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垃圾白皮書 文盲無賴小學雞

<文盲無賴小學雞>
某日,小學雞阿明同阿強喺公園玩。
隔離屋阿姨經過請食曲奇,一個紙袋裝住有三塊。
阿明同阿強一人分咗一塊,仲剩一塊。
阿強話:「猜包剪揼,猜贏有得食。」
阿明答:「好呀。」
阿強出揼,阿明出包。
阿強唔服氣:「三盤兩勝喎。」
阿明覺得唔公道,不過又算數:「驚你呀!」
阿強出包,阿明出剪。
阿強面都紅埋,一手搶走個紙袋,拎起塊曲奇成塊塞入口。
阿明怒罵:「喂!又話贏咗嗰個食嘅!?」
阿強答:「我話猜贏有得食,無話食幾多吖,又無話猜輸無得食。」
阿強將個紙袋揸埋一嚿,掉向阿明。
阿強繼續講:「嗱!而家個紙袋仲有啲餅碎,有得你食好食喇。」

中共發表乜鬼《「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下稱《白皮豬》),梁某聲稱文件重要,更選讀其中若干段落,尤如閹人朗誦聖訓,其獻媚奴相令人作嘔,不雅程度,簡直不適宜人類觀看,實應加上警告字句。(特區政府發言人亦學舌指文件重要,更謂香港人應「全面認識」--對,要全面認識其荒謬,要全面認識共匪之無恥。)

而那份《白皮豬》本身,不過是洋洋灑灑逾二萬字的廢話,區家麟都話一分鐘可以讀懂,我覺得絲毫無誇張。中共對《基本法》的肆意僭建,其實等同文首作的小故事,在在顯示其文盲、無賴、小學雞的本質。

原本約定,北方惡鄰只管「國防」和「外交」,香港人有「高度自治」,任何有正常閱讀理解能力的人,都會得出如下解讀:「『高度自治』,即除國防和外交以外,香港可享有其他事務的自治權。」而家又僭建咩「全面管理權」、「法律的監督權」(原本亦只限有關國防外交者)、乜權、物權,又話「中央授予多少權力,特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即等同阿強猜輸咗都只留返啲餅碎過你食,意思係佢拳頭大過你個頭。

刻下如此情勢,港人怨氣日深,匪人非但不作任何籠絡,反而惡形惡相、狂言恐嚇,足見在下早前提出的「痴漢戰略」假說日益可信。其實,共匪在北方早已應用此戰略多年,卓有奇效,不少受壓迫者均甘之如飴,樂在其中;既有如此經驗,當然想在香港身上重施故技。

上次提出以下預言:

我估計,在將來一段時日。(或直接一點說,在梁氏任內。)那一鼓意志會繼續實行「痴漢戰略」。而據我(無確實根據,屬武斷猜測。)研判,此戰略現時或許仍在開展期,可能會越演越烈。我推測,當權者不但會持續、大量實行挑起民意反對的事,而且會日益猖狂。不久以後,會有一些事情,如果採取某種做法/作某種決定,本是很容易得民心,亦沒任何可見的害處或妨礙,可說是民意支持唾手可得的事;然而,當權者偏會反其道而行。甚至,當權者不但不會嘗試補救,還會火上加油,露出其猙獰面孔,惡言以向,務求激怒香港人。

我覺得,算是應驗了。

《信報》余錦賢引述「政府中人」講,《白皮豬》「其實了無新意,過去多年來,中央官員如吳邦國、習近平或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都先後說過同類的說話」。(余錦賢:<白皮書天天講>,香港脈搏,《信報》,2014年6月12日。)其實,不是沒有道理。共匪強暴咗香港好多年,係有啲人隻眼開隻眼閉,又有啲人死蠢,當然更有啲人收咗兇徒著數啦。黃秋生雖然立場飄忽,不過今次有一段諷刺實在吮核非常:「咁我唔强姦妳囉,我哋做愛。」但並未點明,其實已經俾人摸黑爬上床搞過好多次。

如果共匪只圖「實利」,咁香港人都已經遭其毒手,而許多人仍懵然不覺,咁又何必要講出口?啫係已經唔再講:「咁我唔强姦妳囉,我哋做愛」;而係講:「我就係要強姦你,吹咩!?」。一方面當然係要示威(,但未知示威本身的目的);而另一方面,我相信是奉行「痴漢戰略」,要屈香港人心志。

又,童工認為,中共會失信於外國,得不償失,我看未必。此等無賴流氓,早已臭名昭彰,信譽從來未有,根本毫無分別。不過,劉夫子指共匪想借此向國際社會表態,倒是頗有可能。觀乎北方近期動向,四出挑釁鄰國,惹事生非,說共匪今趟都是向外國叫囂,其行動似乎真有一脈相承的氛圍,背後應有一而貫之的思路。

問題是:共匪為甚麼此時要四出惹事?

