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絲帶=電郵騙案‧揀客之道=正義必勝?

雨遮革命已過滿月,韌力實在出人意料,但縱是何等堅毅,曠日持久的抗爭實在磨人心志。不論現場、網上或獅子山上,各種口號、標語、圖畫、文字、裝置藝術… 全都有助抗爭同志調劑壓力、排解鬱悶。(回到「同志」一詞初衷,其實甚合現時使用--《後漢書‧卷五十七‧劉陶傳》:「所與交友,必也同志。」;宋‧陸九淵‧〈祭呂伯恭文〉:「道同志合,惟公不二,拜書乞銘,公即揮賜。」--轉引自:中華民國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而在網上,以藍絲帶的無知愚行作笑料,更令人樂此不疲。不論是其主事者、追隨者,以至搖旗吶喊的支持者(如思歪),日日新鮮鑊鑊金:亂share港視劇照、認不出改圖中撐傘的雜… 習總、認不出Laughing哥、share無線劇照… 諸如此類,無日無之;連平常比較正常的高官,都會說出:「犯法者無資格叫差佬執法保護自己」之類的反智言論。如此密集的奇行怪語,不禁令人懷疑:「有無蠢成咁呀?」

開場白稍嫌過長,其實下文想認真思考。

我的答案是:「絕對不是『蠢成咁』。」

當然,在底層的嘍囉,有一部份我估計是「收錢開工」之輩,但亦有相當部份是「真心膠」;而「蠢成咁」,對此類人可能是適用的,我甚至認為他們正正是藍絲帶吸引的對象。然而,主事者又是否如此低智呢?我看未必… 我甚至可以大膽估計,主事者不但並不低智,甚至可能頗有智慧,因為理性地選擇,有智慧者可能亦要特意做出低智舉動。

幾個月前看過一篇文,就是引用《Freakonomics》系列拆解「張融」之流的技倆。且引用其重點--

「由於電郵騙案本質就是要以白痴(意指唔睇新聞同無咩常識的人)為目標,騙徒為成功「篩選」出「最白痴」嘅人,最簡單的方法就係用「最白痴嘅騙案手法」。

老實,如果你連「Nigerian Scam」都信,你就一定係好好呃喇! 而騙徒可以用咁簡單嘅工序就可以找到最好騙嘅朋友,何樂而不為?」
(Econ記者:〈教你用Freakonomics來對付張融〉,經世濟文,香港3.0,2014年7月23日。http://www.superiorhk.org/2014/07/%E6%95%99%E4%BD%A0%E7%94%A8freakonomics%E4%BE%86%E5%B0%8D%E4%BB%98%E5%BC%B5%E8%9E%8D/

該文並推論,張融之流正是用同樣手法,以最低智的表演,吸引最低智的觀眾。最後建議以派膠方式增加其成本。

簡單講,藍營(咁講方便,用住先。)之低智,是其揀客策略。不過,此揀客策略雖可迅速收效,吸引大批「無知信眾」,但有其內在缺憾,不能長期發展,而近日連平常「扮開明」的高永文都要濕身,相信是藍營發展碰壁的表徵。

如果要用此策略,就要嚴防信眾忽然醒覺出走。此手法原本用於電郵詐騙,只要捱過一陣,捱到隻羊牯過數,就大功告成。然而,用於社會運動,就不止要呃一陣子,是要呃一段長時間。如前引述,藍營是不可以用「提高論述質素」來補救的,因為此舉反會令其效率下降。是以,只能夠再去盡,用最最最低智的言行,吸引最最最低智的信眾。

聚集一大群最最最低智、最最最低質素的信眾,後果當然是其行為難以控制,隨時失控,反累及自己。早日「打記者」一事,可能是表徵。(當然,另一可能是… 未收出鏡費! XD)

另一方面,使用最最最低智的言行,聚集最最最低智的信眾,亦令藍營難以正常發展--誰願意跟如此不堪的人同隊?誰會被如此不堪的言行說服?結果,除了「真心膠」之外,就只能招募到收受利益、或預期會有利益的無恥之徒。

使用此等低劣手法,就等如修練邪牌武功:可以速成,但不能成大器。
(除非你是邪道天才,但天才從來罕有,不論是正道或邪道。)

所以,建制原本有若干「開明派」,是希望吸納較高智、較優質的中間派。問題是:隨著藍營壯大,低智信眾越來越多,出錯機會、蝦碌事件越來越多。而此等事情,令整個建制陣營的形象一落千丈,神仙都補唔返。

面對如斯形勢,唯有訴諸「偶像策略」,用偶像的人氣吸客、箍客。而反正形象已轉差,中立、理性、開明已吸不到中間客,就不如將偶像都拖下水,發揮最後、剩餘的功用,希望盡吸那班傾向建制,但本來也未太低智的信眾。

那要如何對付呢?

