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

《殭屍》電影海報
(來源: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三個字:大失所望。
(為免日後誤解,不妨註明,我知道「大失所望」是四個字;不過,「三個字:XXXX」這句式,是2013年潮句,原出自馮某之口,淪為大眾笑柄,一時間成為網民、以至政客愛用之潮句。)

其實未完場,戲睇到一半,我已睇到氣憤難平,想割凳離場,不過卒之都係睇埋先。套戲老早未上,我已有點期待,今個禮拜亦預早留好位,準確睇完就寫,諗好一定係寫哩套《殭屍》;點知,雖然係就係寫哩套,但方向同我最初預期完全相反!

我都有諗過,係咪我期望太大?所以擱下了幾天,希望可冷靜下來,細心思想後再寫;但越想,越不對頭!對這部戲的反感有增無減!

先旨聲明,我睇的版本是一般戲院版,而非電影中心播的無刪剪影展版,但如果分別只是宣傳所述,刪走部份血腥場面、刪走部份粗口,我相信對我的看法無影響。

另外一點,我也想了幾天,我究竟可以爆料爆到甚麼程度呢?一般而言,我踩爛片時,都是不留情面,也不保留地爆劇情。(否則怎麼有證據支持我的批評?)不過,這部片似乎引起頗大期待,很多人可能會想入場,稍留一手,可能會較合適。我打算這樣寫:

本片最尾有一個plot twist,不妨直言:我最唔妥就係哩一筆!之前成套戲爛,都可以忍;但係試圖用個咁不堪的plot twist唻救兩個鐘垃圾,完全係侮辱觀眾!如果咁樣可以過骨,咁以後咩爛片,完全唔洗講劇情啦?求其亂(beep)咁寫就可以啦!

為存厚道,我就唔爆哩個plot twist,我直情會當佢無出現過,當佢不存在。我就當成套戲,只得哩個plot twist前嗰兩個鐘。(反正已夠衰。)

入場前,老實講,真的頗有期待。劇情簡介話,講錢小豪星途不暢,中年潦倒,要返屋邨,還準確自殺,後來又有殭屍同隱世末代道士… 我當堂諗起尚格雲頓(Jean-Claude Van Damme)套《JCVD》。心諗,橋唔怕抄,拍得好也不錯,有六成我都收貨。而且我又鍾意「殭屍片」,之前都寫過兩套。(《殭屍先生》和《殭屍少女》)結果,剛才提過,不贅。

我最大疑問係:我究竟睇緊套乜片?

如果想用屋邨做背景,想混合香港情懷和殭屍片,那是好事,我完全贊成:不過,點解拍到完全唔係屋邨咁樣?為了劇情方便,可以將現實扭曲到甚麼程度?又或者,完全係我會錯意?因為睇咗三分鐘,我開始覺得自己睇緊《Silent Hill》!那種廢墟質感,那種超現實,我根本睇緊港版《Silent Hill》!俾咗版權費未?

(其實仲未完,好多設計,我都覺得似《Silent Hill》或《BIO HAZARD》系列出場角色。不過我非遊戲專家,這點且留待識者發掘。)

到孖女出場,更令人懷疑:係咪睇緊港版《閃靈(The Shining》?

又,如果孖女枉死可以成厲鬼,咁搞佢地嗰件賤男,起碼都可以做返隻衰鬼,究竟去咗邊?同埋,成段情節都無厘頭到爆炸。就算賤男想食孖女姊妹丼,有必要用刀插住人隻手?又做乜唔一早打暈兩姊妹先慢慢搞?從片段可見,對孖女身形體力絕對輸蝕,賤男可先整暈、縳起孖女,點搞都得。整段戲,莫名其妙。

(隨後不久,門外出現的鬼差[?]夜行,又係唔知做乜。究竟有咩意義?出場做乜?完全無交代,完全無作用。就係出唻走廊嚇人,等居民唔好夜晚出街?)

而無論孖女、鬼仔,都完全係日系恐怖片造型,已失去港產厲鬼味,咁樣「翻新」港產殭屍片,有咩意義?如果要復興港產殭屍片、鬼片,係要把握好原本的味道,去除老舊的部份,加入新的血肉;好似煲滷水汁咁,要一煲舊滷水,不停咁煲,不停咁煮,要不停加新料,而唔係成煲倒走咗,落一包味粉開一煲新滷汁,就話係創新。

咦?講咁耐,我做乜唔講殭屍?
因為真係出場不多,而出場後又令人失望…

出場前本來還好。鮑起靜得邪派廟祝鍾發之助,煉屍救夫,最終煉出殭屍。而背後又是邪派廟祝,跟正派道長陳友(延續《殭屍先生》中的四目道長一角。)鬥法。煉屍過程也頗有趣味,但整體而言,殭屍一段反淪為配菜,到正式出場更完全變味。

殭屍的造型,完全變成「科學怪人」… 是要跟劇情呼應嗎?那不如拍新版《科學怪人》算了,拍甚麼「殭屍片」?但造型,不過是小事。

到正式出場作惡,做過甚麼?撕開小孩,割開鍾發條頸,穿牆… 不想「殭屍」永遠只是硬直地跳(雖然其實是非常重要的特徵),要改變我也能理解;但不是應該改變得有特色一點嗎?這只不過是普通怪物而已!

