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從來不去「六四晚會」

我是從來不去「六四晚會」的。

以往不去,今年不會去,將來也不打算去。

在香港這個奇怪的地方,我這普通的決定顯得有點礙眼。(當然,只是概念上的「礙眼」。我又不是名人,當然不會有誰覺得「礙眼」;但若然是甚麼政壇大老、名嘴名筆,就會有很大反應囉。)在香港,參加「六四晚會」幾乎成了民主派支持者的指定動作;彷彿不出席「六四晚會」,就是不面對歷史、就是道德有虧;余不敢苟同。

不參加的理由很多,當中最重要、最直接的原因是:我不覺得自己是中國人。
(或溫和一點,嗯,但從另一角度看,或許更疏離一點:我不覺得跟「中國人」有特別親近的感覺。
 如果問我是甚麼人,最直覺的答案是:香港人。
 如果必要追問下去,我是:地球人,人,亞洲人。)

支持「六四晚會」的人常說:「但『六四』不僅是『中國人』的事。中共竟然派出軍隊屠殺手無寸鐵、和平集會的學生,這是不人道的暴行,根本不容於現代社會。任何有良知的人、擁戴普世價值的人,都應該感到憤怒,都應該譴責中共的惡行。」

其實,我贊同那一段說話。
不過,我為甚麼要厚此薄彼

我有沒有悼念盧旺達大屠殺死者?
我有沒有行動抗議以色列用白磷彈殘害巴勒斯坦人?(再多一頁參考。)
我有沒有組織反對美軍關塔那摩監獄

我也不怕(不無慚愧地)承認,以上三題的答案都是:「沒有。」

那代表我贊同、默許那些暴行惡行嗎?不是這樣的吧。我只不過是個:又實際、又有點冷漠的普通人。上述幾個題目,談論起來我或許還有半絲激憤,但我有沒有甚麼行動表示?沒有。原因很簡單的,我就只是覺得不很「貼身」。我沒有覺得:「是我的事。」

我的感覺是:「中國人」,甚至不比「津巴布韋人」親近。

我對「津巴布韋的人權狀況」有多關心,我對「中國的人權狀況」就有多關心。
(答:就是不怎麼關心。

我絕對同意基於「普世價值」,譴責中共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所作的暴行;不過,既然提到「普世價值」,就很難不聯想:為甚麼不悼念世界各地的暴行受害人?為甚麼不組織活動抗議世界各地的不公之事?

我自問沒有這樣的大愛,也沒有這樣的精力和時間。我只做我能做的事、只回應我感覺切身的問題。(或許,再加上有時候會寫兩筆,一些說不上甚麼時候會忽然關心的事情。)

對,我是香港人
其他人的事,留給其他人去關心吧。

(或許,舉例,如果有一天:
 有人發起,逄四月廿七日到維園集會,慶祝南非結束種族隔離後首次大選
 有人發起,逄五月十八日到維園集會,悼念「光州事件」死難者;
 有人發起,逢八月六日八月九日到維園集會,悼念廣島、長崎的原爆受害人;
 …
 如果有這麼一天,我或許會去「六四晚會」。)

(又,我當然也不同意「平反」、「愛國」等字眼和概念,但那只是末節。)

One thought on “為甚麼我從來不去「六四晚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