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譚

雖然不敢說是老手,但我好歹也是經歷過(起碼)兩次「世界末日」的生還者,相信說話也有點份量。

記憶中的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傳說諾斯特拉達姆士(Nostradamus)預言一九九九年是世界末日,有恐怖大王會從天而降。雖然有人指出原著根本不是這樣寫,但那一年應該真的是世界末日:Melissa肆虐、大硬推出Windows 98 SE(其後的視窗產品真的每況愈下。)、薯仔尋求共和黨提名,都實在是一派末日景象。

最實在的證據,是NASA在1999年7月31日,將探月者(Lunar Prospector)撞向月球表面,很明顯是為了擊退恐怖大王。我們甚至能推測恐怖大王撤退的路線:火星氣象觀測者號(Mars Climate Orbiter)應該正好擋住恐怖大王的撤退路線,故於1999年9月23日不幸被擊落。

第二次,剛剛過去,是2012年12月21日。雖然現時手頭上沒有資料,但相信很大機會是偉大的李氏力場Li’s Field)成功阻止世界末日發生;另一方面,亦有人認為功勞應歸於大能的曾鈺成主席。(請觀賞主席英姿。)

要安然渡過如此凶險的難關,我相信是因為我每天都堅持呼吸。呼吸,可吸收日月宇宙之精華,再經過每晚冥想,就能轉化為力場。李氏力場雖然偉大,但其力量其實源自我們每個人;每多一分力量,力場就更強大,就像悟空元氣彈一樣。

最令人感到遺憾,是兩次世界末日都沒甚麼宏大場面觀賞;或許是電影看得太多,期望太高。現實,終不如銀幕精彩?殘念。

又或許,最叫人遺憾的是宣稱世界末日將至的人都沒甚麼想像力。

甚麼「恐怖大王」,聽起來就像「宇宙大王」一樣弱雞,也不知道是來搗蛋,還是來搞笑的。到今年,連角色也難得去想,就隨便說有甚麼異常星象,真是悶出鳥來。

可以到維基看看我們經歷過多少次世界末日。最令人訝異的,相信是人類想像力之貧乏。

眾多末日論當中,我個人最喜愛Heat Death。不是「熱到死」,而是叫「熱寂」,很詩意。(日文版本叫「熱的死」,叫人忍俊不禁。)

滄海桑田,好像很久遠。地殼板塊漂移,世界再不一樣,也似乎不容易想像。但就算地球崩裂,碎片、塵埃仍然存在。種種末日版本,都未能將存在本身消滅殆盡。但「熱寂」是怎麼樣的狀態呢?當一切都已消解。當一切都已粉碎。歷經不能以年月計的時光,宇宙的一切都混於彼此,看不出任何差別。世界不能再動,因為無所謂動。無你,無我。無這裡,無那裡。無可比較,無可量度。就像存在本身就被消磨了。這是富有禪意的末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