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瞰夜景(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二)

鳥瞰夜景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二)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雖然沒上東京樹,最終也有看到鳥瞰夜景,但卻(應該)不是東京夜景。

其實上機時不過平常黃昏左右吧,但日本緯度比香港高,已入黑了。坐窗口位,就順手拍幾張鳥瞰夜景圖。

眾所周知,前稱「新東京国際空港」的「成田国際空港」其實不在東京,而在千葉,所以改名實在很合理。

雖然不知道確實位置,但當時起飛不太久,有可能是東京灣千葉側吧!?

《魔谷奇案(Devil’s Knot)》

Devil's Kno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不妨開門見山,套戲麻麻。

以如此一件真人真事、又已公認為冤案的事件作題材,又想拍成懸疑風,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而若要拍成法庭戲,本案的重點正是警方辦案草率,審訊又充滿偏見,很多發現其實都是初審結案後多年來慢慢浮現的,初審本身就不大刺激;如果將那些發現都塞進初審(本片卒之亦有部份如此),審訊結果又似乎太太太過不合理;若要發掘人物內心,角色又似乎過多,而且本片得兩小時,篇幅不夠。

唯一可取,或許是其結構。開首小部份,完全是以「敘述性詭計」形式拍,將事實大量剪裁,以控方的版本呈現;後來再逐步加入真相的其餘部份,算是模仿控辯證案的結構吧。頗適合這部戲。

但理想的形式,其實不是拍成這樣的「奇案片」,而是實實在在的拍成紀錄片,長篇、系列紀錄片。這正是本片最失敗之處,因為這件案早已經拍成橫跨十多年推出,共三集的紀錄片系列,亦是推動替案中三名被告翻案的主力!(第一集第二集第三集。)

其中第三集,前年的HKIFF有選播過,所以幾年前已留意過這件案了。我當時看完戲後如此說:

Sam Hau ‏@samhau83
《失樂園3之煉獄篇(Paradise Lost 3: Purgatory)》:這是以電影追尋公義、以電影影響真實世界的故事;部份時間,總結前兩集(十數年)內容,明快;這是思考公義、思考司法及執法制度的電影;非常精彩有意思的紀錄片。 #hkiff #超短影評
10:33 PM – 15 Apr 2012
(自行貼多一次內容,當是備份。)

正是如此,雖然今次這部電影不怎麼好看,但我仍會推薦:以這部戲為引子,去發掘一下關於「the West Memphis Three」這件案的事,細想一下有關執法、司法、死刑等的問題。

三名被告--Damien Echols、Jessie Misskelley, Jr.和Jason Baldwin--在初審時分別被判死刑、終生加四十年監禁和終生監禁。

案發於1993年,初審定罪於1994年,其後多年輾轉上訴不果;到2007年,發現關鍵證據再入稟要求重審;2010年,州最高法院敕令下級法院重新檢視案中多項新證據,及初審首席陪審員的不當行為;2011年,控辯雙方達成認罪協議,三名被告會接受「阿福認罪(亂譯;Alford plea)」。

所謂「阿福認罪」,源於一宗「阿福案(North Carolina v. Alford」,其意思是指:被告堅稱無辜,但承認控方有「充分」證據入罪,故為免審訊後定罪刑罰更重,無奈被迫認罪。--明明無做,但都被迫要認罪,無辜受罰,真係等如做咗一趟「福頭」、「傻仔」一樣。

其實據本案當時的發展,連控方亦承認,若然重審根本很難入罪,被告脫罪後反可控告政府非法禁錮,索取鉅額賠償--如此結果,州政府最有利,可保存顏面,又避免賠錢。

而被告為何又會接受呢?要在獄中繼續等候重審、壓力、疲倦… 可以「估」很多理由,不過其中一名被告說的理由最震撼:

“Not all of the three welcomed the deal. During the 1994 trial, prosecutors offered to reduce Mr. Baldwin’s sentence if he pleaded guilty and testified against Mr. Echols. He refused then and initially resisted this deal, insisting as a matter of principle that he would not plead guilty to something he did not do.

But, he said, his refusing this deal would have meant Mr. Echols stayed on death row.