到孖女上咗殭屍身,更是完全隨心所欲,亂唻。在走廊一段,那根本是怪物、猛獸的動作,跟殭屍完全扯不上任何關係!

我完全覺得,今次不過是用「殭屍」作噱頭。

到後來,道士鬥殭屍。咩「結界」?係,道教都係有「結界」,但係我都幾肯定,今次唔係哩味,而只係睇日文嘢睇得多,用咗日文「結界」!其實以港產片傳統,亦是普遍中文用法,道士會「開壇作法」,而用唻對付敵人、或引敵人入去的部份,係叫「陣」(「擺陣」、「布陣」、「陣法」),好少話用「結界」,擺明唔係講緊中文!

同埋,錢小豪同殭屍喺個「陣」入面究竟搞咩呢?觀眾只見到他們對打,但究竟要打到有咩「結果」,比如係要打中咩「要害」、貼咩「符籙」等等,完全唔知,結果亦好似唔係!最後,竟然係打到出太陽而結束!咁陳友一路催錢小豪究竟為乜?如果係要拖到日出,咁咪好成功咁拖住囉。

同埋,陳友嗰件唔知乜鬼法器?咩設計?如果係咁用法,咁咪用親都要斷手?咁唔怪之得佢老豆打殭屍會打到返唔到屋企啦!次次都斷一邊手,可以斷幾次!?

又,我非常不滿本片的對白。

首先,是粗口。

粗口無問題,要以粗口「賣本地」作噱頭都算,都忍你。可以搵個講粗口講得自然、流利的人寫對白嗎?「講粗口」,唔係求其每隔兩個字就夾一個「小狗懶擦鞋」就可以,要夾得自然,夾得順暢,配合整句說話的節奏。而套戲的粗口,係甩晒beat。真係聽「懶」到人想「小」到佢飛「狗」上天花板。

第二,是懶有深度。

一套劇的深度,或更廣泛的說,一部作品的深度,唔係靠幾句扮嘢的對白(同懶型的鏡頭)。無厘啦喂咁插句扮嘢對白,係唔會變王家衛的,頂多係變黃精甫!(大鑊!我而家先醒起,麥浚龍之前搞兩套戲,咪都係有黃精甫份囉!難怪中伏!哎呀!哎呀!失算!失算!)

同埋,你要懶有深度,都算,都可以忍。可唔可以貫徹少少?或者,起碼,搵個真心識扮嘢既唻寫?我實質舉個例子。

陳友有一段讀白大概係咁的:

「以前啲道士,都有相熟嘅米舖。道士同米舖嘅關係,就係咁樣一代傳一代。而家無囉。」

擺明係扮嘢,想懶型,都算。(反正陳友戴木眼鏡、著晨褸的潦倒道士造型都幾型。)點解要寫咩「一代傳一代」?咪係低手囉… 衰咗啦。成句對白就咁禍咗。要懶型,要寫扮嘢對白,首要識得留白。你乜都寫(beep)晒出唻,咁仲型咩?係要講一半唔講一半,留啲空間,咁先型!

唔識扮型,就唔好獻醜啦。

(係,我認,我成篇都寫得又求其、又粗鄙,不如此難洩我心頭之憤!大家當睇我發洩吓就算。不過如果你想入場,咪話我無警告過你,真係爛片一套,唔係普通爛,係好爛好爛!)

==

簡單評分:

D- -(★)

福爾摩斯探案:香港電視無牌之謎

How often have I said to you that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Sherlock Holmes

香港電視究竟點死?
 王維基點解攞唔到牌?」

絕對是近日香港最熱門話題。

政府一如以往,繼續錄音機,講完等如無講。就連遊行過後的星期一,出份新聞稿,都係完全無新意。連寫手在文章中都直白係:「重申」「近日已在不同場合公開交代」。完全無意交代事件始末。咁當事人唔講,大家當然會亂(beep)咁估,熱鬧非常啦。

區聞海醫生認為政府是一次一次錯估形勢,而背後的動機,可能係有阿爺手影,尤其係一句註腳,我覺得頗有可能(我估的也類似):「愈是高調挾民意來爭取,偏要你碰壁失望。機會是我給你你才有,不給你就沒有(。)」(參見:區聞海:<政務司長的功課? >,2013年10月19日,區聞海小記。網址:http://aumanhoi.blogspot.hk/2013/10/blog-post_19.html

