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譯曾鈺成:<不顧後果 >

曾鈺成在《am730》寫了篇<不顧後果>,欲替艾皮米修斯翻案,立刻惹來反駁,例如有這一篇:魚之樂:<普羅米修斯的抗命 — 評曾鈺成議員的〈不顧後果〉 >。不過曾主席武功深不可測,一句說話就能不准世界末日,功力直追李教主,說話必有玄機,宜仔細參詳。小弟不才,自告奮勇,試試身手。

第一步,不妨先列出故事的四位主角: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艾皮米修斯(Epimetheus)潘朵拉(Pandora)宙斯(Zeus)

不如先由潘朵拉開始。據神話所述,眾神賦予潘朵拉各種能吸引(男)人的特質,容貌仿如女神。(Hesiod, Works and Days 62–82,轉引自Wikipedia。)換言之,是一個「靚女」。咦?好熟喎哩個詞,最近幾時聽過?呀!張某人不是說人大政改方案是一個「靚女」嗎?

 (1)「潘朵拉」=「人大政改方案

有潘朵拉,當然有「潘朵拉的盒子」。如果「一人一票」就是其「靚」,咁其「提委會」就自然是那個「盒子」了!而內裡的細節,「要過半數提委」、「維持四大界別」等等,當然就是盒中的諸般惡、諸般禍了!

 (2)「潘朵拉的盒子」=「提委會」
 (3)「諸般惡、諸般禍」=「要過半數提委」、「維持四大界別」等等

曾主席苦口婆心,原來就是要兜個大圈,要警告香港人那盒中有毒!千萬不能開!千萬不能收!最保險,當然是不能娶潘朵拉返屋企!原來曾主席真的是無間道,到緊要關頭就會出來提點香港人!(大誤)

神話當中,潘朵拉是由眾神製造的,然則「人大常委」就是「眾神」了;但眾神不過聽宙斯之命行事,可說是傀儡而已。宙斯,必然就是可以指揮人大常委的幕後黑手了--「中共」或「中共當權者」,兩者其實二而一、一而二,都是一樣。

 (4)「眾神」=「人大常委」
 (5)「宙斯」=「中共」或「中共當權者」

其餘的人物和事物,就很容易聯想得到了。普羅米修斯要從眾神手中奪過來的「火」、要給予全人類的「火」,不正是「治權」嗎?而夠膽犯天顏的英雄,敢於正面對抗「宙斯(中共)」者,不妨稱為「抗爭派」。而故事結尾,抵不住潘朵拉的誘惑,受宙斯愚弄,卒令惡禍散落人間的艾皮米修斯,不妨稱為「投降派」。而「人類」,就自然是「香港人」了。

 (6)「火」=「治權」
 (7)「普羅米修斯」=「抗爭派」
 (8)「艾皮米修斯」=「投降派」
 (9)「人類」=「香港人」

將以上的等式放回曾主席原文,讀來就很有趣了。

超譯:「抗爭派要將治權偷送到香港,觸怒了中共,中共遂要用最殘酷的辦法折磨他。」

這是描述抗爭派的作為,及警告其下場嗎?

超譯:「抗爭派有一個兄弟,叫投降派。」

可見兩派本是同根生。

超譯:「人大政改方案,也是中共用來懲罰香港人、向抗爭派報復的工具。中共把人大政改方案送給投降派,投降派立刻被迷住了,忘記了抗爭派叫他切不可接受中共禮物的警告。」

香港人,記住那警告了嗎?

超譯:「中共心胸狹隘而擁有巨大權力,抗爭派(應)知道他自己根本沒有力量和中共對抗。」

後半句且不論,曾主席似乎是悲觀的,認為人不應與「天」鬥,認為香港人必輸無疑。我看,宙斯現時看起來強,但外強或許中乾,金玉其外或許敗絮其中;而普羅米修斯只要將一點火屑帶到人間,遲早就能大火燎原,不是宙斯所能阻止的。

曾主席又指責是普羅米修斯觸犯天條,才惹來宙斯的「懲罰」。但其實,如沒有普羅米修斯上天庭偷火,人類根本就不會有火,宙斯也不會忽發善心,將火「施捨」給人類。除非你甘於永遠做茹毛飲血的野蠻人,否則只能從奧林匹斯山上搶火了!

不過,前半句說得那麼白,不怕洩露國家機密嗎?

超譯:「至於投降派,是警覺性不足而被中共利用了。他的過錯只是無心之失,而不是出於對香港人的惡意。如果他真的做到『想在後面』,反省檢討,並為自己的過失表示悔意,又如何值得人們譏笑呢?」

投降派還未「犯錯」,曾主席已忍不住先出來替他們求情,是預料、預視、還是預知會有人陣前棄甲?但反過來看,曾主席未嘗不是告誡眾人要有充足警覺性,不要被中共利用,不要引狼入室,不要迎娶潘朵拉。

One thought on “超譯曾鈺成:<不顧後果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