This was not justice," he said of the deal. “However, they’re trying to kill Damien.“" (emphasis added)
Campbell Robertson, “Deal Frees ‘West Memphis Three’ in Arkansas," The New York Times, August 19, 2011. http://www.nytimes.com/2011/08/20/us/20arkansas.html?_r=0&pagewanted=all

此案調查之草率混亂、審訊過程之偏頗不當,簡直可當作典型例子。三名被告「阿福認罪」,完全是逼於形勢、無奈之舉,並不公義。雖然此案發生在美國,但其實同樣不公之事,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實在堪以為鑑。

在調查及原審時,涉及警察不當盤問、誘導犯人,又「影響」證人以羅織「證據」,都值得細想。尤其可再考慮,究竟是否仍要容許犯人自白用作證據

==

簡單評分:

C(☆☆☆)

《僕のアルバム(我的相簿)》

《僕のアルバム》
(封面來源:求龍堂[出版社]網頁)
(照片版權:植田正治事務所;
封面設計:求龍堂(?);
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僕のアルバム》
照片: 植田正治
監修: 仲田薫子 (植田正治事務所代表)
出版: 東京:求龍堂
版本: 第二刷 2013年6月4日 (初版 2007年12月10日)

很少談書,因為太麻煩--怎樣才能將一本書的內容,提煉成一兩句說話、一個重心,再編排成一篇文章介紹?太煩,我懶,所以少寫。這次比較特別,是一本相集,大部份是圖片,訂購到貨後,愛不釋手,翻看了好多遍,所以想試試寫。

上面列出這本書的基本資料,但沒有寫「作者」,只有「照片」、「監修」,到底是怎麼回事?

先說「照片」。

書中的相,當然是植田正治拍的,也是因為這樣才有出版價值,我才會買的吧。不過,他還在生時,這些照片都未公開過,更別說結集成書了。植田正治去世後,在一堆負片中找到這些照片。經挑選後,決定以植田夫人(婚前姓名:白石紀枝)的写真為重心,編纂出這本書。所以嘛,植田正治只是拍了這些照片,卻沒有「著/編」這本書。

而「監修」。

看她的頭銜都很明白其身份了吧,但這位仲田薫子又是甚麼來歷?原來,是植田正治的外孫女。而在這本書最後,也附帶一篇她寫的文章,簡述植田夫婦的經歷、生活。

說是「訂購到貨」,其實之前已在書店見過的了。(油麻地某戲院書店。)有膠袋包起來,看不到內容;不過,見「植田正治」四字,已經有信心,其「植田調」照片實在很耐看。而且,封面那個是誰?很萌、很可愛啊!再看書腰,方知道是植田夫人。其實,在《爸爸、媽媽和孩子們(パパとママとコドモたち)》(1949年)等經典照片中,早看過她的身影了,但這樣專注看她的樣貌,倒是未有過。實在越來越有興趣。

不過,書店的匯率太不合理,上網訂購連運費,只要一次過多訂幾本書,更便宜。

看慣的「植田調」照片,當然有,但最吸引、令我手不釋卷者,是另外一些照片:有幾幅,顯然是新婚/相睇後拍的,完全是「拍拖相」,甜蜜到幾乎膩人,但又忍不住一看再看;也有些,影樓晚上關門後,在攝影棚內拍的,將妻子當成「アイドル(偶像)」少女來拍,不,應該說在他(攝影師/丈夫)眼中,妻子根本就是可愛、令人興奮、想經常拍照的「アイドル」了;也有些,算是生活照吧,甚至有妻子做家務時偷拍的,這部份也很有趣。

也有些,不太肯定是這本書才有,還是其他結集都有?但都有趣。例如,植田正治有一幅名作叫《ボクのわたしのお母さん》(1950年)(是男孩和女孩分左右拉扯母親的照片,所以就是男孩[ボク]和女孩[わたし]爭母親注意/陪伴的意味,還真難譯… 還是作罷,不譯了。),書中有一幅,顯然是同一時候拍的,人物衣服、位置、構圖都一樣,只是神態動作有差別。又有幾幅,都是同一次外出拍的,衣服造形都一樣。看到這樣一連串照片,似乎比單獨一張作品更立體有趣。

植田正治在一篇文章中,也談過人物攝影,尤其是拍攝家人:

「每個人在買了照相機後,最初都為家人,或是自己拍下肖像照,成為攝影高手後,各位想必也覺得人物攝影最富有變化。
 無論在任何行業,逐漸熱衷投入的過程中,往往會從最普遍的興趣開始入門。當初成為入行動機,而且原以為最簡單、最容易的對象,往往是最深奧、最值得探究的難題。希望各位瞭解,這個道理也適用於我們攝影界。」
植田正治:《小傳記(小さい伝記)》,王蘊潔譯,2012年4月初版,臺北:光乍現工作室,第91頁。

