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

《一代宗師》港版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一代宗師》初版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上一篇不停的以武功為喻,起了癮頭,就來閒扯一下《一代宗師》。)

(又,我應該會穿橋,未看此電影者慎入。)

為甚麼要貼兩款海報?當然不(全然)為了那兩張海報,這其實是抽絲剝繭的第一步。

第一幅海報,是從英文版Wikipedia專頁上找的,是現時街上看到的(其中一款)港版海報。

第二幅海報,是從中文版維基專頁上找的,據說是初版海報;不論是否初版,總之不是現時街上擺放的版本,應該是較早製作的版本。

中文片名一直沒變,都是叫《一代宗師》,但英文片名卻改了。原本是叫《The Grandmasters》,但現時公映的版本卻是叫《The Grandmaster》。這單數/眾數之別,應該是解開公映版謎團的第一道線索。

王大導幾年來都說是在拍葉問,這一點我們沒理由質疑。(但到底是不是如實地拍葉問、他的成就究竟多大,都不是重點;反正「葉問」只不過是引領觀眾由現實走進電影的楔子,電影中自有世界,跟現實根本不相干,也不必要相干。)而我們現時看的版本,也確是以葉問為主幹,主要以他所見所知的事情展開。這單數的「一代宗師」,按理就是指葉問;大部份其他角色,都能以葉問為中心,安放在恰當的位置--除了一個:一線天

一線天是整部戲最奇怪的角色。他跟宮二有一面之緣,後來到香港,有兩場打鬥,但跟所有其他角色--包括葉問--都毫無交集!(當然,如果假設宮二才是本片的中心[其實也頗有說服力],那所有角色都能解釋得到,這可能是更經濟的解釋。不過,我認為那一面之緣,在火車上仗義救了一線天一命,這連繫太弱;而一線天另外的戲份,也難跟宮二扯上關係。這解釋雖然經濟,但不圓滿,太牽強。在平衡取捨後,我認為暫時不宜應用Occam’s razor:我將要提出的理論,表面上看不是最經濟的。當然,我接著就要論證,我提出的說法是圓滿而經濟的。)

我的理論是:現時的公映版,不是原本計劃的版本。如果只是這樣,我的假說未免太無聊。王家衛的電影,公映版多不是原本計劃的版本,有甚麼出奇?所以才有加長版、導演版、終極版… 有甚麼出奇?所以我斗膽試試,估計原本的版本是怎樣的,也嘗試提出一點證據支持我的說法。(我要論證,我提出的說法能解釋片中奇怪之處。)

我以為,原本的計劃是要寫好幾個「一代宗師」的,這就能解釋英文片名的轉變--是眾數的多位「一代宗師」,而不是一個「一代宗師」。其實我們現時也能看到這計劃的餘緒。

宮寶森是中華武術會會長,他退位前南下,要找一個人跟他比一場。他跟葉問比武後,明確地向葉問說:「我將名氣送給你。」將葉問推上宗師的地位。很明顯,他是「上一代宗師」的代表。然而,如果他的角色只為說這一句話而來,後來跟馬三的對打、及後來出現那兩個東北老爺子的情節,似乎太長了;而他跟師兄丁連山的對話,及後來丁連山出場那一幕,更是藏得太深了吧。(究竟有甚麼意思?)這一段宮家的故事,究竟為甚麼出現?當然是為了宮若梅(宮二)吧。

宮二是戲份非常重的角色,而且她是有成長、有變化、到後來路走盡了的角色。初出場時,好爭勝;跟葉問比的一場,出了點小手段得勝(老套!),也無端種下了一段情根(更老套!不過我受。算吧。實在拍得美。)。後來是書信傳情。(話說,這一段張永成見到葉問情意綿綿的讀信,我幾乎以為會有甚麼韓味狗血情節出現,但沒有。還是剪走了?)到馬三殺宮寶森,宮二尋仇不果,退婚,入道,決鬥,復仇,受傷。這一段見其堅志,拳腳也跟與葉問對打時稍有不同,沒那麼花俏輕靈,但多了點沉穩柔韌。後來到香港,再見葉問,那已是盡頭。

當宮二的路走完了,戲也很快完場了。到這才發覺:「咦?難道宮二才是主角?」

如果將宮二和葉問比較,這感覺甚至會更強烈。對比起宮二,葉問這角色的成長實在不多。葉問的武功,由出場到完場都是一樣的。雖然他的生活環境有轉變,由富入貧,甚至有一幕砍了木人樁當柴燒;但功夫電影,說的必然不只是生活吧,武學呢?由佛山打到香港,由拜師到收徒,我們從來無見過葉問武學的變化、從來無見過葉問的武學受到正面(有威脅)的挑戰。是沒有,還是我們看不到

正如上文說過,如果宮二才是中心,所有主要角色都會有其位置;但另一方面,則葉問的戲份又太重了,而金樓隱士授拳一段更不必要;更重要,一線天這角色仍難以解釋。如果這部戲只有一個「一代宗師」,只能是葉問,這是本文的基本假設。(況且,片中宮寶森跟葉問比武時以餅為喻,顯然有傳位之意;雖然葉問只拈了一下就放手,但那意味仍在。而跟丁連山見面一幕,也有兩代宗師過招的氣氛。)然則,問題就會變成:「在戲中的葉問本來應該是怎樣的?葉問有那些戲份被剪走了?」