區家麟引述聽眾所講的「中資機構生存之道」,並推論Wiki Wong「死因很簡單,三大天條全犯。而梁振英會同行政會議告訴大家,香港已經是一個中資機構。」(參見:區家麟:<一籃子問號>,2013年19月21日,潮池。網址:http://aukalun.blogspot.hk/2013/10/blog-post_21.html

練總更勇猛,繼年初的一篇<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續指:「有論者認為是政治問題:北京有要求,西環按鈕,行會接單,特首交貨。不過,如果按事件的表面證供作合理猜測的話,則除了這個可能的『大政治』原因之外,還有一個普通得多的嫌疑,似乎更值得思索:梁班子是否有利益或延後利益的涉及?」(參見:練乙錚:<顧問報告?幫港出句聲?發牌全民公決!>,《信報》,2013年10月21日。)

簡單啲講,真係咩說法都有人講。

不過!我覺得以上說法都有點缺憾。

首先,政府是否真的每次都一再「錯估形勢」?雖然我經常笑謂不要高估高官智商,但其實太低估對手智商同樣不妥。不如,就只當對方是普通人一般考慮。經過國教一役,政府真是以為可以隨便過骨?真是以為唔會「俾人圍」?我不大相信。如果蠢到如此地步,那簡直是遠低於一般人水平,甚至沒有自理能力,生活會有困難… 實在太難以置信吧。

不過,另一方面,這次的決定又真是極度愚蠢:電視,正好是麻痺人民的「良藥」,發多個牌,大家「合皮」,溫水煮蛙,對建制實在百利而無一害喎!如果解釋不到這一點,理論就有缺憾。

所以我懷疑,愚行的背後,其實是否另有打算、另有計謀?

我認為,政府非但不是沒有汲取國教一役的教訓(三重否定句!是否寫得太複雜?)--正好相反,政府是為國教一役敗退而作反擊、跟進,是一連串有計劃的戰略行為!跟民意對著幹,堅拒發牌予港視,很可能只是第一步!

政府的盤算可能是這樣的:

一、看準港人其實絕不會造反,故「強姦民意」頂多收回政策,但不會倒台;
二、國教一役,顯見港人被「強姦」時仍會反抗;
三、,人的心力,終有盡時;
四、,只要一再「強姦民意」,港人終會怠倦;
五、最終,就算得不到港人的心,但也不會再有人反抗。

用字是比較粗鄙,不過愚認為比較傳神。正經一點說,其實是打消耗戰。一邊,有公帑支持,又明知民眾不會造反,可以一仗接一仗地打,立於不敗之地。另一邊,要以私人時間、私人資源打仗,終有一日會捱不住。這是場絕不對稱的「戰爭」。

且稱之為「逆民意戰略」:「你反對的,我偏要做。你反抗到一次,反抗到兩次,反抗到三次… 可以反抗到二百次、三百次、一千次嗎?就是要不停地『搞』你,『搞』到你攰、『搞』到你煩、『搞』到你悶、『搞』到你厭、『搞』到你無力再反抗!」(完全是「禁室調教」的糟糕邏輯… 或可俗稱為「痴漢戰略」、「鬼畜戰略」!)

當然,看來很荒謬,但其實不是全無實證的可能。放長雙眼,如果此政府繼續一次又一次,明顯逆民意而行,這就很可能不是失誤,而是有意識、有計劃的行動。(其實可能已有跡可尋:之前被各界抨擊的「驗毒計劃」,為甚麼又再死灰復燃?很可能不僅是固執,而是更大規模、有計劃的「逆民意戰略」的一環!)

《一級雙雄(Rush)》

Rush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有兩件事要先說清楚:

一、向來都不喜歡車不喜歡運動,所以「賽車」向來不是我杯茶。以賽車為主題的作品,只有《高智能方程式(新世紀GPXサイバーフォーミュラ)》系列會令我雙眼發光。

二、我是偏向冷漠、現實的,但又矛盾地頗喜歡看熱血作品。不過,到頭來,雖然我對那種熱血的氣氛樂在其中,但最喜歡的角色卻是冷靜、現實、計算(但偶爾熱血)的第二主角/配角。

既然讀者已經清楚我的偏見,就可以開始了。

實在是部令人熱血沸騰,非常精彩的雙雄片呀!

