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警》

《魔警》電影海報
(來源: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可以更好。」
這是回想這部戲時最強烈的感覺。

其實是不錯的。不過要分清楚,我所指的「不錯」,是按甚麼標準?入場,想睇套刺激、畫面流麗,都有少少有趣人物睇,可以食吓爆谷的警匪片--以如此標準,實在不錯。甚至,可以算「真係幾好」。起碼無前年《逆戰》嗰粒假到出汁嘅CG子彈,當時我笑到甩肺,幾乎停唔到。今次,特技出乎意料地靚。

不過,特技正係其中一項不滿之處。唔係特技做得唔好,而係有一段,似乎無必要,又或者話,跟本片其他部份風格不太配合。係有一段講「發夢/催眠」嗰部份。反而,揸車期間那一段迷幻片段,CULT得唻頗喜歡,同開場時那段「墨水」的風格好夾。

另一處不滿,是有點散同浪費。「鬼王黨」的背景設計,其實很吸引,可以再挖、再玩,甚至有潛力獨立成篇,整套Spin-Off可能都幾有趣。如此有趣的組合,只淪為被擺佈的陪襯,有點可惜。林嘉華的差佬角色亦係,要咁樣設定,不是不可以,不過咁又塞入唻,又唔夠篇幅寫得深刻,反感覺有點造作,不如放入另一部戲吧,現時唔上唔落,又係可惜。

而講到鬼王黨,又不得不提… 大佬,你講到設計咁周密,點解又留條咁白痴嘅尾?真係講唔通喎。

而同樣係情節方面,心理醫生那一條線,不太好。一來太著跡、太刻意。二來,心理醫生真係可以咁做嘢咩?係咪太踩界?專業守則呢?睇到人一頭問號。而女上司那一部份,也是刪去更好。其實,如無迫切劇情需要,不如陽剛到底,只留馮素波一個主要女角。女上司,可以變男上司。心理醫生喎… 警隊內部應該都有啦。

同埋,我到而家都唔明,有一幕喺行人隧道… 其實係做乜?希望有人可以話我知。定係,只不過係最初由徐步高得到啟發,雖然最後完全唔係講哩單案,但係拍咗少少片段,留低咗?定係我睇漏乜嘢,其實同套戲有唔知咩關係?

其實,不少部份都拍出味道,整體我仍覺得「好睇」。不過,喺哩處、嗰處,總有少少缺憾。唉,可以更好。

==

簡單評分:

B(☆☆☆☆)

水清有魚(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七)

水清有魚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七)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一開始做乜搞個咁既系列呢?啲相擺得太耐,就唻我自己都懶得再拎出唻講!下次要諗清楚少少,一張張咁放,可能唔係好主意。不過而家咁講啫,再諗下,其實要一篇過寫一堆相,仲難揀、仲難排!)

浅草寺,其實真係… 無咩好行… 有啲悶。不過一場去到,都喺週圍行個圈。經過西側時,見到有橋、有水、有魚,就影下。

其實有點疑惑。佛寺何故要養魚、養錦鯉?

造庭園,反而容易理解:像微縮世界,有「三千大千世界」的味道,可參佛理。(我諗。)但在寺院旁邊的窄溪,養幾條錦鯉,真不知有何意思。

又,原來上Google Map可以行到咁深入… 直情可以行返去哩個位…

回應政改(偽)諮詢‧其之三:立法會

要寫立法會選舉設計,很尷尬。尷尬之處,是因為我心目中的制度,幾年前有人寫過相類建議【註一】,怎樣再寫才有意思呢?如果寫出來都無貢獻,倒不如引文介紹,指出不同處就算了吧!不過,還是試寫一下吧。

立法會「普選」有何難?

特首的「普選」,其實比較簡單,因為最終只會選出一個人。結果,只要得出一個最能代表民意的人選,就可以。最簡單地想:「(經無篩選提名後,)一人一票。」當然就係「普及而平等」。

但立法會則完全不同,因為有七十席。(假設議席數目不變。)

先來一個誇張又荒謬的想像例子:

立法會既然有七十席,咁就每個選民有七十票啦。分開七十個議席咁選,候選人可自行選擇競選「一至七十號」任一議席,每一議席都由全體選民投票選出。「一人七十票」,好公平。

此議絕不公道!

如果咁選法,等如選七十次特首,每一次都只會代表「主流民意」,不論選七十席、七百席、七千席,都只會千人一面,只得一種聲音!據此辦法,則小眾永不能踏入議事堂議政!如此,則不能發揮立法會之職能,代表社會各種聲音。

較為合理的安排,應符合以下三點【註二】
 一、 務求令選舉結果可反映各種聲音在社會上所佔的比例
 二、 要能保障小眾聲音不會被排擠;及,
 三、 當然,亦要符合前文所述各項「普選」的基本要素。

立法會‧功能組別

先講這個,因為比較簡單。現行辦法,有「票數不均」、「票值不均」之弊,完全不符「普選」要求,不用多想,應廢除。講完。

立法會‧地方選區

一講立法會普選,很多人都想到這個,因為最簡單、最熟悉。

依照立法會議席數目,按香港人口分布,分成相應數目、選民人口相同/相若的選區,以「一人一票」、「單議席單票」方法選出。這是最直觀、簡單的辦法。看來,亦符合票數、票值均等的普選要求。

此制有隱患。

香港各區的人,平均而言,想法、關注的問題,有否明顯差異?就少數議題,可能是有差異的:一些地區議題,看法當會稍有不同;而富裕區、平民區,對經濟問題看法想亦不同;等等。不過,比如… 「應否容許同性婚姻」、「大麻應否合法化」、「應否放寬淫業限制」、「應否開放賭禁」等等問題,我斗膽斷言,香港各區如分別進行民意調查,結果應相若。

一些小眾看法,以香港整體而言,可能亦有相當人數,如按比例分配議席,在立法會應可有代表;但這些人,分散於香港各區,如每區以「多數決」選出一個代表,其看法必不獲重視。

就不少重要議題而言,將香港人口分成七十等份,其實跟隨機抽選差別不大;而選舉結果,卒亦會一如文首提出的例子,千人一面

當然,「地方選區」方式亦有其優點【註三】,最重要乃其簡單直接、容易明白,光此一項,已值得暫時應用。日後,是否要再行變革、改進,可再議。以現時狀況而言,余以為可用於選出立法會一半議席

