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甲威龍(RoboCop)》

RoboCop 2014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今次這部《鐵甲威龍(RoboCop》(「2014年版」),重拍經典作《鐵甲威龍(RoboCop》(「1987年版」)。小時候很喜歡看《鐵甲威龍》,覺得他真的很威、很有型。事隔多年,其實只記得其造型和大概主線,細節全忘記了。本來打算先重看一次舊版,才來寫這新版;但後來懶得找,又想到另外一些事情,跟新舊版本無甚關係,就決定下筆了。

不過,也先說一點新舊版本的事,及略說這套新版電影。

未入場前,我看到海報已頗為不滿:新版的造型太時尚、太流線形、太靈巧了!樸素的銀色才是王道啊!笨重才是王道啊!遲鈍才是王道啊!

看看舊版的造型:

RoboCop 1987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看到了嗎!?這才是一派硬漢造型嘛!新版… 簡直就是油頭粉面!

而最不同者… 新版的人性來得太早了。我不想多說,以免劇透嚴重,但這點實在致命。粗略地說:原本是死人復活,化身機械,發現內藏人性的故事。變成(大)半身不遂,以義軀「復康」的故事。味道完全不同。

(而大企業那一條線,也完全不一樣喇!新版本的「奸角」真身,或可說是「右派思想」、「以愛國為名,侵害人權為實」吧。雖然,我覺得不夠舊版吸引,但也不失為符合時代的改編。)

而其動作方面… 既沒有舊版的硬派味,又非明快刺激,可謂一無是處。

總的而言,是普普通通吧。

我想起的,是跟這套戲本身關係不大,頗為糟糕的事。

舊版,我不太記得續集及之後的故事,但起碼在第一集,男主角的家人都已離開了,所以問題不大。(或我小時候根本沒想到喇,這也不是當年英雄片會有的情節…)

到新版,RoboCop有妻有兒。

「有妻」那一部份,令我驚覺此問題。

尤其是,RoboCop出事前,還有一小片段是他倆在做愛…

問題是,他只剩下腦袋,而Gary Oldman肯定沒有為他裝上「第五根義肢」,他那年輕貌美的妻子--Abbie Cornish怎麼辦!?守生寡?食自己?偷食?

如果要探討他的人性,這也是很實在的部份呀!

The Six Million Dollar Man》和《The Bionic Woman》我未看過,但那兩個不過換了手腳、眼耳,某些重要部位可是完整無缺的呀!

而《百變星君(從其英文片名《Sixty Million Dollar Man》,可見其創作「起點」。)中,星爺「死剩個腦同死剩把口」,比今集新版RoboCop尤有過之,但戲中有明顯提過,其下體曾變過水龍頭和八爪魚,都好過無吖!(況且,應該可以變形。)

本片貌似要探討RoboCop的人性,但加上家累之後,實在跟其「無性」的英雄身份不配合,所以才有這矛盾難解之處吧?下一集的RoboCop可以怎麼呢?有新的敵人?繼續對抗大企業?大政府?

Abbie Cornish的關係如何?兩人各自的性需要如何解決?(或曰,RoboCop已沒了「弱點」,還會有那種需要嗎?還是生理需要稍減,但難耐精神上的渴求?)鄙人腦內補完,難道下一集會有家變?床第不睦,可以如何應對?會有人機交合的場面嗎?似乎更像同人創作的題材。

可能,如果有續集,只會當無事。唔提,咪不存在囉。

==

簡單評分:

C-(☆☆★)

奔跑的小蘿莉(大誤)(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一)

奔跑的小蘿莉(大誤)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一)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繼續皇居東御苑系列。)

我知道大家在想甚麼,我也知道大家只顧著看甚麼,所以才起了這個糟糕的標題。

其實,這是天守台!(無誤)