很遺憾,維基上只有我貼出這款海報,其實我覺得香港版海報好得多,因為這套絕不是雷神Chris Hemsworth一人擔正的戲。另一個主角--Daniel Brühl,其實更搶眼!(偏見警告。)

高大英俊,風流倜儻,開朗外向,衝動直接,熱血猛進,典型的熱血片第一男主角。外表普通,沉實平穩,冷靜計算,典型的熱血片第二男主角。或更簡單概括的說,就是「天才型選手vs技術型選手」的雙雄體育片格局。

典型的角色、典型的設定,其實沒甚麼不妥,可以成為典型,本身就充分反映其價值。

兩個「好敵手」亦敵亦友的關係,老土得要命,但拍出來實在好看。永不過時,令觀眾感到旺盛燃燒的生命之火。亦是這一部份,(雖然可能非戰之罪,因為角色本身如此,)Daniel Brühl的演出更牽動觀眾(我)的情緒。在沉穩的海面下,其實深藏活動激烈的火山。安撫鼓動的情緒,以澄明的心出戰,這才是武者應走的道路。不沉醉於一時的勝利,而是追求長期、穩定的出色表現。真正的武者,應該就是這樣「地味(樸實)」的。

當然,電影一定會將現實美化、戲劇化,但這也是為了突出雙雄格局的戲味吧,我覺得無傷大雅。是,我是刻意留到現在才說的:其實是真人真事改編。千萬別去找現實的故事偷看!雖然是很典型的故事走向,但我還是覺得,入場看時才知道,會比較有趣。

這套其實是七十年代名車手James HuntNiki Lauda的故事。如果你不是賽車迷。如果你不是早就知道他們的事蹟。我還是不厭其煩的再警告一次,入場前別偷看。維基那一頁也別看,劇透太嚴重。

我其實覺得賽車很悶,要看著一堆車,以快得看不清的速度,在同一條道走幾十圈,實在沒有耐性。這是電影的好處,因為只需要剪輯最精彩刺激的部份,而且可以從現實中不可能的角度拍攝。我還能再說點甚麼?沒有,完全不認識車,看不出甚麼名堂。只能說,我覺得賽車部份也拍得很刺激、很有趣。

結尾也是同樣老土,但我很喜歡,典型的故事,還是配一個典型結尾就好。

另外,也是西方片及日本片常見的一點:口音/方言很認真。每次看到片尾,出現Dialect Coach/方言指導,都很感慨。港產片都今日,都經常出現拙劣的配音,究竟甚麼時候,才能聽到港產片的演員都講一口符合角色的口音?(聽說黃秋生在《葉問:終極一戰》有用佛山口音,但那部戲沒看過,可能就是如此錯過了。)

==

簡單評分:

A-(☆☆☆☆)

《引力邊緣(Gravity)》

Gravity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向來很喜歡拍得很真實的科幻片,尤其是最近一年看了《宇宙兄弟》(很有生活感、實感的太空人故事。連載中。),看到這部號稱非常真實的《引力邊緣(Gravity》,立刻就被吸引住了!(我只是提供連結以方便參考,但本片實在精彩,千萬別預先看劇情簡介。)

精彩的戲,更需要小心處理,要點出我認為有趣之處,或閒話幾句,或兼具兩者,但又不能透露太多。

有一陣子,網上很流行「密室逃脫」的小遊戲。通常,遊戲設計都頗無聊,沒有很實在的線索,都只是用滑鼠四處亂點而已。不過,想像被困在一個空間內,要想辦法離開,本身就有莫名的樂趣。這部戲,我想也可以歸類為「密室逃脫」的類型吧;但這個「密室」,可是在離地幾百公里的軌道上!實在是「終極密室」!

(地球引力圈內,能與之比擬的「密室」,怕只有深海吧?)

沒有夢想過上太空、當太空人的男孩,怕沒有幾個,我當然不例外,曾經發過這樣的白日夢:在微重力的軌道上生活,隨時都能看到壯麗的地球和宇宙,每日吃有趣的太空食物太空館有賣的太空雪糕,我真的有買過,而且吃得很開心!)

當然,長大後更覺得,可以遠離人煙,本身就不錯。

(當時,當然沒有想起,其實太空人經常都要跟地面人員保持通訊,根本就逃離不了世俗的煩擾!不過那可是當然的… 地上人可是花了不少錢送你上太空,當然不能隨你高興,自個在上空風流快活啊!你也是領薪水在工作的… 而且,當年也沒有想起,要飲自己和隊友的尿液回收水… 雖然理智上知道,跟一般水都沒有差別,甚至更潔淨,但始終心有戚戚然嘛。)

(又,我本來想再加一條連結到NASA網頁,但不巧美國因為國會爭議,聯邦政府大部份停工,NASA網頁也停止運作了… 結果有幸見到這個歷史畫面:

US Government web page screenshot.
美國政府網頁截圖
公眾領域[Public Domain]。)