立法會‧比例代表

「比例代表制」,用意正在修正「千人一面」之弊,令少數聲音能得代表。

余以為,可沿用現時的「名單制」【註四】,以其較方便小眾及獨立候選人,不一定需要組黨,選民亦容易明白,但改以全港作為單一選區。免除組黨要求的名單制,最大優勢是靈活。同一名單的候選人,甚至未必需要有完整政綱,可以只高舉某些議題,比如爭取某些改變、推動某些政策,都有機會選上,更利百花齊放,正好平衡「地方選區」傾向主流價值的效果。

另,為保障少數聲音,以平衡「地方選區」部份之比例不均,亦可沿用現時已用的「最大餘額法」,更利選出小眾代表【註五】

「比例代表」制,可用於選出立法會餘下一半議席

立法會組成及選舉辦法建議

<方案>

立法會組成:       一半議席由「地方選區」選出;
             一半議席由「比例代表」選出。
選民投票權:       一人兩票;
             一票投「地方選區」,按其住址分配;
             一票投「比例代表」,全港不分區選舉。
「地方選區」選舉辦法:  以「單議席單票」制,分區「一人一票」選出。
「比例代表」選舉辦法:  全港成一大選區,候選人組成「名單」參選,
             以「一人一票」方式投票,以「最大餘額法」分配議席。

「分組點票」?

立法會的功能,即為立法,此立法權應由立法會所專有,立法會議員提出的議案,絕不應較政府議案不利。

建議:

<方案一>

取消「分組點票」,一般議案,無論由政府提交、或由立法會議員提交,均只須得半數支持即可通過。

<方案二>

全面適用「分組點票」,一般議案,無論由政府提交、或由立法會議員提交,均須得「地方選區」及「比例代表」議員各過半數支持方可通過。

立法會議員的國籍及外國居留權

《基本法》中,對立法會議員國籍及外國居留權有若干限制【註六】

第六十七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由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組成。但非中國籍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居民在外國有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居民可以當選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其所佔比例不得超過立法會全體議員的百分之二十

第七十一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由立法會議員互選產生。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由年滿四十周歲,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滿二十年並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

故此,在《立法會條例》中亦有相應條文【註七】作出規定:

第三十七條 獲提名為候選人的資格

(1) 符合以下條件的人方有資格在地方選區的選舉中獲提名為候選人─ (由2003年第25號第20條修訂)
(a) 年滿21歲;及
(b) 已登記為地方選區的選民並有資格如此登記;及
(c) 並未有憑藉第39條或任何其他法律喪失獲選為議員的資格;及
(d) 在緊接提名前的3年內通常在香港居住;及
(e) 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並且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的國家的居留權。

(2) 符合以下條件的人方有資格在某功能界別的選舉中獲提名為候選人─
(a) 年滿21歲;及
(b) (i) 就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以外的功能界別而言,已登記為並有資格登記為該功能界別的選民;或 (由2012年第11號第61條修訂)
(ii) 令該功能界別的選舉主任信納他與該功能界別有密切聯繫,但區議會(第一)功能界別及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除外;及 (由1999年第48號第22條代替。由2011年第2號第15條修訂) (c) 已登記為地方選區的選民並有資格如此登記;及
(d) 並未有憑藉第39條或任何其他法律喪失獲選為議員的資格;及
(e) 在緊接提名前的3年內通常在香港居住;及
(f) 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並且沒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的國家的居留權,但第(3)款指明的12個功能界別除外;及 (由2011年第2號第15條修訂)
(g) 就區議會(第一)功能界別及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而言,是根據《區議會條例》(第547章)設立的區議會的、且根據該條例第V部當選的議員。 (由2011年第2號第15條増補)

(3) 為施行第(2)款而指明的12個功能界別如下─
(a) 法律界功能界別;
(b) 會計界功能界別;
(c) 工程界功能界別;
(d) 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功能界別;
(e) 地產及建造界功能界別;
(f) 旅遊界功能界別;
(g) 商界(第一)功能界別;
(h) 工業界(第一)功能界別;
(i) 金融界功能界別;
(j) 金融服務界功能界別;
(k) 進出口界功能界別;
(l) 保險界功能界別。

(4) 議員並無資格在補選中獲提名為候選人。

其實,香港永久居民,不論國籍,應有同樣政治權利;且立法會所處理者全為香港事務,跟宗主國無涉,實不應有如此限制;另外,現時只指明部份「功能界別」可接納「非中國籍」及「無外國居留權」者參選,實屬武斷。此等情況絕不理想,應改革。

<方案>

 一、 修改《基本法》第六十七條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組成。」
 二、 修改《基本法》第七十一條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由立法會議員互選產生。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由年滿四十周歲,
      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滿二十年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擔任。」
 三、 《立法會條例》亦應刪去有相應限制的條文。

立法會議員提出議案的權力

《基本法》對立法會議員提出議案的權力有若干限制【註八】

第七十四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根據本法規定並依照法定程序提出法律草案,凡不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者,可由立法會議員個別或聯名提出。凡涉及政府政策者,在提出前必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

如前述,立法會應有專屬的立法權,對議員提出法案的權力作出限制,實屬無理。

<方案>

修改《基本法》第七十四條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依照法定程序提出法律草案,
  可由立法會議員個別或聯名提出。」

【註一】 我指的是戴耀廷在2009年提出的建議,我倆建議的最大差別,是其建議以政黨為基礎,而愚見則認為可按香港實際情況變通,沿用名單制即可。參見:戴耀廷:<混合選舉制度為普選的終極模式>,法界三文治,2009年8月19日。http://legalsandwich.blogspot.hk/2009/08/blog-post_19.html及戴耀廷:<混合選舉制度的過渡選舉模式>,法界三文治,2009年8月26日。http://legalsandwich.blogspot.hk/2009/08/blog-post_26.html

【註二】 參見:安德魯‧雷諾茲等著,魯閩譯:<第一章‧概述‧設計標準>,《選舉制度設計手冊》(Electoral System Design: The New International IDEA Handbook),第13-22頁,第27-46段。香港:商務印書館,2013年。

【註三】 此處的「地方選區單議席單票制」,其實相當於《選舉制度設計手冊》中所述的「多數制‧領先者當選制」,其優劣之詳細分析,參見:安德魯‧雷諾茲等著,魯閩譯:<第三章‧選舉制度及其效果‧多數制‧領先者當選制(FPTP)>,《選舉制度設計手冊》(Electoral System Design: The New International IDEA Handbook),第50-54頁,第76-79段。香港:商務印書館,2013年。