我認為一線天是重點。

如果葉問是本片的中心,沒理由會有主要角色是跟他毫不相干的。仔細想,葉問和一線天,除宮二之外,還有一項共通點:他們兩個各有一場在雨中以寡敵眾的巷鬥。這兩場打鬥,都很鮮明地表現了他們的武學特點。葉問的動作比較細、埋身,也有以巧御力(正如他跟宮二說的,他認為武功是「纖毫之爭」。);而一線天的招數就比較粗、拳腳幅度大,是硬碰硬的感覺。這兩個人物的設計,明顯是有對比的意思。

再看一線天另一場戲,是在白玫瑰理髮店內收拾了一個飛仔(小混混),後收其為學徒。而葉問也有收拾過一班上門踼館的人,也拍了一幅師徒合照。這兩段,無論結構或畫面都很像。這也分明是有心經營的對比。(再想多點,這兩個角色連造型都是有對比的。葉問,一直都是穿黑色中式服裝;而一線天,一出場是穿西裝,後來是穿白色袍。)據此可估計,原本他倆應該會打一場:是兩種武學觀點之爭。

類似這種對比,現時戲中還有的:是宮二和馬三。(我相信這部戲的結構,正是由各個武林高手的對比組合而成。)電影初段已有提過,他倆分別得到宮寶森絕藝的一半:宮二得其柔勁,馬三得其剛勁。而這兩半,最終就要對決。我認為,葉問和一線天原本也有這樣的一段戲。

但最後為甚麼剪走了呢?答案在葉問一句話:「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企得返喺喥嗰個先係啱晒。」(雖然我一聽,這分明像是李小龍會說的話…)我估計,拍到出現這句對白時,就會發覺原本安排的「葉問vs一線天」其實沒甚麼意思。武學跟兵法一樣,談理論的口舌之爭很難分勝負,只有打贏了才顯得正確;但吊詭的是,打贏了又不代表理論就對,可能是執行時的優劣而已。(用李小龍的說法,武術是表現自己的方法。然則,打贏了不過代表一個人贏了另一個人,對研究武學的優劣無甚幫助。)所以,安排他們兩個對打是沒甚麼意思的,也會令葉問那一句壓卷的說話變得很尷尬。

反觀官二和馬三那一場,其實不止是武功之爭,或許就因此倖存了。(另一方面,我覺得那一場其實可以說是「二對一」:合宮家父女之力,才收拾了馬三。)

簡單一點說:葉問的武學被剪走了。這是角色顯得單薄、有點肢離破碎的原因。

說葉問的武學被剪走了,尚有其他證據支持。

葉問登門找宮二,說要再見六十四手,當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也不是全然不為酒。被宮二打發走後,老姜著葉問去找丁連山。葉問跟丁連山這一幕,沒有剪掉。這一幕,葉問是為武學而找丁連山的,而丁連山也露了一手,但僅此一手。現在遺留的這點痕跡,不正吻合上文的推論嗎?如果沒有「葉問的武學追尋」這一條線,這一幕幾乎是毫無作用的。

逼不得已剪走了「葉問vs一線天」,那就沒有人可跟葉問對比,也拍不出葉問的武學進境。往上推,葉問的武學追尋應該是全部剪走了。而葉問的武學被剪走了,一線天的武學也沒甚麼必要存在,就只餘下現時幾個捨不得剪走的片段。

「宮二/馬三」、「葉問/一線天」之外,其實還有一對:「宮寶森/丁連山」。我懷疑,「宮寶森/丁連山」的關係,可能會有點像「葉問/一線天」;但現時後者被剪走了,前者的面貌就很難推測。(宮寶森傳名氣給葉問;兩個都是公開授徒。而宮寶森和一線天,都是流落異地,大隱隱於市,沒有公開授徒。這是兩對人物的相似、相異之處。)不過這應該只是設定上的對比,畢竟那是上一代的故事,可能一開始就沒打算拍。

葉問的武學被剪走了,連帶一線天和丁連山都變成可有可無的雞肋角色。這就是宮二儼然一躍成為(實任)主角的秘密?

葉問變成虛位主角,實在有點無可奈何。梁朝偉演來有沉穩的氣勢,仍是出色,希望有機會得見剪走了的戲份。宮二是很符合王家衛風格的人物。這樣熟手的類型,當然拍得出色。而章子怡本身就非常搶眼,擔主角絕不失禮。要說不滿,我反而覺得趙本山演丁連山鋒芒太露,失了點分寸。

而要說驚喜,倒是一眾配角可喜。香港的有劉洵盧海鵬吳廷燁羅莽。尤其是劉洵,或許我有點偏愛戲曲出身的演員,也可能只是九十年代港產片的美好回億作祟,他一出場我就覺得整部戲增色不少,哈哈。

台灣的有王玨金士傑演東北來的老爺們,也極出色。尤其是王玨,出場不過一陣子,但那壓迫感久久不散,這才是高手風範吧。

畫面是美絕,這點王家衛從沒讓人失望過,這次也一樣。

==

簡單評分:

B+(☆☆☆☆★)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