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里塚:第二寨之人(三里塚 第二砦の人々)》

今年電影節,選映了多部和抗爭有關的電影,尤以「三里塚」相關的幾部最為突出,自成專題,但可惜每部只得一場,時間難以遷就,最後只選了衝突最激烈的一部。
小川紳介的「三里塚系列」七部選映了三部(《日本解放戰線:三里塚之夏(日本解放戦線 三里塚の夏)》、《三里塚:第二寨之人(三里塚 第二砦の人々)》和《三里塚:邊田部落(三里塚 辺田部落)》);另有當年《三里塚の夏》的攝影師--大津幸四郎重回故地拍的《活在三里塚(三里塚に生きる)》。)

之前看過小川的《圧殺の森 高崎経済大学闘争の記録 The Oppressed Students》,攝製隊深入已成為學生闘爭基地的禮堂、衝突前線,又跟學運核心成員打成一片,連部份機密的討論都在鏡頭下進行,加以凌厲的影像,彷如置身現場,極有迫力。《第二砦の人々》亦有如斯特徵,但又有幾點重要分別。

《圧殺の森》剪接成戲劇般的節奏,除了是歷史記錄之外,也是一部戲,看的時候我好幾次難分真假,以為自己在看演員做的事件重組。(也應歸功於掌鏡的大津幸四郎,明明是激烈多變的現場,但在他鏡頭下竟如排演過一樣,取境觸覺真厲害。)《第二砦の人々》趣向頗有不同,揚棄戲劇化的形式,更像是事件日誌。以尋常一部電影的角度看,比較平板;但若以歷史記錄的角度看,則又很精彩。

尤其是尾段,深入寨內的地道拍攝,雖然前段曾多次提過地道,但到尾段才忽然一整段慢慢參觀採訪,像是輕鬆遊記,跟整部戲其他部份割裂分開,當作是一整戲而言實在莫名其妙,但如果想到這是採訪日誌般的記錄,就能明白其出現理由。(就是因為當天走進了地道拍攝/採訪啊!這是拍攝/採訪日誌!)

尤其是已經拍到系列第四部,如果不清楚前因後果,開場不久就跳接到第二寨「前線作戰會議」,觀眾實在很難進入狀況。開場前,宜調整心態,不要當是入場看戲的心情,而是研究歷史材料的心情,或許就能配合這部保持現場原味的日誌式作品。

既然是以史料看待,則又不能單從「戲」的觀點考慮這部電影,要以看歷史的方式思考,方對得起這部電影。六七十年代,為日本左翼闘爭最熱烈的時期,「三里塚闘争」當然亦能見到左翼的身影。電影中能見到全学連支援三里塚農民,在前線勇武抗爭的「英姿」。(雖然我反建制,但也絕對不左,對左翼分子自然沒有好感。)有關日本這段歷史的資料、作品,汗牛充棟,再寫一篇無甚意義,況且在下亦無深入認識,根本不會有何新意。可以做的,或者是嘗試在電影中尋找堪為殷鑑的片段。

農民初期的決議是「和平」抗爭。(其實形容為「消極抵抗」可能更合適。)

面對要來砍樹的臨時工,「對策」是由農婦以鐵鍊將自己綁在樹幹,又有人爬上樹上,希望以身軀阻撓砍樹、希望對方念及農民人身安全而不砍樹。這畫面何等熟悉!當年中環皇后碼頭拆卸時,不是有人將自己綁在柱子嗎?結果?結果,臨時工得警察掩護開路,當然是拿起「大力剪」,剪開鐵鍊就想拖人走。爬上樹的呢?臨時工拉扯、搖撼樹木,你會否掉下來他才不管!

又有一段,已到對陣時刻,有年輕女農面對頭戴鋼盔、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希望動之以情、說之以理,不停訴說農民境況、警察等同為虎作倀乜乜乜。結果?結果,警察當然是不為所動,一步也沒有退,連眉毛也未嘗一動,只是一直木然觀察,尤如看待瘋婦一樣。

不論是從各地為錢應募作臨時打手的人,或是同樣為錢甘為政權鷹犬的人,都是政權暴力機器的一部份,期望可以「感化」的方式應付,實在太傻太天真,根本不切實際,注定是會失敗的。雖然是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文化背景,但人心大致相同,相隔數十年光景,我們在香港見證的「抗爭」過程不也都同樣嗎?

抗爭中的「農民 vs. 警察 + 臨時工」,幾乎全都是冷兵器步兵戰鬥,比看戰爭史書生動多了,也可印證不少想法。尤其在矮丘和平原對陣那一段,雖然沒有使用致命武力生死相搏,但情況就跟古代步兵戰的文字描述相彷,細心觀察那幾幕,得著可比研讀兵書。其中,盾陣、組織的威力實在很明顯,鬆散的游勇根本毫無勝算。西史讀過的方陣,至此有了更鮮活的印象。

片中作為主戰場、基地的寨城、戰壕,雖然只是粗糙的建築,但用以抵檔冷兵器步兵,還是相當管用的。然而,久守必失,尤其在現代,步兵久攻不下,敵人自然會改用機動兵器--推土機、挖泥車、怪手之類。在三里塚是這樣,早前在香港亦見過,到清場時出動怪手,任何鐵馬、雜物,不過摧枯拉朽,不堪一擊。其實,只要用常識推斷,已可估算結果如此,本片不過是多一件歷史佐證而已。

農民以其土法抗爭,招來政權壓倒性的強硬武力,兩者從一開始實力就非對等,三里塚農民甚至在兵源、人力上也處於絕對劣勢。策略,是容不下理想的;理想化的沙盤推演,其實不過是妄想,最終必然付上代價。抗爭從來都是兩難,既要有熱血,但謀略卻要冷靜。知己知彼,說易行難,尤其「知己」,需要誠實面對己方之缺失、己方之弱點,最是不易。

實力,不是一朝一夕可得的,現實並沒有傳你百年功力的武林隱士。何苦以己之短,攻敵之長?實力不足,不應硬撼,當避其鋒。不懂的,重看一遍《笑傲江湖》吧!令狐沖使不出內力時,是如何用「獨孤九劍」克敵的?而且,抗爭不是武林決鬥,不是一對一比個高下,是可以合縱連橫的。實力不足,就多找盟友。想想大戰東方不敗那一場,對付強大的對手,只能以眾凌寡。而如果仍打不過,就兩招合用:「獨孤九劍」,根本就是兵法,所謂攻敵之不得不救,倒是任盈盈得其神髓,打不過東方不敗,就拿他要害--楊蓮亭。曹操注《孫子兵法》曾曰:「攻其所愛,出其必趨,使敵不得不救也。」(《孫子略解‧實虛篇》)

雖然我未看齊七集,也未有跟進整件事的始末,但只根據這一集的內容,其實可想見從一開始決定「守住三里塚」,就已經輸了。根本就守不住,沒有守的本錢。而且敵方攻進來,你愛惜家當,但對方根本就是想鏟平三里塚,怎麼鬥?就算假設沒有任何戰術失誤,戰略一開始就錯了,沒有任何勝機。留下來的,就只是歷史的教訓。(戰略和戰術上的諸般教訓。)

==

簡單評分:

評分甚麼的,當然從缺!都說了應該當是看歷史材料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