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

《殭屍》電影海報
(來源: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三個字:大失所望。
(為免日後誤解,不妨註明,我知道「大失所望」是四個字;不過,「三個字:XXXX」這句式,是2013年潮句,原出自馮某之口,淪為大眾笑柄,一時間成為網民、以至政客愛用之潮句。)

其實未完場,戲睇到一半,我已睇到氣憤難平,想割凳離場,不過卒之都係睇埋先。套戲老早未上,我已有點期待,今個禮拜亦預早留好位,準確睇完就寫,諗好一定係寫哩套《殭屍》;點知,雖然係就係寫哩套,但方向同我最初預期完全相反!

我都有諗過,係咪我期望太大?所以擱下了幾天,希望可冷靜下來,細心思想後再寫;但越想,越不對頭!對這部戲的反感有增無減!

先旨聲明,我睇的版本是一般戲院版,而非電影中心播的無刪剪影展版,但如果分別只是宣傳所述,刪走部份血腥場面、刪走部份粗口,我相信對我的看法無影響。

另外一點,我也想了幾天,我究竟可以爆料爆到甚麼程度呢?一般而言,我踩爛片時,都是不留情面,也不保留地爆劇情。(否則怎麼有證據支持我的批評?)不過,這部片似乎引起頗大期待,很多人可能會想入場,稍留一手,可能會較合適。我打算這樣寫:

本片最尾有一個plot twist,不妨直言:我最唔妥就係哩一筆!之前成套戲爛,都可以忍;但係試圖用個咁不堪的plot twist唻救兩個鐘垃圾,完全係侮辱觀眾!如果咁樣可以過骨,咁以後咩爛片,完全唔洗講劇情啦?求其亂(beep)咁寫就可以啦!

為存厚道,我就唔爆哩個plot twist,我直情會當佢無出現過,當佢不存在。我就當成套戲,只得哩個plot twist前嗰兩個鐘。(反正已夠衰。)

入場前,老實講,真的頗有期待。劇情簡介話,講錢小豪星途不暢,中年潦倒,要返屋邨,還準確自殺,後來又有殭屍同隱世末代道士… 我當堂諗起尚格雲頓(Jean-Claude Van Damme)套《JCVD》。心諗,橋唔怕抄,拍得好也不錯,有六成我都收貨。而且我又鍾意「殭屍片」,之前都寫過兩套。(《殭屍先生》和《殭屍少女》)結果,剛才提過,不贅。

我最大疑問係:我究竟睇緊套乜片?

如果想用屋邨做背景,想混合香港情懷和殭屍片,那是好事,我完全贊成:不過,點解拍到完全唔係屋邨咁樣?為了劇情方便,可以將現實扭曲到甚麼程度?又或者,完全係我會錯意?因為睇咗三分鐘,我開始覺得自己睇緊《Silent Hill》!那種廢墟質感,那種超現實,我根本睇緊港版《Silent Hill》!俾咗版權費未?

(其實仲未完,好多設計,我都覺得似《Silent Hill》或《BIO HAZARD》系列出場角色。不過我非遊戲專家,這點且留待識者發掘。)

到孖女出場,更令人懷疑:係咪睇緊港版《閃靈(The Shining》?

又,如果孖女枉死可以成厲鬼,咁搞佢地嗰件賤男,起碼都可以做返隻衰鬼,究竟去咗邊?同埋,成段情節都無厘頭到爆炸。就算賤男想食孖女姊妹丼,有必要用刀插住人隻手?又做乜唔一早打暈兩姊妹先慢慢搞?從片段可見,對孖女身形體力絕對輸蝕,賤男可先整暈、縳起孖女,點搞都得。整段戲,莫名其妙。

(隨後不久,門外出現的鬼差[?]夜行,又係唔知做乜。究竟有咩意義?出場做乜?完全無交代,完全無作用。就係出唻走廊嚇人,等居民唔好夜晚出街?)

