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日、萌。

讀著這道題目就會心微笑的,有幾人?這是個很不錯的小測驗。其實我沒甚麼特別想寫的,不過是看著日曆,忽然想到這題目,心下暗喜而已。要說這道題目能測出甚麼特質,我身上當然都有。(笑)

這是道充滿八十後宅味,又帶少許政治玩笑(算嗎?)的題目。

看那部戲的時候,是初中吧。還記得的,應該都跟我年紀差不多,或是更大一點的七十後。我說的是7月7日晴(7月7日、晴れ)(我雖然喜歡看電影,但很少追看某導演的戲。我是在大學時,因某次機緣,在搜集資料時才發現,這套原來是跳躍大搜查線(踊る大捜査線)》系列導演--本広克行--的電影出道作;更有趣者,是他導演的電影,竟然大部份都有在香港公映!實是異數。)

低微的會社員,竟然會在深山遇上當紅新偶像--観月ありさ,又竟然會不認識對方,又竟然會得到對方電話號碼,又竟然能跟對方約會,又竟然能交往。總之是不可思議,充滿純情少男妄想的電影。

不過,有看過《跳躍大搜查線》系列的都知道,本広克行本人肯定是「宅」味濃厚,拍這樣的少男妄想,當然得心應手。而當年的観月ありさ,實在很符合戲中清純偶像的設定。說她很美嗎?又算不上。但當年,甚至現時重看,我是被「萌到了」

最後那一段,我當然不能透露,只能說是很經典吧。九十年代常追日劇的,應該會很明白。而且現在回看,實在有本広克行的風格:那種以現實為舞台,但又誇張得超現實,有種放大了的「電影感」。或許有點俗氣,但又有甚麼相干?食薯片、快餐,自有其獨特的樂趣。那種單純令人看得很暢快的感覺,也是成就。

加上DREAMS COME TRUE為本片寫的同名主題曲(收錄於《LOVE UNLIMITED∞》和《7月7日、晴れ サウンドトラック》。),那一幕實在百看不厭。

愛用這個字,本身就很有代表性了。

我當年,當然不會真的覺得観月ありさ「很萌」,因為當時未有這個詞、這個概念,但現在回想,這個「萌」字實在把握到當年的心情。這個詞要怎樣去翻譯、解釋,實在是個難題,我相信也沒有人能清晰地下一個定義。

當然,就像「美/醜」,不可能有所有人公認的標準;但至少,絕大部份人都能夠同意,是有「美/醜」這套概念,而也可以大致上同意,感到某物、某人「美/醜」是一種怎麼的概念。背後,其實有很多其他的概念作基礎。

「萌」,也正是如此,背後有很多動漫、遊戲等作品為基礎,形成了一套同好圈子中,大家可接受的、有點模糊的概念。要向圈外人解釋,還真是不容易。你要怎麼向不明白「美/醜」的生物解釋?或者,只能夠建議對方,融入人類的生活,多理解人類各方面的想法,就能把握到所謂「美/醜」的感覺。不能言傳。

要傳「萌道」,也許要效法禪宗,所謂「不立文字」。不是說不要談「萌」、不要寫「萌」,但似乎不用嘗試明確的解釋/定義「萌」,因為背後牽扯到太多的作品、概念;要解釋/定義,未必不可能(但我估計是不可能簡潔的。),但效率必然很低。

比如,我最近很迷NMB48AKB48其中幾個成員(某友人說我是DD--「誰[れ]でも大好き[いすき]」[daredemo-daisuki;「無論哪個(隊員)都很喜歡!」之謂。];我堅決否認。只是喜歡特定幾個而已,而且現在也有幾個已離隊,絕對說不上是「誰でも」吧!)NMB48隊中的渡辺美優紀(みるきー)近藤里奈白間美瑠小笠原茉由雖然也很有趣,但她之有趣,已貼近搞笑藝人了吧… 還算得上是偶像[アイドル]嗎?);AKB48的島崎遥香(ぱるる)横山由依渡辺麻友(及已畢業的板野友美篠田麻里子。)

就是同一個友人,說我喜歡的隊員根本毫無規律可言嘛!我也實在無言以對。勉強要說點甚麼,我只能說:「我覺得她們很萌!」這樣籠統的說話。結果,他應該也搞不清楚我的喜好規律,但想來是可以理解我的心情。

