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考:張五常沒有讀過《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

不怕諸君見笑,我大學本科是讀經濟的。
引發我讀經濟,而且是到薄扶林讀經濟者--張五常是也。

中五時成績欠佳,轉到一所新學校(名副其實的新學校,是當年剛剛開校的!)讀預科。空堂不少,遂到圖書館打發時間。不知何故,圖書館的張五常著作所藏甚豐,開始讀了覺得有趣,就一本接一本的讀。當時,圖書館有的(大概兩尺厚吧)都讀了一遍。(回想起來,當時還真是清閒得很。依稀記得,黃仁宇系列也是那時候讀的。)

「經濟學真有趣!」當時這麼想。當然,現在也是這麼想的。

我記得,他好像有提過Richard Dawkins《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大概中四、五時有看過中譯本,但當時應該半懂不懂的吧,我想。

當時看到的文章,他究竟是提過那本書的甚麼呢?他是怎麼說的呢?實在想不起來。不過,提這點往事,當然不是毫無理由的。

最近,隨手翻開張五常新修的《經濟解釋(神州增訂版)》,忽地發現他筆下簡述的《自私的基因》,完全不是那一回事!簡直錯得離譜!

(不用亂估了,我認,很多時買了書,未有時間細讀,只是擱在一旁;
 引發此文的那一段落,也是這樣才走漏眼的吧。)

關於經濟的問題,在此不討論,實在只是對他曲解Richard Dawkins的名作看不過眼。

我懷疑,其實他根本沒有讀過《自私的基因》吧!(我不想說他沒有「讀通」。以我看了他的書多年,也讀過一點他的論文,對他的能力絕無懷疑;疑中留情,我寧可相信他只是沒有讀過、道聽塗說。)

我讀到的段落,是這樣的:

「一九七六年,生物學家道金斯發表了《自私的基因》(R.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旁徵博引,用了數之不盡的例子證明「自私」是動物與生俱來,是遺傳的,不可更改。這本重要的書啟發了一門新的學問--「生物經濟學」。我的另一位老師赫舒拉發(J. Hirshleifer)是這門新學問的一個主要倡導者。十多年前他來信說,這門學問的發展大有看頭。」
(下劃線及粗體為筆者所加。)
張五常,《經濟解釋 神州增訂版‧卷一:科學說需求》。香港:花千樹,二○一一年(初版:二○○一年;神州增訂版:二○一○年),頁79。

再翻看舊書,原來舊版已經有這一段:

「一九七六年,生物學家道更斯發表了《自私的基因》(R.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旁徵博引,用了數之不盡的例子證明「自私」是動物與生俱來,是遺傳的,不可更改。這本重要的書啟發了一門新的學問--「生物經濟學」。我的另一位老師赫舒拉發(J. Hirshleifer)是這門新學問的一個主要倡導者。最近他來信說,這門學問的發展大有看頭。」
(下劃線及粗體為筆者所加。)
張五常,《經濟解釋‧卷一:科學說需求》,第二版。香港:花千樹,二○○二年(初版:二○○一年),頁75。

(記憶中,我是有買初版的,但一時找不到,只好用後來另買,打算放在案頭研讀那一套--原來是第二版,但內容應該大致相同的。)

除了Richard Dawkins的譯名由「道更斯」改成「道金斯」,赫舒拉發(Jack Hirshleifer)來信的日子據印刷時間相應調整,兩處;整段的內容是完全一樣的。

也就是說,由二○○一年至二○一○年,張五常對《自私的基因》這本書的看法應該是一樣的:「旁徵博引,用了數之不盡的例子證明「自私」是動物與生俱來,是遺傳的,不可更改。」

上述引文並非孤例:

「我老是想,是人體細胞內的哪些基因促成那希望傳世的意圖呢?其它動物有沒有這樣的傾向?一九七五年Richard Dawkins發表了重要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那本書,說自私是遺傳的,人類與其它動物沒有兩樣。我想,人類喜歡作品傳世與要生養後代也沒有兩樣吧。其它動物也生養後代。是因為自私的基因而生養後代嗎?還是因為生養後代是天生的機能,所以動物不能不自私了。我取後者。這樣看,人類不是因為自私而存在,而是存在的本身含意在自私的基因。由此引申,我們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傳世,不是因為自私,而是從生物本身的生養機能帶過來。讀者看得懂嗎?還是我有點老糊塗了?」
(原文為殘體中文,由筆者人手轉換作正體中文;文中別字,一字未改;而且他連《自私的基因》的出版年份都搞錯了;下劃線及粗體為筆者所加。)
張五常,<(2008.04.08)传世的基因(创作闲话,之一)>,張五常新浪博客。最後修改日期:2008年04月08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841af7010090wd.html

