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獵人:骸骨之城(The Mortal Instruments: City of Bones)》

The Mortal Instruments: City of Bones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這個世界,有種行為叫:犯賤。一個人,明知道做某件事會很難受,竟然還去做,就算犯賤。

我不是說這部戲,我是說我自己。

自從看過這部戲的預告片,已知必然是一部爛片,而且不是一般「拍得不好」地爛,而是徹頭徹尾令人不堪入目地爛。當然,我也不是純粹的「ドM(起碼我不認為/不認自己是。)。沒有相當理由,我是不會明知而入場看爛片的。

Lily Collins

是,就是為了看Lily Collins,這是唯一的原因

我不是第一次因為這樣的原因入場,也絕不會是最後一次。多年前,因為想看宮崎あおい而入場看《初雪之戀(初雪の恋 ヴァージン・スノー)》,是我常舉的例子。當年更懷著忿恨的心情,寫了一篇文:主要是不滿那個韓國導演將宮崎あおい拍得不夠美(出場又少!)、將京都拍得俗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特異功能」!),以及男主角極度討厭!舊博客已關站,舊文暫時不打算找出來重貼,但我清楚記得當年怎樣形容那男主角:「底片上的污跡!」

上一段,或許算有一點個人偏見,但劇情無聊、庸俗、老土,說故事手法拙劣… 等等,應該大部份人都能認同的吧!

(另外,因為同樣的理由入場的有:Kristen StewartTwilight》系列[不過到最後一集/上下兩集,還是看不下去… 放棄了。]Angelababy的《花田囍事2010》。
 全都是爛得非常的… 極爛片。)

為甚麼要炒冷飯,重提舊事舊戲?
皆因同樣的說話,幾乎完全適用於這部新戲。

這部是爛片,我有心理準備,不過爛成如斯地步,也算出乎意料。

將各種奇幻生物胡亂拼湊,就當成是奇幻風格片種?所謂「半人半天使」,看不出有甚麼特別;所謂「惡魔」,也看似低智魔物;而說「一神教」竟可跟其他「多神/泛神教」合作,更令人感到無稽。而人狼、吸血殭屍等等,也看不出有甚麼存在意義。當中更以吸血殭屍最為莫名其妙。

一方面,吸血殭屍似乎是怕陽光的;另一方面,劇情暗示一個友方角色已變吸血殭屍,但除了眼睛忽然變好了,見不到有任何變化,甚至不怕陽光,這是甚麼回事?真是隨便的設定。

設定隨便,劇情也同樣胡亂拼湊,主線本身就很薄弱,唯有靠不停的小章節充撐場面,基本上沒有方向,純粹搪塞湊數,虛耗時間和底片(或硬碟容量)。噢!抱歉,抱歉,是我錯,方向或許是有的:庸俗愛情劇。這才是本片的真身

基本上,男女主角一見面就進入發情狀態,路人皆見;沒有立刻上床,相信只是因為考慮電影分級,或者想拖延劇情;所用手法,不外是身邊的愛慕者、好事被撞破、誤會等等。為了貫徹庸俗的風格,中段有一段男女主角談情的MV亂入,簡直是「無厘頭」的極致。而劇情方面最難忍受的一筆,真難說出口… 奸角忽然對女主角聲稱:「I am your father!」… 還未夠,更要「揭發」男女主角是「親兄妹」…

我在看韓劇嗎?

男主角的造型也都配合這爛劇情,一臉脂粉韓氣,剛出場我已渾身不自在。
(我知道,或許是有偏見,但很難忍口不提。)

Lily Collins的造型也令我非常不滿… 劇中也自嘲了一下,我就不提了;總之,就是「唔襯」… 連唯一的「賣點」(對我而言)都拍不好,實在是很難接受。

如果沒有Lily Collins,這部片可能得零分。

==

簡單評分:

D(☆★)

《爛泥(Mud)》

Mud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事先聲明,我喺戲院見張港版海報係無咁有型;港版海報見到兩個細路喺背景,又見到Matthew McConaughey垂頭喪氣,明顯係賣「藝術/小眾片」風;哩張美版海報,就明顯係賣有型,扮「動作片」。)

我知道這樣說有點奇怪,但這其實是部非常「陽剛」的電影。很「陽剛」的男人戲,不一定都是刀光劍影、腸破血流,這種只是男人對武力的想像;完全由男性/男人做中心,發揮男人對自我的想像、男人對世界的想像,這也算得上是很有「陽剛味」

