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如詩:The Poetry of Science

The Poetry of Science: Richard Dawkins and Neil deGrasse Tyson

這是Richard Dawkins和Neil Tyson於2010年9月28日的對談錄影。

我看過很多Richard Dawkins的演講、對談、電視節目,這一段對談肯定不是最出色的;尤其是Richard Dawkins和Neil Tyson兩人的風格太南轅北轍,根本不調和,Neil Tyson好像過度活躍一般,經常打斷Richard Dawkins的話。

雖然如此,我還是想推介這段錄影-
因為Neil Tyson在問答環節時的一段說話。

當時已近問答環節尾聲,有一個耶教小白Troll)問台上講者,如果他們要被行刑,他們在行刑前有何要求、有何話說。(為甚麼他們無緣無故要被行刑?是因為他們在原教旨主義國家宣揚科學、宣揚理性、宣揚邏輯嗎?)

面對如此無聊的問題,Richard Dawkins當然貫徹立場,不自貶身價,決不回應。
(他在2011年曾發表文章,解釋他為何不跟某人辯論,可茲參考。[richarddawkins.netguardian.co.uk])

但多嘴的Neil Tyson則認真、詩意地回應,贏得全場掌聲:

“I would request, that, my body, in death, be buried, not cremated.  So that the energy content contained within it, gets returned to the Earth, so that flora and fauna can dine upon it, just as I have dined upon flora and fauna throughout my life." ~Neil deGrasse Tyson

以下為此精華片段:

==

又。

雖然Richard Dawkins今次的表現普通,但他的說話一如既往,可啟發思考。

例如他猜想:
蝙蝠的視力不佳,但能以迴聲定位(Echolocation);
我們會將不同波長的光線感受為不同顏色的光;
那蝙蝠的腦,也可能會將不同質感的表面的回音,感受為不同的「顏色」。
(其實不是新的觀點,他應該在1986年的The Blind Watchmaker已提出此猜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