我完全像在說閒話吧!是閒話沒錯。不過並非跟本片無關的閒話,哈哈。其實那兩點正是本片的重點。

這套戲,真的是「密室逃脫」戲:要從極端的「密室」--地球上空軌道--逃脫,要尋找那億份之一的生存機會,要找到回到地球表面的方法!而精彩之處,是目標明確之餘,保持一直沒有冷場、一直都有新鮮的事情發生。雖然有若干誇張、不實處,也有「主角威能」之嫌,但大致上忠實重現了太空環境的感覺、氣氛。

本片的攝影、特技、3D效果,也都極出色。「太空就是這樣子的吧!」這是第一重魅力。

本來,太空人的工作環境,脫不了跟地面保持聯繫,但本片發生的危機,將那連繫切斷了,變成真正的「密室」,只餘下掙扎求存的兩個倖存者。至此,兩人又要再次面對空洞寂靜的太虛。

這或者就是「太空」這個「大密室」的精髓,或者是所有「密室」戲的精髓。身處那樣的環境,最近的人類聚居地在腳下幾百公里,向外幾乎是一片虛空,只餘下極少的空氣,生命一點一滴的流走… 也沒有其他可想的吧!起碼,不可能靜下心來,悠閒的思考宇宙、思考哲學。可想的只有當下、只有自己。

這就是兩個主角顯身價的時候了!整套戲,除了只出場幾個鏡頭、說了不到十句對白的三號隊員,其他所有角色都是只有聲音、或是只見屍體而已!結果,這套戲是兩人的「密室物語」。

「密室」中的所謂「對話」,其實更像是「讀白」,是跟自己說話。這是第二重魅力。

我知道,如果(原來)有定期讀者,必然會把握這個機會,嘲笑我看戲這麼隨便:因為其實本片也有很多不合理、不科學之處。我是知道的!有小部份,我在戲院時已知道;有另一小部份,出了戲院,跟朋友喝咖啡時提到;再有部份,我回家時想起;另外一部份,我寫本文時搜集資料,都看過了。我是知道的!

例如這篇文章,或這一篇摘錄

對,要挑毛病,絕對有的。不過,這始終是套戲,有時候為了戲劇效果或種種原因,有點取捨,我覺得絕對是可容忍的範圍。二來,一些重要的部份,已經真實地拍出來了,捕捉到在太空中的感覺、氣氛,這已經很成功。

==

簡單評分:

A(☆☆☆☆★)

十月十日、萌。

讀著這道題目就會心微笑的,有幾人?這是個很不錯的小測驗。其實我沒甚麼特別想寫的,不過是看著日曆,忽然想到這題目,心下暗喜而已。要說這道題目能測出甚麼特質,我身上當然都有。(笑)

這是道充滿八十後宅味,又帶少許政治玩笑(算嗎?)的題目。

看那部戲的時候,是初中吧。還記得的,應該都跟我年紀差不多,或是更大一點的七十後。我說的是7月7日晴(7月7日、晴れ)(我雖然喜歡看電影,但很少追看某導演的戲。我是在大學時,因某次機緣,在搜集資料時才發現,這套原來是跳躍大搜查線(踊る大捜査線)》系列導演--本広克行--的電影出道作;更有趣者,是他導演的電影,竟然大部份都有在香港公映!實是異數。)

低微的會社員,竟然會在深山遇上當紅新偶像--観月ありさ,又竟然會不認識對方,又竟然會得到對方電話號碼,又竟然能跟對方約會,又竟然能交往。總之是不可思議,充滿純情少男妄想的電影。

不過,有看過《跳躍大搜查線》系列的都知道,本広克行本人肯定是「宅」味濃厚,拍這樣的少男妄想,當然得心應手。而當年的観月ありさ,實在很符合戲中清純偶像的設定。說她很美嗎?又算不上。但當年,甚至現時重看,我是被「萌到了」

最後那一段,我當然不能透露,只能說是很經典吧。九十年代常追日劇的,應該會很明白。而且現在回看,實在有本広克行的風格:那種以現實為舞台,但又誇張得超現實,有種放大了的「電影感」。或許有點俗氣,但又有甚麼相干?食薯片、快餐,自有其獨特的樂趣。那種單純令人看得很暢快的感覺,也是成就。

加上DREAMS COME TRUE為本片寫的同名主題曲(收錄於《LOVE UNLIMITED∞》和《7月7日、晴れ サウンドトラック》。),那一幕實在百看不厭。

愛用這個字,本身就很有代表性了。

我當年,當然不會真的覺得観月ありさ「很萌」,因為當時未有這個詞、這個概念,但現在回想,這個「萌」字實在把握到當年的心情。這個詞要怎樣去翻譯、解釋,實在是個難題,我相信也沒有人能清晰地下一個定義。

