎瞓著,是堅持睇完先寫,先捱埋落去。)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五則:《英倫對決(The Foreigner)》、《慾望鬱金香(Tulip Fever)》、《血觀音》、《女士復仇》、《帶我去月球》

(其實五部都不太想講,寫得超hea,哈哈。)

###

《英倫對決(The Foreigner)》

雖然是改編自1992年的小說,但其實總之是《Taken》類動作片。

成龍 雖然仍然演得普通,他心目中的憂傷心死,其實更近於木獨和手腳遲緩(到打鬥時又忽然靈活),但總算證明自己不止得一號、二號表情——起碼有三號。(但又忽然想起,《新警察故事》好似已出過這「三號表情」。)

動作方面,則仍然是舊套路居多,玩家居環境、玩凳、穿棚/梯、樓梯打鬥(及碌落樓梯)、轉柱落樓,全部都有舊戲影子。不過,或許也不是設計者問題。請得 成龍,出錢/拍板那個人,可能就是指明要這些。尤其樹林一對一那一段,打到用雙棍那部份,簡直跟舊片無分別。無出現「不小心用手檔格、手痛、伸脷」招牌動作,或許已值得慶幸。

==

簡單評分:

C(☆☆☆)

(又,本片似乎後製時改過不少對白,配音配得很突兀。及,小說似乎明刀明槍用 IRA,但電影卻變了 UDI。)

###

《慾望鬱金香(Tulip Fever)》

老夫少妻,求子不成,請人畫肖像,畫師年輕有活力,與少婦搭上,鬼混,然後乜乜乜、物物物、咁咁咁。鬱金香泡沫,絕對只是泡沫,甚至煙幕,其實跟部戲關連不大,只是用作噱頭的時代背景。人物普通,樣板,不值一提。倒是 Christoph Waltz 將老夫一角演得可愛,算有點小驚喜?

==

簡單評分:

B(☆☆☆★)/C- – – – -(☆★)
(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Alicia Vikander 好可愛!!)
(前一個評分不可信,可能手鬆打多了兩粒星,因為 Alicia Vikander 太可愛!角色不怎麼樣,但她一演就總之很可愛!因為很可愛,基本上甚麼都可以原諒。中毒甚深,偏見極大,評分不可靠,後一個分數扣走那兩粒星,或許比較近磅。)

###

《血觀音》

好。嗯,幾好。至於哪裡好,一街都有人講,不去想了。

不如來講有何處不好。都不是甚麼大處,只是若干表現方法,或一些小節。

電影一開首,至中間不時穿插的說唱表演,真的有必要?確然有一股「台灣味」,跟後面某一兩節也勉強對得上,但其實怎樣都洗不走一種獵奇色彩,兼有夾硬嫁接的痕跡,一大段因果報業的唸唱、最後出現的字幕卡、一些無謂出腸的對白、戲中幾處意象,根本是畫蛇添足。

地方味道特色,不是不好,但一刻意就壞事。

再一處挑剔,則是棠寧的油畫。不是好壞問題,而是畫詭異風格的人像,太刻意,太顯露。俗。這兩處(及/或其他),其實又只是同一件事。如何放,如何收,哪些要講,哪些要留一手——「好」與「幾好」,就差那麼一點點,但那一點點實在是差很遠。

==

簡單評分:

A- -/B++(☆☆☆☆★)
(文淇 真的頗精彩。)

###

《女士復仇》

如果將部片看成是嘲諷「女權」分子是如何低智、墮落、仇男、自卑、無聊、雙重標準、虛偽… 或許值得看五分鐘。否則,完全不值得花時間。亦不值得花時間評說和拆解。

上一部《老笠》其實已經唔得,哩部更由頭爛到尾。入場唯一得著:肯定哩件 火火 係可以列入黑名單,永遠唔洗睇。(與 黃精甫、杜緻朗 等人同。)

==

簡單評分:

