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戰太平洋(Pacific Rim)》

Pacific Rim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近來,本站缺乏「宅」「萌」的題材,實令鄙人惶恐不安;
夠膽放一個「宅」字在招牌,但又交不出貨,實在於心有愧。

終於,有一套「巨大機械人VS.巨大怪獸」電影上畫,應該可以說兩嘴,算是有交代了吧!

連那位偉大的永井豪也說這部戲(的動作場面…)「有趣」:

「怪獣対巨大ロボットの激しいアクションに圧倒された。面白い! 巨大ロボットは映画に向いていると実感した(。)」
<パシフィック・リム : 永井豪、貞本義行らが絶賛コメント>,2013年07月10日,毎日新聞デジタルhttp://mantan-web.jp/2013/07/10/20130710dog00m200019000c.html

應該可以放心吧!(謎之聲:「年輕人,太天真了…」)

我錯了!

我原本以為,「巨大機械人VS.巨大怪獸」這樣簡單的題材,只要用心拍都不會太差,總會有有趣之處的。大錯特錯!(是否我不夠「機械/怪獸宅」?不能夠單純地看到「巨大機械人/怪獸」出場就覺得興奮…)

就我個人的品味看,我還更喜歡一般的特攝(特撮)片
具體而言,我認為任何一集水準一般的超級戰隊片集,都比這部戲好。

以下我會小爆劇情,敬請留意。
不過,這樣的爛片,也沒所謂吧。

敗筆之一,是那個雙駕駛員設定。電影花了一點時間介紹和「解釋」為甚麼要有兩個駕駛員:一個人的神經系統不能負荷之類。(到這裡,問題仍然不大。)但到真正進入駕駛艙,問題就出現了。神經系統個屁!明明只是非常土炮的手動操作,連啟動特別招式、武器,都要另外按鈕,那還跟神經系統有屁關係?

機動武闘伝Gガンダム》裡面,那個像使用motion capture技術的駕駛艙看起來更先進一點!

結果,這只是用來堆砌每隊駕駛員(們)關係的藉口!

而更過份的是,整部戲都經常提到,兩個駕駛員的「精神契合度」要高。(忍不住又要吐糟,這「精神契合度」的測試,竟然是以「古典」的對打方式進行!我在看功夫片嗎?)但到臨近劇終,其中一隊駕駛員有人受傷,不能上陣,竟然可以臨時由另一人頂替!導演,你可以稍微認真一點嗎!?

敗筆之二,是扮真實。這一點不如上一點般具體,只是令人心裡有點疙瘩,但實在是貫穿整部戲的致命傷

戲中無論是機械人、怪獸、基地的質感,以至怪獸對世界的影響等設定,都盡量仿真;但其仿真度越高,就越發令人留意到種種不科學、不合理之處。傳統的特攝片,是將這種矛盾放到一邊不理,總之帶觀眾進入一個空想世界就好。(之所以《空想科學讀本[空想科学読本]》系列雖然有趣,其提出的「科學之壁」也很合理,但完全無損傳統特攝片的趣味,兩者是兩個平行不相交的世界。)而當這片種要「扮真實」,硬是將兩個世界連結,那矛盾處就變得很突出、很礙眼,令人不能忽視。

姑且放下巨大機械人的鋼材、動力、建造、輸送、運作不理,戲中某隻巨獸能飛起來,實在是不可思議。將全金屬的機械人一同帶上高空,就更離奇。而機械人下墜後幾乎毫髮未傷,也沒有撞出一個殞石坑,則根本是玄幻之至。(同樣是有關地面強度的笑位:其實這些巨機巨獸在普通馬路上跑動,路面早就承受不住,都碎裂了吧,甚至會沉降;而在維港水中打鬥,就更離奇,因為踏在海底的淤泥,應該早就没頂了,還打甚麼?)

