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誣網(Jagten)[The Hunt]》

The Hunt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今次,維基上的簡介很好,夠克制。其實又不是那種故事很出人意表、「穿橋」後就很無癮的戲;正好相反,很多情節都是順理成章、意料之中,但我仍然建議不要看太詳細的劇情。

這或許是心情的問題:預料一件事會發生,是一回事;看著一件事真的發生,是另一回事。這部戲的精彩之處,就在於那種氣氛。你明知道是會發生的,但當事情在眼前出現,還是感到忿忿不平、感到不安、感到沉重。渲染這種氛圍的主力之一,是本片的光線、色彩(或其缺乏光線和色彩。):一個昏暗、陰沉、濕冷的小鎮,說不上荒涼破落,但絕對夠偏僻殘舊。故事未開展已經清楚感覺到,在這個地方發生任何事,都必然是困獸鬥。

今次中文片名,其實也不錯--《誣網》:不是天網、法網,是一個小鎮中年失婚漢被誣指侵犯小童,身陷泥沼羅網,著實是一場「無妄」之災。

不禁令人想起周防正行導演,加瀬亮主演的《儘管如此我沒做過(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當年是在電影節看的,不經不覺原來已經是五屆前的事,我還覺得是不久前看的… 時間感變奇怪了,是老化的表現嗎?噢!)

周防正行那一部,說的是痴漢冤案(痴漢冤罪)問題,主要是控訴日本的司法制度。戲中甚至提過(大意):「日本法院的定罪率99.9%,一旦被檢控,幾乎必然要『洗定屁股』。」
(關於這一點,香港也曾有過相類的新聞,可惜波瀾不興,似乎未有傳媒、學者積極跟進,實在令人好奇究竟底蘊如何。可參看:<吳靄儀:法政隨筆 – 定罪率的筆戰>;及這份立法會秘書處資料:<IN19/09-10|選定地方的定罪率|21/6/2010>。)

而本片,則從另一個角度,看的是社會的偏見、私刑。(對於執法、司法方面,雖然只是側寫,輕輕帶過,但大致正面;當然,應該也有劇力焦點的考慮在內,因為要集中炮轟「民間」本身的問題,「建制」方面就寫得寬容一點。)

當中不少鎮民的盲點,可能多人都有;其中一部份,甚至透過另一些角色「畫公仔畫出腸」,其實有少許突兀,省去也可,但可能拍攝時覺得這點太重要,不忍割捨?

小孩會否說謊?(當然會!)
聲稱受害者,是否必然可信?(當然不!)
未審,是否可以先判?(當然不可!)
..

答得爽快,但不少人看報時讀到(聲稱)風化案時,都帶著有色眼鏡來看,到頭來又是跟戲中的鎮民一樣。

有一幕,實在令人不安,但也不好說破。只能說,帶著既定的想法「偵查」,九成九會找到你想聽到的。而引導性的提問,就是最簡單、最好的工具。

==

簡單評分:

A-(☆☆☆☆★)

科學怪粟(?)

消委會說,驗了市面四十九款粟米產品,十二款有基因改造粟米成份,當中五款含量超過百份之五;建議強制標籤基因改造食物,保障消費者知情權。

我舉腳贊成。(奸笑)

「保障消費者知情權」,這麼大的帽子,我當然贊成。生產商當然(應該)知道用的是甚麼材料,在原本已有印刷的包裝,加一個「有/無基因改造成份」標籤,絕對不影響成本。如此好事,不妨多做。

當然,我也(不無遺憾地)要申報利益:我經常食粟米。對,我很喜歡食粟米,也常食即食包裝粟米:貪方便。

可以預期,一旦落實強制標籤制度,有餘錢食好一點的(自以為)中產,不少會轉買「非基因改造」粟米:懶健康。

少人買「基因改造粟米」,或許就會賣平一點,我就有平粟米食了!

本地的有關論述,似乎總愛將「基因改造食物」妖魔化,但我一直都不明白,為甚麼要懼怕「基因改造」食物?為甚麼要怕會有健康問題?如果單看是否適宜食用的健康問題,我完全看不出有反對「基因改造食物」的理由。

(據我理解,反對「基因改造作物」最有力的理據,應該是環境、經濟因素。關於這些方面,暫且不表意見。可參看維基。)

說「基因改造(GM)」,好像很先進、很現代;甚麼「基因改造生物」,說得像「科學怪人」、「科學怪物」一樣;但仔細一想,這根本不是新鮮事!

就說粟米吧。

請上維基看看,特別要細讀「Origin」那一部份。

看完就再看「玉蜀黍屬(Zea)」那一頁。除了我們現時食用的粟米,玉蜀黍屬另外幾種統稱大芻草(teosinte),樣子就像一堆普通野草。

來一張近鏡比較:

An image depicting Teosinte, Maize-teosinte hybrid, Maize.
(by John DoebleyCC by
左邊,大芻草;中間,大芻草-粟米雜交種;右邊,粟米。

有圖有真相,大芻草和粟米的親屬關係,都看得一清二楚了吧。

大芻草看起來又瘦又弱又短、一根只有那麼幾粒可食用的,完全不像粟米那般金黃飽滿、滿是爽甜的粟米粒,那粟米是怎麼長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呢?

