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

Inside Ou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我有預感,這篇可能寫得一塌糊塗,因為我實在沒有頭緒:原本看電影海報,我對這部戲完全沒有興趣,但看過預告片,又覺得可能不錯,到真的看完了,我又不喜歡,而最大問題是我說不上我為何不喜歡!單單說喜歡或不喜歡一部戲,很容易,但也是極不負責任的,總得理出一點頭緒,才可以向自己交代。不過如此一來,沒具體方向邊寫邊想,也就實在難以保證條理分明。

第一步,或許就先排除偏見吧。這部戲,充斥許多我不喜歡的元素,我承認是有極大偏見的。這並非說我的「不喜歡」都只是沒有根據的偏見,而是如果假設這些元素並不存在、或我能接受這些元素,則此等元素本身不會影響這部戲的好壞。而我又隱約覺得,就算排除偏見,單純以戲論戲,這部戲本身亦有不妥。本文的計劃就是如此,如果排除「偏見」後,仍有我不喜歡之處,那就算能論證這部戲(起碼有些許)不妥;否則,我就只好承認純屬「偏見」了。

第一點很簡單,先行處理:我向來不太喜歡電腦動畫片(3D尤甚),也不喜歡海報上五個角色的設計。不過,這點近年已多少有點改變,《魔髮奇緣(Tangled》和《冰雪奇緣(Frozen》我都看得很高興,也很喜歡Elsa。❤

(另,松たか子唱的日文版《Let It Go〜ありのままで〜》[這段Youtube片是迪迪尼自己放上網的,應該安全,不會無故被刪,哈哈。),實在遠勝原裝英文版《Let It Go》。松たか子版,激昂中復有女性陰柔,這才切合角色!不過同為日文版,May J.版就大為失色,空有技巧而無感情。)

況且,表現的形式、人設,預告片早就看過了,入場前已有心理準備,要反感也不會入場後才來反感,應該不大影響觀感。這一點,我頗有信心可以完全排除。

第二、三點,實在是很宅、或很學究的理由,跟這部戲(作為一部電影)本身應該要分開考慮,我也盡量如此吧。

這部戲的設定,大量採納心理學的理論/模型,但我向來不喜歡此等理論/模型,因為此等理論/模型(尤其有關人的性格、意識者)大多(頭盔)只是虛無縹緲地吹水、講故仔,其實無從證偽,根本只是偽科學。在下既自許為一個科學撚、理科撚,從來對此等理論/模型有點反感,但若要以戲論戲,我會盡量將此看法擱下。這是第二點。

繼續,亦是這部戲的設定本身。戲中五個形象化或人格化的「情緒」(Joy[樂]、Sadness[愁]、Fear[驚]、Anger[怒]、Disgust[厭]),集中於一個「控制室」內影響或主宰女童Riley的一舉一動。嗯… 很熟口面… 這完全就是Dan Dennett所指的「Cartesian theater」!(又或者,即是「Homunculus argument」吧。)

簡單而言,如果你腦中有此等「人仔(小人)」在控制,那控制這些「人仔(小人)」的「人仔仔(小小人)」又在哪裡呢?想像一下巨大機械人,它的外在行為是受駕駛員操控;那追問下去,如果駕駛員本人亦復如此,只不過是細版機械人,那又如何?很明顯,這會是沒完沒了、直到永遠的循環,如此這般的「意識」模型都有內在缺憾。這是第三點。

俗語有云:「聽故唔好駁故。」就當我能夠將上述看法擱置一旁,暫且接受本片的內在邏輯,那又會如何呢?我是否仍能提出「不喜歡」這部戲的原因?