當然,就像「美/醜」,不可能有所有人公認的標準;但至少,絕大部份人都能夠同意,是有「美/醜」這套概念,而也可以大致上同意,感到某物、某人「美/醜」是一種怎麼的概念。背後,其實有很多其他的概念作基礎。

「萌」,也正是如此,背後有很多動漫、遊戲等作品為基礎,形成了一套同好圈子中,大家可接受的、有點模糊的概念。要向圈外人解釋,還真是不容易。你要怎麼向不明白「美/醜」的生物解釋?或者,只能夠建議對方,融入人類的生活,多理解人類各方面的想法,就能把握到所謂「美/醜」的感覺。不能言傳。

要傳「萌道」,也許要效法禪宗,所謂「不立文字」。不是說不要談「萌」、不要寫「萌」,但似乎不用嘗試明確的解釋/定義「萌」,因為背後牽扯到太多的作品、概念;要解釋/定義,未必不可能(但我估計是不可能簡潔的。),但效率必然很低。

比如,我最近很迷NMB48AKB48其中幾個成員(某友人說我是DD--「誰[れ]でも大好き[いすき]」[daredemo-daisuki;「無論哪個(隊員)都很喜歡!」之謂。];我堅決否認。只是喜歡特定幾個而已,而且現在也有幾個已離隊,絕對說不上是「誰でも」吧!)NMB48隊中的渡辺美優紀(みるきー)近藤里奈白間美瑠小笠原茉由雖然也很有趣,但她之有趣,已貼近搞笑藝人了吧… 還算得上是偶像[アイドル]嗎?);AKB48的島崎遥香(ぱるる)横山由依渡辺麻友(及已畢業的板野友美篠田麻里子。)

就是同一個友人,說我喜歡的隊員根本毫無規律可言嘛!我也實在無言以對。勉強要說點甚麼,我只能說:「我覺得她們很萌!」這樣籠統的說話。結果,他應該也搞不清楚我的喜好規律,但想來是可以理解我的心情。

我想,「萌」應該是「アイドル」的特質之一吧。說不上很明確的「是甚麼」,甚至沒有規律可循,但總之要讓一部份人有「被萌到了」的感覺。

這「被萌到了」的感覺,創立「中華萌國」大統領,不少香港中小學生都很熟識的太陽博士(Dr. Sun)--孫中山,應該很明白。(當年的臨時參議院將十月十日--萌日--定為國慶日,實在令吾輩欽佩。)

孫大炮在日本時,分明是被大月薫「萌到了」吧。邂逅不久就向人父親提親,不果;翌年就直接向人求婚,接著就結婚了!(話說,那時對方不過十三、四歲而已。以當時習慣而言,其實也不算過份;江戶時人,十四、五歲已是適婚年齡吶。換作今天,一定會被指是「蘿莉控(ロリコン)」。帶著這樣「醜聞」,也不用妄想繼續從政了,甚至會身陷囹圄。)

到後來宋慶齡當他秘書,這「秘書控」又「被萌到了」,也是翌年就結婚了!

其實他這樣才是「DD」吧!

不只是「誰でも大好き」,簡直就是「駄目な大統領(damena-daitouryou)」!(笑)

哎呀!這樣東拉西扯,寫得太亂,很難「埋尾」,但收束得不漂亮,整篇雜談就廢了啦!雖然只是隨興閒聊,但要寫出一點有趣的餘韻,才算合格吧。

我原本有奇想過,寫一篇故事之類的,但寫不慣那樣的東西,一時之間根本甚麼也想不出來。如果還在一九九六年,十多歲的時候,那時還可以發一下白日夢:

學校到南丫島旅行的時候,因為不想燒烤而到處閒逛。遇到來香港拍寫真的みるき或是ぱるる。雖然言語不通,但也莫名其妙的交往… …

這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妄想,而且是毫無廉恥的抄襲吧!

況且,現在安分的做個小粉絲就好,因為身邊有「萌到了」我的人嘛(不過,別誤會。我可不是「某大統領」,這篇絕對沒有暗示「翌年就結婚」的意思。一來,這回事不是我一人決定得了的吧。二來,我也沒自信有這能力,畢竟現在生活艱難嘛。不是說沒得吃、沒得穿那種困難,但要獨立成家也不容易吧?總之,暫時看不到短期內,會發生「一時起意就結婚」的事情。),已經沒有發這種白日夢的必要了吧。

不過這樣想來,以前倒真是會發這種白日夢呢!這也是「アイドル」的特質之一吧,是少男的戀愛憧憬對象喔!沒有這樣的魅力,應該就當不成「アイドル」了吧。而與此相對的,「アイドル」就要將真正的戀情收得妥妥貼貼,因為「成為妄想對象」就是其「商品價值」之一;一旦戀情公開了,粉絲還有甚麼想像、妄想空間?