U(×)

###

《帶我去月球》

九十年代作背景的青春校園劇,溝一點回到過去的超時空元素,有樂團,有唱歌,有 宋芸樺。其實跟青春愛情片一樣,反正都是入戲high一陣子,來來去去都是同一種味道調子,當吃零食吧,總有偏心喜歡(如我),又有不過電的。背景用九十年代,剛好也是我中小學時候,當然又特別有共嗚。

(其實,青春校園/愛情片,應該本就是有兩大類觀眾:一,少女少男;二,剛剛中年上下。理所當然,時代背景就會是兩大類:一,當下;二,當時中年人的少年時代。所以近年來特多以九十年代作背景的這些片吧。)

嗯,普普通通,唯獨是結局的方向比較特別,通常不會揀這種結局,但也算是非主流的正統選擇。不過不失,我就偏心喜歡,總之都會入場而已。哈哈。

==

簡單評分:

B-(☆☆☆★)
(去看 姚愛寗 的話就會失望,簡直客串,哈哈。)

《22年後之告白 –我是殺人犯–(22年目の告白 -私が殺人犯です-)》

『22年目の告白 -私が殺人犯です-』電影海報
(來源:映画.com;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偏見肯定有,我能數得出起碼三件:一、向來喜歡日本電影多於韓國電影,各種表現方法都比較合胃口,分數偏高;二、我先看是次日本重拍版,喜歡,才買碟睇2012年的韓國版,「先入為主」效應影響多大,不清楚,但應該有,不能忽視;三,入場前不小心看過劇透,日版韓版大概劇情和結局都一早知道,不知有何影響,但或許有。)

重拍通常不討喜:拍不出原裝版的特色,或刻意加入新意(但失敗),兩種弊病均甚常見。其實會被選中重拍,本身必然是成功作品,或起碼有若干可取之處,若不能更進一步,根本重拍來亦無意思。拿來講,當然是要講本片無上述缺失了。我甚至覺得,本片去蕪存菁,比原作精彩許多。〈偏見注意!〉又,其實似乎有原作小說,但又無從比較,只好將韓版電影當是原作。

一開始,最吸引是質感。畫面比例、畫質、色調等等,全都會隨著不同的角度和年代,因應氣氛和需要而轉變。雖然說不上很新鮮,但用得圓熟恰當,尤其故事在不同時間線、角度跳轉時,這技巧既有助氣氛,又容易理解,用得正好。但質感實在又不止於攝影和色調。佈景、道具、設計,種種質感都很對味。比如新書發布會那一節(甚至有大段朗讀書中內容。),整個舖排和場面,都比韓版優勝。再數不同年代的場景質感,距離就更遠。

韓版最大弊端,其實是焦點、想法不清晰。家屬計劃復仇,一場大龍鳳,大量飛車、追逐、動作場面,營救,再一場追逐,可謂毫無意義,節外生枝,但就浪費大量金錢和篇幅。甚至到最後,亦要來一場飛車追逐,佔據大量寶貴的說故事時間。改編時大刀闊斧地刪去,實在精彩。復仇、追兇,也要講品味,搞成一齣動作片,是浪費了故事的「大橋」。日版在主線之外,反只略提死者家屬(夏帆)受的影響,忍不住動手復仇也點到即止。反顯精緻。

用這條「大橋」,最有魅力之處根本是與兇手鬥智,不是動作,不是賣血腥。(Okay,okay,或許也加上對社會、傳媒、民眾的嘲弄;但看到最尾(不便爆),也是日版勝出。)韓版之敗筆,除了花太多篇幅在無謂的枝節,其實更在於兇手形象崩壞;到後段竟然失手、竟然如此大意,最後竟會落得如此狼狽、如此窩囊,先前的舖排都白費了。