一地之政權,是當地唯一可「合法」使用武力、兼可向當地住民徵收「保護費」(稅金)的團體。所以,用黑幫角度想像,就能大致理解其行為了。(直言之,就是惡霸行為模式。)尤其是如共匪此等劣品,完全不用奢望其有任何高尚正當的目的,上述模型應該能準確描述其言行。

那問題就變成:怎麼的黑幫幫派,方會四出惹事、搶地盤、無端恐嚇居民?

黑幫,無非求財。地盤,是營利工具,當然越大越好。惹事搶地盤,絕對符合其本性,本無出奇之處。若有某幫派忽爾發展迅速,其原有地盤已不敷應用,當然會力求擴張吞併,這是實力的表現。深謀遠慮者,可能計劃周詳,到敵人醒覺其動作時,地盤已落入其口袋,其他大佬亦礙於形勢,不便聲討,一如俄國。當然,亦有更為單純直接以武力取得,沒甚麼事前滲透計劃,而事後其他大佬亦不敢聲張。

凡此種種,共通點是會實際動手,取得實利;但觀乎現時共匪動向,則不見其有實際動手,更不見其有取得實利。

動口不動手,四出尋釁滋事,顯示另一可能:該幫派外強中乾,要靠撩生事端顯示膽識威嚴。大佬一旦「唔掂」、「乾塘」,當然唔敢俾啲𡃁知啦,敵人可以知,自己啲𡃁都唔可以知。敵人忌你爛船都有三斤釘,未必立即郁手;但自己啲𡃁知道,就可以即刻反抬埋你單。咁如何唔俾啲𡃁知呢?要維持個假象,等佢以為呀大佬你仲好掂先得。咁一係,就維持現狀啦,但其實都好難;一係,就要扮勁,轉移視線。

簡單講,四圍點火頭,其實是心虛的表現。

面對這個痴漢惡爺,香港人可以點呢?

被強暴、被侵犯,當然要反抗:「要即刻嗌唔好,仲要大聲叫救命,要馬上去到安全嘅地方,將件事話俾你信任嘅人聽。」安全嘅地方就無喇,不過另外三點都值得參考。

唔反抗,兇徒只會變本加厲,而出聲反對,則是反抗的第一步。

上文都提到,爛船都有三斤釘,事實上佢拳頭又真係大過你個頭,咁當然要叫救命,希望有其他拳頭有返咁上下大嘅人幫手啦。

安全地方就無喇,香港係得咁大,惡人來犯,退無可退,一退就輸,一退就無。

而一旦暫時嚇退敵人,亦要立刻繼續向外求援,搵人幫手抗敵。
(自己當然要作萬全準備,跟惡人鬥爭到底。)

不過,長期而言,香港人怎樣才能得脫其毒手、其魔掌?

上文都提到,我相信佢得個樣,其實內部正日漸衰敗,但衰敗不是一朝一夕,而就算現時立刻生亂,我們亦未必有能力應對。我相信,這是曠日持久的抵抗,要有長期爭鬥的準備。

《白皮豬》宣稱:「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固有的,其唯一來源是中央授權。」足可見其落後野蠻的皇權思想。

而與之對應,香港人自應高舉:「香港的治權屬香港人,毋須共匪授權。」

一如共匪早日向臺灣人大放厥辭、屁話連篇,惹來林飛帆以:「台灣未來必由兩千三百萬國民自己決定」反擊K.O.。

早日認清共匪皇權惡霸思想,以香港人自主自決與之抗衡抵擋,當為鬥爭的第一步。

而第二步,多多「勾結」外援亦似可行。

而爾後第三、四、五、… 步,我以為可多方向發展嘗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