簡單點說,這是馴化的結果。(詳細一點可看University of Utah – Genetic Science Learning Center的網頁。)(2014年5月注:最近發現原本放的連結已失效,但為保原文原樣,不作更改;已查找新的有效連結如下:http://learn.genetics.utah.edu/content/selection/corn/

人類食用、種植、馴化、改良粟米/大芻草,有好幾千年歷史。而所謂「馴化、改良」,主要就是由人類代替大自然,揀選我們想要的特徵而培養、繁殖:一種由「人擇」代替「天擇」的過程。

農夫眼見的是動植物的「表徵」,但實際被揀選的卻是動植物的「基因」;這是遺傳學的根本。

換言之,支撐絕大部份耕作、畜牧活動的「馴化、改良」過程,其實就是「基因改造」的原型!

可以說,由一萬年前,人類定居耕作開始,就已經著手「基因改造」工程;整個人類文明,都是由「基因改造」所支撐的,我們現時不過是有更先進的工具而已。

如果要反對「基因改造」,我們或許要回到「狩獵採集」的生活型態。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還是會繼續快樂地食金黃爽甜的「基因改造粟米」。
(不喜歡的,可以隨便食大芻草。)

《挪威的呻吟(Få meg på, for faen)[Turn Me On, Dammit!/Turn Me On, Goddammit!]》

Turn Me On, Dammit!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很簡單的故事,很短的電影--只有七十六分鐘,剛剛好,很精緻,幾乎沒有可挑剔之處。

維基上的簡介也少有地簡潔,只有一句,或許我可試著簡介一下:

女主角Alma,十五歲,住在挪威鄉郊小鎮。跟任何同齡少男少女一樣,對性好奇,禁不住有性幻想;另外也有暗戀對像Artur。後來… 跟所有青春期電影Coming-of-age Film)一樣,當然有跟朋輩的衝突矛盾、尋找身份自我、親子問題等等。

據官網資料,原著小說本是分三部份發展,有三個主角,但導演Jannicke Systad Jacobsen認為Alma這條線最有力,決定改編成現在這模樣。(詳細說法可參看官網。)雖然沒看過小說,但單從電影看已可說:這決定實在太好了!

Alma的故事雖然簡單,但角度很新鮮有力,而且她面對的問題,相信全世界的青少年都有共嗚。斬走另外兩條線,故事更集中,Alma身邊的人也描寫得很好。死黨Saralou那一條支線就不錯,也是青少年生活的另一面向。

本片其中一個焦點(也是最惹人注目之處),是單刀直入地探討青少年--尤其是少女--的性慾、性幻想。多數主打這題目的電影,都以惹笑方式處理,彷彿在說:「當你長大後回想,這只是一則笑談。」,實在是冷漠的大人的態度。(對面對這些煩惱的少年而言,這是天大的問題,而大人只是以嘲笑的態度看,這種傲慢輕蔑的態度怎能引起共嗚?那一種戲是拍給大人看,而不是拍給青少年看的。)而另一些電影面對這主題,不是左右言他、就是輕輕帶過,彷彿是不能說的禁忌;但坦白說,哪一個人在少年時沒有過這樣的幻想、這樣的好奇、這樣的煩惱?這實在是很適合青少年看的電影。(這點等一下還要再說。)

也不怕提,反正入場第一幕就會看到:Alma一出場就在聽性愛熱線,躺在地上自慰。相信不是每個演員都有信心在鏡頭前演這一幕,而演Alma的Helene Bergsholm演出非常自然,實在很難相信她是第一次演戲!我相信導演功勞不少,但這女孩實在很有天份!(整部戲她都演得很好!)據官網介紹,她原本只是陪朋友試鏡(真耳熟…),根本沒有想過演戲,但最終選上了她。她現在(噢!或許已不是「現在」了!)正修讀(或讀完?)電影及攝影,想當美術指導。她跟同學拍了一段短片,也值得一看:

演得也不錯,如果不當演員實在可惜。

雖然Alma很搶鏡,但不要看漏眼,演死黨Saralou的Malin Bjørhovde其實也表現不俗。

片中有幾段Alma的白日綺夢,其中有較露骨的情節、也有輕微的裸露鏡頭(據官網說,拍攝時Helene已滿十八歲;無論是否替身,總之沒有法律問題吧。),但處理恰到好處,沒有渲染,只跟整部戲一樣,保持光線柔和、色彩淡泊,一派樸實小鎮風情。

然而!不知是否因為這些鏡頭,還是因為整部電影的題材,這部戲竟然評為三級!實在令人又不解又忿怒!正如前述,這部戲很適合青春期的少年觀看,可以說是為他們/她們而拍的作品,而電檢結果竟然是不讓這班目標觀眾看!這是何等荒謬的決定!