另一處,亦是改編之用心細緻。「公訴時効」這回事,對社會整體而言,好壞難言,但肯定有益於創作犯罪小說/電影。日韓均得助於此背景,這部remake才能成立;但從時效法例改變,再往上溯,連接到1995年的「阪神・淡路大震災」,將各種各樣的創傷連結起來,比平白無端的事件又多一重味道。

(雖然,其實是有事實錯誤的。為了營造戲劇效果,想連接上1995年的大地震,兼且演員又不能太老,用了「十五年」為時效;但其實在2010年修訂前,可判死刑的殺人罪,時效本來就是「廿五年」,輕一級可判終身監禁的罪行,時效才是「十五年」。要在1985年犯案/查案,到2017年就五十上下了,或許太難賣票吧。而當年大災難,應該要數「日本航空123便墜落事故」,可能編起來也有點困難吧。瑕不掩瑜,這點小扭曲或許可以接受。〈偏見注意!〉

(又,關於公訴時効,可看這兩頁:http://www.moj.go.jp/shingi1/shingi2_091116-1.htmlhttp://www.moj.go.jp/KANBOU/KOHOSHI/no31/one.html。)

幾個主要角色的設計和關係,其實都比原作為佳,但不能詳講,否則會穿橋。

==

簡單評分:

A- -(☆☆☆☆★)

(厲害!我竟然忍得住無提——夏帆很可愛!她似乎穩定下來了,無先前那樣奇怪,又變得可愛了。)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四則:《追捕(マンハント)》、《第三度殺人(三度目の殺人)》、《佔‧誘神奇女俠 (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光》

(有一半是 福山雅治 特集,純屬偶然。)

###

連續兩部 福山雅治,不如先來點開場白。其實除了伽利略系列,與角色擦出火花,我本身就不喜歡看福山雅治。更怕聽他唱歌。他的腔口,不論唱歌或講對白,都有一陣濃重的油膩感。看戲時留意他的口部動作,更明顯,會令我想起 徐小鳳… 或許不止其發聲腔調,整個人都散發著油膩感。這特色,兩部戲一部用得好,一部用得不好。(雖然也不止這一點,兩部戲本身就一部好、一部壞。)

###

《追捕(マンハント)》

本身並非為 福山 入場,其實是為了看 吳宇森。嗯,或許他早就應該退休了。夾硬加插其招牌簽名,完全不顧是否配合劇情節奏,整體亦拍不出氣氛和迫力,看來不止停留在八十年代,簡直就是退步了。駕車上山,撞飛一堆白鴿。鴿場叫「鳩の里」,實質上是「話鳩之你」有幾突兀,總之無厘頭要有白鴿。兩人浪費時間纏鬥,根本毫無必要,亦打亂了節奏。吖,還有,定鏡VO、無厘頭轉身/轉頭慢鏡,罪名並非老土(雖然係好老土),而是不配合整部戲。

福山「查案」更是笑話,在現場重組案情過程兒戲,被 吳宇森 擺佈他擠眉弄眼更極度難看。(其實整部戲都是。)桜庭ななみ 角色不知所謂,在現場擠眼淚不知有何意義,或許只是試圖加一點女性陰柔,以中和濃烈的雙雄片陽剛味;但其實毫無需要,今次完全拍不出陽剛味、江湖氣、兄弟情,擔心陽剛味過重,實在杞人憂天。

在北海道牧場及藥廠兩場「激戰」,動作設計無聊都算,那陣才膠味令人難受。在銀幕上重現的,不止有雙鎗場面,還有八十年代風采——八十年代低成本佈景的風采。其實不止佈景,由一開場,第一個鏡頭,已經出事。或許是跟攝影、調色、佈景、道具有仇,整部戲的色彩和質感都出事,當然也可能只是 吳宇森 的審美眼光出事。部戲看來不缺資金,為何會搭出如此佈景?是一個謎。