提起植田正治,多數都想起他在鳥取砂丘拍的「風景+人物」或「超現實風」照片,另外也有替其他人拍的人像/家族照(《小傳記》一書中就有許多)。這或許是他想世人看到的「植田調」。

這本《僕のアルバム》中拍攝其夫人的照片,雖然其美感、構圖都有跟其他作品一脈相承之處,但情調則頗有不同。或可歸類其為「植田調」的「變調」:不去佈置一個透出「空」、「有禪意」的空間,不過是帶著「她真可愛!」而想拍的心情,但慣常的調子仍會從構圖、光線滲透出來,但似乎更有樸素自然的情感。這也很可愛吧--拍攝者和被拍攝都很可愛。

植田正治經常強調自己是走「業餘(アマチュア/amateur)」路線,並解釋「業餘」不是指拍得差,而是「不以攝影維生,只以攝影為興趣」。(參看:植田正治:<我的業餘之路>,《小傳記(小さい伝記)》,王蘊潔譯,2012年4月初版,臺北:光乍現工作室,第32-35頁。)(甚麼嘛!明明有開影樓吧!)(嗯… 勉強辯解,或者可以說是態度問題,而不是「實際」問題吧?)(是詭辯吧!)

而拍攝其妻子,兼且未公開的作品,正是「純粹為興趣」之作!

我武斷地想,可能正是如此當初才沒有公開吧。這樣私密的照片,等同是將自己的愛情經歷拍進照片中了。日本文學中有所謂「私小說」一派,以自身/經歷生活為題材;由此引申,也有「私写真」之說。這或許,是「植田調私写真」吧?

說起來,這樣的「私写真」真是很吸引的題材,每日拍都不厭悶。結果,真的拍了一大堆,不過不好意思公開,只好像植田正治一樣,收起來算了。不過他收起來的是負片,我要收好硬碟!

無題隨拍三景(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一)

無題隨拍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一)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有時候,真的沒辦法起題,不過是隨手拍的古怪東西,沒有特別想法、念頭的呀!這是旅行第一晚,在秋葉原見到的。我不想拍到推車的人,也幸好他/她剛巧不在。這是輛古怪的手推車,其古怪在於… 根本看不到手柄。而車上堆滿的… 我估計是收集作回收變賣的廢物?實在堆疊得很古怪!似乎一個連一個打了結,所以才沒有散開,但如此又如何可解下來賣?而且這形狀,本身就夠詭異了。

無題隨拍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一)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這是從皇居向東京站步行途中看到的。沒甚麼,只是一扇門。不過形狀很有趣,如此而已。

無題隨拍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一)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東京站的建築很漂亮,不過沒時間在附近找尋好的拍攝地點,反而在站內向上望,就見到如此漂亮的天花,也沒有任何人、物阻礙視線,甚好。

《蜘蛛俠2:決戰電魔(The Amazing Spider-Man 2: Rise of Electro)》

The Amazing Spiderman 2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哩一段,根本套戲未睇我都可以寫:有Emma Stone呀!有Emma Stone呀!有Emma Stone呀!呀呀……因為,我好鍾意睇Emma Stone,所以有佢出場我已經好高興,可能拍到「狗屎垃圾」咁我都會偏袒話好。咁所以,就記住我有嚴重偏見,先再繼續讀落去啦。

壓下想講Emma Stone的衝動,先說部戲本身吧。

其實就… 普普通通啦。尤其個劇本認真麻麻,主要係奸角太薄弱。

主要奸角Electro的發展太急進,人物的變化有點突兀;而演繹上,又似丑角多過似奸角,在家中做獨腳戲一幕,本應可拍得陰沉變態,但怎料竟拍得頗有喜感,彷彿入錯片場;特別係「變身」那一段,跟1989年Tim Burton版《蝙蝠俠(Batman》的Joker那一段… 幾近一模一樣;而Jamie Foxx的演出風格,更加深此印象…

Green Goblin則更無聊、莫名其妙,除了用唻拍某一幕,及舖路拍續集,根本就無無謂謂、彷如路人。而角色形象,則不過是一個任性、「臭寸」、怕死又無能的「死𡃁仔」,而跟其有關的劇情,基本上就是:「一不如意就發惡/發癲」。

Paul Giamatti… 有啲時候,用出名演員就係咁… 你一出場我就知你唔係做路人啦!結果,又係留條尾… 都係用唻拍續集。(仲要係一個點睇都唔吸引的奸角…)

無,成部戲係無一個令人眼前一亮、有性格的奸角。咁拍咩英雄片?