認真讀過《自私的基因》者,絕不會這麼說。

張五常經濟常說,學經濟要把握好「概念」;讀《自私的基因》,或許也需要如此。回想一下,經濟、生物、邏輯、科學… 我真的從《自私的基因》中學了不少。

首先要搞清楚書的題目,所謂「自私」(這概念)其實只是應用於「基因」。不過,兩個詞都要解釋一下。

先來說「自私」。

「自私」是有意識的東西才會有的,「基因」不過是一串重複、簡單的分子--一串DNA;說一段DNA有意識、有意圖,似乎太天馬行空了吧!

如果你這樣去理解,真的很天馬行空,但這根本不是書中的意思。就跟經濟學假設人是「自私」一樣,其實人是否都如此「自私」,不知道,也不重要。那不過是一項方便分析的假設而已。事實上,應該說是:無論任何生物(或類生物的東西?),只要被放在一個資源稀缺的環境,就會展現出「如同自私」一般的行為;當然會有例外,但例外就會被淘汰;那剩下來可以看到的,當然就是看起來是「自私」,或曰展現出「自私行為」那些了。

經濟學和生物學的相似之處,我不只是我說的:

“Consider, first, the simplest type of biological evolution. Plants “grow" to the sunny side of buildings not because they “want to" in awareness of the fact that optimum or better conditions prevail there but rather because the leaves that happen to have more sunlight grow 8 Also suggested is another way to divide the general problem discussed here. The process and rationale by which a unit chooses its actions so as to optimize its situation is one part of the problem. The other i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anges in the environment and the consequent observable results, i.e., the decision process of the economic society. The classification used in the text is closely related to this but differs in emphasizing the degree of knowledge and foresight. faster and their feeding systems become stronger. Similarly, animals with configurations and habits more appropriate for survival under prevailing conditions have an enhanced viability and will with higher probability be typical survivors. Less appropriately acting organisms of the same general class having lower probabilities of survival will find survival difficult. More common types, the survivors, may appear to be those having adapted themselves to the environment, whereas the truth may well be that the environment has adopted them. There may have been no motivated individual adapting but, instead, only environmental adopting."
Armen A. Alchian. “Uncertainty, Evolution, and Economic Theory."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Vol. 58, No. 3 (Jun., 1950), pp. 211-221

這麼有趣的段落,是張五常的老師艾智仁(Armen A. Alchian)寫的。

回到《自私的基因》,說基因「自私」,是甚麼意思呢?基因本身有沒有意識?不知道,多半沒有,應該沒有,但不重要。基因有「複製」的能力,但世界只得這麼大,資源必然是稀缺的,故此會有競爭,而競爭的結果是:能存活下來的,必然是展現出「自利」、「自私」行為那些「基因」。

我一直都含糊其辭,只說「基因是一段DNA」,又是否真的符合書中意思呢?其實我是刻意為之,因為書中本就如此,最初是定義得含糊一點,後來才再說清楚。我相信這是Dawkins寫故事的方式,我當時也覺得他說得很清楚,就跟隨他的做法了。

“The definition I want to use comes from G. C. Williams. A gene is defined as any portion of chromosomal material that potentially lasts for enough generations to serve as a unit of natural selection."
Richard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 30th Anniversary Edition 2006. Repri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p. 28.

其實眼尖的讀者會發覺,更深層的含意已經隱含其中;但吾也愚魯,是讀到後來才越來越清楚的:

“What is the selfish gene? It is not just one single physical bit of DNA. Just as in the primeval soup, it is all replicas of a particular bit of DNA, distributed throughout the world. If we allow ourselves the licence of talking about genes as if they had conscious aims, always reassuring ourselves that we could translate our sloppy language back into respectable terms if we wanted to, we can ask the question, what is a single selfish gene trying to do? It is trying to get more numerous in the gene pool. Basically it does this by helping to program the bodies in which it finds itself to survive and to reproduce. But now we are emphasizing that ‘it’ is a distributed agency, existing in many different individuals at once. The key point of this chapter is that a gene might be able to assist replicas of itself that are sitting in other bodies. If so, this would appear as individual altruism but it would be brought about by gene selfishness."
Richard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 30th Anniversary Edition 2006. Repri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p. 88.