更謎的是一堆無聊支線,甚至可稱癡線。女殺手、池内博之、TAO、倉田保昭 等等,其實都累贅,宜刪。如此沙石,remake者無論如何都要負責;如果是手痕加上去,當然要負全責;但即使舊版、原著就有,不改亦要負責,走唔甩。反正為了要日中合作,根本就大改過吧。小說當然未讀過,但找了七六年 高倉健 版本約略看過,remake遜色得多。

頭幾分鐘,舊版已爽快入戲,高倉健 和 原田芳雄 雙雄首度交鋒,不需要動手,對白,眼神,一企一坐的高下擺位,旁邊的刑警圍繞,狹窄的訴問室,氣氛已經出來了。何用畫蛇添足,又支線,又動作,又飛車?由編劇、導演、演員,都遠遠比不上四十年前的版本。

其他,無心機數了。

==

簡單評分:

D(☆★)
(張涵予相對較佳,但不夠野性、粗獷,或許是顧及角色設定,但卻不配合角色在故事中的位置,不夠味。)

###

《第三度殺人(三度目の殺人)》

同樣用 福山,高手和低手分別很大。

先安排合適的角色(弁護士),再收歛其表現方法,消減油膩味道,將魅力特質引導去能發揮的地方。演員配搭也很用心,在其身邊安插一個同樣屬油膩系的 吉田鋼太郎,福山 的缺點就不覺礙眼。甚至,是用了那陣油膩味道,以成就這角色的形象。

當然,更精彩是 役所広司。賴皮、軟弱、溫柔、兇悍、野性、冷血、智慧… 各樣形相,氣場一樣強烈,但又令人看不到核心。在這部戲,看不到的真相不只那件案,更重要是這個人、這個角色。(唯一吹毛求疵之處,或者是戲名,透露了作者傾向那一面的真相,未夠隱晦不明到尾。)

(又,如果以雙雄片眼光比較《追捕》和這部《三度目の殺人》,優劣更明顯。留讀者想像。)

社會派的元素,雖然亦有其趣味(司法系統內其他角色都寫得不錯),但真正吸引觀眾的始終是這兩個人,這兩個人的故事,這兩個人的關係。對手戲幾乎都在囚犯會面室,由最初平穩、一對三、事務性的面談,到後來鏡頭和人都慢慢變,(中間在庭上插一小節無玻璃阻隔,)到最後在玻璃上重疊。

畫面的變化推進,帶引著整部戲,無動作,但更緊湊,有張力。

==

簡單評分:

A-(☆☆☆☆☆)
(是枝裕和 堅厲害。)
(又,雖然我估不大可能發生,但這部戲、福山 及周遭的角色,根本有潛力發展成系列。半律師法庭戲,半查案,溝一點個人和家庭,溝一點社會派元素,簡直是長拍長有。或者小說化也很好。當然,我比較想看戲,橋爪功 做 退休法官,兼是 福山 老豆,實在太厲害。講完幾乎想入場睇多次。)

###

〈福山雅治 特集,完。〉

###

《佔‧誘神奇女俠 (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

最好看之處是:將 Bella Heathcote 拍得如此可愛。

William Marston、Elizabeth Marston、Olive Byrne,三人的故事有趣,但又似乎僅止於此。創作Wonder Woman的過程,跳得也有點快。其實整部戲都有這問題,時間壓縮得有點過火。除此之外,無其他特別好講吧,中規中矩,可以看,不錯,拍得 Bella Heathcote 很可愛。

無甚麼可講,或許正是值得講之處。戲有點空洞,太虛浮,太容易,無實感。或許是改編時簡略得太過火。雖然三人的關係拍得 舒服好看 ,但就是太 舒服好看 ,太唯美,有點假,無味。

==

簡單評分:

C+++/B- -(☆☆☆★)
(其實 Luke Evans 也不錯。)