我認為,學聯在跟政府公開「對話」(辯論)時已實踐了。是,我認為他們策略正確。事後有人批評他們,認為他們說話太「離地」、太深,又稱「公開對話」是要爭民心而不是要「辯論」。我覺得批評者錯了。將「對話」變成「辯論」、「離地」、高深、技術擊倒林鄭和袁國強,恰是最正確的策略。

由事發至今,或至「對話」當時,其實已過了不少時日。有立場的,幾乎都已出聲。而尚未出聲的所謂「中間派」,其實根本是傾向建制--但那只是表徵,實際上是「西瓜靠大邊」的牆頭草;傾向建制,不過是因為建制那一邊資源多、比較大而已。

黃營(又係用住先。)可以做的,其實是照抄對手的策略:藍營用低智言行吸低智客,黃營當然就是用高智言行吸高智客。

跟高官辯論,而非單賣熱血和感情,正是實踐此策略,借機表現自己的理性、智力、知識,吸引「高智客」。

我相信讀者已看出來了:雖然是同樣的手法,但是「高智版」是沒有上述那些缺點的!

低智那一邊,從來不是你的客源,你怎麼爭?降低到跟對水同樣水平?鬥低智?打泥漿摔角嗎?只會令形象低落,反為失去原有的「高智客」。正確的態度,是放棄那一部份,爭取「中間派」。

面對「中間派」,你可以怎樣吸引他們?降低自己水準是沒用的,他們不會因為你的說話易懂就轉營過來,是要你有優勢才會倒過來的。而吸得越多高智客,就會令光環更光,更有利於吸引「西瓜靠大邊」的「中間派」。(口語講:「反正你『無立場』,你要揀一邊企,你揀聰明人多嗰邊,定蠢人多嗰邊?當然係聰明人多嗰邊似乎更信得過啦!仲有,其中一邊已被標誌為低智、低水準,企埋去咪俾人歸埋一類!?」)

「高智版」的天生優勢在於:理性而言,是較佳選擇,故自然吸引較高質素「客人」,而正面的形象又有助吸引「中間派」。「高智版」,內在有可以發展、擴大的因素。

結論是,正邪對決,最終會是「形象 vs. 資源(著數)」之爭。
(藍營天生有缺憾,要「發展」只能靠派著數。)

而正方的優勢在於:資源有限,但形象只要好好保持,是取之不竭的。

鼠輩。

鼠輩。
(by Sam Hau;CC BY 3.0 HK

一個月前,無恥港共鷹犬射催淚彈後不久。

剛從電影院出來,電話亦剛恢復通訊,當時是否已知道最新消息?事隔數十天,已忘記了。

路旁有一隻死老鼠。

過去一個月,喪屍、黑道、鷹犬橫行,但兇猛的外表下,其真身不過是無恥鼠輩。

雖然毫無根據,但仍盼望正義長存,鼠輩最終收場慘淡。

《未來叛變(The Giver)》

The Giver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戲,其實不算突出。近來接連看了好幾套戲,有新有舊,都比這部好--那為何要說這部

女主角?不是。Odeya Rush不差,中規中矩,沒有驚喜,有些場面可以,但角色有點無聊。有些角度可愛,但整體屬普普通通,而我入場前連她是誰也不知道。我亦預料,寫完這篇文三日內我就會忘了她。主因是,覺得她缺一點神采、缺一點魅力,沒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力量。

Jeff Bridges?是不錯,但不會是入場理由。他跟男主角之間的師友、類父子關係,是拍得還好,他演得也不錯,但珠玉在前,一般「好」表現並不足夠--《隔窗友緣(Finding Forrester》的Sean Connery和《女人香(Scent of a Woman的Al Pacino贏到開巷--這種關係,還有甚麼新的角度或深度可供發掘?或能有甚麼新火花?我不知道。而這部戲、這對角色,似乎也不知道。