如此釐清之後,也似乎真能看出一點端倪。

無論從五個「情緒」或Riley的角度而言,這毫無疑問是描寫成長的故事,其意圖之明顯,我相信不用多費筆墨論證。(我也不知應如何起頭論證。)可惜,片中角色正正欠缺「成長」。片中大部份篇幅,其實只是Joy、Sadness和Bing Bong(Riley孩提時的幻想角色)三人,在Riley腦內的歷險故事。若然要有「成長」,順理成章應該要在這三人身上看到。

Bing Bong的角色毫無疑問是有成長的,由出場時沉醉於過去、妄想,到面對現實,以至學懂放下、成就他人,其成長甚至超越了一般印象中的兒童吧?(噢!話說回來,他一出場已是個老頑童大叔… 完全是周伯通那樣子…)但問題是,這角色並非核心人物,而且根據戲內的邏輯和情節,他的成長不能帶到Riley的意識中… 那就算他成長至成仙成佛,也都是徒勞無功的呀…

Sadness呢?她從頭到尾都是一個樣子,亦全程被動。結尾那一部份,算是她展現了成長的果實嗎?不見得。回想故事初段,她一開始就想這麼做,她本身決定或意圖要做的事情,從頭到尾都是一樣的。分別只是,原本被人阻止,後來沒有被阻止,如此而已。經過整部戲,她有沒有學懂過任何事情(看過幾本技術手冊不算),角色性格、想法有沒有任何轉變?似乎沒有。

Joy呢?這個討厭煩膠的正面撚角色(是,我對這種角色有偏見,最憎。),根本就是本片主角,完全是以她的角度看世界。如果要看成長的痕跡,應該要從她身上找。如果以Riley作為一個人、一個整體,這個「成長」的教訓,是學懂不同情緒各有其分、各司其職。這是大部份人看到的故事吧。

不過,再細想,在這部戲中,Riley其實從來只是一個空殼、傀儡,是從沒有自己思想的。戲中五個「情緒」,甚至腦內其他有自主思想的角色,都是以第三人稱稱呼Riley,從無覺得自己是組成Riley的一部份,而我們在戲內又未見過Riley有任何自主行為、有任何思想,那看起來是怎樣呢?Riley就只是一個空洞的「巨大機械人」!

噢,當然,也可以以另一個角度看,Riley的「意識」其實就是整個系統所表現出來的整體,所以其「意識」其實不能在任何一部份找到,這倒是可以接受的。不過,我們仍然是沒有見到Riley這個系統的理性、思考的部份,這在戲中都是謎樣的系統。說Riley是一般意義上的一個「人」,倒不如說她是腦內一眾「人仔」合作玩「育成遊戲」內的虛擬角色,這反而最切合故事內在邏輯。而有思想、有血肉的角色,其實只得腦內的「人仔」!

那從Joy本身的視點,她究竟是學了甚麼?有何「成長」?回想戲中情節,Joy發現解決危機的方法那一幕,她其實發現了甚麼呢?仔細回想,其實她只是發現了Sadness這個同伴的「功用」而已,但Joy本身的性格、想法,其實是沒有轉變的!(起碼到那一刻都沒有。)她的行動「目的」,仍然是一模一樣,只不過發現了原來另闢蹊徑,到頭來也可以達到目的而已。

這麼說吧,到那一幕高潮,其實Joy只是碰巧發現了面前難題的「解題方法」而已。就跟冒險故事中,走入困境的角色,無意中碰到解開陷阱的機關一樣,是頗為隨意、頗為「夾硬」的。Joy作為一個角色,有沒有成長?性格有沒有轉變?從片尾那一句呼應片頭的對白看來,我覺得其實沒有。

角色沒有成長,或許就是散場時令我感到莫名異樣之處吧。

==

簡單評分:

C+(☆☆☆)

《流離所愛(Love Is Strange)》

這部戲明天才上映,已經可以搶先寫文?不用擔心,在下保證無收免費飛、絕對不是膳稿,只是近年香港萬事都逐漸變得名不副實,「公映日期」此等小事,當然更不需要認真看待。

公映之前,越來越多「優先場」、「特別放映」之類巧立名目的綽頭,不知是為了作市場調查,還是該期不夠戲播要填空檔,總之就是可以在電影「公映」前買票入場觀看。「公映」之前,公眾已經可以買票入場;但公眾可以買票入場,不就是「公映」嗎?這是個充滿矛盾的哲學問題,令人頭爆。我就趁未諗到hang機,早早買票入場了。