之前也提過,皇居東御苑其實是江戸城中心部份的遺跡,而江戸城的天守在「明暦の大火」後沒再重建,現址只留下天守台。

而天守台… 老實說,若非有懷古的心情,(兼過度發揮想像力,)純粹從遊客的角度看,這天守台實在無聊得很… 實際上只成了觀景台而已…

我在天守台前,以三腳架輔助,自己拍了幾幅「到此一遊」的老土照片後,懶得收起腳架和遙控,就扛著一整套器材,打算上到天守台可以再拍幾幅老土照。

走到近處,方留意到有一大班學生在「見學」。只得幾歲大的小孩,看到這個沉悶的遺址,可以懷甚麼古呢?果然,見到老師吩咐她們幾人一組,分批上天守台參觀,但卒之每組的小孩都只當是遊樂場,跑上跑落。

那畫面實在有趣,因為這實在就只是個頗為無聊的景點嘛!除了跑上跑落,還真不知有何學可見。

我本來想拿起相機拍幾張照片,但轉念又想… 這樣一個言語不通、單獨行事、一身攝影器材的中年漢… 完全是個「怪叔叔」的形象!不想遭人誤會,正在猶豫之際,忽然又想到,照樣將相機留在腳架上,以遙控拍就可以了!不用打擾她們玩耍,也不用被誤會了!拍出來,效果還不錯。(拍攝街上自然的狀態,盡量不打擾相中人、物,這是街拍之要旨吧,跟意圖不良的偷拍有雲泥之別。Henri Cartier-Bresson更用黑膠紙貼著相機,盡量避免遭途人發現喇!)

天守,本有軍事用途,亦是城的象徵,但步入江戸時代以後,天下一統,已沒有此軍事需要。不重建天守,正象徵日本進入和平的年代。此天守跡,或許正有此意味。

小孩在天守台的坂道上跑跳,躍向藍天,也很配合吧。

路(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都是在皇居東御苑影的,但其實地方不太重要,反正看不出來。

我不過喜歡那一段路的樣子、喜歡那構圖光線而已。

尤其是瀝青路面,拍出來的顆粒很迷人。

(松樹的剪影也不錯。)

(怎麼好像在自賣自誇?哈哈。)

飛天錦鯉(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九)

飛天錦鯉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九)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上一幅相一樣,都是在皇居東御苑二の丸庭園影的。

當日天清氣爽,風也不大,很平靜,剛好有錦鋰游到水面,配合倒影,像在天空飄浮,很有趣。拍了好幾張,這一幅最合心意。

《戀一世的愛(Endless Love)》

Endless Love (2014)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我有加入某院線會員,貪其買戲飛、買爆谷熱狗有折,生日及續會有贈券。不過贈券,通常有效期很短,假日、週末等又不能用,通常拖得一陣,都揀無可揀,不少用了來看爛片。

今次,絕對是典型例子。

老實說,我也從沒期望過這會是套好戲,我不過想入場看Gabriella Wilde而已。而最終,也沒感覺受騙,滿滿都是她出鏡的場面,又有不同造型,也頗感滿足的了。

今次這套是「2014年版」,以前已有「1981年版」,而原本是Scott Spencer的小說。

小說我沒讀過。(其實,我連那作者也未聽說過,他的書一本也未讀過。)舊版(1981年)電影,我也沒看過。從維基的資料所見,兩套戲的情節迴然不同,除了主角名稱和戲名之外,實在看不出有任何相似之處!

從簡介得知,舊版之濫情、無聊、愚蠢… 似乎「惡頂」得難以形容。(我純粹基於簡介內容,作粗略評估,以供比較而已。始終未睇過,不能下定論。)而新版… 雖然去掉了部份令人難忍之處,但係… 嘩… 怎麼可以如此膚淺無聊?