其實整本書最重要的概念,即在其中。

是,這本書是以「基因是自私的」為出發點,但實際上是要解釋:「自私的基因」怎樣推導出生物「利他」、「合作」的行為!跟張五常提到,說「自私」是「與生俱來,是遺傳的,不可更改」,大相逕庭!

而若然他有認真讀過《自私的基因》,也不會因為這本書而問:「人體細胞內的哪些基因促成那希望傳世的意圖呢?」

Dawkins的書中,有一章是說這回事的:

“But do we have to go to distant worlds to find other kinds of replicator and other, consequent, kinds of evolution? I think that a new kind of replicator has recently emerged on this very planet. It is staring us in the face. It is still in its infancy, still drifting clumsily about in its primeval soup, but already it is achieving evolutionary change at a rate that leaves the old gene panting far behind.
The new soup is the soup of human culture. We need a name for the new replicator, a noun that conveys the idea of a unit of cultural transmission, or a unit of imitation. ‘Mimeme’ comes from a suitable Greek root, but I want a monosyllable that sounds a bit like ‘gene’. I hope my classicist friends will forgive me if I abbreviate mimeme to meme If it is any consolation, it could alternatively be thought of as being related to ‘memory’, or to the French word même. It should be pronounced to rhyme with ‘cream’."
Richard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 30th Anniversary Edition 2006. Repri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p. 192.

這就是「meme」的起源。

在同一章,他更這麼說:

“When we die there are two things we can leave behind us: genes and memes. We were built as gene machines, created to pass on our genes. But that aspect of us will be forgotten in three generations.

But if you contribute to the world’s culture, if you have a good idea, compose a tune, invent a sparking plug, write a poem, it may live on, intact, long after your genes have dissolved in the common pool. Socrates may or may not have a gene or two alive in the world today, as G. C. Williams has remarked, but who cares? The meme-complexes of Socrates, Leonardo, Copernicus and Marconi are still going strong."
Richard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 30th Anniversary Edition 2006. Reprin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p. 199.

所以,如果認真地讀過,而同意Dawkins的說法,或許會說:「受腦內的meme所驅使,希望其可廣為流佈,以傳後世。」

或許也是我無聊寫blog的原因吧。

《警察故事2013》

《警察故事2013》電影海報
(來源: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聽說,這部片在香港首日公映,票房慘淡,我完全不感到出奇。

就說我自己,雖然入場觀看,但也感到點壓力,彷彿正偷偷摸摸、做甚麼不能見光的勾當;而事後,也不欲人知,似乎是件醜事。這實在非常可悲。雖然「成龍」兩字,向來不能登大雅之堂,但成龍在海外闖出點名堂,外人聽到香港:想起李小龍(Bruce Lee),當然最好(係,李小龍係香港人,其名作係喺香港期間拍,實在與有榮焉。我有時都有少許地域情結,不過幾乎都係細到局限於香港;再推而廣之,則會跳到上亞洲,我對亞洲係有少少偏心。);提起成龍(Jackie Chan),也不算太失禮;但現在,香港人幾乎是羞於與「成龍」二字為伍。

除了他亂講嘢,香港人當然是嫌他媚共。今次這部片,更擺明車馬當「公安」,也難怪令人不想入場。我雖然最後決定入場(原因隨後簡述),但先前留意到這部戲時,已不禁出言嘲諷:

Sam Hau ‏@samhau83
今朝睇戲見到新片預告,忽然驚覺成龍好誠實:《警察故事》由1985拍到2013,有咩分別?就係由皇家香港警察,變特區警察,再變成公安。
4:01 PM – 11 Jan 2014
(自行貼多一次內容,當是備份。)

不妨直言,我入場的最主要原因,是我寫文章的原則:未睇過的戲,不能寫!