有講的價值,其實在於其故事:不是創新的故事,是科幻作品中典型的「烏托邦反烏托邦)」故事,而主角當然是反抗的英雄。這類型的故事成千上萬,此作有何突出之處?論故事本身,沒有。原著小說甚至遭批評太簡單、劇情犯駁。我可以保證,以上批評全都對… 嗯,其實我沒讀過原著,但起碼可以說,改編成電影後,仍可見此等缺失之痕跡。

不過,考慮此小說的目標讀者是青少年,如此手法其實不奇怪,甚至是優點。故事是簡單、設定是隨意、劇情有犯駁,但一切皆無所謂,因為整本書、整個故事,其實是一則政治寓言。如此看,就會明白這都是寓言體常見的特徵:一切只是為其教訓作舖排。故事、人物,不過是載體,總之流暢、討好就夠,重點是能否拍出其「教訓」。

這一點,是拍得還不錯,而且貼近香港現況,希望能對盲目支持建制、擁護權力的人,可有多少潛移默化之功。

<警告!以下會爆劇情!會爆劇情!>

<警告!以下會爆劇情!會爆劇情!>

故事中的人類,為了消弭一切爭端、不幸,決定擁抱「大同世界」,人不再有差異、感情、自由… 甚至沒有顏色、沒有音樂、沒有歷史、沒有過去。簡單而言,人之為人的一切特質,幾乎全被消除,跟麻木的機器沒有差別。(我甚至覺得,比人工智能的機械人尚有不如。)而主角,因為劇情需要,當然就是負責擔當「重拾人性」的角色。

整部戲,觀眾主要就是跟隨主角的腳步,逐步逐步反省「人之為人」的各種元素。而主要的教訓是:人,不單是追求溫飽、穩定;人,是有其他多方面的追求,而此等追求都需要直面個體有差異、有各自的思想、有自由、能自主;而要追求此等人性美好的一面,往往需要反抗不義的建制、需要勇氣。

片中,老人向男主角傳授人類過去的記憶,用了各種片段,不少選片出色、恰當。而到抗爭、勇氣那一段,更剪輯大量新聞片,甚至有香港人熟悉的「擋坦克」那一幕。

是,這部戲--
正正適合那些裝睡的香港人看。
正正適合那些甘於在中共淫威底下當奴隸的香港人看。

「你還記得怎樣做一個人嗎!?」

散場時,這句說話就在電影院中迴盪。

==

簡單評分:

C+(☆☆☆)

《情迷月色下(Magic in the Moonlight)》

Magic in the Moonligh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Emma Stone!有Emma Stone!有Emma Stone呀!
(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

鬱悶得太久,會痴線,還是寫點開心快活的事情--聊電影。

而近來最令人賞心悅目、愉快輕鬆的電影,莫過於Woody Allen今年的這部年度作。活老一年一部,水準穩定(地好),又幽默舒服,偶爾更有驚喜;只要其風格合君口味,每年捧場一次,實無衰。今年哩套,戲本身不算很驚喜,但舒服,而且我很喜歡。

當然,我知道,我是偏心:

因為有Emma Stone
因為有Emma Stone
因為有Emma Stone

(因為真的很重要,所以要再講三次。)

而除此之外… 其實可能都是偏心:主題我都很喜歡。

從小都喜歡魔術(誰不喜歡?),覺得又有趣又厲害。不過動作太笨拙,只會看不會玩,哈哈。而超自然事物,雖然很早就不相信,但又覺得很有趣--經常覺得,雖然我不相信,但如果有的話就很有趣。鬼怪呀、超能力呀、超遠古文明呀、外星人到訪地球呀… 實在是全部都毫無根據,所以我全都不信。(好,好,留有一點餘地。「外星人」,我仍然覺得極可能有,沒有反而奇怪。不過,一則外星生物不需要是人型,二則外星生物(曾/會)到訪地球的機會極低。)但以此為題材的作品,我幾乎都看得津津有味。(「鬼片」除外。)

甚至,神道中的「八百萬神」一類的想法,其實甚有魅力,那樣的世界想必很有趣,不過現時沒有任何半絲證據,可說服我這是我們生活的世界而已。

我離題了嗎?沒有,仍走在馬路中心,沒偏離預定路線。今次就是講Colin Firth是世界知名魔術師,完全不信鬼神之事,受邀去揭穿一個自稱靈媒--係,當然係,Emma Stone