###

《光》

永瀬正敏 的角色不錯,雖然攝影師失去視覺,似乎太理所當然,但拍出來尚算成功。整件事的設定頗不錯,盲人,將盲的人,為電影配音解說,試映/聽會,這角度本身有趣。只是男女主角的關係進展突兀,而且同樣太理所當然。

詳細好評應會不少,不費神去想,倒是想講不滿之處:部戲中戲拍得不好。

戲中戲故事無癮,演出和畫面普通,甚或可說浮誇,最糟糕是欠質感。尤其,部戲本身質感不錯,戲中戲質感差劣就很礙眼。演戲中戲主角兼導演的 藤竜也 明明無問題,在戲中(戲中戲外)其實無事,只是戲中戲部份拍得不好…

反正就是要加配音解說的戲,不拍不就更好嘛,不應該讓觀眾看到那部戲。

這失誤,本來可以完全避免,可惜。

==

簡單評分:

B- -(☆☆☆★)

《再見魅了緣 (A Ghost Story)》

'A Ghost Story'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這部戲不知如何寫,但頗為喜歡,決定今個禮拜必然要專文一篇。

生死離別,這類題材通常都避過不寫,上一次例外應該是《身後戀事(岸辺の旅)》。不寫,一來沒甚麼感受,二來這回事其實也無太多值得寫。人寫了這回事逾數千年,其實也不過如此,可以想的都想了,可以寫的都寫了,可以講的都講了,會有新想法嗎?似乎無,起碼我想不出。再寫,與其說是為讀者寫,倒不如說是作者為自己寫。(純為自癒,當然想法新不新就無所謂了。)

不寫,其實是慶幸現在無需要寫。

破例,為的不是寫其內容,而是其表現方法。《岸辺の旅》有趣之處,在於拍得 浅野忠信 的角色「鬼唔似鬼」(似人),亡者和生人,死與活,界線模糊。《A Ghost Story》走另一路線,鬼就是鬼,沒有一副「鬼樣」,但就似海報所見,以披上一大幅白布(其實花布也可)表現,雖可觸碰死物,卻未見與生人有何互動。

Rooney Mara 食批那一節,必然是本片最搶眼的部份。言語無以形容,或許不太對,但肯定超過我力所能及的範圍,不懂得如何形容,將全身力氣,將所有感情,都貫注在食批這件事倩。這世界只有這個批,和你。吞食這個批,吞食世界,直到再吞不下去,世界又冒出來了。鏡頭只在靜默旁觀,不打擾,不停止。鬼,也一直站在畫面角落,不動。只這一幕,已值得入場。或許是今年看過最精彩。

但激動過後,最喜歡其實是 白布鬼 用手指刮門框。

白布鬼 與鏡頭同樣,旁觀,超越時空。過去,現在,將來。一入神,不知多少時日過去,又或者回到過去。來,去,枯朽。看對面屋的 花布鬼,同樣不知多少時日過去,其實也不知是否在同一時間線。一直等,其實已忘記在等甚麼,連記憶亦已消失,留下的已不是情或愛,只是一股執念。一放開執念,就消散無蹤。

白布鬼 又記得多少?再回到「自己」的時間,那一段明顯是記起來,但一直留在屋內,一直刮,一直刮,一直刮,不知多少年,一直刮,一直刮,一直刮,一直刮,一直刮,也只是一股執念而已。由在醫院停屍間開始,一直不動,至突然起身;到在門框邊一直刮,一直刮,一直刮,直到被打斷;到時間繞一個圈再回頭,再刮,再刮,忽然就收。

控制節奏,觀眾陪 白布鬼 一齊刮,刮,刮,一齊執著。

C: Did you ever go back?
M: No.