而反正部戲明天才上映,就斗膽請大家拿出一點耐性,慢下來,先別看網上簡介,甚至連海報也先別看,來看我寫的刪節版簡介(原因,下文自有分曉);如果早已知道故事、早已看過海報或劇照,又或是按進來之前見到預覽的配圖,也請盡量忘記、嘗試放下,或將我的簡介當作是另一個故事,看法或會不同--

主角A和主角B,是同居多年的情侶,非常恩愛,並無子女,但與家人、朋友的關係甚為親密。主角A喜愛作畫,已退休,有微薄年金;主角B是音樂教師,亦有兼職私人教授。一日,主角B被辭退,兩人頓生財困。居住多年的單位,亦已無力供款,只好出讓,所得不多。

主角B的私授學生都在城中,故不能遷居郊區,但兩人未能找到租金相宜的單位,唯有分別投靠親戚或朋友借宿。主角A到親戚家,但相見好,同住難;主角B到年輕朋友家中作客,亦是相見好,同住難;兩人… …

就此打住,大概是開場不久就知道的事情。

故事平淡實在,也拍得樸實無華,甚為可喜。尤其主角A那一條線,在親戚家發生的事都在情理之中,發展自然平穩,彷彿就只是在窺看平常人的生活一樣,並無人工雕琢的味道。對白亦精緻,幽默或譏諷都恰到好處。主角B那一邊,相對較弱,但畢竟跟朋友的關係又頗不同於親戚,相處更加客氣收歛,自然事情就少了。

(此處有一點不重要的小節:讓主角B寄住的朋友,竟然有一幕邀請了朋友回家開game玩D&D!唉… 已多年未有開game了… 很是懷念… 呀!離題了!不,重點不是我想開game,而是僅此短短一幕,於整部戲亦不重要,竟然特意找了一個D&D顧問!其認真處真令港產片汗顏… 呀… 不過如果還懂得感到汗顏,也許就不會經常馬虎了事吧… 唉… [不過,其實會否只是導演的game友?哈。])

當然,兩個主角本身的關係亦寫得很好。雖然大部份時間都分開兩線發展,但少數能聚頭的場口,都拍出相愛相處多年的綿綿情意。小別重逢,情濃的一幕極甜蜜;另,不論在電話或見面,對白都很好;難以決定高下,不同味道,但同樣賞心悅目。算了,詳情不表,以免破壞入場看戲的樂趣。

現在是時候看電影海報了--

Love Is Strange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是,兩個主角是男的。

話說回來,刪節版簡介中沒有提及的是,主角B本任教於天主教學校,亦從未隱瞞其性向、從未隱瞞跟主角A同居,但因為跟主角A結婚,故因宗教理由被辭退了。兩人婚後生活遽變,忽爾受到「貧病困苦」的考驗,倒是證實了其誓言真誠不虛。

這既不是這部戲精彩之處,但又實在令這部戲更為出色。如上文所述,這部戲本身就是精彩的小品,不論主角是何性別、性向,都完全一樣好看;而特為出色,則因為本片並無放大兩人為同性伴侶一事。(因同性結婚被辭退,不過是事件契機而已,並非重點。前文所以隱瞞這一點,正是想令故事骨幹更清晰。)就只是拍成尋常人家的故事一樣,淡淡道出他們亦不過是尋常人,這樣顯淺、明白、但頗多人仍不接受的事。

==

簡單評分:

A(☆☆☆☆☆)

《天才少年的奇妙旅程(The Young and Prodigious T.S. Spivet)》

The Young and Prodigious T.S. Spive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看到預告片時,立刻就被這部戲的顏色、氣氛吸引住了。怪人主角,出生於一屋怪人的家庭,家中有事再加契機推動,自個出走踏上旅途,路上再遇到其他怪人,慢慢消解跟家人的結,迎來高潮,然後收尾,最終回家,完場。這是我從預告片得知的訊息,基本上也沒脫出這典型,不能算騙局,但拍出來的結果實在是失手,令人失望。