Colin Firth的角色,尖酸刻薄、憤世嫉俗,基本上就是「迷信者」對「無神論者」的固有、僵化想像。甚至會說出:「生命無目的、無意義。」之類的對白。擺明是迎合「迷信者」的想像,引他們入陷阱的手段。

我也不怕劇透,也不算真的劇透,或可說是一個大線索、大提示:Woody Allen自己就是無神論者。之所以,你可以想像,雖然其角色性格本身仍是一以貫之;但結尾,或貫穿整部戲的意思,其實是:「『無神論者』並非這樣,或不必是這樣。」(我也能以身說法:「其實想得透徹者,根本從來就不會陷入『迷信者』偏見中那種定型!」)

其實答案呼之欲出,也接近我自己的看法… 噢!或許正是我喜歡這部戲的原因(之一)。避免劇透,我就不直接說那部戲,轉而說我自己的看法:

的確,凡事講邏輯、講證據,無神論者只可能得出一種世界現象觀:「萬事萬物,都本無目的而生。事物本源,是自然而然的物理現象,而(以人類想像界限而言)幾近無窮大、無窮多的空間、時間、物質,偶然(甚至普通得不算偶然)生成有機分子,又再偶然組成可自我複製的化合物。而可自我複製的化合物,又遵循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道理而演化,而我們人類正是此時此刻的其中一件成品。」

無任何超自然的力量。
無任何超自然的意志。

然而,這過程、這宇宙仍然是非常精緻、非常巧妙、非常有趣,既然已演化出智慧,我們當能嘗試欣賞這宇宙、世界之美。自然,可解釋,無損其美。甚至,若能解明其機理,就可更深入欣賞其美。

而身為「人」本身,有自由人的意志,有可思考的腦袋,這宇宙、世界、社會、… 有無盡的事物可發掘、研究、欣賞。這一切,就已經很有意義;而宇宙本身是源於無意識、無目的的偶發現象,其實絲毫無損「人生的意義」。

再直白一點:「這宇宙很有趣!」就是「人生的意義」。是可以如此bootstrap而來,不需要任何外在的「超自然」。

而從「宇宙咁偉大」,引申到「人生的意義=很有趣!」,就倒過來可應用於更私人、更小我的事物。我比較狹隘,就講情愛之事吧,但其實我相信可應用於任何關係、任何事物。

雖然我認為沒有任何「超自然」,但情愛仍然「很奇妙」,而更重要者--「很有趣」… 用字有點不當;轉一個詞--「很快樂」。我相信,情愛背後可以用理性分析,不過每段關係都有極多不同的因素影響,每個例子都要個別研究,幾近不可能作系統化、可重複的科學研究。(可研究的,都是經極度簡化,只能研究一兩種個別因素的作用。)

然而,無論「喜歡」的原因,是自然也好、超自然也好,其實反正不是令人投入的原因--投入的原因,不過是因為「喜歡」、因為「快樂」、因為「開心」而已。(當然,我都會忍不住要講句:「應用Occam’s razor,『自然』當然是比『超自然』合理。」)

人生有咩意義,學過恆宇仁龍拳你就識得答--

問:點解要學恆宇仁龍拳?
答:開心!

(係,我知,我係抄黃子華。
咁佢都係拎恆宇仁龍拳個廣告二次創作啫,我咪又三次創作囉。)

人生的秘密、人生的魔法,其實就是:「開心囉!」

所以說,美國仍然是地球最偉大的國家,實在有其道理。人生的奧秘,開國元勳早就寫在憲法當中了:「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大智慧也。

而啟發Colin Firth者,很簡單,就是能挑起其「開心囉!」之人--Emma Stone是也

因為Emma Stone很可愛。
因為Emma Stone很可愛。
因為Emma Stone很可愛。

(因為真的很很很重要,所以再三講多三次。)

不是我個人的偏見呀!很明顯,Woody Allen就是如此想的,這故事幾乎就是圍繞這一點而開展。而下一部年度電影,又再搵Emma Stone,很明顯就是因為… 好,好,好,今次我不再重複。

Woody Allen,揀女角向來很有眼光,這次我都跟他口味一致。就看戲中換了多少個造型,多著意表現其可愛,那意思都很明顯了吧! …好,好,好,我不再重複了。

==

簡單評分:

B++(☆☆☆☆★)/A(♡♡♡♡♡)

