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恆人專用區」

2013年11月21日,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通過縮短行人專用區開放時間
(截至撰寫本文時,仍未有會議記錄,不過有會議錄音,有興趣者可參考。)

由建制派把持的區議會,向來無好感。(但有事,當然仍會投訴,要佢地跟進--大佬,雖然票就唔投俾佢,但有份交稅出糧俾佢地,要佢地做嘢係天經地義。)今次,很罕有認同他們的決定。

我絕對無意探討政策利弊、是否妥當,諸如此類:太麻煩。

我也不太關心行人區內居民,究竟是否喜歡行人專用區。(有,又嘈、又煩,絕對唔好住;不過唔好住,可能租金相應會平;如果變得清幽咗,住宅租金可能會升。)其他途人點諗,亦唔關我事。(同埋,大佬,你路過之嘛,有你就行,無咪唔好行囉;成日話要下放權力俾區議會,咁一定係考慮區內居民優先,係好正常、好合理。)其他寬頻佬、舖頭、「表演」者、即影即有… 我通通唔想理。(唯一要講擔心,我係唔多想「圈圈功」少咗個地方擺檔;我有少少懷疑哩個係咪真正目的。)

我只係,以行咗旺角十幾年嘅路人身份,口痕,想發下嚕嗦。

中學時行旺角,當然無「自由行」,本身已經係舒服好多。不過,嗰時無所謂「行人專用區」,得兩邊行人路,就算人多,都好順暢。(當然,都有部份原因係… 好多人會行上馬路,人車共用。)主要原因,係大家都好有共識:路,係用唻行嘅!

以前行旺角,係好有效率。其他人可能會去買衫,但係我向來都係去買卡、買CD、買書、買漫畫、買公仔、買雜誌、買寫真集,偶然行吓電腦商場。主要目的地,係信和、樓上書局、旺電,目標明確。

其他人,當然有其他目的地,行不同方向;但大家都明白,我地出旺角,係要去「目的地」,而街道,係用唻連接各個「目的地」,俾你「通過」的地方。大家都同意的規矩是:如非必要、緊急,不要停留!亦不要突然反方向行!

形象化啲(「物理宅」啲…)講,以前的「旺角共識」,係行人應該好似中學教「經典力學」咁樣,好似桌球波咁樣,係好有規律咁移動,可以簡單預知;但今時今日的旺角行人,就好似浮在水面上的花粉一樣,以不規則的「Brownian motion(布朗運動)」移動,完全無定向。

「Brownian motion」,喺旺角哩個咁擠迫的地方,令人極度困擾。我行喺你後面,本來大家均速慢慢行,忍一陣總會到目的地;但前面,忽然停低,我又唔可以繞過你(無位呀,大佬!),咁點?之後左邊又忽然有個人向右轉,行兩步,又停低,想點!?

你改變主意,想改方向,可以,忍到路口先轉方向行過啦。有無聽過「人潮管制」呀?以前嘅旺角,就係美妙在,大家都有「人潮管制」的共識,自動自覺,保持通道效率!

而所謂「行人專用區」,最令我不滿,係已經變質為「恆人專用區」!

我記得,細個學「行星」同「恆星」,讀到好亂,因為兩個字同音。(見到書面字,通常都會讀「行動」個「行(hang4)」,唔係「行唻行去」個「行(haang4)」㗎嘛;咁就同「永恆」個「恆(hang4)」同音!)

後來,如果特別有需要區別,會讀「行(haang4)星」,因為「行星」,係會「行(haang4)」;而「恆(hang4)星」,就(相對地)「恆(hang4)定」喺中心,唔郁。

而「行(hang4)人專用區」,其實應該都係俾人「行(haang4)」㗎!

而家,好多人變晒「恆(hang4)人」,企喺路中心聚集(原因,如果你有份,就心知肚明。),咁就大家都唔洗「行(haang4)」啦!可以「永恆」停留喺喥,直到永遠!直到時間盡頭!而「目的地」,係永遠都去唔到!

當「行人專用區」,已變成「恆人專用區」,我寧可回復原狀,免得眼冤。

唔好賴晒落「寬頻佬」喥。其實人地要做生意,係要多人流,所以「寬頻佬」反而相對克制。雖然一街都係,由街頭到街尾都見,但基本上都只係一人兩三個易拉架,一個簡單企位檔,貼近行人路邊,不太擋路。(我再重申,其實好合理,一諗就明:「寬頻佬」係想多啲人經過、多啲人見到,同佢簽單,咁點會擋你條路、倒自己米!?佢地要霸個位,等你見到,但係又要俾到你行,咁先多機會做生意。所以賴「寬頻佬」阻街,真係罔顧事實。佢地係「小奸」,但絕非「大惡」。)

邊啲係「大惡」?

