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似主角(Reality)》

'Reality'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話先說在前頭,其實本片我不太喜歡。有些部份很貼近現實,但有些部份(尤其初段)又拍得很奇幻,而整體而言,感覺不到這些「風格切換」有甚麼需要。節奏很奇怪:有些瑣事拖得很長,有時候又忽然跳轉得很急;感覺像在「大塞車」的公路上,不停胡亂試圖「切線爬頭」,但很快又要停低,然後在無關痛癢之處浪費時間;開場不到一小時,我已頻頻看錶。

不過,這套片某部份主題可作談資,感覺不妨寫兩筆。又,搜尋後再發現本片有若干有趣之處,也可整理一下。

老實說,事前沒怎留意過這部戲,也不知道是說甚麼的,不過見當日有少許空檔時間,就不妨入場看套戲。(入場前只見過海報,還以為是科幻片…)剛剛才知道,原來是2012年康城影展評審團獎得獎作品,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所謂「評審團獎(Grand Prix)」,直譯其實是「大獎」,不過… 實際上是「二獎」;真正的「大獎」是「金棕櫚獎(Palme d’Or;Golden Palm)」,2012年得獎作是《愛(Amour》。這些獎項的名稱真麻煩,怎麼不叫「首/大獎」、「二獎」、「三獎」… 更簡單易明嘛!其實可能都是宣傳技倆,因為電影公司都希望作品得的獎夠好聽。)

說起來,本片導演Matteo Garrone跟這個「二獎」真有緣份。上一套作品《我在娥摩拉的日子(Gomorrah》,在2008年康城影展也是得了個「二獎」。

而更有趣者,是關於男主角Aniello Arena。

導演上一套電影《我在娥摩拉的日子(Gomorrah)》是關於「Camorra(一種源流久遠的意大利黑幫。)」;而本片的男主角Aniello,就曾經是Camorra成員,而且在1991年謀殺罪成,被判終身監禁,不得假釋。

由於他身份特殊,所以也引來不少報導,我看了兩篇訪問:
Ed Vulliamy, “Aniello Arena: the Italian gangster who turned movie star", The Observer, 17 February, 2013.
Lily Rothman, “Prison Break: A Q&A with Reality Star Aniello Arena", TIME, 15 March, 2013.
(懶得寫撮要,還是貼上連結,由讀者自行參閱吧。)

香港人最感到匪夷所思的一點,應該是這「殺人犯(他被定罪,但堅稱無辜。)」怎麼能出獄拍戲。據他自己講述,原來在獄中行為良好,即使他是不得假釋的終身囚犯,仍可以申請外出工作。除了今次拍電影,他平日也獲批准到附近(甚至意大利境內其他城市)排練/演舞台劇,跟一般演員差別不大,唯晚上要回到監獄掛單而已。

這樣的安排是好是壞,一時之間我也說不出甚麼意見:囚犯被剝奪若干自由,以作懲罰、警戒,這似是理所當然,但囚犯仍有人應當有的基本權利,這權利是否包括(在監管下)外出工作?這問題很難答。

,「終身監禁」其實是一種「不定刑期」的懲罰,如果撇開所有假釋安排,這是一種刑期很飄忽的刑罰。夭壽跟長壽,刑期差別很大。犯案時年輕或年長,刑期差別也很大。而「沒有確實刑期」,本身也是額外的心理壓力、懲罰。容許他們有限度外出,或也是一種補救方法。當然,也可以用「確實刑期」作替代。又是一道不易答的問題。

越扯越遠。

回到電影吧。

男主角希望參加意大利版的《老大哥(Big Brother》真人騷節目--《Grande Fratello》。試鏡後,一直發白日夢,後來生活起連串變化。

看的時候,立刻想起另一部戲--《真人Show(The Truman Show》。在《真人Show》,占基利(Jim Carrey)知道自己是真人騷主角後,想要走出去。這次的男主角,已有其生活,卻想走進去。不過,兩者相似(/相異)之處並不止於此。

在《真人Show》當中,那種仿宗教意像是頗為著跡的。節目的監製就如「神」一樣,掌控一切,以各種「天然(其實人工)」障礙阻止占基利出走。而占基利,最終見到節目監製,選擇不要假象,選擇過真實的人生。不過,如果剝走這層外衣,也不過是一個「英雄之旅」的故事而已;是關係個人成長,多於關於世界/宇宙/宗教觀的故事。

而這部戲,是剛好相反的。

與其說這是一個「小人物生活悲喜劇」的故事,倒不如說是諷刺宗教迷信的故事。

劇透警告!!!劇透警告!!!劇透警告!!!

劇透警告!!!劇透警告!!!劇透警告!!!

劇透警告!!!劇透警告!!!劇透警告!!!

戲中至少有兩處,是其為諷刺劇的線索:
一、 主角在魚檔趕走一窮漢後,懊悔不已,認為窮漢是電視台派去試探他的。
其伙記後來跟主角說:「神無時無刻都在監視世人。」
二、 電影初段,有一幕是到教堂尋人,其行可見主角並不虔誠。
(不敢說他不信,證據不明確,但肯定非虔誠信徒。)
而後來,主角越來越瘋狂,其妻及伙記,就試圖用宗教「拯救」主角。
最終,當然不成功。
(我認為尚有其他蛛絲馬跡,但此兩處明顯之餘,劇透不算太嚴重。)

甚麼是「善」?
甚麼是「善心」、「善行」?
因為「怕被懲罰而行善」是否「善」?
而「人之為善」,是因為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嗎?
而如果,主角因為相信電視台派人監視而行善是「瘋狂」
教徒因為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因果報應」而行善,
不也是同樣(或更)「瘋狂」嗎?

(之所以可能是「更瘋狂」,是因為我們有充分證據相信「電視台存在」,但沒有任何理由相信「神」、「報應」… 存在。所以,「電視台派人監視」,其實是遠比「舉頭三尺有神明」合理可信的。)

《老大哥》節目的參賽者,因為要取悅觀眾,以求勝出比賽,可能會做這樣那樣的事。亦因為如此,我們有很強的理由認為他們在節目上的言行未必真心。推而廣之,如果教徒是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其用心許亦跟《老大哥》參賽者相去不遠。

噢,別誤會。我相信「行動」遠比「心意」有意義。(也只有「行動」可以比較/實證,「心意」不過是口頭說說而已,沒意思的。)不過,這類比可明白指出,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而行善,其實只是一種「虛情假意」,沒甚麼優越的。

而再推遠一點。「相信電視台派員監視」,其實也不比「相信有神」、「相信有神監視世人」荒謬。(起碼,我們很確實有電視台存在。)男主角沉溺於《老大哥》節目的幻想,其實不比沉溺任何迷信、任何宗教更荒謬。所以,為甚麼宗教不能「拯救」主角?因為他已有其宗教信仰(《老大哥》節目)。

妄想用一種迷信取代另一種迷信,根本沒意思。

現實是,就我們所知,眼前的世界就是所有。任何宗教,其實同樣迷信、同樣瘋狂。唯一合理的處世之道,是過好眼前的生活,關顧現實的世界。所有「超自然」信仰,皆是虛妄。

==

簡單評分:

C+(☆☆☆)

'Reality'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另一款海報。
我比較喜歡這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