回應政改(偽)諮詢‧其之四:終極選特首提案

(不能罷工,又已畢業太久不能罷課,上週唯有罷寫以明志,精神上支持一下。然而,罷寫一週,局勢不似有好轉,香港人「晝夜無間踏盡面前路」,但「明日無限遠」,真的「終點,誰能知道」。此時此刻,風花雪月寫電影似乎不妥,局勢變快又太快只宜Twitter短打,思來想去不如趁學聯話要對話之際,再續前文,再推一個新的[現階段]終極特首提案。)

今次提案,有點特別。

人大常委粗暴落閘【註一】,香港人不相信會有真普選,是今次「雨遮革命」的導火線。然而,中共死要面(但你又唔夠佢打先慘!不過你其實一手捉住佢個銀包、水源,其實係有得屈返佢轉頭。而家其實都係咁。),港共又更加廢柴,但無真普選香港人又唔會收貨。咁點算?今次,就姑且讓一步:「我要真普選,但我忍你個死人賤格人大常委決定。

是,我打算挑戰「不可能」的任務,以接受人大決定為前提,設計一個符合真普選原則(或起碼極為接近,香港人可暫時啃得落)的方案!當然,此方案必然會異想天開,中共根本無可能會接受。(從來無打算俾你普選啦,點會接受?)但此方案正好有助揭露中共和港共的假面具。(更重要,係等我發噏風、發洩下。)

先簡單列出人大常委決定中,有關特首選舉的重要部份,檢視一下我有何難關要過:

一、香港選民一人一票。
二、提名委員會要有實質提名權力。(無明文講出口。)
三、「出閘」獲提名者要獲過半數提委提名,以體現提委會的「集體意志」。
四、參選人只限二至三名。
五、提委會組成要依照選舉委員會組成辦法。

第一點,簡單,接受即可,無難度。

第二點,怎樣算有「實質提名權」?我的想法如此:無論「準候選人」循何種途徑進入「可供提委會決定是否提名」的階段;只要提委會握有最終的決定權,「提委會通過的就可提名參選,提委會不通過的就不可提名參選」,就是所謂「實質提名權」了!坊間常常出現的「入閘」、「出閘」兩段提名方法,正是如此。而其實,只要提名委員會握有「出閘」決定權,就已經滿足條件,如何「入閘」是可以很自由的。這是可以利用的第一個空間。

第三點,這是最多人不滿的一點。循一般正常思路,要過半數先可以「出閘」,令提名委員(會)可操弄選舉,市民無法真正自由選擇,根本是「搵笨實」。故此,第二個難關就是要「維持提名委員會有實質提名權,但市民又能有真正選擇」。不少人的提議,是提名委員會必定要提名符合某些條件的「入閘」「準候選人」,但又被指「限制提委會酌情權」、損害提委會的「實質提名權」。

所以,我提議不要如此限制提委會權力。

且反其道而行,盡量體現提委會的「集體意志」,作「機構提名」吧!我認為,要體現上述理念,最佳方法莫過於:「出閘必須獲得全體提委通過」。幾集體!幾機構!即使只得一人反對,也表示提委會並非「集體」同意,相信如此安排實屬最佳。而且,若然每個「準候選人」都要個別作決定,又怎能顯示提委會一心同體的「集體意志」?所以,提委會必定要以名單方式投票,一次過表決提交至提委會的所有「準候選人」。「出閘」,就全出;「不出閘」,就全部落馬一鑊熟!

第四點,只限二至三名候選人。如上述,如果提委會每屆、每次選舉只一次過以名單方式「通過」或「不通過」「準候選人名單」,那如何確保只得二至三名候選人?所以,要在「入閘」方面花心思。

要「入閘」,就要先經一輪競選,以選出三名準候選人,以供提委會議決是否提名。(二至三名太複雜,且劃一每屆為三名候選人)既然「入閘」無關提委會之權力,當然可以自由得多!我建議任何符合擔任特首資格的人,均可自由參選,然後經全民投票,得票最高的三人,即可晉身「準候選人」,以供提委會議決。

第五點,提委會組成要依照選委會組成辦法。關鍵!上面第三點提到,提委會要一致通過名單,名單方可「出閘」。而提委會如依照選委會組成,就算不計其他各組別選舉,起碼就有全體立法會議員!就算其他提委會選舉如何小圈子,起碼一半立法會議員係普選產生,可作民意代表。