就如AKB48,也有戀愛禁止的規矩,這就是「アイドル」的矛盾--是所有人的戀愛對象,但自己卻不能戀愛。

如果今天要重拍《7月7日晴》,也沒有比AKB48(廣義)成員更適合的人選了。

有《AKB1/48 アイドルと恋したら…》、《AKB1/48 アイドルとグアムで恋したら…》、《AKB1/149 恋愛総選挙》這樣的遊戲作品,已充份證明她們是有這種特質吧。

而且,秋元康也毫不客氣的以「恋愛禁止条例」為題幽了自己組合兩默:有以此為題的公演(《チームA 5th Stage「恋愛禁止条例」》),也有以此為題的漫畫(《AKB49〜恋愛禁止条例〜》)。

除了加以適當的變通,以反映時代的更替,也可插入公演片段,順道就讓更多成員出場。而究竟由誰來當主角,當然是根據AKB48的「傳統」,以選拔方式決定吧!如果搞一次「總選舉」,以決定由誰來當重拍《7月7日晴》的主角,應該很有趣。(雖然我也想可以直接指名みるき或ぱるる,但「總選舉」又很有趣!真令人心情矛盾。)

結局又怎樣呢?

是隊員為了戀愛而畢業,還是最後無疾而終,像《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那種空餘回憶,充滿苦澀遺憾的結局?

真令人糾結萬分。

休刊一週。(喂,可這不也是一篇嗎?)

休刊一週。

我是有這個打算的。在這個沒甚麼人流的地方這麼說,可能沒甚麼意義,但我當初開始時,可是下定決心要每個星期,好好醜醜,也寫一篇無聊的文字。然後,也沒有甚麼特別的理由,我覺得應該是星期三。所以,就是星期三。當然,不是星期三也可以登新文章的,不過只有星期三,我決定必定要有一點新文字登場。

不過,這個星期,連電影都不大想寫,這真令我頭痛。寫電影本來是最簡單的,反正總會有一點有趣的地方嘛。如果是爛得要命的戲,那本身也都值得寫了。起碼,看過那樣的爛電影,總有點道義上的責任,警告其他潛在受害者吧。

不知怎地,就是連電影都提不起勁寫。

「不如休刊一週吧!」這麼想。

但隨便休刊,好像太不負責任。雖然沒甚麼讀者,但萬一有人在看呢?「怎麼這個星期沒有新的文章?」可能會這樣想。應該也要通知這樣的讀者吧。(如果有的話。)

休刊通知,要怎麼寫?有甚麼格式嗎?

「站主文思枯竭。(有過嗎?)
 休刊一週,敬請見諒。」

好像太「行貨」了吧,又太像街頭小店貼的「東主有喜」告示,實在不好意思這樣貼出來。至少,也應該簡單交代一下為甚麼會休刊吧。既然從來沒有提過,也順道提一下原本的登載安排;因為有定期貼文的「規定」,所以才有「休刊」嘛。就像「失業」,有找工作但找不到的,才稱得上是「失業」嘛。單純的沒有工作、不工作,那只是游手好閒而已。

不過寫得太多(我好像已經是寫得太多!),那不就變成一篇散文了嗎?(雖然是頗為空洞無聊。)那就是有一篇文稿登載,算不上是「休刊」了!

哎呀!

原來寫「休刊告示」是有邏輯矛盾?如果有登「休刊告示」,就不是真正的「休刊」了!難道,如果要「休刊」,只能夠無聲無息,不負責任地「休刊」?還是預計到想「休刊」,就盡早的「預告」要「休刊」?或者「休刊」完畢,才來交代早前為甚麼會「休刊」?

但「休刊」有時候很難預計的嘛,我今個星期寫不出新文章,上星期的時候還不知道的啊!而「後補」通知,也實在於事無補啊!兩個做法都不甚妥當。

思來想去,是我自己定下的「規矩」太粗疏!也是時候修正一下貼新文章的「規矩」,以避免麻煩,起碼要包括:「『休刊告示』不計算作『新文章』。」。之類。

不過無論如何,這次也來不及修正錯誤,卒之沒能成功「休刊」。

殘念。

《半沢直樹》之權責制度篇

寫影視作品,但不是為了介紹作品本身,而只是單純寫一點隨想,實在不像本人風格,這次算是特例。(當然,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再有;但就算再有,應該仍是少數。)

堺雅人主演的《半沢直樹》最近紅得發紫,完全未聽過的人反而是少數吧!而且三色台已經購入,很快會播,似乎也沒有必要特別介紹。更重要的是:其實我未睇完。我只看了頭五集--<大阪篇>;後五集--<東京篇>,想等齊才一次過看,比較爽。