成功的英雄片,奸角往往比主角更重要。主角,就算拍到幾偏鋒,始終是正面角色,限制較多;但奸角,就可以盡情發掘,任何陰暗詭異的元素都可以探索。而成功的奸角,多亦正好反映主角自身的陰暗面,對比、糾結才更好看。這麼想,這一系列的蜘蛛仔或許一開始就寫壞了,太陽光、太活潑,不夠陰暗壓抑。

「小蜘蛛尋父記」那一段… 更加老土透頂,又令人難以信服… 破綻、矛盾、不可解處甚多,令人氣結。

以英雄、動作片而言,最出色可能是技術環節。

蜘蛛男的動作場面,最大特色是在紐約大街、大廈間盪來盪去。這種動作片段,拍成3D非常好看。不過,睇得多又會悶、又會眼花,所以都只得開場那一段拍得比較長,玩技術,等你睇3D、買貴飛條氣順啲。

套戲,其實是愛情片?

都頗為合理嘅,Marc Webb最出名拍咩?--《心跳500天(500 Days of Summer》丫嘛!咪愛情片囉。

無辦法,Emma Stone實在是亮點,都要繼續講返佢--Gwen Stacy。Emma Stone演的Gwen Stacy實在太可愛:漂亮、剛強、獨立、決斷、聰敏、有趣、深情、浪漫(其實,不如說是「ツンデレ[傲嬌]」型,更直截了當。)。兩人若即若離、曖曖昧昧、藕斷絲連的時候約會,畫面拍得美,對白亦寫得有趣,「甜到漏油」,幾乎可做愛情片trailer!

但很可惜,那一幕跟整部戲其他部份幾乎完全不配合,就算我偏心喜歡,也難以否認其異樣唐突。不提其他,就只提緊接那一幕,忽然連顏色、質感、節奏… 整個風格都一百五十度(未夠相反既,我諗,爭啲。)轉變,叫人無所適從。

咁愛情片… 總之有典型愛情片結局啦。

==

簡單評分:

C +-(☆☆☆)
(今次我好中肯呀,好偏心都無打高咗分,我諗。)

東京天空樹(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

東京天空樹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東京天空樹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東京天空樹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二十)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這棵「東京天空樹(東京スカイツリー/TOKYO SKYTREE)」,其實有正式譯名叫「東京晴空塔」,但都是直譯「天空樹」比較直接、有童心、有趣;又「晴空」、又「塔」,彷如悶蛋的官府青年活動用語,譯死了。

當晚,遲了一點才到,觀景臺已關閉,卒之無上樹睇風景。不過,月色漂亮,在樹下賞月也頗有趣味;以滿月作背景,照片亦討喜,已很滿足。紀念品店的貨品精美,頓變購物行程。臨走前,在便利店食了美味的肉丸串,更滿足。

《雙生靈(バイロケーション)》

《雙生靈(バイロケーション)》海報
(來源:公式facebook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我向來不很喜歡看鬼片、驚慄片:一來,不信鬼神之事,覺得頗為無聊;二來,多半靠用視覺、音響效果嚇人,興趣不大。這次入場,只因為很久沒看過水川あさみ

其實,我對水川あさみ的印象仍停留於堂本剛版《金田一少年の事件簿劇集… 之電影版--《劇場版 金田一少年の事件簿 上海魚人伝説》。原來,是1997年12月上映的作品,幾乎有17年了!也就是說,我印象中的水川あさみ只得十三歲… 而實際上,已經三十喇!

而「稍為」近期、我又有看的作品,已經是六年前(!)的《33分探偵》。(又係有堂本剛!)成套劇都係誇張、搞笑,我根本無期望她拍認真的戲…

講唻講去,其實係毫無期望下入場。
點知!原來好睇喎!