且容我先岔開話題,轉到另一部份,因為上述話題如果要繼續寫,必然會提到劇情,我打算留到最後才說,不想讀到劇情的讀者就較容易避開。

在香港讀中學(或小學?),英文科幾乎一定有讀《The Adventures of Tom Sawyer》,當然是刪節簡化版。(未必有其續集《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老實說,故事老早忘記得一乾二淨,只隱約記得書中描寫的那種環境,密西西比河(Mississippi River)沿岸小鎮的風情

這部戲,就是捕捉了同樣的風情。

同樣是在密西西比河沿岸的故事,刻意避開現代化的事物,整套戲的時代背景很模糊,可以是今天,可以是十年後,可以是二十年前… 甚至,如果有心經營,搬到六七十年前也毫不奇怪。不過,這只是表面的印象。

的確,電影很著力營造《Tom Sawyer》般的氛圍,也頗為成功但其核心,其實並非這個地方,而是男人。抹去了時代的痕跡,只不過更方便凸顯這個主題--一個應該會伴隨人類到滅亡一刻的主題。

(較有趣的是,從維基的介紹得知,導演自述是受到馬克吐溫[Mark Twain]作品的啟發,包括《Tom Sawyer》。真是如實反映在作品之中。)

==

簡單評分:

A(☆☆☆☆★)

==

## 劇透警告 ##

是,我準備要談劇情,不適宜未入場並打算入場的讀者。

(又,我要再多加一段警告。

以下的內容雖然有透露劇情,但充其量只能說是我根據電影的劇情、說故事的方式/角度,聯想到一點想法,絕不能認為是代表這套戲的「訊息」。事實上,除非拍攝者夫子自道[而聽者認為可信],否則根本無從知道作品的「動機」。而所謂「訊息」,只能夠是觀眾/讀者自行詮釋而得,理論上不可能全然客觀。

我會盡量依據客觀可見、可知的內容作推論,而如果得出某種看法,也會盡量找點環境證據,以支持我的說法;但歸根究底,也只是我個人的聯想而已。是由我的角度,從這部電影看出了一個怎樣的故事、想到了甚麼。)

##### 五。

#### 四。

### 三。

## 二。

先由MudMatthew McConaughey和JuniperReese Witherspoon說起吧。

雖然我們在戲中有見到Juniper的部份行為和說話,但其實有關他們兩人的事,主要都是Mud單方口述;另外一部份Mud不願提的,就由從小照顧Mud的Tom Blankenship(Sam Shepard)口中得知。

在Mud口中/眼中,Juniper美得如女神一樣(實在見仁見智,但戲中兩個小孩,甚或包括鎮上其他小孩,都是看得目瞪口呆。)。他們小時候就認識,Mud似乎早就認定她是生命中的另一半,也認為是兩情相悅(說是完全虛構又未必,但肯定有商榷餘地。)。雖然,Juniper經常換畫(!),但最終都會回到Mud身邊(多熟悉的故事!)。Mud也會出手教訓辜負Juniper的男人,通常是飽以老拳,到最近出事這一次,卒之「派了便當」。

先看Mud那一邊吧,他的愛情觀是幾乎無條件的(有,最起碼、最明顯,要是Juniper囉。),也非常單純:非Juniper不要,只要是Juniper就怎樣都可以。當然,多次跟其他男人走,又回來,這就大部份男人都接受不了吧?但其實這一點也很重要。

如果抽走所有英文名,換上中文名,比如:男的叫彭飛雁,女的叫慕容燕。怎麼樣?完全變成武俠小說了!(可能還是古龍風的!)

武俠小說,可說是代表了男人的想像世界。

Mud對Juniper的感情,就是男人對愛情的想像。

其實也可以類比楊過和小龍女。在男人的想像中,愛情應該就是這樣單純而義無反顧的。

回看戲中的另一對吧:EllisTye Sheridan)和May Pearl(Bonnie Sturdivant)。

小男主角Ellis,明顯早就暗戀比他大一點的May Pearl。她對他一無所知,但他對她似乎已有相當了解。(說起來,我總認為這些[類近]stalker的行為,是源自狩獵的本能;之所以對stalker的印象,總是偏向想像為男性吧。一旦鎖定目標,不論其目的如何,獵人的本能就是跟蹤和瞭解目標,直至得手。又,其實Mud「保護」Juniper的行為,也有點stalking的味道。)

Ellis看到有男人纏擾May Pearl,二話不說就出手趕跑之。後來,訴說衷曲,對方也似乎答應交往。在男孩的想像中:「好感→示愛→答允」,這三部曲完成就代表兩人是一對了。Mud,其實就在Ellis的延長線上。

男人對女人的想像一方面是Mud對Juniper的美好想像,而另一方面,則是盤古初開已潛藏的不安女人的背叛

我相信雄性的魚不會有這種不安。一般的魚,雌性的魚先排出一堆卵子,雄性的魚撒一把精液,就完事了。說到底,大部份資源都是由雌性付出,雄性沒甚麼好擔心的。

不過,換成胎生動物,尤其是育養成本高的,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如果成本高得雄性不得不參與養育後代,雄性就面對很嚴重的訊息不對稱:雌性很清楚肚中是自己的孩子,但雄性可不能說得這麼肯定!

