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西」經(My Awkward Sexual Adventure)》

My Awkward Sexual Adventure
(from IMDb;Fair Use/Fair Dealing)

有一種愛情喜劇公式是這樣的:

A跟情人X感情出問題。(簡單說,是X要飛A。)A希望跟X復合,跟B合作,努力奪回X的歡心,但卻跟B漸生情愫。通常,臨近尾段,X會跟A復合,但此時A方發現B是真愛,又倒轉頭追B

不少電影都能歸納成公式,但不代表公式化就一定不好,怎麼用好一條公式,也是門學問。同樣用一條公式,細節安排很好與壞,有沒有新意,整體的節奏、平衡,都很重要。(例如:Mila Kunis的《戀搞好朋友(Friends with Benefits》和Natalie Portman的《枕邊冇情人(No Strings Attached》,幾乎同期上映,大橋意念幾乎一模一樣,但拍出來的效果就大大不同。在下管見,黑天鵝完勝白天鵝。)

這條公式要成功,X的角色非常重要。

試想想,這公式的結局是要撮合AB,舊情人X是要被飛走的。如果X很普通,倒過來可能更惹人同情,而難以認同AB,那就完全失去意義了!

Meg Ryan的《不知不覺愛上你(Addicted to Love)》正好是反面教材,因為X的角色「太討好」,所以風評不佳。(雖然因為有Meg Ryan,我無論如何總是看得很愉快的。另外,本片其實將這條公式雙倍使用,是一女一男,一同想奪回前男/女友,也算是有趣嘛。)

理想的X,應該是能多討厭就有多討厭,最好一出場已給人極惡劣印象,而隨著劇情推進,雖然可出場的機會不多,但應該把握每個機會將角色越描越黑,以期最終「被飛」時,有大快人心之效。

這一點,本片無疑非常成功。像Rachel Stern那樣討厭、那樣人品惡劣的女友… 那樣的人,簡直挑戰人類想像力的界限。(還是我識人太少?哈哈。)飾演此角的Sarah Manninen,不熟。聽起來有點矛盾,不知是讚是彈(是讚的。):實在有夠討厭。

AB其實比較簡單,總之是兩個能討喜的角色都有潛質。或許也有一個重點:兩個人的形象/地位/身份要有很大差異,這也是大部份愛情喜劇的元素之一。兩人要令人有截然不同的印象,再慢慢一點一點揭開能互相配合的特點,那才有趣味。(觀眾早就預計兩人會結成一對,如果連小小花招也不願出,那就太理所當然,還拍甚麼?)

這一部份,不算十分突出,但角色設計也算中規中矩。Emily Hampshire演的脫衣舞孃,不過是典型角色--善良的妓女(Hooker with a heart of gold)--的變奏,但角色整體可喜。男主角由編劇Jonas Chernick自己擔演,以會計師對比脫衣舞孃,是不錯的選擇。

角色齊備,這條橋要怎麼砌呢?
(其實當初,應該是先有橋,後有人物,我只為行文方便先講人物。)

這條公式,主要的情節其實都在「A得到B的幫助,計劃奪回X的歡心」那一部份。這部份是否成功,當然視乎演員、編劇和導演的喜感;而題材本身是否有新鮮感,也是能否吸引觀眾入場的重點。(說起來,編劇兼主角Jonas Chernick很明顯是《星球大戰(Star Wars》迷,不停的出《星戰》梗…)

雖然已經廿一世紀,但愛情喜劇仍鍾情宣揚「純愛」,頂多是小灑鹽花、賣弄性感,鮮有以情侶性生活為重心。(所以黑白天鵝那兩套,也算是稍微出格吧,但最終不脫「男女之間是否必然有性」、「男女能否做單純朋友」、「朋友變情侶」那一套;如果走不出經典的套路,我倒更喜歡《90男歡女愛(When Harry Met Sally…》;又,黑天鵝之完勝白天鵝,正因為在「性」那一點去得更放,比遮遮掩掩、半湯半水好太多。)

本片的特別之處,正是以「性生活不和諧」為引子,而所謂「計劃」,正是要提升男主角的床上功夫。這就遇上難題了。如果去得太盡,這部片很難賣:就算你敢拍得淫慾橫流,有多少情侶肯入場?就算拍得不太露骨,只要將「性」放得太大,就很難維持「愛情喜劇」這招牌,難以引人入場。這是很難拿捏的。

我稍嫌這部戲去得不夠盡、不夠好玩,最終還是「純愛」片,但這或許已是衡量取捨後的最佳點?我不肯定。

我倒是覺得整體喜劇感不錯,角色也討好。

男女配角Vik SahayMelissa Elias那段枝節,頗有心思,也自有其完整故事,不錯。

==

簡單評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