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行(Wild)》

Wild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今次這部《狂野行(Wild》,影評盛讚,我又要唱對台戲--完全貨不對辦,激死人!(雖然只是小站,但想到多少總有人看到,下筆時仍(自認為)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

坐了兩個鐘,完全睇唔出有何「狂野」、有何「Wild」--除了,我當時心情差到想割凳!實在很狂!很野!很Wild!(一如郭富城套《殺人犯》--真係難睇到令人想「殺人」!)

這部戲聲稱以「主角獨自行Pacific Crest Trail尋找自我」作主軸,但實際拍出來又是如何?有超過一半時間,不,在下估計可能有近六成時間,是主角過往的經歷、過往的生活。究竟是否有心、真心拍荒野片?還是變相拍自傳,呃X觀眾入場?

餘下約四成(或更少)時間,當中逾半是主角在途上遇到其他人、得到其他人幫助、在途中營地/補給站吹水、在途中小鎮補給/識人/吹水/觀光/住酒店/去演唱會/…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滿滿都是人!一整個畫面都是人!所有情節都充斥著其他人!荒野?荒你鹵味!去行香港郊野公園隨時感覺更少人!

而餘下約五分一、六分一時間,真是有荒野出現,在做甚麼呢?

買錯燃料不能煮食、鞋太窄磨擦出血、用濾水器取水、「爬」過大石… 我在看小學雞童軍遠足記?行山三個月,在荒野的經歷、對荒野的印象,就只有這些無聊小節?我知道,我不是在看《人在野/荒野求生密技(Man vs. Wild》,主角亦不是Bear Grylls,我都不是期望要看她在荒野中掙扎求存。不過,一套荒野片,如果不能拍出荒野和人的關係,那實在很失敗。

一個成年人,放逐自己去荒野,我相信應該有更多有意義的事情、應該有更多觀照自我直指本心的覺悟… 之類。同類電影,名稱也頗為相似,有一套《Into the Wild》,其精彩處堪為同類片種的典範。當然,那一套也有不少跟其他人的互動,不是一整套獨腳戲。(另外有套《127 Hours》則是偽獨腳戲--雖然幾乎整部戲都是獨處,但其實經常用「幻象」出其他人物做對手戲。)然而,那一套的成功之處,是有充分時間讓主角獨處,而觀眾亦隨他進入那個放逐自己的旅程。

在荒野中,四野無人,方可以看清楚自己、看清楚世界,這才是荒野片的重心。跟主角做對手戲的,應該是荒野,而不是人。荒野,應該是另一個主角。如果拍不出這種感覺,就完全失敗。

是,我認為「荒野片」本身就是一種「類型(Genre)」,一如「動作片」、「諜戰片」、「戰爭片」之類,有既定的「範式(Paradigm)」,應該要嘗試回答某幾項特定的問題。

如果不想跟隨這「範式」,選擇不多。其一,可以暗渡陳倉,表面是一種片,內裡是另一種片,但首要是做好「表面」,其形要似,才可以暗拍另一種戲。(這一部片肯定不是這樣。)其二,或是完全創新,或是揉合多種既有的類型,作品石破天驚、精彩絕倫,開創出一種新類型,自成一新典範。(這一部片又肯肯定不是這樣。)若然兩者皆非,則或是獨特而難以分類(無涉好壞),或是平庸無聊,或是垃圾。本片,似乎最近於尾二那一類。

==

簡單評分:

D+(☆☆)
(這分數有否意氣用事?或許吧,最厭惡貨不對辦的騙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