如果要顧慮教養、性教育等問題,讓父母去擔心就好:「養不教,父母之過。」這些事,用不著政府插手。甚麼戲應該看,甚麼戲不應該看,應該由觀眾自行決定。任何審查、管制、電檢,全都是不必要之惡!

自由,不只是「可以做甚麼甚麼」、「可以選擇甚麼甚麼」的權利,還附有「要自行選擇做甚麼甚麼」的責任;只要無損他人的權利,任何事都可以做,也應該自行負上選擇「應否做」的責任。社會沒有權力、也不應該干預這種個人、私人的行為。可惜,我知道這論調沒甚麼市場。

但自由,可不僅是食飯、搵銀那種基本的生存權,也不只是頂著光環的政治參與、投票選舉的權利,也包括各種言論、思想、文化、行為的自由。若然沒有這種衷心擁抱自由的覺悟、沒有這種認同個人責任和自由的氣氛,就算有民主,也沒有自由。這或許也是我總感到悲觀、感到壓抑的原因。

嗯,離題太遠了,還是談戲吧。

正如剛剛輕輕的提過,攝影風格也很配合整部戲,是令人放鬆的柔和淡泊畫面,就像岩井俊二電影那種質感吧,相信會更容易明白。說起來,他拍的常常就是青少年、或剛踏入社會的年青人;或許各地的攝影師都一樣,喜歡用這種畫面表現年青人的世界。(噢!或許這種類近日系風格的畫面,也是我喜歡這部片的原因,這可是要留心的偏見。)

另外,雖然向來對音樂不太講究,但感覺這套戲的配樂不錯。

不過這部戲最精彩還是劇本,尤其是將故事寫得如此緊緻、簡潔的氣魄,真的賞心悅目。我一邊寫這篇文,一邊再回想整部戲,還真想不出有甚麼累贅的地方;各個細節、各條支線,都有存在的理由,也配合得宜,有良好的節奏,將每個主要角色都寫得很細膩。而幽默感,對,幽默感很重要,這也是出色之處;這方面請恕不便透露。

可惜,可惜,如此好戲只是有限度放映。不容錯過。

==

簡單評分:

A(☆☆☆☆★)

《快餐店陰質事件(Compliance)》

Compliance Movie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今年愚人節,我在電影節看了這部戲--關於一宗電話騙案--真應節。不過這部片絕不輕鬆,這點跟愚人節的氣氛剛好相反吧,是一套沉重、令人非常不安的電影。

電影的情節很荒謬,也不怕透露:電話騙徒打去快餐店,自稱警察,聲稱有顧客報案謂某店員偷錢;店長聽騙徒指示將店員帶入辦公室,脫衣搜身,後來陸續各般凌辱。(如有興趣,可看維基更詳盡介紹,我相信不減看戲趣味。)

戲拍得不錯,尤其能感受到事主在密室中越來越無助,壓迫感越來越重。

演店長的Ann Dowd不錯,那種中年潑婦的氣場簡直滿溢,討厭到極點;到尾段上電視節目時,那種扮無辜的嘴臉、還跟主持閒話家常,真的令人眼火爆。

Dreama Walker演受害店員。其實我覺得樣子比較甜美、純樸的演員會更好,但選角可能有其取捨,背後原因如何實在不得而知。不過Dreama Walker的演出其實也很好,故事一路發展,我們也慢慢見到她的精神狀況變化。

我向來很注重故事,但今次說得很隨便,因為這次不是創作故事,而是真人真事改編,這才是本片最令人不安之處!

這類騙案原來發生過多次,而本片是取材自最著名的一宗,維基也有介紹這篇報導也很詳盡,當中從法庭檔案引述的說話,值得細看。

從引述的材料得知,本片連細節、對白都跟足;每個最匪夷所思的情節,原來均有所本;甚至其中最荒誕的凌辱、最嚴重的侵犯,片中只是輕輕帶過、沒有刻意渲染,但都有根有據。

尾段的電視訪問,原來也真有其事。

特別可留意6:58開始那段,電影中也重現了。

從閉路電視的片段亦可見事發地點的陳設,電影的佈景也盡量貼近這場景。

整件事,就像混合了Milgram experiment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不禁嗟嘆人竟然如此軟弱、如此容易受影響、如此容易受控制。

人之為人,在腦袋、在思想。要保持頭腦清醒、理性,當要時刻警惕權威、權力,尤其是公權、建制。公權、建制,都是由人支撐的;該當是公權、建制敬畏人民,人民沒理由要懼怕公權、建制。第一誡,永不盲從權威。

==

簡單評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