==

簡單評分:

A-/B+(☆☆☆☆★)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三則:《雪中罪(The Snowman)》、《盧根急轉彎(Logan Lucky)》、《情謎梵高(Loving Vincent)》

(本週幾部都有點意外,結果不如預期,有好有壞。)

###

《雪中罪(The Snowman)》

香港的冬天或許真的太熱,已經十一月中,仍未有半絲寒意。實在太過嚮往冰天雪地,才接連有兩部雪地追凶片吧。早前一部《風河谷》,本週又來一部《雪中罪》。

不過,這部實在差得太遠。

《風河谷》以土地、社會為主角,風雪和山嶺簡直有戲,兇案不過是配菜,或引子。這部完全在另一極,偵探、犯人和兇案才是重心,挪威不過是舞台。類型本無高下之分,不是拍風土就好,拍追兇就俗氣,而是這部本身想拍追兇,但拍得不合格,更遑論其他。

(但順帶一提,選址本來甚有潛質,北歐獨特的風土,本來是可以為精彩的追兇片添上風味,但從一開始的荒野小屋,到公路追逐,冰湖… 是有冰雪的畫面,但沒有氣氛味道;將場景置換成美國沙漠或草原荒野,將冰湖換成流沙或沼澤,公路又繼續是公路,似乎也無甚麼不同,浪費了這舞台本身的魅力。不過連重點都拍不好,再要求其他實屬多餘。)

酗酒煙鎗失戀潦倒幹探,典型得無聊,但可以算數。要命的是無神探風範。戲中設定為知名神探(或小說本身如此設定?但不知改編的改動幅度,還是別作猜度,且當電影是獨立作品。),事蹟在學堂當作教材,又曾上報,算小有名氣,但實在無展現幾多辦案手段,都普通得很。

神探已經不濟,凶手更是單薄。

那犯案根源太普通,也有點牽強,但更令人失望是未能解釋如何觸發他犯案,為何要用如此手法犯案(為何要如此肢解和擺放屍體)、雪人等等也都扣得太弱。到結尾,那場「對決」完全蒼白無力,解決方法甚至可說無謂。

整部戲以「查案」為重心,但查得馬虎,案和犯人亦令人失望。

==

簡單評分:

D+/C- -(☆★)
(那些用作擾亂視線的「閒人」,其實亦太明顯…)

###

《盧根急轉彎(Logan Lucky)》

過癮,好玩。

==

簡單評分:

B++/A-(☆☆☆☆★)

==

我覺得上面四隻字就夠,再加一行評分,大致講我覺得有幾「過癮,好玩」,已經非常完整,不需要解釋。解釋,反而離得遠了。但或許寫字始終要有點解釋,試一試吧。

神偷片重點是「過癮,好玩」,而如何能「過癮,好玩」,我看不離這幾點:
(一) 計劃瘋狂、刺激、過火,但又令人覺得:「或者真係得架喎」;
(二) 人物吸引,或者走《Ocean’s Eleven》靚衫派,或者走怪雞派;
(三) 互動過程有趣、好笑、過癮,節奏適合;
(四) 呃埋觀眾可錦上添花;
(五) 另,拍出風土等特色,再加分。

如何才是好,如何才是過火,節奏幾快是太快、太慢、剛好,等等。歸納起來很難,內容亦有影響,可能憑感覺和經驗,比公式更可靠;或者,靠 trial and error。所以,再具體分析就免了吧。(一來懶,二來我無信心解得到。)

但以上五點,起碼頭三點一定做到,已經合格有餘。第四,我當一半半,「有後著」是很明顯的,但具體手法又未算很明顯。第五,我覺得亦做到七八成。這已經到達「好/精彩/正」的範圍,但到底算有「幾正」,或許要再沈澱一下。

###

《情謎梵高(Loving Vincent)》

海報等宣傳就算了,但到開場,第一幕竟然花時間出幕卡,講「本片由百多名畫師手繪油畫製作」,唉,伏味沖天。

以油畫講梵高的故事,聽起來漂亮,但其實經不起推敲。油畫的筆觸,化成銀幕上的平面,根本就顯不出特色;再加上動畫化成一秒十二格,根本就無甚細意欣賞的空檔,手繪油畫與否,根本無甚分別。

話說回來,一秒十二格(其實應該講是一秒2×12格)這 frame rate 其實是動畫慣常數字,但或許是其筆觸和畫面設計使然,跳格的感覺比平常更礙眼,看得人很不舒服:

“… 24 of these high-resolution photographs of 12 frames of painting make up each second of the film. …"
(見:’Loving Vincent Press Kit’,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1002224035/http://lovingvincent.com/images/zdjecia/Loving%20Vincent%20Press%20kit.pdf, p.7.)

