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Selma)》

Selma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這部戲的評價可濃縮為四個字:中規中矩。

不少章節,明顯見到製作人有意將馬丁路德金(Dr. Martin Luther King Jr.)寫成凡人。(或裝作如此。)脫去其和平獎、非暴力抗爭的「聖人」、「英雄」光環。特別著意寫他亦有猶豫、迷失、懦弱的時候。尤其獄中跟友人談話那一段,攝影、燈光的轉變象徵其心理變化,拍得還不錯;又有一段「夜遊車河」的對話,也都著意拍這一面。婚姻,暗示其婚外情,也都是有意寫其陰暗面。(或裝作如此。)

名人傳記片通常如此,不外幾個拍法。其一是掘掘掘,深入其生平,挖出未見於人前的點滴,還其人性血肉。其二是翻案,壞人的隱衷或美善,英雄的陰險或惡念。其三是顛覆,完全打破一般印象,例如拍霍金而不講物理寫愛情。當然,可以三者混雜,又可以有其他元素,舉這三例不過為方便而已。將事物歸類,通常有助理解。本片看來傾向於第一類。(或裝作如此。)

以此為標準,本片表現實在強差人意。本片圍繞Selma發生的事情展開,而最重要的事件是幾場大遊行(Selma to Montgomery marches)。其中,第二場遊行非常特別,因為走到橋上那一段路,州警一方忽然讓路,但Dr. King反而引領群眾回頭。

在片中,Dr. King的解釋是怕對方埋伏,並指不想己方流血受傷,以示其遲疑掙扎,更描繪為Dr. King當下的判斷。

而史實,是此事早經SCLC內部決定,是經考慮策略、平衡、妥協而得出的結果。(但如此令人洩氣的計劃,當然不會跟一腔熱血的群眾預告。)原因之一,是不想故意違反法庭的禁令,因為審理禁令案的聯邦法官Johnson其實頗同情民權運動一方,他們亦預期在不久後的聆訊,法官會駁回州長的遊行禁令,故不想在那時候衝撞法庭權威或蔑視法庭,而最終法庭果然駁回禁令。此節,其實恰能見Dr. King不是完人,而是有策略作抗爭的凡人,但竟遭棄而不用,反為更美化其英雄形象。(在下以為,維基有關這幾場遊行的專頁,當中描寫的史實,比本片更有「戲味」,豐富有趣得多。)

六十年代民權運動與事者眾,片中Annie Lee CooperJimmie Lee JacksonJames Reeb三人因屬事件關鍵,各有一小段特寫,但其實三人均非運動核心成員。而真正的核心成員或頭面人物,大都被描繪成圍繞Dr. King打轉,遭矮化、淡化。

傳記電影並非歷史紀錄片,取捨當然難免,但這部戲的選材準則,結果更重申、更強調了Dr. King的光環,而人性血肉反而未見彰顯,不免有點虛浮。

如此,則又如何擔得起「中規中矩」四字呢?說「不過不失」,可能更接近。甚至,可能只是「好壞參半」。不過,觀感有時受時機影響。雖然拍得不怎麼樣,但近半年來的運動/革命氣氛籠罩香港,就算是如此一部美化而不真實的電影,都令人在銀幕上找到許多熟悉的畫面,觸動記憶,惹人思索。發行商把握時機安排上映,並跟人權組織合作搞慈善首映,天時地利人和,為這部片添了不少分數。(俗啲講,哩啲叫「食正條水」。)

由「抗爭vs深耕細作」(亦能見字幕譯者心思。)、「和理非vs武鬥派」、抗爭中如何利用「光環」和記者等等,無不惹起香港觀眾對時局之聯想。州警和民兵向示威者施暴,放催淚彈(字幕亦直言「催淚彈」,不是港共口中不知所謂的「催淚煙」。),用警棍狂毆市民,黑警追打市民執行私刑… 五十年前的舊事,香港人在近幾個月見過不少,歷歷在目。黑警濫權欺壓市民,其實亦繼續發生,並未止息。

Dr. King是本片的英雄主角,「非暴力」當然會勝利而歸,但仍分配了一個「裡子」角色給Malcolm X,直言有「武鬥派」作對照,當權者才會接受「非暴力」所倡議的改革。但戲中所描繪出的結果,卻其實是高牆一方策略錯誤,其施暴血腥畫面成為民權鬥士的宣傳武器,煽動輿論民情。而當權者受制於選票壓力,亦顧及後世名,就順時勢而行。

最後一節,其實恰見此策不能生搬硬套,因為面對專政皇權,平民既無選票又無史筆,根本不能應用!