如此類型,其實角色設計好,已經成功了一半。本片在這一部份幾乎沒有失分,家族成員全都十分典型,開步穩妥;Helena Bonham Carter擅演怪人母親,駕輕就熟,找她幾乎總沒錯;其他人,認得也好,不認得也好,也都沒出錯;主角少年T.S.,選角也頗符合角色形象。由設計到人選,角色方面真的沒問題,所以開首部份,完全沒有脫軌。

不過,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到踏上旅途,問題就一一浮現了。從結構而言,這旅途本身應該是戲肉,因為角色的成長變化,都在這裡頭,可惜這戲肉偏偏無乜肉。(余以為,戲肉不一定是高潮,對整套戲而言意義最重大的部份,方為戲肉。)原著小說我當然是沒有看過的,所以只根據戲中出現的人和物去講或推敲。由上火車一節,到中途避過檢查,到落火車後的追逐(追逐前和追逐後,兩個小處,反而有點意味。),都只不過是為情節和畫面添加趣味,意義不大,略。

真正有故事意義的,應該是途上遇過的人,和母親的日記。只提火車一程,路上有何怪人呢?路邊居家花園中,在玩耍的小童;中途停靠時,遇到住在火車的老伯,聽了一個寓意似有若無的故事;到熱狗檔,有警察經過,發見自己已「失蹤」。

第一個,基本上毫無交流,不算;熱狗檔那一段,其實只為推動T.S.想到家人,無論熱狗檔店員和警員,跟T.S.均無多少互動,不算。算得上的,就只有那老伯一人而已!但老伯那一段,實在不大看得出如何令T.S.成長,只是聽了一個意義不明、不知有何或有否禪機的故事而已。

而另一方面,母親的日記實在出場太少了,只有幾場約略帶過夫婦之間的關係、從書房偷看T.S.並沉思… 也同上一段的老伯一樣,於角色推動力不大呀!就算加上T.S.在途中想起的生活小事,也都連不成形,只有零碎的片段,東一塊西一塊,沒有方向,也見不到對當下的角色有何影響。

到下火車,追逐完畢,到河邊之後,中段正式落幕,但仍未到華盛頓目的地,如何解決呢?路費不多,當然是順風車。不就順便可多遇上一個怪人,在路上再成長,然後到目的地,一轉,再收?又錯了…

司機也是怪人沒錯,但同樣,只像是走過場的路人,不見在角色的成長路上留低過甚麼… 截到車,上車,開始說話,不知夠不夠十句,未說到甚麼很有意思的東西… T.S.睡了。這是要怎麼樣呀!角色之間沒有互動,是要怎樣影響/受影響,又如何能成長?可能小睡片刻,睡醒在路上再聊?對呀,這也可以嘛。醒了。到目的地了。(!!!)下車時,互相交換一句「Hallmark卡金句」,就分道揚鑣了… 結果這司機真的只負責交通嗎!

卒之到達目的地,劇情急轉直下,明顯不知如何收場,已經完全是藥石亂投、失去方寸。

故事終於到了尾段,怎麼主題忽然似有改變?本來是以家庭關係為重心,怎麼忽然變了揭示商業社會、成人世界、傳媒生態之黑暗,如何偽善造作醜惡諸如此類… 究竟想怎樣?走失了嗎?需要觀眾提提你,之前的主線仍未處理好嗎?怎麼又開新戰線呢?實在見不到關係呀!不過,似乎是沒有忘記的,到近尾聲,忽然出場,忽然諒解,忽然融洽,忽然開悟,忽然擁抱,忽然結局。劇終。多謝大家買票入場。…

這算甚麼呢?總之隨便埋尾了事?