(題外話:雖然同樣都會偷格數慳錢,但日式動畫手法似乎比較高明,效果比較順眼。)

再者,這部片是先以真人演員拍攝,再將成品逐格畫成油畫(這製作方法是電影網站自爆的):

“Loving Vincent was first shot as a live action film with actors, and then hand-painted over frame by frame in oils. …"
Ibid., p. 3.)

其實不過用人手原始方法做油畫化特效,作畫自由比傳統動畫師更少,那倒不如真人拍攝,然後用電腦後製算了。

電影,始終應以拍好一部電影為先,這部戲講故事的手法太笨拙,追尋過程太單調,不停回憶、講述太無聊;故事本身更是無味得很,人物亦不夠棱角深度。用手繪做包裝,結果只能成為噱頭。

==

簡單評分:

C- -/D+(☆☆)
(嗯,或許有一點「努力獎」的成份。)

【偷懶唔諗寫咩系列】本週電影隨口噏四則:《男女單打戰(Battle of the Sexes)》、《靈異空間(Flatliners)》、《叛逆字傳:我的麥田捕曲(Rebel in the Rye)》、《空手道》

(越來越喜歡這模式:一來,懶;二來,有時真的無一套特別突出,值得詳細想和想,或純粹不太想得出,勉強也無意思。每套講一點,更自由。)

###

《男女單打戰(Battle of the Sexes)》

男女平等呀、社會呀、乜乜乜呀,我相信有九萬幾人講,而且已經畫得很出腸,根本無必要加把口的。

真正好看,是 Billie Jean King 糾結於網球、形象、責任、性向、舊愛、家人難以兼顧的矛盾。在壓力之下,仍表現出色;又或者,正是面對壓力,才特別出色。Emma Stone 表現出這股韌力,也表現出其軟弱,表現出矛盾,是最好看的。

Bobby Riggs 也好看。相中 Steve Carell 來演,當然是因為他出色的丑角能力,但成功的丑角從來不應得表面那一層,背後的困擾、苦惱、想法,如何形成那一層表象,這才是精彩的丑角。其實自《獵狐捕手(Foxcatcher》開始,越來越喜歡看他。

社會角度不過包裝而已,其實兩個主角本身才最好看。

==

簡單評分:

A-/B++(☆☆☆☆★)
(其實有 Emma Stone,我怎麼可能不偏心?打高分數是必然。又英、又可愛,無敵。忍了這幾段無提「Emma Stone 好可愛!Emma Stone 好可愛!Emma Stone 好可愛!」、「懷舊造型真的襯到絕!」、「呀!Emma Stone 好萌!」,我簡直覺得自己定力堪比出家人。雖然,最近聽講香港和尚時興與尼姑結伴遊埠,似乎仲著比堅尼嬉水,簡直有不戒和尚遺風。定力勝過和尚,這標準或許太低。[冷笑話一則:尼姑著泳衣,露腿又露臂,可稱「髀肩尼」,合晒合尺])

###

《靈異空間(Flatliners)》

有 Ellen Page,有 Nina Dobrev,嗯… 有 Nina Dobrev。

因為上述原因,還算過得去。

這部是remake,或又有說是(概念上)續篇,原版無看過,但看過這部新版,慶幸無浪費時間看舊版,若然基本設定格局一樣,那就走不出同樣的問題,應該都很廢。

心跳停頓,人係未死架!
心跳停頓,人係未死架!
心跳停頓,人係未死架!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