==

簡單評分: B- -(☆☆☆★)

《獵狐捕手(Foxcatcher)》

Foxcatcher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摔角,可能是歷史最久遠、最原始的運動。兩個人,成人或小孩,在地上扭打作一團,實在難辨時代。又再想,幼貓、幼犬,也都喜歡如此扭打,似乎可訓練生存技能、訓練搏擊能力。如此,則更可追溯至人未為人時的動物本能。從奧運會創辦時,已是競技項目之一;但正是其原始野性,又欠美感(老老實實,不理是否政治正確,兩個身材五短、身軀粗壯的人扭作一團,無論如何難言有何美態吧!),所以觀眾緣差。這不僅是我個人意見,摔角乏人支持,故已被剔除出奧運的核心項目,足證。

運動節目向非我所好,但四年一屆奧運,也有些項目會多看幾眼:女子體操最富美感,當然會捧場,男子如單槓也不俗;同是美感取勝,跳水、韻律泳也很好看;田徑,尤其短跑最刺激;游泳也都不錯。球類運動不論。最多人看的就都是這些。摔角,以及舉重,其實選手同樣長期刻苦訓練,但就是沒有那種光芒、那種風采。同樣拿一面獎牌,外人看來就是不夠耀眼璀璨。而且,舉重還好一點,起碼結果清晰明確。而摔角,如果毫無認識,只看到兩個人扭來扭去,實在不會看出甚麼門路,也就更難吸引人看。

摔角,總之就是有種土氣,就算是絕頂高手,到街上走一圈也不會吸引多少目光,在活動出場時不會惹來觀眾狂呼大叫,亦不應期望忽爾會有人上前表示景仰尊崇。被忽略、輕視、蔑視,這是摔角面對的狀況,也多少就是戲中兩個(或三個)主角面對的狀況。這部戲,就是他們各自如何應對,並及於三人之間的關係。

這部戲雖然是真人真事改編,但銀幕和現實的異同已不大重要(雖然頗有趣,可以到此一看。)。編劇將三個主角都寫得很完整、很圓滿(後一個詞,氣氛有點不妥…),三個演員賦予其血肉,其餘情節等等,一切都像是順理成章。噢,因為是真人真事改編,或許應倒過來說,是編劇將現實抽絲剝繭,發掘三個關鍵人物的內心「真相」,從編劇自己的角度為這個故事找一個解釋,用這解釋串連所有事件。

編劇筆下,能夠解釋一切的關鍵,正在於未受重視、不獲肯定的處境,面對這處境時的心理狀態。整部戲的氛圍,都著力呈現這一點。John du PontSteve Carell)或許就是從摔角、從Mark SchultzChanning Tatum)身上找到共鳴。Dave SchultzMark Ruffalo)看似沒有這方面的煩惱:一方面是他的成就獲圈內肯定,反而其弟的成就被其掩蓋;但另一方面,則又似是他已認清生活的困難,亦為家人、為生活,變得人情練達、圓滑,較能放下。

這部《獵狐捕手(Foxcatcher)》圍繞這心理狀況而成,其實又剛巧跟《飛鳥俠(Birdman》不無可比較之處,男主角正正是覺得自己身為演員的成就未獲肯定,所以才搞那一場大龍鳳。但兩部戲,處理的手法則完全相反。《飛鳥俠》是由頭到尾、不停爆破,而《獵狐捕手》則從頭到尾都沉鬱壓抑,細細經營每個角色,甚至到爆發時,亦無任何渲染。《飛鳥俠》一如味精,則《獵狐捕手》可以說是味道醇厚。

人比人,比死人。看過《獵狐捕手》,《飛鳥俠》更見俗氣。而《獵狐捕手》竟然連「最佳電影」提名也沒有,只能說奧斯卡評委太明白、太瞭解這部戲,所以要它貫徹未受重視、不獲肯定這主題。(好似係。)

==

簡單評分:

A(☆☆☆☆☆)

回應第二輪政改諮詢

第二輪政改諮詢就夠期(三月七日截;電郵:views@2017.gov.hk),回唔回?回!預咗係假諮詢都回?當然!唔係預佢會聽,不過要佢啲回應結果唔好睇,落佢面,唔好俾佢咁順利!在下之建議如下:

除以下提出之建議方案(整體,而非其部份)外,任何其他符合人大「八三一」框架的方案均不能接受。本人提出之方案已符合「八三一」框架,並為本人認為在此框架下惟一可接受的方案。

提名委員會組成方法

沿用選舉委員會組成方法,不作任何修改。

提名方式

首階段-

任何符合擔任特首資格的人,即可參選「準候選人選舉」,由全港已登記選民不記名投票,得票最高之三人即成為「準候選人名單」,可供提名委員會議決是否可獲提名。

次階段-

提名委員以不記名投票,支持或否決「準候選人名單」名單必須獲全體提名委員一致通過,方可「出閘」,成為「特首候選人」

若然名單遭否決,則重新進行首階段提名,並一直重複進行提名程序,直至得出「特首候選人」以供選舉為止。

選舉方式

全港已登記選民不記名投票,從「特首候選人」中選出新一屆特首,最高得票者當選,惟選舉必須要有過半數已登記選民投票方為有效。如選舉無效,則重新進行首階段提名。

三個月內未能選出新一屆特首時

若於換屆後三個月內仍未能選出新一屆特首,則會啟動「首席副司長選舉」。另應本地立法,訂明若於換屆後六個月內,或特首缺位後六個月內,仍未能選出新一屆特首,原任之政務司長、財政司長、律政司長將被即時解除職務。