而其漂亮處在於,提委會「全體即一人,一人即全體」。若有任何界別提名委員不滿「準候選人」選舉結果,即可否決之。然而,若然如此否決,重選「準候選人」時出盡或明或暗諸般各種手段,以令「準候選人名單」完全符合小圈子計劃,選民也有應對之法。就算人數上如何不合比例,即使普羅選民夾埋只選出一個代表,如果名單不合普羅選民心意,即可否決。各方均握有否決權,實在可比擬核子武器的恐怖平衡。

如果一眾天龍人堅拒讓選民有真正選擇,選民代表儘可否決名單,一拍兩散,推倒重來。若然陷入僵局,頂多由得特首之位一直懸空,香港無人駕駛,真正無為而治,與民休息,未嘗不是美事。

〈建議〉

一、 任何符合擔任特首資格的人,即可參選「準候選人選舉」,由全港選民不記名投票,得票最高之三人即成為「準候選人名單」,可供提名委員會議決是否可獲提名。
二、 提名委員以不記名投票,支持或否決「準候選人名單」,名單必須獲全體提名委員一致通過,方可「出閘」,成為「候選人」。
三、 全港選民不記名投票,從「候選人」中選出新一屆特首。
四、 提名委員會之組成,完全依照現時選舉委員會之組成。

係,實際上,我係將人大常委決定扭曲為「兩輪選舉」。先經一輪初選,經提名委員會,再第二輪選舉。除咗中間有一層不倫不類的提名委員會,基本上都符合普選原則。

我夾硬唻?屌!中共唔夾硬唻咩?我扭盡六壬砌哩壇嘢出唻,玩都玩得算俾面啦!
(同埋咁樣鳩噏又真係好好玩!)

中共同港共會唔會接受如此方案?當然唔會啦。問唻都憨居。

不如再繼續。如上述,此建議係有可能陷入僵局。如果多輪不斷初選,始終出唔到「候選人」,咁點?先睇《基本法》【註二】

第五十三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短期不能履行職務時,由政務司長、財政司長、律政司長依次臨時代理其職務。
行政長官缺位時,應在六個月內依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產生新的行政長官。行政長官缺位期間的職務代理,依照上款規定辦理。

咁懸空,咪由三司輪住頂囉。

嗯。不過,如此則此三人可能長期掌政,不妥。既然有「缺位時,應在六個月…產生新的行政長官」條文,那就從這時間著手。如果期限過了一半,僵局仍然持續,就要另途解決了!

比如,如特首缺位時,三個月內仍未能選出「候選人」,則三司必須即時去職。《基本法》有講,任命「司長、副司長」等等等等,要由中央批准,但無話去職要其批准吖,咁可以本地立法解決。

三司無咗,又如何呢?當然要有人署理其職務。我建議,如果陷入如前述的非常時期,則會自動啟動機制,設立三個臨時職位,分別為:首席副政務司司長、首席副財政司司長和首席副律政司司長。注意,《基本法》提過,「司長、副司長」要由中央任命;但,正如「高度自治」非「自治」,「首席副司長」亦並非「副司長」,當然又不是「司長」。既然不是「司長」,又不是「副司長」,當然不用中央任命。

「首席副司長」是「司長」以下、「副司長」以上,專門設立以應付此非常時期,其職務是署理「司長」職務。而由於特首出缺,三名「首席副司長」亦因此要輪替臨時代理其職務。三名「首席副司長」均由全港選民不分區普選產生。具體辦法,可以是三名「首席副司長」分開選舉,也可以是有意角逐者組成「首席副司長內閣」作選舉。只要符合普選原則,具體辦法不拘。

「首席副司長」任期最長為五年,可連任一次。任期內,任何「首席副司長」亦可隨意參選作「特首候選人」,一旦成功獲選為新一任「特首候選人」,則視同放棄「首席副司長」職位。而一旦選出新一任特首,特首於上任後即可向中央舉薦司長人選,而新司長獲任命時,對應的「首席副司長」職務將被即時解除。

既然選不出「一個」,由市民選出「三個」,輪住做,起碼有趣!

【註一】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
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2014年8月31日。http://www.2017.gov.hk/filemanager/template/tc/doc/20140831a.pdf

【註二】 《基本法》及相關文件見:http://www.basiclaw.gov.hk/text/tc/basiclaw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