心跳停頓,人係未死架!
心跳停頓,人係未死架!
心跳停頓,人係未死架!
(因為早前香港有某教主亂講器官移植白痴邪說,還是再講多三次穩陣。)

其實這點,又非本片廢的關鍵。不過醫科生,尤其已經實習當中,仍會認為心跳停頓,人就死咗,然後可以「死過返生」,也實在太不可思議。(若然死透了,做過測試,證實腦死亡;甚至放幾日,等到出屍斑;甚至保險起計,斬甩個頭;擺條屍幾日,然後條屍忽然又復活如生人,那才叫「死過返生」。否則,那頂多算經歷過「瀕死」狀態而已。)

其廢在於,搞一場大龍鳳,結果就是心靈雞湯,叫你去認錯同放低!!??嘩,虎頭蛇尾,實在莫此為甚。(又,角色亦典型得無聊。)

==

簡單評分:

D++(☆☆★)
(已經計了 Ellen Page 和 Nina Dobrev。)

###

《叛逆字傳:我的麥田捕曲(Rebel in the Rye)》

很公式的作者傳記。講完。

然後,其實我不想講部戲。我想講,其實我無看過《麥田捕手》。第一次聽到這部《Catcher in the Rye》(或者,我記憶中第一次),是看 Mel Gibson 的《Conspiracy Theory》之時。現在回想,戲或許普通,但對幼稚細路而言,陰謀論很有吸引力,總之萬事都有幕後黑手,都可以簡單解釋,又古古怪怪,聽落有型;而且有動作追逐,總之夠刺激。

戲中角色忍不住不停買《Catcher in the Rye》,我也好奇到圖書館借了一本《麥田捕手》。(未必緊接立即做,但看過部戲之後,在某個時刻,因為想起部戲而借書)借是借了,但揭了兩下,就無再看了,自此無再拿起過這部書,到現時仍未看過。(將來,若有機會,或許再試下。)

不止這本,其實許多「名著」都有如此,拿起過,揭兩下,放低,無再拿起過。甚至有些,拿起,揭兩下,放低;過一陣子,拿起,揭兩下,再努力多看十來二十頁,再揭一揭中間,再揭一揭結尾,蓋上,看著封面,拿在手中一陣,再放低。或許一開始就不應勉強,嘗試也不一定有結果。

部戲,第一句就講完了,一邊看,一邊發呆,在想無謂事情。

==

簡單評分:

B- -/C+(☆☆☆★)
(氣氛尚可,畫面不錯,但太公式,太也普通,有點無聊,但不算差。)

###

《空手道》

偏心,我認。

畢竟,有骨氣講幾句人話的人已經不多(雖然,不說人話的,或許已說不上是人),支持一下也是理所當然;但到銀幕出現工作人員芳名,看到編劇竟然有李敏,當堂嚇一跳,中伏多次,信心打了折扣。可幸,李小姐今趟無拖垮部戲。或者,不止李敏,整部戲最聰明之處,正是如何避免拖垮自己。

若干枝節狀甚無謂,似乎適宜刪減,就算有話要說,跟部戲連不起來就是失敗,但聰明之處在於克制,想走偏鋒,踏出一步,就回來了。控制不好的事,少做。控制得到的事,多做。食麵,幾句交代,畫面簡單,氣氛能配合,多拍。如此這般,正是聰明之處。

主線架構傳統,人物關係簡單,整部戲拍得短,設好狀況,安排好衝突、困難,就只處理一件事,處理完,戲也很快收結。起首用一小段交代一個角色,最尾又用同樣方法收結另一個角色,也是做得到、做得好的事多做。

公司夠薑叫 香港電影製作,「聰明」這一項或許最夠香港。

==

簡單評分:

B++/A-(☆☆☆☆★)

請勿淺踏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