(而水川あさみ原來演戲亦唔差!失覺晒… 兩個角色[本體、分身]都演出特點、差異,但仍自然好看。當然,也可能我期望有點低,所以喜出望外,加分特多。

套戲係小說改編,雖然從維基的簡介看,分別不少,但還是先入場睇戲好。故事圍繞所謂「バイロケーション(Bilocation)」的超常現象發展,簡而言之就係「分身」之類的東西啦。為了保持睇戲樂趣,我建議不要試圖找尋任何與劇情有關的討論。不過,我倒可以給點提示,不會透露劇情,但可以令「遊戲」公平一點:

 一、 哩套真係唔係驚慄片;
 二、 再睇睇張海報,扮係驚慄片,其實呃你咖,真係唔係驚慄片。

雖然沒看過原著,但根據電影作品推測,電影可能比小說更精彩。始終,有些事物用影像表達,勝於文字。

另外,本片亦非常有趣,原來有分「表」、「裏」兩個版本。看介紹,似乎分別只在結尾。至於香港到底上映了哪個版本… 留待看倌入場時自行發現吧。我只提供分辨之法。除了結局本身不同,片尾播的主題曲亦不同。「表」,是黒夢的《ゲルニカ》;「裏」,是FAKY的《The One》。兩隊都係AVEX旗下,PV上Youtube有得睇。(附於文後)

==

簡單評分:

A-(☆☆☆☆★)

==

黒夢 / ゲルニカ(MISIC VIDEO FULL)

FAKY / The One_映画「バイロケーション」裏Ver.

蓮‧梅(洋紫荊系列[0001-0003])


洋紫荊系列(0001)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洋紫荊系列(0002)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洋紫荊系列(0003)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又系列?係,叫住先啦,其實我頗喜歡洋紫荊的,所以耐唔耐會影下。

確實幾時影,不記得。不過肯定係用FED Micron、用菲林影。喺大學時影。而地點,反而記得清楚:應該是在學生會外、黃克競樓平台;而家起咁多棟新嘢,可能唔同晒樣囉。(睇返晒相舖scan相folder編號,據我隨便「解碼」估計,應該代表係2006年1月8號拎去沖晒,咁斷估都係之前一排影啩,多數唔會擺太耐嘅。快則一影完一筒就拎去晒;慢則… 頂多擺兩三個月左右啦。不過!其實卷菲林幾時開始用都唔知… 可能玩咗幾個月先用完成卷,先拎去晒。)

紫荊,係香港市花,當初揀嗰個,相信無諗過日後之科學發現,會揭露哩種花同香港真係好似!天意也。

(順便講,香港市花係「紫荊」,而絕唔係「紫荊花」!大家都係「豆科」,但根本唔同「屬」,個樣都唔似!所以本垃圾《基本法》描述香港區旗、區徽,係連「基本」事實都搞錯,零分。亦可見,中共為政治目的,係可以完全罔顧事實的!)

據學者研究【註】,洋紫荊原來是紅花羊蹄甲宮粉羊蹄甲的天然雜交種。(雜種!)亦因為係雜種,所以係「無得生(不育)」嘅!而家見到的「洋紫荊」,全部都係靠「接枝」種出唻。

幾襯香港!

首先,個「洋」字已經妙,改名甚好。

二來,香港正正就係「華洋雜種」,就係靠「文化雜交」先成就出香港。只有經歷過此番「文化雜交」過程,方能成為正宗香港人,建立出香港。(或者,由已經過「文化雜交」的正宗香港人,親自培養出新一代,有同樣/極近似特質的正宗香港人。)只飲中共奶水長大的人、只接受中共思想的人,未經「雜交」,根本就唔係香港人,就係咁簡單。


【註】 Lau, C. P. Y.; Ramsden, L.; Saunders, R. M. K. (2005), “Hybrid origin of “Bauhinia blakeana" (Leguminosae: Caesalpinioideae), inferred using morphological, reproductive, and molecular data“, American Journal of Botany 92 (3): 525–33, doi:10.3732/ajb.92.3.525, PMID 21652431

時光機(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九)

時光機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九)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不太肯定地點和路線,可能是浅草往新宿途中吧?

雖然完全不及可稱為「鉄男」程度的「鐵路迷(鉄道ファン)」。(當然更不是塚本晋也拍的《鉄男》!)不過,紜紜交通工具當中,除了雙腿之外,最喜歡就是鐵路,當然又以能看風景的地面鐵路為上。

而在日本搭「電車(火車)」,主打節目之一,就是去第一卡車睇駕駛室!哈哈。

浅草地下街入口(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八)

浅草地下街入口
(2013.11.13-17 – 東京/鐮倉‧之十八)
(by Sam Hau;CC BY-NC-SA 3.0 HK

Wiki資料,浅草地下街應該是日本現存第三舊地下街,於1955年開業,正好是昭和30年,日本經濟剛剛踏入高速成長期--美稱為「神武景気」的年代。

現時,這條地下街仍保留昭和時代的氣息,時間彷彿停止流動。

上一篇玩得過癮,再玩多次Google Map:

角度有些許問題,看不到入口正面,不過也夠清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