而這部戲,時機、意義均甚有意思,值得一寫。

正如我在Twitter上說的,「由皇家香港警察,變特區警察,再變成公安」,道盡了這系列的變化。可嘆的是,這也是成龍的變化,也是香港差人的變化,也是香港的變化…

頭四集《警察故事》,主角陳家駒香港皇家警察,由香港打到外國。

第五集,宗主國變成北方鄰國,改叫《新警察故事》,主角叫陳國榮,是特區警察,被打沉,失去兄弟,失去一切。

第六集,又改,叫《警察故事2013》,主角叫鍾文,是公安,是樣板人。

「陳家駒→陳國榮→鍾文」

這變化很有意思。

有一個中文名,是香港用來代指「普通人/任何人」,尤如美國的「John Doe/Jane Roe」,人人都知,叫「陳大文」。

「陳家駒」,也有差不多的感覺--一個普通香港人,普通香港警察。
(當然,設定姓「陳」,相信跟成龍本身都「姓陳」也有關。
 雖然再考究… 其實係姓「房」。)

驃叔在戲中,更通常是親切地叫他「家駒」。
是,當年的香港人,是顧「家」,不是顧「國」的。

當年的「陳家駒」,亦比較有人性。

就拿第一集做例子。會出蠱惑,會死要面,但又怕激嬲女朋友,又會發老脾打人,諸如此類。就算拍到如何超人好打,身手非凡,總之仍是個人,正常人,香港人。

到香港被移交,幾年後再出現,忽然已變成「國榮」。

而這個「國榮」,被「鬼鬼地」的阿Joe玩殘,後來又迷失,最終係俾一個假冒差人,個名國產味十足--叫「鄭小鋒」的青年救返。

都未夠,再過幾年,又再出現,今次甚至唔再姓「陳」,改姓「鍾(中?)」。

我知,我亦告誡自己,切勿過份解讀,但我覺得係有根有據。

今舖主角叫「鍾」,尚文,講多過做。

而個奸角叫「江」,尚武,打咗先講。

咁唔係我多心吖,係編劇你自己玩先架喎。

咁明知之前五集都姓「陳」,何解今集要改姓「鍾(中?)」?為何不叫「陳文」?(「陳大文」都好吖!?)《百家姓》咁多款得你揀,唔叫「孫文」、「蔣文」、「羅文」、「劉文」、「古文」(係,我係玩嘢。),都可以叫「趙文」、「周文」、「李文」、「張文」、「梁文」丫,偏係要叫「鍾(中)文」。

由「陳Sir」變成「鍾警官」,難怪我胡思亂想喎。應該唔係我諗多咗吖。

而今集另一特點,係假到出汁。(有某國特色。)

以前,《警察故事》都崇尚實景/實感。

由第一集,大鬧木屋區(幾部車撞散成山寮屋、…)、大鬧商場(跳燈飾柱、…)、…

(加插少少,第二集尾個工廠景都唔錯,同黎強權師傅(飾啞巴)打嗰段亦甚佳。)

到第五集,都有鬧市景、有會展景、…

而家第六集… 成個「廠景」囉… 我唔係話間酒吧似「工廠」(雖然,係。),而係成個場景都係「片廠」搭出唻咁囉。本來,搭景係無問題,布景本身亦係電影非常有趣的一環,但洗唔洗搭到咁假呀…

我以為自己睇緊《宇宙威龍(Total Recall)》《Blade Runner》--科幻片。

咁所以都好貫徹,個角色都假到出汁。

「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簡直成個雷鋒咁,可謂樣板人。

有謂,此樣板人角色,力圖美化公安,我雖然無意替其辯護(不過再講,《警察故事》系列向來都美化差人,不是新奇事。),但卻另有想法:即使「美化公安」是其原意,也可謂完全失敗。

我不是說電影本身沒有美化,而是… 沒有美化「公安」。

正如前述,整部戲都假得要命,整個場景都彷彿架空在不知名、虛構的地方;既然地屬虛構,當然也聯想不上「公安」… 情況有點像早前上映的《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整個故事架空在一個叫「海港城」的地方,其警察也不過是虛構的警察。

戲中的成龍(及其他部隊成員),其實也有點相似… 是虛構的某地「公安」/「警察」,根本聯想不到任何特定地方的執法部隊。

不如講返套戲本身,起碼講兩句。

其實根本係「參考」《虎膽龍威(Die Hard)》系列吧… 不過,營造了情境、狀況… 但歹徒只得三數人,而主角又講多過做… 根本唔知想點。

而奸角的犯案目標… 不過得嗒笑;要達成如此效果,有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嗎?完全講不通。(或,根本有更簡單方法。)而願意為此替他賣命的幾個同黨,則更復可笑。