而無論孖女、鬼仔,都完全係日系恐怖片造型,已失去港產厲鬼味,咁樣「翻新」港產殭屍片,有咩意義?如果要復興港產殭屍片、鬼片,係要把握好原本的味道,去除老舊的部份,加入新的血肉;好似煲滷水汁咁,要一煲舊滷水,不停咁煲,不停咁煮,要不停加新料,而唔係成煲倒走咗,落一包味粉開一煲新滷汁,就話係創新。

咦?講咁耐,我做乜唔講殭屍?
因為真係出場不多,而出場後又令人失望…

出場前本來還好。鮑起靜得邪派廟祝鍾發之助,煉屍救夫,最終煉出殭屍。而背後又是邪派廟祝,跟正派道長陳友(延續《殭屍先生》中的四目道長一角。)鬥法。煉屍過程也頗有趣味,但整體而言,殭屍一段反淪為配菜,到正式出場更完全變味。

殭屍的造型,完全變成「科學怪人」… 是要跟劇情呼應嗎?那不如拍新版《科學怪人》算了,拍甚麼「殭屍片」?但造型,不過是小事。

到正式出場作惡,做過甚麼?撕開小孩,割開鍾發條頸,穿牆… 不想「殭屍」永遠只是硬直地跳(雖然其實是非常重要的特徵),要改變我也能理解;但不是應該改變得有特色一點嗎?這只不過是普通怪物而已!

到孖女上咗殭屍身,更是完全隨心所欲,亂唻。在走廊一段,那根本是怪物、猛獸的動作,跟殭屍完全扯不上任何關係!

我完全覺得,今次不過是用「殭屍」作噱頭。

到後來,道士鬥殭屍。咩「結界」?係,道教都係有「結界」,但係我都幾肯定,今次唔係哩味,而只係睇日文嘢睇得多,用咗日文「結界」!其實以港產片傳統,亦是普遍中文用法,道士會「開壇作法」,而用唻對付敵人、或引敵人入去的部份,係叫「陣」(「擺陣」、「布陣」、「陣法」),好少話用「結界」,擺明唔係講緊中文!

同埋,錢小豪同殭屍喺個「陣」入面究竟搞咩呢?觀眾只見到他們對打,但究竟要打到有咩「結果」,比如係要打中咩「要害」、貼咩「符籙」等等,完全唔知,結果亦好似唔係!最後,竟然係打到出太陽而結束!咁陳友一路催錢小豪究竟為乜?如果係要拖到日出,咁咪好成功咁拖住囉。

同埋,陳友嗰件唔知乜鬼法器?咩設計?如果係咁用法,咁咪用親都要斷手?咁唔怪之得佢老豆打殭屍會打到返唔到屋企啦!次次都斷一邊手,可以斷幾次!?

又,我非常不滿本片的對白。

首先,是粗口。

粗口無問題,要以粗口「賣本地」作噱頭都算,都忍你。可以搵個講粗口講得自然、流利的人寫對白嗎?「講粗口」,唔係求其每隔兩個字就夾一個「小狗懶擦鞋」就可以,要夾得自然,夾得順暢,配合整句說話的節奏。而套戲的粗口,係甩晒beat。真係聽「懶」到人想「小」到佢飛「狗」上天花板。

第二,是懶有深度。

一套劇的深度,或更廣泛的說,一部作品的深度,唔係靠幾句扮嘢的對白(同懶型的鏡頭)。無厘啦喂咁插句扮嘢對白,係唔會變王家衛的,頂多係變黃精甫!(大鑊!我而家先醒起,麥浚龍之前搞兩套戲,咪都係有黃精甫份囉!難怪中伏!哎呀!哎呀!失算!失算!)

同埋,你要懶有深度,都算,都可以忍。可唔可以貫徹少少?或者,起碼,搵個真心識扮嘢既唻寫?我實質舉個例子。

陳友有一段讀白大概係咁的:

「以前啲道士,都有相熟嘅米舖。道士同米舖嘅關係,就係咁樣一代傳一代。而家無囉。」

擺明係扮嘢,想懶型,都算。(反正陳友戴木眼鏡、著晨褸的潦倒道士造型都幾型。)點解要寫咩「一代傳一代」?咪係低手囉… 衰咗啦。成句對白就咁禍咗。要懶型,要寫扮嘢對白,首要識得留白。你乜都寫(beep)晒出唻,咁仲型咩?係要講一半唔講一半,留啲空間,咁先型!

唔識扮型,就唔好獻醜啦。

(係,我認,我成篇都寫得又求其、又粗鄙,不如此難洩我心頭之憤!大家當睇我發洩吓就算。不過如果你想入場,咪話我無警告過你,真係爛片一套,唔係普通爛,係好爛好爛!)

==

簡單評分:

D- -(★)

4 關於 “《殭屍》” 的評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