一個檔口成間舖位咁闊,用三腳架圍起十幾平方米。
一個人,放一塊八米長、米半闊膠布喺地下。
高分貝,長時間聚集一大群「恆人」喺路中心。

..

結果,唔止要上返行人路先「行(haang4)」到,更經常有「恆人」侵佔行人路,整個路段,幾乎失去作為「通道」的功能!

回復原狀,取消「恆人專用區」,其實是好卑微的要求:

「大佬,俾返條路唻行吓吖!」

《一代電影粉皮(地獄でなぜ悪い)》

《地獄でなぜ悪い》海報
(來源:公式facebook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據說,這是部「用來哀悼35釐米影片的作品」。
(參見:Emily W,<[金馬] 園子溫新作《地獄開麥拉》好評不斷 金馬先睹為快>,《Hypesphere狂熱球電影資訊網》,2013年10月14日,http://hypesphere.com/?p=21295。)

我相信,這句話不是十足假話(片中確有些許緬懷35mm菲林的元素… 叫有囉… 有幾重要就自己判斷。),但必然是園子温早就想好,用來應對影展的堂皇話實際上,九成只是因為這樣拍很「過癮」而已。就像片中由長谷川博己飾演的瘋狂導演;那根本就是園子温本人!

既然如此,評價這部片的原則就很清楚--夠唔夠過癮!夠唔夠好玩!夠唔夠癲狂!

我的答案是:不錯。唔係「好好」,只係「不錯」。

「FUCK BOMBERS」那一段,其實我頗為喜歡,奈何跟後面的章節連結得不太好,影響了效果。而「癲狂」的部份,我覺得不夠「癲狂」;尤其是,應該盡量渲染血腥、暴力的地方,拍得太有喜感,反令效果打了折扣,感覺是「去得唔夠盡」

其實,我覺得可以收起一點喜感,盡情地血腥、盡情地暴力,拍出來會更為荒誕。尤其是要「賣型」的部份,取鏡不夠進取,太客觀,不夠迫力,有點浪費。

國村隼雙鎗出場那一幕,型爆!(不怕爆「劇情」,因為想讀者留神。)就可惜鏡頭太抽離,那道氣,散失了。

堤真一的角色非常好玩,很漫畫。唉!看過他這次演出,我更感到《圖書館戰爭》的玄田竜助不是由他來演,太可惜。實在是「賣型有型」、「賣笑有笑」,這樣又夠陽剛味、又夠漫畫喜感的演員,不易找呀!

另一個看點是二階堂ふみ。有說她是小宮崎あおい,雖然我覺得氣質不及,但相貌實在很相似。島崎遥香也很相似,三個簡直是Doppelgänger!喂!常說我喜好沒規則的友人,這算是其中一種我喜歡的類型吧!)

有好幾幕,簡直是她的個人表演,令人不禁想大叫「カッコいい」!

尤其是接吻那一幕,簡直立刻被「萌到了」!
(完全能夠理解堤真一的角色!)

雖然跟我的期望有點距離,但還是頗為有趣、過癮,投入享受就好。

==

簡單評分:

B-(☆☆☆★)

日出國政治中心無深度半天遊

早幾天,到日出國旅遊。

有一日,花了老半天,只為到其政治中心走一圈。

今次落腳之處,在舊書街神保町。本來,幾天時間,盡用來泡書店都不夠,但人總是貪心,想多看其他地方;最終,只預留臨走一天早晨,隨便到舊書店看了幾眼。(買了一本有森山大道簽名的相集。)一看地圖,靠近AKIBA當然是最開心的;不過,發現步行到皇居原來不遠,雙眼又發出另一種光芒。

某天早上,祭過五臟,就沿白山通り,經一ツ橋,到平川門,進入皇居。

當然,今上天皇的御所不太可能長期開放,所以實際上只是到東御苑外苑走了一圈。不過這也夠興奮的了,江戸城的本丸、二ノ丸、三ノ丸遺跡,都在東御苑內,慢慢的散步了一陣,竟然已過中午;離開東御苑前,到三の丸尚蔵館,得見王羲之<喪乱帖>,樂。

不過,此行前半的重點,其實是--桜田門

經過二重橋,再往前一點點,就到桜田門了!

是發生「桜田門外の変」,浪士刺殺井伊直弼之地啊!

拍了幾幅「到此一遊」照片,下一站是霞が関

霞が関,是日出國中央官廳集中地。老實說,除了法務省旧本館,其餘沒甚麼好看的,只不過想走走而已。

接著,就突入永田町

好,好,我承認,其實多少是因為看了《CHANGE》和《加治隆介の議》,才特別想去看永田町… 不過,無論如何,這趟「日出國政治中心無深度半天遊」,一定要到永田町走一轉,這才算圓滿啊!

