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achers who are not Believers," Daniel Dennett & Linda LaScola

Dennett, Daniel C., & LaScola, Linda, “Preachers who are not Believers,"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Vol. 8, Issue I, March, 2010, pp. 121-50.
摘要及作者資料全文pdf。)

很有趣的文章。

早就聽說過「The Clergy Project」。網站在2011年3月開始運作,是個讓已失信仰的教士聚腳的地方。而Daniel Dennett和Linda LaScola這篇文章,正是這計劃的啟發之一。

「有沒有不信神的傳教士呢?」

這簡單的問題,就是這項研究的原點。由資深社工Linda LaScola負責做訪問,跟幾個失去信仰的教士詳談。這篇文章整理其中的重點,講述他們的故事。(當然,隱去了姓名,也將細節打散、打亂。)

如果是普通推銷員售貨員,實在不難想像他們未必真心相信其產品--畢竟那是工作而已。然而,教士推銷的是信仰,實在很難想像:「他們怎麼可以不相信其推銷的產品(宗教)?」雖然這篇文章只包括五個教士的訪問內容,但不難想像,他們應該有不少同志,不過很少人敢走出來

文中引述過一句說話(並非那五個教士之一),我覺得很有意思:

「Oh, you can’t go through seminary and come out believing in God!」
(p. 145)
(在下隨手譯:「噢,沒有人讀完神學院還信神的!」)

其實,也適用於文中的五位教士。仔細地讀他們的故事,會發現一些共通點;其中一點是:「越認真地了解宗教的背景、歷史,越認真地研讀探究宗教典籍的內容、變化,會越不相信宗教。」而正規的神學院,正好提供了這樣的環境。

既然不相信,又為何要繼續當教士?

當然有現實的原因:家庭、工作。就像一般的打工仔,不過他們的轉工成本更大。另外,在宗教環境過了大半生,一旦「走出衣櫃」,那可不止失去工作,而是失去所有朋友、失去所有人際關係。那是他們面對的困境

另一方面,即使他們不再信神,他們可能仍覺得「神這個概念」、「宗教這種環境」,可能對某些人仍有價值;所以能說服自己,繼續當教士可能也算是做好事。(當然,也有人以「做好哩份工」為宗旨,就當傳教是做戲。)

噢,再繼續說也不過是引述文章內容,倒不如看官自己細讀吧。

不難想像,其實有更多「自稱信徒」其實根本不信,只不過是難捨其心理依賴或群體。而另一方面,更多更多「自以為相信的信徒」,根本未搞清楚自己「聲稱相信」的到底是甚麼,又或者沒誠實地面對過自己「聲稱相信」的到底是甚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