【註四】 《選舉制度設計手冊》書中提及的名單制,乃以政黨為基礎,但考慮香港實際環境,余以為未必需要以政黨為基礎,容許理念相近的個人組成名單出選,或許更有意義。但書中若干想法亦值得參考,例如「開放」或「自由」名單制度,即甚為有趣,或能有所啟發;但其效果有利有弊,可再慢慢參詳考慮,不必急於一時決定。參見:安德魯‧雷諾茲等著,魯閩譯:<第三章‧選舉制度及其效果‧比例代表制‧競選名單制(List PR)>,《選舉制度設計手冊》(Electoral System Design: The New International IDEA Handbook),第84-100頁,第106-108段。香港:商務印書館,2013年。

【註五】 參見:安德魯‧雷諾茲等著,魯閩譯:最大餘額法(largest remainder method),<附錄二‧術語表>,《選舉制度設計手冊》(Electoral System Design: The New International IDEA Handbook),第235頁。香港:商務印書館,2013年。

【註六】 《基本法》及相關文件見:http://www.basiclaw.gov.hk/text/tc/basiclawtext/

【註七】 《立法會條例》(第542章)。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pdf.nsf/CurAllChinDoc/02BD7F1B360565B3482575EF0017962C?OpenDocument

【註八】 同【註六】。

回應政改(偽)諮詢‧其之二:提名委員會

據人大常委在2007年所述,香港可於2017年普選特首,其《決定》【註一】中清楚表明:

「會議認為,根據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實行普選產生的辦法時,須組成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可參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提名委員會須按照民主程序提名產生若干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全體合資格選民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人選,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其中,「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全體合資格選民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人選」一句異常清晰,毫無懸念,即使是最惡劣的反民主份子亦不敢(公然)反對「一人一票選特首」。而就算中共要「走數」,頂多反口唔認(等多啲人睇清楚其本性),但斷然無從「捩橫折曲」。

所以,今次政改的主要爭議,就在於「提名委員會」。此中,又可再分成兩部份:

一、 「提名委員會」如何組成;
二、 「提名委員會」如何提名候選人。

現時,爭論多集中於第二點,第一點較少人著墨,但余以為第一點其實較為「基本」,故下文提出建議時,我仍會按照上開順序舖排。不過,提出具體建議前,先處理理論問題。

何謂「提名」?為何要有「提名」?

上一篇提過,「普選」應該包含「平等而普及」的「投票權」、「參選權」和「提名權」,缺一不可。

其實,「參選」當然不證自明,但「提名」可沒這麼簡單。按道理,如果人人皆有平等的「參選權」,那只要設計一個人人皆可參選,只要想參選就能參選的制度就可以了,何用「提名」呢?人人自薦出選就可以了,至於是否能得票當選,就由所有選民決定。這是最直觀的推論,亦毫無疑問很公道、很平等。

然而,放眼世界各處有選舉的地方,大多都有「提名」(或「報名」)的程序。這是何解呢?就算有「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怎麼不乾脆將其去除呢?

余以為這主要是實務操作的問題;另外,亦有公共資源是否恰當使用的問題。

試想像,香港有七百萬人,如果有一個巴仙的人想當特首,其中又再有一個巴仙的人決定參選,就有七百個候選人了!其實,候選人很多,本身不是問題,但再想像有七百個競選團體,日夜轟炸… 就有點可怕了。而選票上,要印上七百個人頭,相信不會是一張紙,而是一本小冊子,甚至一本小書!

若然如此,投票必然會費時失事。甚至,不少選民可能以投票太困難,放棄投票。(要翻閱一本七百頁的小書投票?開玩笑!)而有七百個候選人,相信點票亦有困難,到底可如何執行,選舉事務處一定非常苦惱。

從實務考慮,這情況絕不理想,甚或根本不可行。

又,比如在香港,獲承認的選舉候選人往往有一些「特權」,而這些「特權」是佔用了公共資源的。

最最最基本,其實不止在香港,在任何地方的選舉都一樣--正式候選人,起碼會有機會獲印在選票上,這本身已是一種由公帑支付的寶貴資源!我不是說油墨或紙張錢,而是其樣貌、名字、以至簡短介紹得以接觸全體選民,這是珍稀的公共資源。

另外,在香港,候選人又有權利可向選民寄發政綱、宣傳品。而為選舉公平,傳媒在報導、舉辦論壇時,又要分配版面、時間給每個候選人,尤其是經大氣電波廣播的電台、電視節目,實屬公共資源。

如果參選者根本只得極少數人支持,容許其成為候選人反會阻礙選舉正常運作,亦縱容其濫用公共資源。

確保選舉能順利運作、確保公共資源恰當使用,是合理的政策目的。只要不妨礙公民享有「平等而普及」的「參選權」和「提名權」,可制定合適的機制,以避免一些毫無合理程度支持的人獲承認為候選人。

怎樣的提名機制方為合理?

只要能體現平等而普及的參選權和提名權,即為合理。

「公民提名」?

最簡單直接的制度,當然就是:「證明獲一定數量選民支持(並符合參選資格),即可當候選人。」此即為「公民提名」,是最為明快、又無庸置疑極為合理的辦法。

此議的唯一問題,是「是否符合《基本法》」,因為《基本法》中明文規定由「提名委員會」提名,而沒有「公民提名」。余以為,有風險,不能「實牙實齒」、「一錘定音」說是否符合《基本法》。沒有清楚明白、無從狡辯的條文,據中共往績,等如「佢話乜就乜」,其實只是政治角力的問題吧。

倡此議者,以學民思潮為代表。【註二】

我贊成「公民提名」,但不會建議「公民提名」;我認為更好的建議,是從現有的條文而言,根本無從指其不合憲,但又符合「普選」原則的方案。這樣方可將壓力推回中共身上,而不會任其以「不合《基本法》」為藉口置之不理。

「虛化提名委員會」?