從這部戲的角度看,年青人的生活似乎就只得、只應該是Party、Party、Party;而愛,九成時間都只係Sex、Sex、Sex。我唔否認,我係比較宅、比較孤僻,但我絕不覺得「正常年青人生活」,原來就係跟一大堆豬朋狗友飲酒狂歡發瘋;而性,雖然是愛情的重要部份,但絕不會大部份「談情」時間,原來不過是由屋企搞到去圖書館再到郊外野戰。

與其叫《Endless Love》,哩套不如叫《Endless Booze》或《Endless Lust》。

==

簡單評分:

D(☆★)

《騙海豪情(American Hustle)》

American Hustle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講戲癮」又返唻喇,因為今舖套戲好「過癮」。

首先係,導演David O. Russell很妙,他往績似乎普普通通,但近年卻連續有三套頗出色的作品:《擊情手足(The Fighter》、《失戀自作業(Silver Linings Playbook》和今次這套《騙海豪情(American Hustle》。

幾部戲的類型和感覺稍有不同,共通處是戲中人物均多少有精神、情緒問題。

更有趣的共通處,或者是演員--

 由《擊情手足》帶來Amy AdamsChristian Bale
 由《失戀自作業》帶來Bradley CooperJennifer Lawrence

(係,我認,我係好想睇Amy Adams,是主要入場原因,偏心偏到出面,評分打高咗五六七八分,一啲都唔出奇。其實,係,Amy Adams係蒼老咗少少,亦唔係標準美女,但非常有魅力、非常吸引,似乎亦未因她色相漸衰而稍減。

 我常說:「可愛的人,老了也同樣可愛。」經常舉的例子是薬師丸ひろ子(薬師丸博子)。她比Amy Adams大整整十年,不久前看FNS歌謡祭紅白,風采絲毫未減。當然,不會是當年穿水手服那個少女樣子,而是接近《三丁目之黃昏(ALWAYS 三丁目の夕日)》系列的中年婦模樣,但感覺仍是同樣可愛、同樣萌。)

(另外,今次仲有蝙蝠俠又玩「變身」,個光頭肚腩look都非常吸引人入場。)

海報上出現的五個主要演員,只有Jeremy Renner是新入組的。

上一套,兩個有精神、情緒問題的主角,又擺明是愛情片。

今次,兩個騙子做主角,又懶係用「Abscam」做背景,暗示部份係真人真事,仲有Robert De Niro客串做黑幫!搞到咁大… 但其實同樣是愛情片!

純粹從維基讀到一些影評摘錄,讚多彈少,但有人不滿其「似」(或「抄」)Goodfellas》… 我能夠理解兩套片「相似」之處,但無論怎麼看,這部份根本不是這套戲的重點吧?

不過是兩個以詐騙為生的人,相遇後竟有真愛;而不能相信人、欺騙,成為兩人之間潛在的不穩因素,後來因事爆發,但又藕斷絲連,這是兩人的衝突所在。而後來… 還是別說太多。(雖然我覺得是意料之內。)最終,再發現對方。

「Abscam」,不過是外衣,可帶出戲中的笑料、或講及人性愛被騙的部份、或推進劇情;但重點,本片最重要的主幹,其實是兩個騙子的愛情故事。

噢!難怪會在情人節檔上畫!

兩個中年騙徒,配上一條「老鬼土」的愛情故事線,感覺還不錯。尤其是Amy Adams的表演,那呷醋、打情罵俏的樣子,萌死了。(我似乎越來越離題…)

如果將這條骨幹暫時不理,放到一邊,那就變成一個講「欺騙」的故事。每個角色,都活在互相欺騙、自我欺騙、防範欺騙的世界。而每個角色,也都各有可愛、有趣之處,這是另一可觀的地方。

我決定,點到即止,不要再說,否則過火。本片的人物,都跟其遭遇扣得很緊;講人,等如穿橋,入場時趣味會大減。

好,或許只說一句:

Jeremy Renner的角色,其實不平板木獨,而且不少重量也由他而來,雖然不若其餘幾人搶鏡,但也不要走漏眼。

==

簡單評分:

A-(☆☆☆☆★)
(嗯,信唔過,我打哩個分真係信唔過。
 唔係我想唔信哩個分數,我真係覺得值咁多;
 不過我太喜歡睇Amy Adams,自己都唔知會打高咗幾多分。
 自己打返個折啦。)

皇居東御苑二の丸庭園(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八)

皇居東御苑二の丸庭園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八)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上一幅相,感覺太沉重,來換換口味。

上一篇我忘記說地點,其實就在白山通り内堀通り交界處。從該處向南望,就能見到皇居東御苑了。(對外開放,詳情可參看宮內廳網頁。)

皇居東御苑,大部份其實就是舊江戸城的本丸、二の丸、三の丸遺址。一橋家跟宗家的距離,忽然變得很具體、很實在。

園內遺跡的照片,我拍得不好,暫且不獻醜了。(或許我會改變主意,也或許… 花點時間再揀選一下,或剪裁一下,會有比較能見人的照片。)這張是皇居東御苑二の丸庭園的照片。

千代田区観光協会所說(我已經盡力搜查過,雖然所有網站都這樣說,但出處不明;找不到更可信的資料,唯有將就一下吧。),這是依照徳川家重時代的庭園重建的。

那天早上,正好在剛開門的時候入場,可能時間實在早,又是平日,入場者多為老伯,我也感覺像老伯一樣,有到公園晨運的氣氛。人不多,很適意。庭園非常恬靜,賞心悅目。

一橋徳川家屋敷跡(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七)

一橋徳川家屋敷跡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七)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早前有一篇說過,今次特別安排了時間,到東京的政治中心行一圈。影了很多照片,這一輯選了幾張,這是第一張。(其實,選出來的多不太「政治」,因為好幾張都影得不好,先收起來,細想一下,再作打算。)

沒有特別的建築,空餘一個石碑,有甚麼好看的?

對日本史稍有認識的人,看到「一橋徳川家屋敷跡」這八個字,已經很清楚了。

是,該處沒有甚麼特別的勝跡,只有那八個字,但吸引我駐足者,正是那八個字。

一橋徳川家徳川氏的支系,得名於其江戶城宅第所在位置--一ツ橋,是御三卿之一。御三卿的地位,僅次於御三家,亦負有同樣的重責--宗家無嗣時,相當於「子孫供應庫」的角色。

末代將軍徳川慶喜,(名義上)就是由一橋家過繼的。(雖然,本來是水戸家出身的,過繼給一橋家,後來再過繼給宗家。對,就是水戸黄門那個水戶家。)

二百多年的江戸幕府,甚至六百多年的武家政権,就在大政奉還時,由慶喜拉下帷幕。

這八個字,就是有此等重量。

棒球小子(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六)

棒球小子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六)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這一輯相的鎌倉系列,應該到最後一張了。
(除非我日後再選中其他吧。)

小時看日本動漫,非常嚮往棒球。

勉強算是集體球類運動,但又極有個人對決色彩:主角投手可以一人之力,將敵方全員三振出局,對方被壓至一分也難取,英雄感爆燈。

見這一班棒球小子在車站前籌款,隨手就拍了。

後來發現,畫面右方的途人一臉不屑、不滿的樣子,恰成對比(尤其是最左邊那個棒球小子,木無表情的望向畫面右方),有趣。

可惜,前方有另一途人經過,遮了一部份,否則畫面更完滿。顯然,我當時根本沒留意到右邊的元素,觀察力不夠廣、不夠敏銳,按快門的時機不太好。可惜,可惜。那一抹黑影,剛好破壞了畫面的靜止感,實是缺憾。

雀(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五)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五)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鎌倉,當然也有其他東西。

不少小店頗有特色,當日亦在一間餅店買了曲奇餅和棉花糖。很舒適的地方。

或許,正因如此,這裡的人才有閒情,在車站前的欄杆,放上幾隻假雀吧。

照片是晚上拍的,原本不是這顏色,是後期調色調成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