背著一大堆鏡頭,其實已有點累(而且下午想去其他地點作無深度遊),所以只想到重點地標走一圈就算了。

走到国会議事堂前,見到一批老人、兩批學生,都剛好入內參觀完畢。

沿著衆議院側的通路,想繞到後面的総理大臣官邸

走到一半,原來剛好有人遊行示威。路旁停了大量防暴警車(有點像維基所載,藍色那款。),又有貌似公安警察的人在便裝車上… 感覺不是適宜到首相官邸門口探頭探腦的日子呀!還拿著相機到官邸門口拍照,會不會被當成是「不審」人!?

思前想後,最終只隔著馬路,看著遊行隊伍,遠遠望了幾眼首相官邸。

其實還有其他「景點」想走走的,但礙於雙腿疲倦,還是別太勉強,所以乘地下鐵到另一個「無深度旅遊景點」。

#

其實,本來應該是更有趣的,但寫起來不知怎的變得很無聊,無奈。
(人太沒趣,文筆也沒趣吧。)
(下次加插點照片比較好嗎?)
(還未整理喔…)

下一站,去了日本橋麒麟の翼

不贅。

《圖書館戰爭(図書館戦争)》

《圖書館戰爭》海報
(from HyperSphere;Fair Use/Fair Dealing)

(早前竟放錯了圖,真尷尬,已更正了。)

嚴重偏見警告!
圖書館戰爭(図書館戦争)》系列小說,我早就迷上了。義無反顧地捍衛言論、出版自由,不惜用盡法律空子,組織武裝力量,對抗政府不義的審查,深得吾心。基本上我無可能撇清這先入為主的良好觀感,唯有任其放肆,就讓讀者自行評斷算了。

同樣是早就決定要看、要寫的電影,今次有好結果。

不過,這次是很有信心、預料中的好。漫畫、小說改編電影,首重選角;而本片的選角,簡直是無懈可擊!「完璧」!

主角笠原郁,由榮倉奈々飾演,完全就是我看小說時,心中浮現的形象呀!而且真人跟書中設定一樣,都是170cm!簡直完美無缺!

要跟「非《図書館戦争》系列fans」解釋,可能有點困難,但不妨一般化地想像:擔演書中角色的演員,跟想像中完全一樣,心目中的印象,跟銀幕上的影像重疊,實在令人興奮萬分啊!(寫到這點,我幾乎想立即再入場看一次!)

堂上篤的是岡田准一。老實說,看小說時,沒太仔細想像男角的樣子,大概有個印象就可以了(是,我是偏袒女角,有甚麼不滿嗎?);不過,岡田也實在太對味了啊!知道是他主演的時候,只覺得選角很厲害。

其實看《SP 警視庁警備部警護課第四係》時已經發覺,他身手真的很好。再看維基資料,他還有多種格鬥技導師資格,原來是真材實料的動作演員… 失覺,失覺。

身高169cm,跟書中設定的165cm差不多,比女角稍矮,也是份外令人滿意的安排。不過,為了畫面效果,似乎將兩人的身高差太過誇大,看的時候有點不太自然。而岡田,可能也為了鏡頭方便,有意的縮膊彎身,像個老人似的,似乎不必。

其他選角也很好,恕不一一介紹,以免篇幅太長。

我只另外提一個我不太滿意的:由橋本じゅん玄田竜助

玄田… 雖然也有輕鬆、瘋狂的一面,但臨陣時的威嚴、陽剛的一面,表現上更為重要。這麼想來,如果是由堤真一擔演,應該不錯。(變成《SP》聯誼會?哈哈。)

平心而論,本片不無缺失

最重要者,是劇情有點散亂,不少設定交代得太隨便,雖然不至於看不明白的程度,但難言滿意。編劇的野心太大,將不少「經典」情節都塞進兩小時的劇情,造成了現時所見的效果。

其實,如果能說服電影公司,今次的情節應拍成上下集電影

上集,可更深入地寫「入隊‧訓練」的部份,以圖書館內的攻防戰作結,也將男女主角的衝突引出,將這懸念拖到下集。下集,可再加插其他橋段,或加長描寫現有情節,再到現時的結尾部份收束。

起碼應該這樣安排,才可以妥善交代。

當然,更理想的情況是拍成劇集,那就更配合原著的不少小品情節。(不過,電視劇就很難有如此「BUDGET(支出預算)」,未必能拍出現時的規模;要如電影版一樣,動員這麼多圖書館、自衛隊協助,也有困難。世界可沒有這麼理想呢…)

妄想,本作可以如《海猿》系列一樣,先拍一部電影版,再用劇集版更細緻、慢慢地描寫,可拍更多小品情節,然後再接電影版,拍其他宏大的故事線。(不過,這次第一步就走錯了啊!第一部電影版,應該只拍「入隊‧訓練」的部份就算了…)

戰鬥場面,我也不太滿意

取鏡、燈光、服裝、化妝等等… 可能各有一點缺失,集合起來影響不少,畫面沒甚麼質感,很虛浮。因為這一點,我幾乎想將本片降至B級。難得自衛隊鼎力協助拍攝,又可以進訓練基地,又可以進司令室,又有自衛官客串出鏡,拍得不好實在太失禮、太浪費了啊!!!