打鬥過程也笑料十足:拖一艘貨船當棒球棍打怪獸,真當觀眾是傻的嗎?不要說「理科宅」了,任何戲迷都會感到不妥。有人沒看過1997年的《鐵達尼號(Titanic》嗎?鐵達尼號的下場是怎樣的?下沉時有發生過甚麼特別的事情嗎?斷開兩截了啊!(是有根有據的。)其實可算是常識吧。鯨魚為甚麼能長這麼大?鯨魚能隨便長出幾條腿就登陸嗎?當然不可以了!鯨魚是因為生長在水裡,才長成這樣子,如果要登陸,要長得扎實很多。離開了水的船,也同樣承受不了自身的重量,會斷開。別說是當棒球棍打怪獸,其實拿起來就會斷開吧。

好,好,我先按下自己的「理科宅」魂,都暫且告一段落。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故事是否合理吧。

故事提到,這班要侵略地球的異世界人(戲中真是指明是另一個宇宙的生物,不是我順口胡謅的。),其實在恐龍時期已派過先遣部隊--恐龍--到地球勘探,但當時覺得環境不好;到人類出現後,我們破壞環境,令地球變得適合他們生存,所以決定來侵略了!

故事有甚麼不妥當之處?

所謂「恐龍時期」,究竟是甚麼時候?既然戲中說那些先遣部隊就是恐龍,那當然應該是恐龍剛出現時吧。恐龍最先出現於三疊紀(Triassic),大概是二億五千萬年至二億年前左右;「滅」於白堊紀(Cretaceous),大概六千六百萬年前左右。(我對「滅」留有一手,是因為鳥類應該是由某一支的恐龍演化而來,故恐龍可能仍有後代存活,不算滅絕。)

人類Homo sapiens)是甚麼時候出現的呢?從身體結構而言,大概距今二十萬年前吧。行為上,大概距今五萬年前。不過,那時候的人類不過是採集狩獵族,談不上對環境有甚麼影響。到人類開始務農,馴化動植物,那才是人類改變地球環境的濫觴,大概是一萬年前(也是人類進行「基因改造工程」的開端。可見舊文:<科學怪粟(?)>。)而如果只計算自工業革命後,人類更大規模、更大幅改變地球環境,更只是有二百多年的時間。

也就是說,這一班在二億五千萬年至六千六百萬年前,已有極高科技的異世界居民,竟然不願意花「僅僅」一萬年(甚或二百多年)的時間改造地球(以他們的科技,其實需時更短吧。);但願意花至少六千六百萬年時間,等候一個不知道會不會來的改變?這太不合理了吧!(我甚至覺得「不合理」三字,已不能合理地反映其不合理的程度!)

另外,派甚麼怪獸呢?以他們的生物科技,抓一兩個人類回去,應該能輕易製作可殺滅全人類的細菌、病毒吧!怪獸全身弱點,根本不能算是理想的武器。

而話又說回來,怎麼我們又要奉陪,製作人型機械人應戰?如果物理重擊能夠傷害怪獸,那用任何常規武器都有相同、或更佳效果吧!而且更靈活、更便宜!

凡此種種,平常「隻眼開隻眼閉」就帶過的事情,因為這部片要「扮真實」,就忽然變得很礙眼,也不能自圓其說。

敗筆之三… 其實還需要這樣數下去嗎?這部戲,由故事到人物,場景設計到服裝,幾乎是一無是處。我已不懂得再說下去,簡直令人疲累…

其實應該早就料到會這樣,看看哥斯拉(ゴジラ)1998年去到美國,變成一套甚麼爛片… 早應心裡有數。

片末還說要將這部片獻給特攝/特技片大師--本多猪四郎Ray Harryhausen;不過,收到這樣的爛片不會高興吧… 「激到翻生」就有可能…

全片唯一的亮點,是芦田愛菜

對,是「唯一」的亮點。(也是唯一的萌點。)她今次演女主角菊地凛子童年。(真的很難不吐糟:童年這麼可愛,怎麼大了會長成這樣子… 這根本就違反常理吧… 實在太過份了…)

其實出場不多,只不過演童年時被怪獸追殺,逃入後巷,害怕得瑟縮一角,後來被單人駕駛巨大機械人的年輕將軍救了。(對,這是又一個吐糟點;怎麼將軍又身懷異能,可以單人駕駛巨大機械人!?)

對,就是這樣,非常短的一段戲。

無論她演得多好,無論我怎麼偏心,也不可能挽救整部爛片吧!

(卒之勉強算是有又「宅」又「萌」的題材,可惜是一套超級爛片,真抱歉。)

==

簡單評分:

D-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