哺乳類動物正是典型例子,其中就包括人類。所以我說,這是男人恆古以來的不安。
(就算現代人未必以生育為目標,潛藏在基因中的恐懼,不是輕易能抹去的。)

這套戲的女性,完全發揮了男性的不安:May Pearl其實從來沒對Ellis認真過。而Juniper,雖然真心意難測,但總之肯定不如Mud所期望的一心向著自己,而最終從其行為上,也實質上離棄了Mud。(不論其最後出場那一幕表現如何也罷。)

甚至出場不多,Ellis的母親Mary Lee(Sarah Paulson),也都是要離開丈夫、要離開密西西比河畔、要離開鄉土的角色。而Ellis的父親Ray McKinnon),倒是在離異之後,在片尾時,送Ellis到其母新居,最後一句居然是關心Mary Lee不能適應新環境!原來又是一個Mud!

回到Ellis的父親身上(角色表上,只叫他「Senior」,可能設定上也叫Ellis吧?隨便,叫他「Ellis父」吧。),他是個怎樣的角色呢?
(除了最後揭發他也是Mud。)

首先是個典型的父親形象,對兒子嚴厲,有點暴力,不擅溝通… 但我比較在意他的職業:在密西西比河畔捕魚。

人類在開始農耕畜牧之前,生活的形態就是「採集狩獵」(甚至開始農耕畜牧之後,也要繼續「採集狩獵」,以補物質之不足。)。而典型的形象是:女性負責採集,男性負責狩獵。可說是由一般動物,步向現代人社會的初步型態。

也就是說男人,由尚未有人類出現前的雄性肉食/雜食動物,到出現人類,絕大部份時間都是「狩獵者/獵人」。這個形象,可說是男人的象徵。然而,這種角色的重要性越來越低。由人類開始發展農業到現在,除了漁業仍有「狩獵」之風,其他食物來源幾乎都被人類成功馴服了。而隨著社會「進步」,男性有生理優勢的勞力工作也日漸息微

Ellis父,就是將這種憂慮具現化的角色。

他只是個工作勞苦,但收入低微的漁夫。Mary Lee嚮往城鎮,離棄密西西比河畔,除了代表了鄉土生活的末落,也是男性的末落

當然,以上種種都建基於一個假設:男人的形象是狩獵者。

我認為,起碼在這部電影而言,這假設是有充分根據的。Ellis父只是靜態地捕魚,這形象可能不明顯;但相當於Mud父親的Tom,曾經是海軍的狙擊手,初段見過他練習射鱷魚,到後段則見他持來福鎗大顯神威。「狙擊手」,很明顯是一個獵人的形象吧。

不過,反方缺席,我不能只舉列對我方有利的證據。

片中Ellis的老友Neckbone(Jacob Loflan)是由親戚Galen(Michael Shannon)照顧的,但Galen的工作正是潛入河中,撿拾貝類或雜物--恰好是「採集」的形象,跟上述的例子剛剛相反。

不過,或許是巧合,他的角色正是父親形象沒那麼強烈的。

另一方面,戲中還有一個較少出場的父親角色:被Mud殺死的某男之父--King(Joe Don Baker)。他決意要替兒子復仇,先派另一個兒子Carver(Paul Sparks)探路,後來更招兵買馬,計劃對付Mud。(說起來,又是如同武俠、西部或黑幫電影的橋段。)

又是一個狩獵者!

除了狩獵者之外,「父親」的形象尚有甚麼特徵?

