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我知道,我沒甚麼說服力,這套電影好評如潮,還有個屁好說呢?所以我不打算花太多篇幅,簡單說一下就算:不怎麼樣。對,我不覺得差,也不覺得好。就是普普通通,不怎麼樣。誠然,有幾幕很美,也有一兩幕頗特別;但整體來說,就是普普通通的遇難獨腳戲。(3D效果又不見得好;說是《阿凡達(Avatar》第二,絕對是過譽。)真要選的話,我寧可重看《Cast Away》。

故事很普通,談訪的結構也很平凡。(上Wikipedia吧。反正沒甚麼特別,看了也無損。)總的來說,我是覺得有點悶的。

不過,上述統統不是這部電影(甚至原著小說)的重點。這作品(很明顯地、很露骨地)要說的:是信仰、宗教。

主人公Pi自稱天主-印度教徒(Catholic-Hindu);電影初段,也花了極多篇幅描述Pi的印度教天主教回教信仰;甚至有提過他有在大學教卡巴拉(Kabbalah)

這樣過份濃重地點題,簡直叫人吃不消,也是我對此作評價不高的原因之一。

話說回來,這部小說有段趣聞。奧巴馬跟女兒讀完這部小說,寫了封信給作者:

“My daughter and I just finished reading Life of Pi together. Both of us agreed we prefer the story with animals. It is a lovely book — an elegant proof of God, and the power of storytelling. Thank you."
– “Life of Pi author Martel hears from Obama“. Saskatoon StarPhoenix (Winnipeg Free Press). 8 April 2010. Retrieved 1 December 2012.

引用這段話,是因為我跟總統先生的看法剛好相反:其實,這故事隱含無神論的觀點。

故事尾段,成年Pi將另一個版本娓娓道出,問作者問題時,已很清楚。他毫不含糊的指出,整艘船只死剩Pi一個,而所有證據已經失落,只有他一口之辭;無論是「老虎版」還是「人版」,兩方都是不能證偽(也不能證明)的。他最終問作者較喜歡哪一個版本。作者選了他認為較「壯麗」的「老虎版」。

很明顯,這不是一個「證明」,只是一個「選擇」。而選擇的基準,不過是個人喜好。這實在充滿不可知論的味道。Pi其實從沒嘗試「證明神」;相反,他只是指出「神」是「不能證偽」的。這其實已經是不可知論者的觀點。

再說回Pi本身,他的問題與其說是問作者選擇哪一個版本,倒不如說他在問自己選擇哪一個版本。這很奇怪。Pi應該是身歷其境、知道真相的人,何須選擇?這意味Pi其實知道有一個版本是虛構的。接著的問題是:哪一個版本是虛構的?為甚麼他要虛構一個版本?

神論者當然會說「人版」是虛構的,而原因是為了應付兩個日本人。這看法有一個大缺憾:事隔多年,為甚麼他要向作者覆述這個虛構版本?作者不是他要「應付」的人,他當初虛構故事的誘因已不存在。

另一個看法,自然是「老虎版」才是虛構的。為甚麼他要虛構「老虎版」?合理的解釋是他不能接受殘酷的現實,不能接受人的動物性,更不能接受自己的動物性(所以抵岸後,老虎就離他而去);而虛構「老虎版」故事,正是他用來令自己能夠生活下去、令自己可面對自己的方法。之所以他始終揮不去真相、揮不去「人版」的故事;之所以他要問作者、要再問自己:要確認自己想選擇哪一個版本的故事。

所以Pi其實不是「相信神(Believe in God)」的神論者,他不過是「相信『信神』這回事(Believe in the Belief in God)」無神論者

正因為他心底裡其實明白自己是無神論者,才可以無所不包的聲稱自己相信多個宗教,而不理會各宗教教義之間的矛盾。正如Pi的父親所說:「甚麼都相信,其實等如甚麼都不相信。」聲稱感激父親教導的Pi,應該沒有忘記這句說話。

(我認為Pi其實是無神論基督徒無神論印度教徒無神論猶太教徒的混合體。)

我是死硬派的無神論者,當然不認同他的看法:我不覺得「老虎版」比較壯麗,也不認為我們需要虛假的慰藉。(話說回來,故事當中真正精彩的,是Pi的求生意志,這是兩個版本的共通點,也是故事真正能憾動人心之處。而「人版」更能突顯這一點。)

就算「有神論」不能證偽,也不代表「有神」和「無神」的可能性是均等的,這是「不可知論」的罩門。細節且免,建議讀者看Richard Dawkins的《The God Delusion》。

那Pi的「信仰」又是怎麼回事呢?其實並不罕見。這是Daniel Dennett稱為「Belief in Belief」的現象。(對,正是我剛剛用的說法。)我也只建議各位看他寫的《Breaking the Spell》,特別是第八章<Belief in Belief>,且引用其中一小段:

“It is entirely possible to be an atheist and believe in belief in God. Such a person doesn’t believe in God but nevertheless thinks that believing in God would be a wonderful state of mind to be in, if only that could be arranged. People who believe in belief in God try to get others to believe in God and, whenever they find their own belief in God flagging, do whatever they can to restore it."
– Dennett, Daniel C., 2006, Breaking the Spell: Religion as a Natural Phenomenon. New York: Penguin Books, pp. 221.

熟口熟面?對,正是Pi做的事情。每次想起/說起他的故事,他都要再問自己選擇哪一個版本,因為他要維持他的信仰--他明知是虛構的信仰。

或許我應該「見好就收」,但我始終想講多兩句。

首先,不想買書,但想多看一點Dan Dennett的話,可看這篇登載於《Guardian》的文章--<The folly of pretence>。

以科學、理性的眼光看世界,其實一點也不灰暗。對,我們直面生命殘酷、生命的存在本無意義/無目的的現實,但不代表宇宙並不奇妙、並不有趣,也不代表你的生命沒有意義,更不代表你不能享受生命。我承認我有點硬銷,但實在推薦Dawkins的《Unweaving the Rainbow》和《The Magic of Reality》。科學和理性,非但不沉悶,還很有詩意。

==

簡單評分:

C+(☆☆☆)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