將提名委員會虛化,變成由香港人控制的「橡皮圖章」,尤如美國總統選舉的「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一般,亦是其中一個可能。

「公民提名」,當然亦可納入此方案內。其他諸如:「公民推薦」、「政黨提名」等等,同樣可收入此框架。如此,則「提名委員會」不過徒具形式,完全無礙市民實質「提名權」,亦是合理的方案。

此議以練乙錚在《信報》的文章說得最清楚明白,可茲參考。【註三】

問題,同樣是「是否符合《基本法》」。雖然練乙錚在文中講解得明白,但共匪會否聽取其意見,實在難言樂觀。兜兜轉轉,仍是回到跟中共政治角力的道路,但問題是… 我們有多少議價能力?

上述兩個方案雖好,但弱於容易予人口實,中共很可能以「無法理依據」為由,「捩手掉開」;而方案被拒絕之後,其「法律問題」不容易講清楚,亦未必容易得到大多數香港人支持。

中共陣營有何依據駁斥上述方案?

莫樹聯在《明報》曾刊出一篇文章,又曾在研討會上講過同一番觀點【註四】

「如要用另一個案例的判辭去解釋這個普通法的原則,就是:一個在法律之下有責任去決定一件事的人,(一)他不可依賴一個沒有彈性、沒有例外的政策來作出決定;(二)他不可受別人操控;(三)他不可讓他的酌情權受到束縛;(四)他不可以不行使他的酌情權;(五)除法律情况許可外,他也不能把有關權力下放予其他人士。

《基本法》第45條清楚規定,『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這短短幾字,有幾個很重要的意思。第一,提名的責任在提名委員會身上。第二,提名的酌情權也是在提名委員會身上。第三,這個責任和酌情權須由提名委員會親自承擔及親自行使。第四,根據剛才所提及的普通法原則,提名委員會不可避開它提名的責任,也不可讓它提名的酌情權受到束縛。

到底什麼是『酌情權受到束縛』?舉例而言:『如參選人獲得某個百分比的登記選民聯署提名,提名委員會須予以確認』;或許:『符合某標準的政黨或政治團體可以單獨或聯名提名某候選人,提名委員會須予以確認』。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的例子提出『提名委員會須予以確認』,而非『需予以考慮』。『提名委員會須予以確認』的意思是要束縛提名委員會,將提名委員會的酌情權完全或部分奪去。這樣肯定是違背了剛才所討論的幾個原則。」

且稱之為「酌情權不受束縛論」。

吳靄儀其後同於《明報》撰文駁斥【註五】

「愚見以為,用行政機關行使酌情權喻憲法下的由提委會提名的提名程序,實在不大合適。假設第45條真的是賦予『提委會』一項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權利』;這項『權利』當然可以由本地立法落實,當然要『依法』行使。憲制賦予的權利甚少絕對,往往須由法例規管,任何規管是否違憲,大家早已耳熟能詳,就是要看施加的限制是否合理及合乎比例。『提委會必須確定公民提名』,既合第45條原意、合理而又合乎比例(因為提委會還可在公民提名以外提名其他候選人),假如立法訂明,我倒不知莫資深用什麼理據去提出司法覆核?」

吳靄儀的反駁雖然有理有節有力,但莫樹聯的說法亦非無理據,而這灰色地帶則令中共可混水摸魚,此間的問題不容易向公眾解釋、難以爭取支持。

不過,莫樹聯的說法其實是把雙刃劍,稍後正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酌情權不受束縛論」‧選舉權篇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香港的適用程度姑且不論【註六】,只按照《基本法》及相關文件【註七】推論,以求滴水不漏。

第四十五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普選產生的目標。
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規定。

此條文只提「普選產生」,具體而言是怎樣安排呢?沒有說。

第二十五條
香港居民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第二十六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被選舉權

但參照第二十五條和第二十六條,意思則很明確,要符合「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平等選舉權被選舉權」的標準,方為合憲。

任何令「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不平等的方案,肯定不合憲。

再回帶翻看人大常委的《決定》【註八】

「會議認為,根據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實行普選產生的辦法時,須組成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可參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提名委員會須按照民主程序提名產生若干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全體合資格選民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人選,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參照莫樹聯的說法,可如此推論:

人大常委的《決定》清楚規定,「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全體合資格選民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人選」。這短短幾字,有幾個很重要的意思。第一,選舉的責任在全體合資格選民身上。第二,選舉的酌情權也是在全體合資格選民身上。第三,這個責任和酌情權須由全體合資格選民親自承擔及親自行使。第四,根據剛才所提及的普通法原則,全體合資格選民不可避開它選舉的責任,也不可讓它選舉的酌情權受到束縛。

按《基本法》,提名委員會有「提名」的權力,但亦僅得「提名」的權力。如果其「提名程序」之設計,令其實質上成為一種「初選」(或「篩選」),則僭越了「全體合資格選民」的「選舉權」。

根據上述首部份的討論,如果提名委員會的提名程序形同「初選」,則提名委員會比其他選民有更多「選舉權」,違憲。再者,根據莫樹聯的「酌情權不受束縛論」,如果提名委員會的提名程序形同「初選」,則束縛了「全體合資格選民」行使其「選舉的酌情權」,違憲。

怎樣理解「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

如上一節所論,如果提名委員會的提名程序形同「初選」,則屬違憲。故此,任何謂「民主程序」必然是指「少數服從多數」、「要過半數支持」等等,必然是廢話。因為提名委員會的權力僅限「提名」,不能作「初選」。

要令這句條文有通順合理的意思,所謂「按民主程序提名」的「民主」,應該是指:「就整個選舉制度而言,其程序符合『民主』的理念、原則、標準。」尤其,提名委員會行使其「提名」的功能時,不能削弱全體合資格選民「普選」的權利。

具體而言,提名委員會行使其提名功能時,只能以上文討論過的兩項政策目的為據:

一、 確保選舉能順利運作;及,
二、 確保公共資源恰當使用。

而提名程序的設計,應能體現這些目的,並確保其不會變質成初選。

甚麼是「廣泛代表性」?