戲中幾個父親,對兒子都很嚴厲,但其實有默默的關心,臨到緊要關頭,出手相助的總是父親。其中一段,Mud也擔起類似Ellis父親的角色,跟隨同樣的公式,在緊要關頭出手。子對父,初時總是抗拒,但最終,當父子以「男人」看待對方,就能真正互相理解;而在父與子之間,似乎完全沒有母親介入的餘地。

或許換個角度看,當父子之間可以互相理解時,已不再是父子關係,而是男人和男人的關係。就正如男人打不進女人的圈子,女人也打不進男人的圈子。這是母親被排除在外的真正理由。

藉由對世界的認識,男人對世界的想像/看法,當然會有所修正,但上述的看法可說是男人觀點的核心。這部戲拍出了男人對世界的想像之一面,正是就這點而言,是一部「陽剛味」極濃的電影。

《嫌命長生店(Le Magasin des Suicides)[The Suicide Shop]》

The Suicide Shop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失望」這個詞,早前用過一次,本不想再用,怕太濫。奈何本人胸無點墨、詞彙貧乏,只有厚顏地自我重複,「環保」再用。

全片最有趣的,只是主角一家的人名,及圍繞各自名稱的玩笑。老豆叫三島(Mishima),長男叫Vincent,長女叫Marilyn,二男叫Alan。分別指三島由紀夫(みしま ゆきお;Mishima Yukio)梵高(Vincent van Gogh)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圖靈(Alan Turing)。全部都是自殺/懷疑自殺的名人。

老豆明顯鍾情切腹,向客人介紹「切腹套裝」時,更強調此法正名「切腹(せっぷく,Seppuku)」,「腹切り(はらきり,Hara-Kiri)」只是俗稱。(雖然據我理解,其實是「書面語」和「口頭語」之別?)

長子梵高畫的畫,明顯是模倣正牌梵高的怪異畫風。長女夢露,是性幻想的對象。二男圖靈… 我倒是看不出有甚麼關係。

這些玩笑,不知是否電影原創,但人物名稱本身則肯定是原著小說就有。

原著怎樣,沒讀過,不知道。但電影,我本期望黑色幽默,但結果--是濃郁得令人作嘔的「正面訊息」。畫面扮幽暗,但其實「陽光」得刺眼

二男最叫人受不了。一味歡樂正面,全套電影中表現得像是吃了過量興奮劑一樣,實在是平板無聊、味同嚼蠟、又非常討厭令人倒胃的角色。看到這樣的人,就想起1993年李連杰版《黃飛鴻之鐵雞鬥蜈蚣》中的一幕:黃飛鴻以醉拳對付笑面虎,揚言要「打到佢喊」(千萬不要搞錯,以為是1956年的《黃飛鴻鐵雞鬥蜈蚣》。)看到他那種嘴臉和行徑,實令人心煩氣燥,欲除之而後快。

本片以音樂劇形式表現,但歌曲並不悅耳,實在是敗筆。

我幾乎想說這部戲一無是處,但其實「自殺物品專門店」本身,是頗為有趣的想法… 噫… 想來,這其實是原著小說之功,這麼說來,電影本身可能真的近乎一無是處

「自殺物品專門店」之有趣在於… 所賣之物皆為有害,並除此之外無明顯用途。不少地方,此等物品皆為違禁品,或起碼受嚴格管制。而協助/教唆自殺,亦可能是法例所禁止的罪行。所以,能放任「自殺物品專門店」存在的地方,很有趣,其實也是我嚮往的地方。

對,我想像中合理、理想的城市,應該跟大部份人有很大出入。

“Over himself, over his own body and mind, the individual is sovereign."
Mill, John Stuart. On Liberty (1859; reprint, Mineola, New York: Dover Publications, 2002. Dover thrift editions.), p. 8.

這是J.S.Mill的信念,也是我的信念。
(我自認對某些事情看法比他更傾向自由開放;當然,應該也有部份是比他保守。畢竟每人看法有所不同,自由/保守的傾向在不同事物可能有所不同,但這可能只是「應用」上的分別,「理念」的基礎應該是相同,或至少相近的。)

人皆有思想和身體之自由,當然包括自殘之自由;而既然人應有此自由,則他人亦應當有自由協助其行使此自由;自殘或自願被傷害,實不能跟侵害他人相提並論。如有城市開放至容許此類店舖存在,則該市其他方面也應甚為自由開放,令人嚮往。

==

簡單評分:

D(☆★)

《變態超人(HK 変態仮面)》

Hentai Kamen film poster
(來源:漫畫文庫版官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要說這部片實在很難,因為難耐興奮之情,不知從何說起。

不經不覺,原來原作漫畫究極!!変態仮面竟已是超過二十年前的作品(92-93年…)… 而我看這部漫畫的時候,也就在小學/初中之間的時候吧。看的當然是香港版,譯作《究極!變態超人》