==

簡單評分:

C(☆☆★)

《接近無限溫暖的藍(La Vie d’Adèle – Chapitres 1 & 2)[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小注:我知道,加這個「ACG」tag,可能又會有人以為我瘋了,但其實,這部電影真的有原著漫畫!不過從簡介看,似乎只是抽取了當中的某些主線和設計,整體而言分別相當大。而原作者似乎對電影「改篇」… 也不能說是完全不滿,但對某些部份略有微言吧。可自己看原文,我不轉述了。)

2013年,我想寫的電影其實未寫完;不過這套算一半半吧,雖然我是2013年看的,但其實正式公映是2014年。以分類的標準而言,我多半會將其歸入2014年電影。(簡單而言,是以「在香港公映日期」作準。)

雖然想寫,但為甚麼擱下一段日子呢?懶,當然是主要原因。不過,也有部份原因,是此戲實在太多人寫,甚麼論點都有人寫,再寫也不會有趣新奇,沒甚麼意思。儘管如此,又始終心癢難當,想寫兩句--雖然已隔了數星期,但步出戲院時的感覺,似乎仍未散去。

戲未完,已流淚幾遍--本來不算太特別,我眼淺,拍得不太好的催淚片我也可能中招--但離場後,仍是淚流不止,心情久久不能平伏。這倒是不尋常。有時候,會有「演員未能抽離角色」的逸聞;但「觀眾未能抽離電影」,就似乎有點罕見。

或者可以稍稍透露一點劇情梗概

啡髮是中學生。一次,某有好感的同學邀其約會。途中,在路上見到藍髮,一見鍾情,但未有行動。後跟同學某拍拖,無果,一直只記掛著藍髮。後,卒決心尋找藍髮,成功。兩人漸成情侶。轉至成年後,兩人同居,後關係生變…

有人說這套是「青春期電影(Coming-of-age Film)」,但余以為這不過是其表像之一;真身,其實是尤如肥皂劇狗血愛情故事。是實在老土到不行的故事,應該看過、讀過、聽過好幾百遍如此這般的故事了吧!

這正是精粹

老土到不行的故事,的確是老土。但,老土,為甚麼可以成為老土?其實,問題應該是:老土,為甚麼可以生存至今?因為老土的故事,必然是把握到一點人性、生活的真實之處,能久經時間考驗,方可淬煉出「老土」!

這一點「老土」,是本片最重要之處,看來也是拍攝時最想把握之處。而至於主角的性別、性取向,其實都消弭於無形--已經毫不重要了。

這樣老土的故事,是怎樣拍得精彩如斯的呢?故事當然是說得很流暢,但最重要是捕捉到情緒。

兩位主角,可說是本片成敗的關鍵。

這部片得了金棕櫚獎(Palme d’Or),而評審團破天荒地將獎項同時頒給兩位女主角,實在深得吾心。

主席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在記者會的解釋,點出了重點:

“For me the film is a great love story that made all of feel like we were privileged to be flies on the wall, to be invited into this story of deep love and deep heartbreak. The director did not put any constraints on the narrative and we were absolutely spellbound by the amazing performances of the two actresses, and especially the way the director observed his characters and just let the characters breathe."
“Whether it plays in the US was not a criterion for our choices. We just liked that someone had the courage to tell the story. Politics were not in the room with us. I think this film carries a very positive message. It has a perfect choice of actresses and Kechiche is an incredibly observant and sensitive film maker." (emphasis added)
Karin Badt, “Steven Spielberg and Jury Discuss the Winners of Cannes," Huffington Post, 26 May 2013,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karin-badt/steven-spielberg-and-jury_b_3340490.html

整部戲,是由兩位出色演員的表演支撐的;而導演,不過是引出兩人的情緒,然後仔細觀察--用大量近鏡,觀察。看完戲後,之所以久久不能自已,完全是被兩位演員的魅力吸引住、帶引住。

Adèle Exarchopoulos
Léa Seydoux

這部戲,全屬上述兩位演員的成就。

是以為記。

==

簡單評分:

A(☆☆☆☆☆)

《同窗諜影(동창생)[Commitment]》

Commitmen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新年流流,咁多片可以寫,做乜揀寫套泡菜片?我係咪發神經!?