依《基本法‧附件一》【註九】所描述,現有的「選舉委員會」獲形容為有「廣泛代表性」,而其成員不過來自「四大界別」而已。

來自不同界別、背景的人,當然會有不同的觀點,一個組織如能包含各色人等,自然有「廣泛代表性」。而既然,不過是由「四大界別」組成的「選舉委員會」已經被視為有「廣泛代表性」,如果再推而廣之,由「五大界別」、「六大界別」、「七大界別」…「N大界別」組成,當然有「更廣泛代表性」。而從邏輯而言,有「更廣泛代表性」的組織,當然有「廣泛代表性」。

如果推展至上限,納入全港人口,當可由「七百二十一萬九千七百(7,219,700)大界別」【註十】組成,以代表七百萬種不同觀點。

不過,將襁褓中的嬰兒等都包括在內,顯然有點荒謬;而香港人口當中,享有完整的政治權利者,唯永久居民矣;當中,能實際投票的人,唯「已登記合資格選民」而已。

實際上限,納入全體已登記合資格選民,當可由「三百四十七萬一千四百二十三(3,471,423)大界別」【註十一】組成,以代表三百多萬種不同觀點。

如此組成「提名委員會」,既符合「廣泛代表性」的標準,亦符合「普及而平等」的普選原則。

「直接民主」vs.「代議民主」

上一節,是以「直接民主」為基礎提出的想法,但其實亦可用「代議民主」為基礎,得出另一種方法。

如果「提名委員會」本身全數由普選產生,以代選民行使其「提名權」,當亦屬可行之議。

具體方法可以是設立「提名委員會選舉」,以符合普選原則的制度,選出提名委員。另外,亦可以由現有經普選產生的代議士組成提名委員會--例如:由全體地方選區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

提名程序

正如上述,「提名」是有明確、客觀的政策目的,亦不可無理限制公民政治權利。具體而言,可以考慮:(一)從實際運作而言,候選人數多少方會影響選舉順利進行?(二)候選人數多少方會令公共資源不能合理分配、有效利用?(三)以上兩點的考慮,均不能無理限制公民政治權利。

參考現行選舉【註十二】,在立法會地方選區,有些參選名單多達九人,一區內有數十人出選,可見選票上展示數十人並無困難,而選民亦能應付如此數量候選人。不過,立法會地方選區是以名單參選,故以「參選團隊」計算,最多的一區亦只得十九張名單,而有力的「參選團隊」可能只得不到十隊。然而,可見十至數十名候選人,並無運作困難。

公共資源的運用方面,試以電視廣播為例。現時的立法會選舉,各大傳媒均有舉辦論壇,未必全部候選人均有出席,但其節目時間則極有參考價值。從資料可見,一般選舉論壇均能獲安排約兩小時廣播。扣除每小時十分鐘廣告,實質有一小時四十分鐘,即一百分鐘節目時間。如果假設特首選舉論壇亦有相類安排,而又假設每人十分鐘已足夠,那就能容納十名候選人。當然,如果候選人較多,又或傳媒認為需要更多時間,可另作安排。無論如何,十人似乎亦是合理的上限。

(有多少觀眾願意,而且有時間看三十人參與,為時六小時的選舉「論壇」?)

且以「十名候選人」為理論上限。

如果以「代議民主」方式組成提名委員會,則任何合資格人選,得十份一提名委員提名,即可成為候選人。

如果以「直接民主」方式組成提名委員會,情況則稍為複雜。如前述,若由「三百四十七萬一千四百二十三(3,471,423)大界別」組成提名委員會,十份一即需要「三十四萬七千一百四十二(347,142)人」提名,根本難以達成,不合情理。

其實,只要有志參選者能證明其有相當支持,不是胡混搞局,即可當候選人。只要能收集合理、可行的提名數目,就已足夠。余以為,五千人已足。既足以反映其支持及動員能力,又不會成為無理的參選阻礙。

若如此亦未能令人放心,可參考立法會選舉辦法,要求參選者繳納一筆按金,並需要在選舉時得到一定票數方可獲發還。金額不能過高,以免令人難以參選;亦不宜太低,方能令人報名參選前深思熟慮。余以為,如有需要,五萬元應已足夠。

建議方案

其實我早前已用Twitter講過。

Sam Hau ‏@samhau83
講真,我毫不關心「公民提名」;只要有普及平等的提名權,多種方案都好;不過「公民推薦」就唔似係囉。如果問我,有兩個方案:一、全民普選提名委員,任何人得十分一委員提名即可參選特首;二、全民加入提名委員會,任何人得五千委員提名即可參選特首。肯定普及平等,又符合《基本法》。
11:15 PM – 9 Apr 2014
(自行貼多一次內容,當是備份。)

整理如下:

<方案一>
提名委員會組成辦法: 由普選產生,或由現有普選議員組成。
提名辦法:      得十份一委員提名。

<方案二>
提名委員會組成辦法: 由全體已登記合資格選民組成。
提名辦法:      得五千委員提名。

<補充建議>
參考立法會選舉辦法,可考慮要求參選人繳納按金,並需在選舉中得到一定數量選票,方可獲發還。余以為,合適的金額為五萬元左右。

【註一】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2007年12月29日。http://www.basiclaw.gov.hk/tc/materials/doc/2007_12_29_c.pdf (內文簡稱《決定》。)

【註二】 學民思潮:<新聞稿:學界平等方案 公民直接提名 廢除四大界別>,2014年4月16日。http://scholarism.com/?p=3961

【註三】 練乙錚:<虛化提委會完全符合中外憲法傳統>,《信報》,2014年3月27日。http://vicsforum.blogspot.hk/2014/03/blog-post_239.html

【註四】 莫樹聯:<公民或政黨提名 是否符合《基本法》?>,《明報》,2014年4月7日。

同樣觀點亦可見於:

莫樹聯:(發言稿),<回歸基本法-普選行政長官研討會>,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2014年3月22日。http://www.basiclaw.gov.hk/tc/news/pdf/Speech_Mr_Johnny_Mok.pdf

【註五】 吳靄儀:<提委會的「酌情權」>,《明報》,2014年4月14日。http://vicsforum.blogspot.hk/2014/04/blog-post_2498.html

又, 戴耀廷亦有撰文回應,其實更詳細,不過其論述較複雜,不如吳靄儀寫得簡單明快。且節錄一小段,指出莫樹聯說法之謬:

「若莫資深大律師的看法是對的,那麼,如果將來立法會在《行政長官選舉條例》中加入一條條文,訂明『提委會只可提名三名候選人』或『提委會須以少數服從多數的議決方式決定候選人的人選』,那與規定提委會須確認由公民提名或政黨提名的候選人,其實意義是一樣的,那也同樣可能是違反了『酌情權不可受到束縛』的普通法原則,而有可能被法院在司法覆核訴訟被撤銷。按這邏輯,所有有關提委會行使提名權的安排,都只可以由提委會自行決定,不能由立法會在之前立法規定。不過,這又是否莫資深大律師所認為是對的做法呢?」
戴耀廷:<公民提名不會剝奪提委會提名權>,《信報》,2014年4月18日。