我想,「萌」應該是「アイドル」的特質之一吧。說不上很明確的「是甚麼」,甚至沒有規律可循,但總之要讓一部份人有「被萌到了」的感覺。

這「被萌到了」的感覺,創立「中華萌國」大統領,不少香港中小學生都很熟識的太陽博士(Dr. Sun)--孫中山,應該很明白。(當年的臨時參議院將十月十日--萌日--定為國慶日,實在令吾輩欽佩。)

孫大炮在日本時,分明是被大月薫「萌到了」吧。邂逅不久就向人父親提親,不果;翌年就直接向人求婚,接著就結婚了!(話說,那時對方不過十三、四歲而已。以當時習慣而言,其實也不算過份;江戶時人,十四、五歲已是適婚年齡吶。換作今天,一定會被指是「蘿莉控(ロリコン)」。帶著這樣「醜聞」,也不用妄想繼續從政了,甚至會身陷囹圄。)

到後來宋慶齡當他秘書,這「秘書控」又「被萌到了」,也是翌年就結婚了!

其實他這樣才是「DD」吧!

不只是「誰でも大好き」,簡直就是「駄目な大統領(damena-daitouryou)」!(笑)

哎呀!這樣東拉西扯,寫得太亂,很難「埋尾」,但收束得不漂亮,整篇雜談就廢了啦!雖然只是隨興閒聊,但要寫出一點有趣的餘韻,才算合格吧。

我原本有奇想過,寫一篇故事之類的,但寫不慣那樣的東西,一時之間根本甚麼也想不出來。如果還在一九九六年,十多歲的時候,那時還可以發一下白日夢:

學校到南丫島旅行的時候,因為不想燒烤而到處閒逛。遇到來香港拍寫真的みるき或是ぱるる。雖然言語不通,但也莫名其妙的交往… …

這根本就是完完全全的妄想,而且是毫無廉恥的抄襲吧!

況且,現在安分的做個小粉絲就好,因為身邊有「萌到了」我的人嘛(不過,別誤會。我可不是「某大統領」,這篇絕對沒有暗示「翌年就結婚」的意思。一來,這回事不是我一人決定得了的吧。二來,我也沒自信有這能力,畢竟現在生活艱難嘛。不是說沒得吃、沒得穿那種困難,但要獨立成家也不容易吧?總之,暫時看不到短期內,會發生「一時起意就結婚」的事情。),已經沒有發這種白日夢的必要了吧。

不過這樣想來,以前倒真是會發這種白日夢呢!這也是「アイドル」的特質之一吧,是少男的戀愛憧憬對象喔!沒有這樣的魅力,應該就當不成「アイドル」了吧。而與此相對的,「アイドル」就要將真正的戀情收得妥妥貼貼,因為「成為妄想對象」就是其「商品價值」之一;一旦戀情公開了,粉絲還有甚麼想像、妄想空間?

就如AKB48,也有戀愛禁止的規矩,這就是「アイドル」的矛盾--是所有人的戀愛對象,但自己卻不能戀愛。

如果今天要重拍《7月7日晴》,也沒有比AKB48(廣義)成員更適合的人選了。

有《AKB1/48 アイドルと恋したら…》、《AKB1/48 アイドルとグアムで恋したら…》、《AKB1/149 恋愛総選挙》這樣的遊戲作品,已充份證明她們是有這種特質吧。

而且,秋元康也毫不客氣的以「恋愛禁止条例」為題幽了自己組合兩默:有以此為題的公演(《チームA 5th Stage「恋愛禁止条例」》),也有以此為題的漫畫(《AKB49〜恋愛禁止条例〜》)。

除了加以適當的變通,以反映時代的更替,也可插入公演片段,順道就讓更多成員出場。而究竟由誰來當主角,當然是根據AKB48的「傳統」,以選拔方式決定吧!如果搞一次「總選舉」,以決定由誰來當重拍《7月7日晴》的主角,應該很有趣。(雖然我也想可以直接指名みるき或ぱるる,但「總選舉」又很有趣!真令人心情矛盾。)

結局又怎樣呢?

是隊員為了戀愛而畢業,還是最後無疾而終,像《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那種空餘回憶,充滿苦澀遺憾的結局?

真令人糾結萬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