不過,大體而言,仍算是非常好的「實寫化」作品,把握到書中的中心思想,也是推介朋友看《図書館戦争》系列小說的極佳入門作

必看!

又,雖然我知道不太合常規、不太合一般定義… 但其實…

我覺得榮倉奈々很萌!
又有校服造型!
又有圖書隊制服造型!
又有戰鬥服造型!
滿足度爆燈(破表)

==

簡單評分:

A- -(☆☆☆☆★)

==

又,正當香港如此多事之際,實在是很適合香港人看的電影。

接受、閱讀、觀看任何內容資訊的權利,絕對不容侵犯;所以我反對任何形式的審查,反對一切電檢、淫審法。閱讀的自由,源於表達的自由、言論的自由、思想的自由,可謂最基本的人權,如果放棄這項權利,任由這項權利被侵害、被削弱,那其他所有權利,都岌岌可危。個人的權利,社會立法的界線,這是不容輕忽的大事。

香港,未有《媒體良化法》,但日益囂張的「宗教/道德」團體、越來越保守的審查尺度,都令人感到憂慮。而港府竟然可以完全不予解釋,無理拒絕發牌予符合申請資格的電視台,更令人擔心,香港的媒體、出版自由,越收越窄。

我們沒有地方行政法的空子可鑽,不可能在體制內建立「圖書隊」以抗衡不當審查,我們只有一張嘴、一雙手、一對腳,如果不把握每個機會,表達我們的憤怒、作出抵抗,現有的自由也很快會失落。

失落的金庸

「金庸,在香港文壇自有其獨特的位置。」我忍住笑。
「點解呢?」
「去書局行吓就見到,係得金庸小說有自己成個書架,仲唔係有獨特位置?」

(既然都由對話開始,不妨通篇都夾雜寫廣東話吧。)

以上是真實對話。一年多前,跟新相識校友的對話。(當時尚有另一好友在場,可證我真有講此冷笑話。)其實,當時本來講緊村上春樹,但係傾傾吓講到我仲有睇咩小說,數到小學時開始睇金庸,就忽然諗到以上的冷笑話,忍唔住要講。

忽然提起哩個冷笑話,並唔係要吹噓我幽默。(我自己都覺得這笑話很冷、很爛,不過當時好想講出口。而其實,我向來都咁「不文」,鬼知香港文壇有咩人有地位無地位、有位置無位置咩。)不過,最近行書局,方發現哩個「笑話」已經無得再講,登時覺得非常驚訝!

金庸小說,竟然無咗專櫃!

哩個發現,簡直係出奇過出奇蛋、怪雞過怪味雞,完全顛覆我對香港書局的認識!

事出必有因。開書局的始終都係商家佬,唔會死錯人。消滅得金庸小說專櫃,一定係此專櫃已無存在價值!我開始懷疑,現時的香港人,是否已不再睇、不再買金庸小說?(或至少,係睇少咗好多、買少咗好多。)

可能,有朝一日,會有人寫:「古語有云:『為國為民,俠之大者。』」
(睇唔明哩句「笑話」者,可參看:哩頁。)

究竟係咪越唻越少人睇金庸小說?如果係,又係點解?我通通無答案。

不過,忽然諗起,我自己都越來越少睇金庸小說。
(雖然,原因跟其他人唔睇金庸小說,多半唔係同一理由。)

以前,暑假必然會睇(重睇)金庸小說。很多部,都係「睇到爛」。同輩朋友,大都有同樣經驗。每部金庸小說,睇過三、四次,是等閒事。特別鍾意的,次數更多。甚或閒時,即使唔係睇成套,都會翻幾下,重溫某些片段。(而最終,可能又係忍唔住再睇一次。)

現在,完全無這意欲。

是幾時開始的呢?不太清楚。
甚至,我上一次翻金庸小說究竟是甚麼時候,也都不記得。

主因之一,可能是對「國」、「國族」的概念越來越反感。

「國」,不過是方便的概念、方便的工具,如果對人類無益,是可以隨時丟棄的。為俠者,為民,我可以理解;但為國!?恕我難以接受。或許,正是對書中充斥的「家國情懷」、「民族思想」越來越難以認同,也就不能再隨便的投入小說世界,難以感受到其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