【註六】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謂:

第二十五條
一. 凡屬公民,無分第二條所列之任何區別,不受無理限制,均應有權利及機會:
 (子) 直接或經由自由選擇之代表參與政事;
 (丑) 在真正、定期之選舉中投票及被選。選舉權必須普及而平等,選舉應以無記名投票法行之,以保證選民意志之自由表現;
 (寅) 以一般平等之條件,服本國公職。

(全文可參見:
香港人權監察網頁 http://www.hkhrm.org.hk/database/1c1.html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提供的doc檔 http://www.cmab.gov.hk/doc/tc/documents/policy_responsibilities/the_rights_of_the_individuals/iccpr_c.doc;或,
維基文庫<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盟約>頁 http://zh.wikisource.org/wiki/%E5%85%AC%E6%B0%91%E5%8F%8A%E6%94%BF%E6%B2%BB%E6%AC%8A%E5%88%A9%E5%9C%8B%E9%9A%9B%E7%9B%9F%E7%B4%84。)

雖然港府及中共均指(丑)款不適用於香港,但大律師公會已多番駁斥,可參考此文:
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Submission on the Consultation Document as regards Methods for Selecting the Chief Executive and for Forming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in 2012″, 5th February 2010. http://www.hkba.org/whatsnew/submission-position-papers/2010/20100205.pdf

【註七】 《基本法》及相關文件見:http://www.basiclaw.gov.hk/text/tc/basiclawtext/

【註八】 同【註一】。

【註九】 見:http://www.basiclaw.gov.hk/text/tc/basiclawtext/annex_1.html

【註十】 二○一三年年底的香港人口的臨時數字。政府統計處:<二零一三年年底人口數字>,2014年2月18日。http://www.censtatd.gov.hk/press_release/pressReleaseDetail.jsp?charsetID=2&pressRID=3405

【註十一】 二○一三年正式選民登記冊中,地方選區選民人數。<二○一三年正式選民登記冊今日發表>,政府新聞公報,2013年7月25日。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07/25/P201307250255.htm

【註十二】 <2012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zh-hk/2012%E5%B9%B4%E9%A6%99%E6%B8%AF%E7%AB%8B%E6%B3%95%E6%9C%83%E9%81%B8%E8%88%89

浅草‧伯伯‧女學生(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六)

浅草‧伯伯‧女學生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六)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系列停咗一排,唔係我懶,只係諗唔到題目。

如果係出相集,一版版全版都係相,咁有冇題目都無所謂啦,但係想貼上BLOG,都要安個標題先得嘛,無可能次次都「無題」、「無題」,咁咪好亂囉…

有一朝,去咗浅草,目的當然係去浅草寺、有經過雷門,都係嗰啲嘢啦。我係遊客,當然會做遊客要做嘅嘢。

旁邊有商街,有點老舊的舖頭,不過沒打算慢慢逛,只看幾眼就繼續行了。不過當天有點凍,見有賣甘酒的檔口,就停下來飲一杯,也慢下來四周望。

剛巧見到這四個女學生,停在路口張望,很有趣,就拍下了。

後來才發現,剛好路的兩邊各有一伯伯,畫面更有趣,很喜歡。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電影海報
(來源: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其實,套戲都未完!

我無奢望個個入場前,或個個影評人落筆前,都要睇過原著。不過,任何自稱寫影評既人,稍有責任感者,都應該會做少少功課。而只要唔係太懶、或太蠢,都應該可以搜尋到相關報導,大概內容係講:「陳果打算將部小說拍成上下兩集,不過因為資金問題暫時只拍了上集。」咁既然打算有下集,今集當然要留返條尾啦。

(大佬,你睇《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Frodo都行咗三集先掉到隻戒指落火山啦,你唔會睇完第一集就問:「又話要掉隻戒指落火山嘅?」亦都係同樣原因,三集都有得提名奧斯卡最佳電影,但係要到第三集先拎到:你頭兩集係好睇,我都要等你出埋第三集,先知你完唔完整、會唔會爛尾吖嘛。其實,上中下三集夾埋,先真正係成套戲。)

咁所以,見唔少評論話套戲爛尾… 其實成篇文立即唔洗睇落去--你連啲基本嘢都一嚿嚿嚿,仲邊可能有說服力?咁所以,哩套戲,無論你係想入場睇又好、睇完想講又好,要記住:其實,套戲都未完!

咁一套未完既戲,可以點講呢又。

要知道,這是改編作。咁改編,視乎情況,程度有差,但一定跟原著有點出入。始終是兩種不同的媒介,表現方法不同,又可能有唔同既嘢要講,當然會有改動。而哩套,小說本身雖然不錯,有啲位亦係幾正,但當中亦有不少犯駁矛盾之處,要成功改編則更要修改至合理連貫,都幾大工程。

原著小說最成功者,不是其規模大小,亦非情節是否合情合理(我都提過話係有犯駁之處),而係其氣氛、人物及事物,尤其是故事中出現的幾款「典型」香港人。能否把握到這點,是評鑑的主要標準。而陳果在這一項,得分應甚高;從看戲當天現場觀眾反應推斷,抱此看法者不獨我一人。有一兩處改編,更是一舉兩得,既令故事/行動合理,又可加強其政治諷刺。

例如:林雪演小巴佬,真係好正;著董太衫一幕,就是一舉兩得。

(我係唔想多講,爆咁多你唔洗入場睇啦。有啲位係有少許冗贅、無謂的感覺,但本土味濃烈,香港人睇到會明、會笑,雖然以戲論戲可能影響節奏,但我又覺得瑕不掩瑜,都睇得過。)

人物背景,書中少有交代,戲中補完。有啲比較陳舊老土,但全部拼埋都幾有味道,算不錯。而播、解《Space Oddity》那一段,拍得好,比書中描寫豐富得多。

不滿者,反而是開場不久,在車上討論的情節。那一段,跳得太快,人物的行為、反應,似不太合理。而後段,亦太鬆散隨意。一段動作飛車場面,似乎可有可無,又拍得不太好。而且,後段忽然回到太土炮、CULT片的風格,跟早段不配合。

不過無論如何,今套只係上集,究竟能否收尾,一切謎團能否解決,仍是未知之數。

咁所以,哩篇文都一樣,只能夠係未完待續--如果有得續。

==

簡單評分:

無,套戲都未完!