簡而言之,這應該算是爛尾。甚至不止是爛尾,其實中段開始已經處理欠妥。究竟是原著小說如此,還是改編劇本不濟?不得而知。再純粹斷估,會否是拿不定主意,將本片如何定位?要將上文所述的缺失補好,對小孩觀眾可能太複雜沉重?(雖然我覺得小孩不笨,其實應該能夠看懂的。)但將複雜細微處都拿掉,故事也就失了味道。當是純粹歷險片,又嫌不夠刺激好玩;但當是成長之旅,又太單薄也太散;正是「兩頭唔到岸」。

除了角色設計、選角,就只有美術、道具、攝影之類還不錯吧,不然分數還要更低。

==

簡單評分:

C- -(☆☆★)

《閃爍的青春(アオハライド)》

Aoha Ride Film Poster
(from 映画.com;Fair Use/Fair Dealing)

呀~~呀~~「閃爍系列」第二彈?其實跟之前那套《閃爍的愛情(ストロボ・エッジ)》,故事和人物都沒有關係,不過同樣是咲坂伊緒的漫畫改篇而已。

(嗯,雖然嚴格而言,也不能算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前作《ストロボ・エッジ》出現過的「虹の台駅」,在《アオハライド》也出現喇,而且前作的男女主角也客串路過了,可見是同一個世界裡的人吧。在漫畫第25話喔,仔細看一定見到的。而我為甚麼會知道嘛… 當然又是忍不住刨了原作嘛… 而且連客串路過的角色也都認出來了喇!這是怎麼樣嘛!就說我果然是喜歡看少女漫畫吧!)

上次也提過,少女漫畫其實也是少年漫畫吧!青春是恆久不變的主題。本作簡直要為我背書似的,直接就叫「青春之旅」!(「アオハライド」=「アオハ(ル)ライド」;「アオハル」=「青春」;「ライド」=「Ride」。)從出版時間和電影上畫時間來看,可以看出不少端倪。

《ストロボ・エッジ》其實是咲坂伊緒第一部長篇連載,之前最長的作品也只得兩集單行本而已。用比較簡單的主線、王道的人設,可能也是考慮到容易駕馭的原故。到《アオハライド》,人設其實看到前作的影子,尤其故事初期,相似之處更是明顯,部份主題也有重疊。究竟是作者本身的趣向,還是因連載工作壓力,所以都只能從相似的東西出發,再慢慢摸索其不同處,說不準,但其實也不用太在意。

重要之處是,第二部長篇,對作者而言也是開步邁向成熟之路吧,年輕人的成長和作者的成長交疊,這是很有趣的。在《アオハライド》,不再用那種堅實直接的主線,反而有點兜兜轉轉,如果抽空來看,幾乎就落入那種婆婆媽媽、很難看的庸俗故事。然而,這作品的趣味並不在此呀!不是說主線本身不好看,但作者用心之處也不要忽略掉吧。其實從作品名就看得出來,這部是要嘗試畫「青春群像」的。

所以,說是「支線」的話,其實不妥當啊!這作品的配角,無比重要,不光是提味的香料,而根本就是食材之一了。我覺得,不要將這套漫畫想成是喬木的樣子,不是這樣從主幹分出枝節;更恰當的形象,或許是像吧!遠看像是粗壯的一根,但走近細看,其實是很多條幼藤交纏在一起,孰為主次,實在不好說,剪走任何一條,或許就倒了。

說這麼多,終於入「正題」了。(其實我也混亂了,究竟是談電影還是漫畫?也其實嘛… 「孰為主次,實在不好說,剪走任何一條,或許就倒了。」)這部戲最大的差錯,就在於此吧。編劇實在改編得有點糟糕喔。沒有深入的寫好配角,故事就變得很單薄,也很婆媽。

上次也都說了吧,少女漫畫其實不止是寫愛情,也是寫成長的。這次,成長的主題又是甚麼呢?跟前作相似的,有,但不提了,新意不多;不同處,這次更多著墨於自己的抉擇對他人的影響、背負自己行動的後果和罪疚、他人如何看自己、如何理解他人的想法和立場… 比起前作以「面對自己」為最主要的動力,這次嘗試向外求索,有更多關於自己對外界的影響,當然相對地也就有外界對自己的影響。這樣的「配角」,其實完全剪不走呀!

