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怪粟(?)

消委會說,驗了市面四十九款粟米產品,十二款有基因改造粟米成份,當中五款含量超過百份之五;建議強制標籤基因改造食物,保障消費者知情權。

我舉腳贊成。(奸笑)

「保障消費者知情權」,這麼大的帽子,我當然贊成。生產商當然(應該)知道用的是甚麼材料,在原本已有印刷的包裝,加一個「有/無基因改造成份」標籤,絕對不影響成本。如此好事,不妨多做。

當然,我也(不無遺憾地)要申報利益:我經常食粟米。對,我很喜歡食粟米,也常食即食包裝粟米:貪方便。

可以預期,一旦落實強制標籤制度,有餘錢食好一點的(自以為)中產,不少會轉買「非基因改造」粟米:懶健康。

少人買「基因改造粟米」,或許就會賣平一點,我就有平粟米食了!

本地的有關論述,似乎總愛將「基因改造食物」妖魔化,但我一直都不明白,為甚麼要懼怕「基因改造」食物?為甚麼要怕會有健康問題?如果單看是否適宜食用的健康問題,我完全看不出有反對「基因改造食物」的理由。

(據我理解,反對「基因改造作物」最有力的理據,應該是環境、經濟因素。關於這些方面,暫且不表意見。可參看維基。)

說「基因改造(GM)」,好像很先進、很現代;甚麼「基因改造生物」,說得像「科學怪人」、「科學怪物」一樣;但仔細一想,這根本不是新鮮事!

就說粟米吧。

請上維基看看,特別要細讀「Origin」那一部份。

看完就再看「玉蜀黍屬(Zea)」那一頁。除了我們現時食用的粟米,玉蜀黍屬另外幾種統稱大芻草(teosinte),樣子就像一堆普通野草。

來一張近鏡比較:

An image depicting Teosinte, Maize-teosinte hybrid, Maize.
(by John DoebleyCC by
左邊,大芻草;中間,大芻草-粟米雜交種;右邊,粟米。

有圖有真相,大芻草和粟米的親屬關係,都看得一清二楚了吧。

大芻草看起來又瘦又弱又短、一根只有那麼幾粒可食用的,完全不像粟米那般金黃飽滿、滿是爽甜的粟米粒,那粟米是怎麼長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呢?

簡單點說,這是馴化的結果。(詳細一點可看University of Utah – Genetic Science Learning Center的網頁。)(2014年5月注:最近發現原本放的連結已失效,但為保原文原樣,不作更改;已查找新的有效連結如下:http://learn.genetics.utah.edu/content/selection/corn/

人類食用、種植、馴化、改良粟米/大芻草,有好幾千年歷史。而所謂「馴化、改良」,主要就是由人類代替大自然,揀選我們想要的特徵而培養、繁殖:一種由「人擇」代替「天擇」的過程。

農夫眼見的是動植物的「表徵」,但實際被揀選的卻是動植物的「基因」;這是遺傳學的根本。

換言之,支撐絕大部份耕作、畜牧活動的「馴化、改良」過程,其實就是「基因改造」的原型!

可以說,由一萬年前,人類定居耕作開始,就已經著手「基因改造」工程;整個人類文明,都是由「基因改造」所支撐的,我們現時不過是有更先進的工具而已。

如果要反對「基因改造」,我們或許要回到「狩獵採集」的生活型態。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還是會繼續快樂地食金黃爽甜的「基因改造粟米」。
(不喜歡的,可以隨便食大芻草。)

科學怪粟(?)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