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誣網(Jagten)[The Hunt]》

The Hunt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今次,維基上的簡介很好,夠克制。其實又不是那種故事很出人意表、「穿橋」後就很無癮的戲;正好相反,很多情節都是順理成章、意料之中,但我仍然建議不要看太詳細的劇情。

這或許是心情的問題:預料一件事會發生,是一回事;看著一件事真的發生,是另一回事。這部戲的精彩之處,就在於那種氣氛。你明知道是會發生的,但當事情在眼前出現,還是感到忿忿不平、感到不安、感到沉重。渲染這種氛圍的主力之一,是本片的光線、色彩(或其缺乏光線和色彩。):一個昏暗、陰沉、濕冷的小鎮,說不上荒涼破落,但絕對夠偏僻殘舊。故事未開展已經清楚感覺到,在這個地方發生任何事,都必然是困獸鬥。

今次中文片名,其實也不錯--《誣網》:不是天網、法網,是一個小鎮中年失婚漢被誣指侵犯小童,身陷泥沼羅網,著實是一場「無妄」之災。

不禁令人想起周防正行導演,加瀬亮主演的《儘管如此我沒做過(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當年是在電影節看的,不經不覺原來已經是五屆前的事,我還覺得是不久前看的… 時間感變奇怪了,是老化的表現嗎?噢!)

周防正行那一部,說的是痴漢冤案(痴漢冤罪)問題,主要是控訴日本的司法制度。戲中甚至提過(大意):「日本法院的定罪率99.9%,一旦被檢控,幾乎必然要『洗定屁股』。」
(關於這一點,香港也曾有過相類的新聞,可惜波瀾不興,似乎未有傳媒、學者積極跟進,實在令人好奇究竟底蘊如何。可參看:<吳靄儀:法政隨筆 – 定罪率的筆戰>;及這份立法會秘書處資料:<IN19/09-10|選定地方的定罪率|21/6/2010>。)

而本片,則從另一個角度,看的是社會的偏見、私刑。(對於執法、司法方面,雖然只是側寫,輕輕帶過,但大致正面;當然,應該也有劇力焦點的考慮在內,因為要集中炮轟「民間」本身的問題,「建制」方面就寫得寬容一點。)

當中不少鎮民的盲點,可能多人都有;其中一部份,甚至透過另一些角色「畫公仔畫出腸」,其實有少許突兀,省去也可,但可能拍攝時覺得這點太重要,不忍割捨?

小孩會否說謊?(當然會!)
聲稱受害者,是否必然可信?(當然不!)
未審,是否可以先判?(當然不可!)
..

答得爽快,但不少人看報時讀到(聲稱)風化案時,都帶著有色眼鏡來看,到頭來又是跟戲中的鎮民一樣。

有一幕,實在令人不安,但也不好說破。只能說,帶著既定的想法「偵查」,九成九會找到你想聽到的。而引導性的提問,就是最簡單、最好的工具。

==

簡單評分:

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