双葉(本田翼)和悠里(藤本泉)的友情不好好交代,早段整個Story Arc根本就不可能好看!修子(新川優愛)也好像變成單純的怪人一樣,這算甚麼嘛!(不過她的氛圍也不錯,女角中算最好的了。)洸和小湊(他的名字叫人覺得太不好意思。 XD)的友情也是重點喇,太草草了事,兩人的血肉都被掏空了!

這五人小組的關係如何建立起來,其實是故事早段的重心,友情幾乎比愛情更濃厚呀!「合宿那一段幹嗎啦!?」看電影的時候這樣想。日間關係如此惡劣,後來是如此兒戲就搞定了?後來補看漫畫,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吧!是,篇幅不同,要選擇、要改編,但那改編也太爛了… 根本只是將故事庸俗化、淺薄化吧。例子有很多,但為免爆雷,就不一一點明了。

其實,不論編劇或導演,根本就沒有認真看待這部戲吧!是在小看漫畫吧!究竟他們明白自己在做甚麼嗎?有好好的去改編嗎?不是說笑,我敢肯定的說,如果原著是小說,而非漫畫,就算是完全一樣的人物、故事、對白、獨白,改編出來肯定不會是這樣。有相為證:

這是戲中悠里的造型。

那髮型是甚麼回事!?果然是在小看漫畫吧!認為因為是漫畫原著,所以要有「卡通化」的造型嗎?那誇張得像硬膠假髮的髮型是甚麼回事嘛!(硬照可能不太看得出來,真人動起來時,頭髮紋風不動!)不要以為髮型是小事,就像「萬曆十五年」一樣,其實一葉可以知秋。不論有意或無意,這改編的觀念實在要不得呀!要記著,這是設定在現實世界可以發生的故事,改編要有原著的風味,但也要貼近現實。

這混帳導演三木孝浩,2013年有一部小說改篇的電影--《寵愛情人夢(陽だまりの彼女)》,上野樹里在那部戲的髮型,完全就是悠里走進現實應有的樣子吧!(參考圖片:http://eiga.com/movie/77883/gallery/)是有點捲捲蓬蓬的樣子,不是硬硬一砣的呀!

同樣的問題,出在本田翼的表演。

好,好,我承認,雖然我很喜歡看她,拍硬照實在很萌,但她根本不太適合在畫面上活動吧… (聽起來有夠可悲的…)她一動起來,總是不太自然、生硬、造作… 不過,可能大半是演技的問題吧,上談話節目時是… 嗯… 稍微好一點點的。但儘管如此,我還是認為她的演出之糟糕,跟導演脫不了關係。

就看快餐店那場吧,那是重現漫畫場景的一幕。洸忽然又接到電話,那時本田翼… 双葉的反應如何?(答案請自己買票入場看。)那是毫無必要的浮誇吧!正如上文所說,三木孝浩太刻意營造他心目中的「漫畫味」了!那一幕,其實平常的去處理不就好了嘛,正常人會是如此反應的嗎?甚至回看原著本身,其實是更現實地以簡短的對白去交代的呀!

綜觀整部戲,本田翼都太「用力」,由表情、說話方式、乃至那縮起肩膞的樣子,其實是可以糾正的。甚至狠一點,同一場拍廿take,總可以消磨走的,不能全怪演員,導演應負責任。其實再想,那會不會根本就是導演的要求和指導喇!原著是說行徑裝得像男孩、比較粗魯一點,不是要扮成大叔呀!

基本上,選角都很糟糕,倒是演冬馬的千葉雄大意外地不錯,演出角色的氛圍,有點像堺雅人,有「Dr.倫太郎」Jr.的樣子?漫畫中描述是有溫暖的感覺,也都演出來了吧。可惜,這角色在電影版中的收結寫得很差。

其實,不止這角色,基本上整段收束都寫得一塌糊塗。首惡當然是編劇,絕對責無旁貸。不過,這電影版改編,絕對是為了商業考慮,而犯了根本的錯誤吧!2014年4月,宣布電影化的時候,其實故事已近尾聲,大概還有十話左右就完了。(這裡還有一個問題,後面再說。)看Facebook上的照片集(https://www.facebook.com/aoharide.movie/photos_stream)時間更清楚,那時已經開鏡了。也就是說,劇本是更早一點時就寫好了吧!所以結尾是電影版原創的,跟原著沒有關係,導演自己也這麼說的,說電影結局是由編劇、導演和監製們一起想的--

(其實他是說教堂那一幕爛戲,但明顯整段結尾都是原創的吧!
 雖然最尾一幕,是重現了漫畫場景。)

這班人的品味真差、眼光真淺薄!