係,我認,我絕對係哈日派,對近年大盛的韓流,確是不以為然。這點「偏見」,我經常提醒自己,也提醒讀者。其實本片,我也不覺得特別出色,頂多算是中規中矩;只不過有少許觀察,覺得有點意思而已。

男主角似乎是南韓某組合成員;完場時聽到其他觀眾(女的為主),似乎有不少是為他而入場。我是有眼不識泰山,完全不認識,也不覺得有何吸引之處… 無論如何,不過交代一下背景而已。戲不差,但角色其實也不見有何難度…

女主角也不見吸引… 這本來令我這俗人感到有點難耐… 尤其是… 從整部戲的結構上而言,令我不禁想起某種類型的作品(正是我想寫的);但也剛好如此,我後來有點分心了,這倒還好。

故事其實很普通,我想應該是可以放肆地透露一點(放心,我不會太過份。)

北韓出身的男主角,各方面都表現出色,前途「光明」;父親本是派到南韓的特務,後被打成叛徒;他跟妹妹的唯一生機,就是接受訓練,到南韓當特務。他到南韓的身份,是當高中生,當然又不能太惹人注目;剛好班上有跟他妹妹同名的女生,又是班上被欺凌的對象。他就過著「校園↔特務」的雙面生活。

先將南北韓放到一旁,試試抽取當中的骨幹。

女主角在校內被欺凌。新來的轉校生(男主角),原來是特務--頭腦非常好,身手亦非常了得。故事分兩線展開:一方面是校園故事,有男女主角似有還無的愛情線;另一方面,是男主角的秘密生活。

是否覺得熟口熟面?不正是輕小說、漫畫常見的框架嗎?

尤其是「校園劇+X」這種組合,簡直就是輕小說最愛公式之一!無他,目標讀者主要就是這群學生,圍繞校園開展故事,是十分合理的選擇。

日本電影人,小心!泡菜黨的抄襲之手,可能已漫延到ACG界的核心處了!還是我有點杞人憂天呢?因為,有一些核心元素,可能正是日韓之間最大的差別,也不是隨便抄襲到的。這正是我看著女主角,感到最大的困擾,或迷惑。

為甚麼這女主角完全不萌!?

這一個「萌」字,或許正是日韓之間最根本的差別(之一)

譬如,可比較:日出國的國民團體AKB48(廣義),跟紅到過日本的泡菜團體少女時代

以我的「萌論」宗旨,我也不打算分析(我認為是頗為費時失事),只會拈花指月式的斷言:其分別正在於「萌」!

這可能正是泡菜國不可能學,也不能學的關鍵!

所謂「不可能學」,是我認為泡菜國根本學不到;
而所謂「不能學」,是我認為泡菜國如果真的要學,需要易筋洗髓、全盤和化,變成「日本第二」方有可能--那就根本不再是泡菜國,所以從泡菜國的立場,是「不能學」!

百濟效萌,恐如壽陵餘子!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

在「知彼」之前,其實首要「知己」。

日本的獨到之處,其一端正在於一「萌」字。只要能宏揚「萌道」、「宅道」,世界就和平了… (一半不是說笑。)

香港,也似有可借鑒之處。

==

簡單評分:

B-(☆☆☆)

不成文集:2014年1月1日

元旦日,懶洋洋;假期狀態,完全不想打字。

2013年尾,早前有提過,看了幾齣好戲,但感覺比較沉重,今日不宜寫。(藉口!)

2013年才剛剛過去,還未沉澱,不宜寫。
(我覺得,不可能一年剛過就能回顧… 那一年的感覺都未完全褪去,怎麼「回顧」?)

2014年也剛剛開始,未入狀態,不宜寫。
(我覺得,起碼要把握到一年的感覺,才能推想那一年想怎樣、應該怎樣… 都未有新一年的感覺,怎麼「展望」?又,其實「展望」本身也沒甚麼意思,一年的變化可以極大,怎麼能預想?)

在兩年交接的迷離境界,這兩年的事情都不宜寫。

最適宜寫的,是今日。

而今日,實在太懶洋洋,最適宜,是甚麼都不寫。(對,我就是懶!)

一年剛開始,休息一下,寫兩句廢話當(向自己)交數。

如果算是欠了一篇,今年稍後多寫一篇補數。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