「首席副司長」為新設職位,一如「高度自治」不是「自治」,「首席副司長」亦不是「副司長」,故無須中央任命。「首席副司長」之惟一職務,即在司長被解除職務時,代理其職務。故根據《基本法》,亦會在特首缺位期間依次臨時代理其職務。

任何符合擔任司長資格的人,即可參選「首席副司長選舉」。參選人可同時競逐所有其符合資格的職位,由全港已登記選民不記名投票,採「一人三票」制度,就每個職位可投票支持一名候選人。若有候選人於多於一個職位取得最高票數,可兼任有關職位。

「首席副司長」任期以五年為限、或特首換屆時,以較早者為準,可連任一次。另,一旦選出新一屆特首,特首於上任後即可向中央舉薦司長人選,而新司長獲任命時,對應的「首席副司長」職務將被即時解除。

任期內,任何「首席副司長」亦可隨意參選作「特首候選人」,一旦成功獲選為新一任「特首候選人」,則視同放棄「首席副司長」職位。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

Boyhood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剛過去的這屆奧斯卡,評述員在賽前都估計最佳電影必屬《飛鳥俠(Birdman》和這部《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之爭。那時我未看本片,當然無從評說。現在回想,《Birdman》會贏實在毫不出奇,但這部《Boyhood》較佳(其實是好很多)又實在毋庸置疑。(事後孔明,當然任我講,不過我會簡單解釋。)到底為何如此呢?

我上次寫過,Birdman》是一碟「味精餸」,味道極為濃重刺激,當下食得過癮,但出場後冷靜下來,口渴得緊,要猛灌清水。Boyhood》剛好相反,或可比擬為一道「冷奴

一般人想在家中食冷奴,到超市買一磚/一盒豆腐,回家打開,上碟,淋一點豉油,就算完成了。講究一點,或者會切一點蔥花。若再加一撮木魚片、生薑末,跟多數菜館賣的也相去不遠了。想吃得再好一點,可以揀日本空運來的豆腐,或是超市檔口賣的日式豆腐。(用鹽鹵而不用石膏凝結。)如果出動到茗荷、紫蘇,那已經距離一般水準很遠了。(不過,也似乎距離品嚐豆腐真味的原意越來越遠。)

這部戲,是一道冷奴,只有豆腐、一點豉油、一撮蔥花、一撮生薑末。

不過弄這道菜,第一步不是去買豆腐,而是開了一口井。開了井,就開始犁田種豆了。是,用的黃豆也要自己種。灌溉,當然要用井水。種豆同時,田邊也種蔥和薑。種好的豆不只用來造豆腐,亦用來釀豉油,水,當然也用井水。豆腐,當然要自己動手,用石磨,用人力。水,當然又是用井水。到造好豆腐,還要放入木桶,降入井中「水鎮」。雪櫃甚麼的當然不容許。到田邊摘一把蔥,挖一塊薑,用井水洗淨。切好蔥花、生薑末備用。到豆腐夠冰涼,就可以上碟了。放上蔥花、生薑末,淋一點豉油。就只是如此。

這一道冷奴,只有豆腐、一點豉油、一撮蔥花、一撮生薑末。

如此製作的冷奴,究竟可食出甚麼味道?不知道,只能夠想像。最最普通的一道冷盤、最最樸實的一道前菜,花極大氣力,踏實地做到極致,可以是怎麼?或許就是豆腐的味道,就是冷奴的味道,就是這道菜原本應有的樣子。

這部戲的中文片名譯得甚好--「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實在不需要其他解釋了。當然不是說每個人的經歷都一樣,這是不可能的;但每個(成年)人都經歷過童年、都長大過,這部戲就把握住一些關鍵的階段,拍出了成長的味道。成長,當然是最最普通、最最樸實的一回事,這部戲就只是拍出了成長應有的樣子。(但應留意,成長的絕不限於男主角一人。我要補充的只有這一句。)

回到文首的問題,究竟《Boyhood》是怎樣輸掉的呢?撇開片廠影響力等陰謀論不論,其中一個可能是時機。《Boyhood》於年頭已在Sundance現身,七月已經上映;《Birdman》八月尾才在威尼斯現身,十月上畫。情況一如到食甜品、散席時,無論多出色的冷奴,印象也都淡了(況且本身就清淡嘛),口中只有那盤濃重的味精餸味道仍在,後者的印象自然強烈得多。

情況一如知名的「Pepsi Challenge」,在你面前放兩杯汽水,用白色紙杯,blind tasting:一杯Pepsi,一杯Coca Cola。各飲一啖,結果多數人會揀Pepsi。其實俾你飲成罐,你未必會揀Pepsi。有此現象,其實只因Pepsi較甜;若然只試一啖,多數人會覺得較甜那一啖較好味。如此而已。

==

簡單評分:

A++(☆☆☆☆☆☆)/S(☆☆☆☆☆☆☆)
(之前也提過,S級是偏心時打的分數。
 拍得如此淡而實在,深得吾心,想打高分,肯定偏心。
 我自認為本片實在值得A++六星,但也可能只是偏心想打S七星。
 不能肯定,唯有兩者皆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