雖然只看了五集,但最近兩次朋友聚會,都一再提到這部劇,而且為了當中某些部份,爭辯得面紅耳熱,實在很罕見,值得一記。

我相信就算未看過此劇,但有打算看的讀者,必然有看過若干簡介,我會盡量不超過這些簡介的限度,扼要地點出我跟朋友爭論的背景劇情:

半沢直樹時任東京中央銀行大阪西分行的融資課課長。其上司--大阪西分行行長--要半沢直樹向西大阪鋼鐵批出一筆五億日元的貸款。半沢直樹感到不妥,但最終在上司的壓力下批出貸款。後來西大阪鋼鐵突然清盤,那筆五億日元貸款無從追討。分行行長不肯承擔責任,並歸咎於半沢直樹。

應該已經有足夠資料講述我跟朋友的爭論了。

朋友的看法,其實就是認為《半沢直樹》頗真實地描繪出打工仔的困境,也認為在那情況下,半沢直樹根本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也只能夠「頂硬上」,批那一筆貸款。我的看法,建基於大型機構、類官僚機構在權責制度的設計,也有部份是建基於「帶風險」決定的性質。

我認為,半沢直樹根本應該堅持不批那一筆貸款,而不批那筆貸款,最終其上司也不能怎麼樣。

半沢直樹的職位是融資課課長,雖然劇中沒有明說,但顯然,循一般程序,該分行的貸款需要經他批核。(當然,很可能其下屬也有權限批出某數額以下的貸款;而半沢直樹批出貸款的權限,也只到某個金額,超過該數額者,要得其上司核准。)

半沢直樹有批出貸款的權限,當然也要就他批出的貸款負責;而相應地,既然他已經被賦與如此權責,他的決定是不應受任何人干預,包括其上司!這才是恰當的權責制度。
(再輕微劇透,我認為劇中是有暗示銀行的權責制度的確如此,所以其上司根本從來無下過明確、有記錄的指令。)

誰作決定,誰負責,就是這樣簡單的原則。

如果是有這樣的制度,且想像一個正當的上司、正當的分行行長,如果不同意其下屬融資課課長的決定,應該怎麼做?

上司無權干預下屬的決定;不過,上司有權推翻下屬的決定。

正當的做法,應該是上司否決半沢直樹「不批出貸款」的決定,然後自行下令批出貸款。當然,也就要承擔批出那筆貸款的責任。

如果半沢直樹如我所想,不批出貸款,會有甚麼後果?

朋友認為,半沢直樹當時就會「陣亡」了!其上司必然會以其「工作能力低下」、「不能完成該項業務」要半沢直樹「負責」。

我不同意。

「批出貸款」,是帶有風險的決定。如果半沢直樹決定不批出貸款,該「風險」自然沒有成真的機會,斷無理由單單因此而負上責任的!我認為,除非有下列情況,否則根本不可能會「陣亡」:

一、上司推翻半沢直樹的決定,自行決定批出貸款。而最終,對方一直依期還款,最終本利歸還。證明半沢直樹當初認為「高風險」的判斷可能錯誤;或,

二、對方最終向其他銀行貸款。而後來發現,對方一直依期還款,最終本利歸還。證明半沢直樹當初認為「高風險」的判斷可能錯誤。

(但即使如此,也只是「有可能」「陣亡」而已;因為「風險」的本質就是有不確定性,即使沒有發生災難,也不代表最初認為「高風險」的判斷是不合理。這點,從制度上,應該由獨立的第三方再客觀評估。)

半沢直樹後來絕地反擊的情節當然大快人心,但其實,我認為他第一步已經走錯了!當初,根本不應該屈服於上司的壓力。半沢直樹未能獨立、不屈的下決定,本身已違背了他應盡的責任!

===

我知道,這樣的論調必然不受歡迎,九成會被指罔顧現實--不過我倒是很樂於接受這批評,甚至覺得不無讚賞的成份。

「制度」的設計,是很弔詭、充滿矛盾的一件事。

一方面,「制度」當然是用來處理「現實」的問題;但另一方面,「制度」也要將「現實」扭曲,盡量割除「人治」的因素,邁向「制度」的「理想」。

「下屬要聽從上司的命令。」

這是一般的說法,也可能描述了某種「現實」;但從「制度」設計看,這是不完備的。

首先,沒有記錄的「命令」,不是「命令」。如果只是隨口說說,或者試圖非正式地施加壓力--下屬是可以當作沒有聽過。甚至,是應該要當作沒有聽過。

第二,權限要清晰界定。如果某職員被賦予權力,可作某些決定,他/她必須不偏不倚,獨立自主地作決定,並為其決定負責;旁人,包括上司,是無權干涉其決定的。上司的權力,是可以覆核、推翻下屬的決定,並以自己的決定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