回應政改(偽)諮詢‧其之一:普選原則

要花時間談普選原則,即使只是幾句,也實在荒謬得很。這本是世所公認、老幼皆知、不證自明的道理,不過就是從「人人生而平等」所引申的一些簡單原則,卻常遭中共及媚共者的廢話混淆視聽。

普選,指「普及平等」的選舉;「普及」和「平等」,是兩項獨立的元素,兩者均非常重要,缺一不可。

舉個例子:

有一班三十人,要選班長,一人一票,在班上舉手投票,卒之甲同學得十七票,乙同學得十一票,丙同學得兩票。

以常理推斷,當選者當為甲同學。

不過,班主任偏好乙同學,投完票先講,話投票權重要按投票者上學年考試總平均分計算。乙同學較受高分同學歡迎,其支持者平均平均分高達九十八分。而甲同學的支持者,平均平均分只得六十分。(丙同學得票太少,懶得計。)計算後,甲同學得17×0.6=10.2票值;乙同學得11×0.98=10.78票值;由乙同學勝出。【註一】成績較差的同學,遂在班上淪為二等學生。

如果票值不均,即使「一人一票」,大家都有份選,結果仍然是不公平、不公道,不能稱之為「普選」。

故此,「一人一票」絕非「普選」的全部,只不過得其一端而已。

又或者,如果此選舉並非可公平公開參選,亦不屬普選。如果候選人參選時,必先經過一「提名」機制,但該機制並非普及而平等,形成額外篩選,不能反映民意,亦不能稱為「普選」。

經上次一役,下學期再選班長,今次同學學精咗,問清楚洗唔洗計咩投票權重先。班主任話唔洗,不過佢都學精咗,今次話要有提名機制,所有人要參選,均要經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由上學期考試班上名次排頭十位的同學組成。

今次,同樣是甲同學、乙同學、丙同學報名參選。十名提名委員中,有九人均為乙同學支持者。卒之,只得乙同學、丙同學能「出閘」參選。甲同學支持者中,有十人忿而改投丙同學;但仍有七人無奈選擇乙同學。最後,乙同學得十八票,丙同學得十二票。乙同學勝出。

以不合理的「提名」機制「篩選」候選人,結果亦是以長官意志扭曲選舉結果,亦不屬「普選」。

故此,「投票權」(即使已普及而平等)絕非「普選」的全部,亦只是得其一端而已。「普選」,應包含「平等而普及」的「投票權」和「參選權」;而後者,亦隱含「平等而普及」的「提名權」。

而提到「參選權」,如果施加其他額外、無理的限制,那同樣不符「普選」的原則。

甲同學選唔到班長,但仍有志服務同學,決定組閣參選學生會。乙同學的哥哥是今屆學生會會長,忽然提出新的選舉辦法細則,訂明男同學身高不足一百六十公分、女同學身高不足一百五十公分者,不得參選。

甲同學是男生,身高一米五四,遂無緣角逐。乙同學是女生,身高一米五二,有得選,卒之仲贏埋。

身高同參選學生會的資格有咩關係呢?無。(又唔係考空姐/空少!)

諸如:「愛國」、「愛港」(、「愛黨」)此等限制,同樣無理,而且更加空泛無稽。(身高就算係無理、不相干,都起碼有個標準,仲有得量度丫。啲「愛乜」、「愛物」,根本有佢講無你講,仲衰過同你度高磅重唻睇吓合唔合資格。)其實,等如同你講:「總之我話你有得選就有得選,無得選就無得選。」「點解呀?」「莫須有。」

故此,亦要小心檢視,無不必要、無理的限制,方符合「普選」的原則。

【註一】其實,概念上,應以每人平均分計算其選票值,再計算每位候選人得票總值。不過,為行文方便,也懶得「作」太多數據,遂以平均平均分籠統計算。

<小啟>

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心情寫一整份回應,且摘其重要者,一篇一個題目分類寫。

「必要的沉默」

我有時覺得,考評局的人很有幽默感,而且必然很喜歡上網爬文。近年幾次惹爭議的事件,彷彿有意而為,專想引起網上熱話。幾年前出過一篇作文題--<檸檬茶>,令一篇<凍檸茶>成為潮文。

今年,考評局想是有意向網上所有寫手下戰書,才出了<必要的沉默>這樣的題目吧。網上有大量試作,看倌有興趣可細閱,甚至打分。我既無聊,也不妨湊熱鬧。

<必要的沉默>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事情雖然發生於今天,但又不自今天始,其實屬於一連串事情,今天不過在清單上再添一項。或許,要由我的上司說起。

說上司,或許不太妥貼,跟他不算是有從屬關係。他是棋會主席,我是棋會出版幹事。名義上,我是比他低級,也應該聽他指使,但其實棋會隔月出版的會訊《棋路》是由我當主編,其他幹事根本無多大興趣參與,反倒是我經常要催稿,他們才勉為其難的交來幾段文字。噢,扯遠了。

棋會,顧名思義,是以推動棋藝活動為任。傳統的棋類如象棋、國際象棋、圍棋等,當然是主要項目。我校好棋者雖然不多,但棋會歷史悠久,跟外校聯繫亦多,幾項主要棋類更有專責幹事負責,常有聯校交流活動。而隨時代發展,棋會亦兼辦其他新興的桌上遊戲,如角色扮演的冒險遊戲、卡牌遊戲等。不過,出於歷史原因,我校另有橋牌學會、將棋學會、五子棋學會。

上一屆幹事選舉,主席熱門人選本是象棋部副將,姑且稱為T同學吧。他棋力雖然不高,但出身書香世家,待人親和,會眾都認為他是不二之選。不過,就在選舉前不久,忽爾有傳T同學班中有人帶香煙回校。最後,煙沒有搜到,但在T同學的儲物櫃中,找到他跟新入社一年級女生拍拖遊玩的照片。這本是小事,我們棋會內有人早就知道了,現時不過是流傳更廣而已,但卻惹起棋會顧問不快。上一屆幹事不堪顧問壓力,遂勸退T同學。

