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四重奏(A Late Quartet)》

A Late Quartet International Poster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想講這部戲,但感到力有不逮

戲很好,這點毫無疑問;但整部戲其實以音樂、樂手、樂團作背景,貫穿整部戲的每個部份;不巧,我對音樂一竅不通,看戲的時候也只能隨便地:「嗯嗯嗯。」那樣照單全收,要去談論實在是做不到;雖然可以只談戲的部份,但實太可惜,不過也屬無可奈何。

四個主角是一隊已組成廿五年的弦樂四重奏(String Quartet)樂團,本應準備下一樂季的演出,但其大提琴手因病要離隊,就引爆本已存在的各種矛盾衝突。(今次維基的簡介少有地同樣簡短。)

演大提琴手的是Christopher Walken,如常地有型;戲份雖然不多,但又似乎處處感覺到其人、其角色的影響力;在關鍵的時候,發揮其壓場效果。

Christopher Walken的角色同時擔任解說。本片圍繞貝多芬的第十四號絃樂四重奏發展,以樂曲比喻人生、團隊/人際關係;又以各樂器擔當的角色,比喻四個樂手的個性和角色。

正是這一部份,我完全無法置喙,只有留白。
(或可如實引述戲中的說法:戲中形容,這首曲不容停頓稍息[不就像生活嗎?],但一直演奏下去,樂器總會走音脫線,樂手只有互相遷就、協調,以求奏完全曲。而關於四件樂器/四個樂手的關係,戲中如此解說:第一提琴,類近於領袖;第二提琴,調和、協調;其餘兩個,我聽不太懂。)

Philip Seymour Hoffman演第二提琴手,可以說他實際上是本片主角。這角色的故事其實頗為典型,但其精彩也在於此;典型的角色,其實多把握住一些人性共通的要點,我覺得在這部戲發揮得不錯。

為免透露劇情,只能說得隱晦籠統一點。

其實從「第二」提琴手這銜頭,已可看出角色端倪。這是一個渴求尊重、賞識的角色,這是有身份危機的角色。許是私心偏見,這是我最能認同投入的角色。在的士那一場戲,很精彩。

我相信是演化及基因使然,雄性是非常缺乏安全感的。這不安的感覺,竊以為源於生殖繁衍的角色,尤以胎生動物為甚。雌性很清楚自己母親的角色,子女的血緣也毫不含糊;雄性可沒有這優勢,對子女的血緣始終有一點懷疑。動物的成長期越長,養育子女的成本越大,如果要雄性肯投入資源,分擔此成本,則需要有點制度保障,但即使確立到制度,其信任基礎也很薄弱,這就是男性性格的根本。

信心稍有動搖,這制度即不能成立:所以雄性需要不停確認自己的角色、地位,以維持這脆弱的制度。

社會的地位當然重要,但在伴侶眼中的地位卻更重要。這就是我對這角色的解釋。

(這樣說起來,Philip Seymour Hoffman舊作《腦作大業(Synecdoche, New York》的角色也有這一面。)

其他角色,就不詳述了。

噢,不過要約略一提,演Philip Seymour Hoffman女兒的Imogen Poots很可愛。今次我不說「很萌」,因為不是那種類型,但很討喜。

==

簡單評分:

A(☆☆☆☆★)

A Late Quartet US Poster
(來源: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美版海報型好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