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谷奇案(Devil’s Knot)》

Devil's Kno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不妨開門見山,套戲麻麻。

以如此一件真人真事、又已公認為冤案的事件作題材,又想拍成懸疑風,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而若要拍成法庭戲,本案的重點正是警方辦案草率,審訊又充滿偏見,很多發現其實都是初審結案後多年來慢慢浮現的,初審本身就不大刺激;如果將那些發現都塞進初審(本片卒之亦有部份如此),審訊結果又似乎太太太過不合理;若要發掘人物內心,角色又似乎過多,而且本片得兩小時,篇幅不夠。

唯一可取,或許是其結構。開首小部份,完全是以「敘述性詭計」形式拍,將事實大量剪裁,以控方的版本呈現;後來再逐步加入真相的其餘部份,算是模仿控辯證案的結構吧。頗適合這部戲。

但理想的形式,其實不是拍成這樣的「奇案片」,而是實實在在的拍成紀錄片,長篇、系列紀錄片。這正是本片最失敗之處,因為這件案早已經拍成橫跨十多年推出,共三集的紀錄片系列,亦是推動替案中三名被告翻案的主力!(第一集第二集第三集。)

其中第三集,前年的HKIFF有選播過,所以幾年前已留意過這件案了。我當時看完戲後如此說:

Sam Hau ‏@samhau83
《失樂園3之煉獄篇(Paradise Lost 3: Purgatory)》:這是以電影追尋公義、以電影影響真實世界的故事;部份時間,總結前兩集(十數年)內容,明快;這是思考公義、思考司法及執法制度的電影;非常精彩有意思的紀錄片。 #hkiff #超短影評
10:33 PM – 15 Apr 2012
(自行貼多一次內容,當是備份。)

正是如此,雖然今次這部電影不怎麼好看,但我仍會推薦:以這部戲為引子,去發掘一下關於「the West Memphis Three」這件案的事,細想一下有關執法、司法、死刑等的問題。

三名被告--Damien Echols、Jessie Misskelley, Jr.和Jason Baldwin--在初審時分別被判死刑、終生加四十年監禁和終生監禁。

案發於1993年,初審定罪於1994年,其後多年輾轉上訴不果;到2007年,發現關鍵證據再入稟要求重審;2010年,州最高法院敕令下級法院重新檢視案中多項新證據,及初審首席陪審員的不當行為;2011年,控辯雙方達成認罪協議,三名被告會接受「阿福認罪(亂譯;Alford plea)」。

所謂「阿福認罪」,源於一宗「阿福案(North Carolina v. Alford」,其意思是指:被告堅稱無辜,但承認控方有「充分」證據入罪,故為免審訊後定罪刑罰更重,無奈被迫認罪。--明明無做,但都被迫要認罪,無辜受罰,真係等如做咗一趟「福頭」、「傻仔」一樣。

其實據本案當時的發展,連控方亦承認,若然重審根本很難入罪,被告脫罪後反可控告政府非法禁錮,索取鉅額賠償--如此結果,州政府最有利,可保存顏面,又避免賠錢。

而被告為何又會接受呢?要在獄中繼續等候重審、壓力、疲倦… 可以「估」很多理由,不過其中一名被告說的理由最震撼:

“Not all of the three welcomed the deal. During the 1994 trial, prosecutors offered to reduce Mr. Baldwin’s sentence if he pleaded guilty and testified against Mr. Echols. He refused then and initially resisted this deal, insisting as a matter of principle that he would not plead guilty to something he did not do.

But, he said, his refusing this deal would have meant Mr. Echols stayed on death row.

This was not justice," he said of the deal. “However, they’re trying to kill Damien.“" (emphasis added)
Campbell Robertson, “Deal Frees ‘West Memphis Three’ in Arkansas," The New York Times, August 19, 2011. http://www.nytimes.com/2011/08/20/us/20arkansas.html?_r=0&pagewanted=all

此案調查之草率混亂、審訊過程之偏頗不當,簡直可當作典型例子。三名被告「阿福認罪」,完全是逼於形勢、無奈之舉,並不公義。雖然此案發生在美國,但其實同樣不公之事,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實在堪以為鑑。

在調查及原審時,涉及警察不當盤問、誘導犯人,又「影響」證人以羅織「證據」,都值得細想。尤其可再考慮,究竟是否仍要容許犯人自白用作證據

==

簡單評分:

C(☆☆☆)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