T同學退下火線,我們沒人願意補上參選。此時,雜項棋類部的秘書L同學出來參選了。此人我們都認得,不學無術,只懂下飛行棋,根本對棋類毫無認識,平常聚會時只會對新入社會員誇誇其談,但真要找他討論棋藝就會露出馬腳了。如此庸碌之輩,我們都以為不會有大害,再無能,頂多是沒甚作為而已,還有我們其他幹事可做實事。現在回想,實在天真。

他上任後不久,忽然多了很多同學入社,多了很多人來棋聚。最初,我們還以為棋藝開始流行,是好事。然而,我們慢慢就發覺來棋聚的人不少並不志在下棋,很多人只在玩樸克牌,用棋聚作掩飾,在校內賭博為實。來參與棋聚,本需要入會、交會費,這也是棋會經費的主要來源。後來,L同學在幹事會上提出所謂「會籍互認計劃」:「棋會會跟欖球社、摔角社、空手道社、柔道社、國術社結成兄弟社團,任何同學只要為其中一個會社成員,即可以特價一元加入其他會社。」好棋者,大多文靜,根本無興趣加入其他運動社團,此議明顯不利棋會,純為方便其他社團人士來出席棋聚;幹事群起反對此議。

未料L同學竟利用會規中備而不用的條文,以主席特權將此事交會員大會表決。召開特別會員大會時,我們方發現真正下棋者原來已是少數,大多會員早已是「新棋會人」。計劃獲通過。

此時,大多幹事已心灰意冷。我跟其他人談過,多數都說,反正差不多畢業了,也顧不到那麼多。

L同學上任後,又拒絕出席任何聯校活動,而他校見我們對該些活動並不尊重,也漸漸冷待我校。L同學只顧跟校內其他會社溝通。細想,他是想當校政評議會學生委員,棋會只是踏腳石。

不久,他又拉攏橋牌學會、將棋學會和五子棋學會。

今天,他又再提出要結成「聯盟」,但所有人都知道,棋會是校內歷史最悠久的棋藝會,資源最多、棋類書籍、器材(如比賽用計時器等)都最充足,跟其他社「分享」,其實等同單方面由棋會付出,得著極少。顯然,他不過是利用出賣棋會資產,以換取另外三個學會支持他競選校政評議會學生委員。

我曾經想力陳己見,但最後選擇沉默。

在會上反對,能有甚麼效果呢?棋會基層已被全面換血,他推動的任何計劃,都可以在主席特權和「新棋會人」護航下通過。在建制內跟他對抗,根本毫無意義。在會上提出異議,徒惹他注目,但於事無補,我不想引起他注意。

棋會內唯一未失陷者,是我負責的《棋路》。正如我開首提過,幹事會中對會訊感興趣者根本不多,L同學也不例外。今期,和之前三期,都有專文介紹新興的桌上遊戲,而且向會員推廣新成立的「桌上遊戲學會」。

是,我跟另外一兩位幹事,暗中推動此新學會成立,象棋、國際象棋、圍棋也有幾位小將願意轉會,更跟外校「棋會」談過,只要我們有若干規模,就會改而承認我們為聯校活動成員。《棋路》是會隨校友會會訊寄發的。現時,我們只想透過此《棋路》引起更多「舊棋會」畢業會友注意,希望可藉此機會向他們爭取捐助經費。只要有錢、有人,我們就能另起爐灶。

我認為,現在,沉默是必要的。

-完-

本來想過,要寫用武力、動刀槍前的沉默,又想過寫成武俠風。但再想,這太普通了,似乎會有很多人這麼寫;而且考評局一開始發下那一段,文筆太現代,不合寫武俠,唯有將就一下。又再想,學生作文,不若就寫校內發生的事吧,似乎更切合身份。就這樣。

電影節「揀片睇」原則及實務指引

(唔係好諗到嘢寫,咁哩排電影節,不如就寫少少。)

我好少旅行,一年一度,如果請到假,就係想放大假睇電影節。雖然而家越來越多林林總總的電影節,但三、四月HKIFF始終最大型,最多嘢揀。以下係哩幾年唻,我的「揀片睇」原則及實務指引

原則:

一、唔可以撞時間。
(係,好無聊,但唔好睇小,哩條原則係基本而極重要,絕不可違反。撞咗時間,就算只係一陣,都錯過咗部戲一部份,而且遲入場會阻到人,非常不負責任。)

二、精選目標電影優先。
(睇節目手冊的時間其實不多,我也懶得每套花時間上網研究一番,只會憑手冊中的少少資料,加直覺唻揀。戲多,套套都想揀會好亂,先定好幾套「必睇」做「膽」,再慢慢拖腳會比較好。)

三、預計會上正場的戲少揀。
(既然會上正場,即係點都有機會睇啦,別浪費時間。當然,除非預計會有特別「節目」,例如會有很想見的演員、導演出席,另計。又或者,唔太肯定會否上畫,但又很想睇,當然都可以揀啦。)

四、越多越好。
(反正,不是每套都清楚知道方入場,揀得越多,試得越多,就越好。當食自助餐啦,唔知係咩唔緊要,食咗先,試吓先,至多係唔好食啫,唔會死。試吓,可能有驚喜,有著數。)

五、交通方便。
(太偏僻的場,我唔想去;而且亦有大缺點,好難轉場;難轉場,等如套戲嘅「有效片長」長咗,咁就容易同其他戲撞時間,咁就會揀少咗。交通,好緊要。尤其要小心,中環天星碼頭搬咗之後,文化中心同大會堂變咗隔得好遠。)

實務指引:

第一步:
以最快速度,揭一次本節目手冊,揀起幾套最最最想睇,去時間表「間低」放映場次先。

第二步:
盡量剔走偏僻場地,但留意幾套「膽」有冇撞時間,盡量調整至可睇到越多「膽」越好。

第三步:
定好膽後,睇下同一場地當日有咩戲。如果啱睇,或不討厭,優先揀。

第四步:
如有空檔,擴展至附近場地。留意每套戲片長,及考慮轉場所需時間。揀無可揀,先考慮較遠場地。

第五步:
再揭一次節目手冊,睇睇有冇漏、有冇其他戲想睇。

第六步:
如有,評估其重要性、是否值得犧牲其他戲。如是,則適度調整時間表,以盡量不影響「膽」為上。

近幾年,都是用上述方法揀戲、砌時間表。
咁揀法,失手當然有,有時真係唔啱睇到悶死,不過都偶有驚喜。
利害相抵,算係咁上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