(台版叫《瘋狂假面》。
 這實在是個有趣的翻譯問題,可見針對不同讀者,翻譯要隨之而調整。
 日文「仮面」,不過是解作「面具」,也引申指戴上面具的超級英雄。
 台灣深受日本文化影響,更經歷五十年日治,當然能更直觀地接受「仮面→假面」這種單純作漢字字體轉換,根本談不上有翻譯過的「翻譯」;在香港,沒有這種背景支持,當然不可以這樣「翻譯」。
 相對的,香港有另一種用字習慣,竊以為是由仮面ライダー的譯名而起。
 在香港,是譯作《幪面超人》;在原祖作品中,保留了「仮面→幪面」放棄了「ライダー(Rider)」加了「超人」令觀眾容易明白;爾後,反正「幪面」幾乎是必然特徵,所有「XX仮面」就轉為定譯作「XX超人」
 反觀台灣,則是結結實實、一字不漏的譯作《假面騎士》。)

其實到今時今日,我都不明白… 這樣踩界的瘋狂作品,當年究竟為甚麼可以在週刊少年ジャンプ連載!?這個問題,不但要問原作者あんど慶周,更要問當時的編輯部!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但要連載這樣的作品,必然要有總編輯(編集長)的首肯吧。念此,實應嘉許時任編集長後藤広喜世道日趨保守,創作空間日減,質素每況愈下,如此破格的作品買少見少,更令人感念如此開明的編輯!

到現時拍成真人電影版,其實已刪走了最重口味的部份,但已遠超其他電影敢拍的界限;不妨上官網一看,其實單是男主角的變態超人造型,已非常震撼。

回說看完這部戲的感想:非常爆笑,而且把握到《變態超人》在我心中的印象!

原來,導演是福田雄一。此君的電視作品如《33分探偵》、《勇者ヨシヒコと魔王の城》等劇集(尤深夜劇!)都深得我心,看來是笑點頻道相近吧。

不過,完場時聽到有觀眾埋怨,說電影版跟原著差距很大咦!?跟我的印象剛好相反!故此,決定要先重看漫畫版,方可撰寫本文。

結論是:技術上,他們是對的。設定有出入,情節差別頗大,有不少「原創」角色。以此為標準的話,確是跟原著差距很大的改篇作。

不過,我仍維持原判:認為把握到《變態超人》在我心中的印象!

其實,在再看一次原著之後,我認為改編很合理、很成功,有部份甚至補完了原作之不足!最重要者,是男主角色丞狂介父母認識的經過,實在比漫畫描寫得更好,也補充了一些缺漏。

再回看漫畫,舖排上很明顯是為長期連載作準備,有時也見到創作瓶頸期的出品,也有到後期似乎是被腰斬的跡象。改編作電影時,將設定稍作更改,賦予新的劇情,將部份角色融合、改寫,加入新的角色和挑戰,以突顯故事主題,這都是成功、出色的改寫。

(說起來,可能真的是被腰斬的吧…
 あんど慶周其後再畫不出受歡迎的作品,只有斷斷續續的畫過短篇。
 捱了幾年,最終也回鄉了。
 看看他自己的網頁,也自嘲「代表作」、「連載作」,都只有這一部吧。
 而所有出版作,也都只是《究極!!変態仮面》不同版本的單行本…
 要靠畫漫畫維生,果真不容易的啊…)

最重要,是把握到了「色丞狂介↔変態仮面」的身份掙扎、跟愛子的關係;而重要的角色、經典的畫面/招式,也都一一重現於銀幕上,這些都是本片成功之處。而原創的最終奸角,設計很妙,安田顕的演繹當然也功不可沒。

最驚喜,是男主角鈴木亮平,身材似乎比原著更fit… 原來是model出身… 這就說得通了。演「色丞狂介」的部份不錯,但演「変態仮面」的部份才真正令人眼前一亮:非常豪邁開放的演出,令変態仮面真正活現於銀幕。

最失望,是演愛子的清水富美加… 我真的覺得她不怎麼吸引… 或許只是我的品味問題吧… 不過,說起來,她跟「仮面」真的非常有緣,代表作就是在《仮面ライダーフォーゼ》擔演女主角城島ユウキ。難道就是因為這經歷才選上她的!?還是其他更佳人選都不願意跟這部異色作品扯上關係…?唉…

不過片中其他配角都各有特色,很不錯,算是補足了女主角失的分數吧。

又,片尾出工作人員表時,見到有「小栗旬」!咦!?上網一查,原來真的是那個小栗旬原來他是原作粉絲,在2009年12月30日播放那一集《小栗旬のオールナイトニッポン》,更請過原作者あんど慶周當嘉賓,在這套電影是擔當「脚本協力」的幕後工作。

==

簡單評分:

B+(☆☆☆☆)/A-(✮✮✮✮)小時候就迷上的作品,多少有點情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