原來只是沉浸在悲傷中,也只是看到了幾句留言,就忽然瞭解了本應知道的事情嗎?其實不是這樣的吧!那種事,早就知道啊,只是心裡能不能接受、能不能面對的問題,怎麼將問題變得如此膚淺了?另外,洸和双葉分別覺悟後,也都各自要去傷害別人的吧!(對不起,還是忍不住小爆了一下。成海那部份我覺得更差,洸的中學課室那段也不好,細節不提了。)這不是能輕輕帶過,也不應該輕輕帶過的呀!面對自己心意之後,作了決定,明明知道會傷害他人,也願意去背負這樣的罪疚感,這才是精彩之處呀!電影寫成這樣,味道完全不一樣了!很明顯,這班製作人根本沒看懂這部漫畫吧,也或者是太小看漫畫了?都從改編的小節中不經意地透露出來。

如果,稍為多等大半年,等漫畫先完結了,再去改編,可能會更好吧,起碼有更完整的故事可以參考。在這部之後才改編的《ストロボ・エッジ》,就改編得比較好吧!(當然,也有其他因素,如前述,那部是比較容易改編的。)如此趕忙的改編真人版,其實是想在漫畫還連載時就開拍和上畫,也好連帶互相提攜宣傳吧!這明顯是有商業考慮,蓋過了電影創作啊!

另外,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漫畫最後幾話明顯拖戲吧… 最後那個轉折,雖然可以說是扣一扣主題,讓双葉也去明白一下洸的心情,但那轉折真的需要嗎?不禁有這樣旳疑問。而就算真的有需要,最後兩話明顯是多出來的吧!是想讓所有角色都好好收束結尾嗎?哦~也是有這樣的藉口啊!但從作品整體而言,也不太需要吧,有點懸念才更耐看,實在不用、甚至不應照顧太周到。其實,也有另外的可能。

原著是連載至《別冊マーガレット》的「2015年3月号」完結的,而據維基所載,這部月刊的出版慣例是上一個月的十三號出版的。(「発売日は原則として刊行月の前月13日。」)故,最終回的「2015年3月号」,出版日就是「2015年2月13日」;倒推回去,對上兩期的出版日就是「2015年1月13日」、「2014年12月13日」。(這部月刊似乎沒有合併号的慣例,所以日期應該沒錯吧。)

2014年12月13日,剛好就是電影版上映的日期!將高潮放到這天出版那一回,難道會是巧合嗎?如此,拖戲就說得通了呀!是互相配合,一邊出高潮,一邊上電影,目標是票房和賣紙數呀!再說,日本的電影也不像香港這麼快落畫的,如此看來,最後兩回像「番外編」多於正編的結尾,也都說得通了!不過就是繼續為電影宣傳而已嘛!

我相信,這是頗有可能的。如此,則是電影的商業考慮,倒過來影響漫畫本身了。如果沒有這影響,漫畫結尾可能收束得更俐落一點吧… ?當然,現在也只能想像了。

==

簡單評分: C(☆☆☆)
(漫畫本身的話… 應該也有「B(☆☆☆☆)」吧。)

《賤熊 2(Ted 2)》

Ted 2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人,總是難以「見好就收」。

從觀眾角度、從外人角度考慮,整個故事、所有人物,在第一集已經很完整,不應畫蛇添足。不過,從局內人的立場而言,既然人物仍然受歡迎,再拍續集仍可欺騙觀眾入場,怎不食盡、玩盡、榨盡所有剩餘價值?你以為是作者不「知所進退」嗎?年輕人,你太天真了,只是因為你仍然肯買票入場而已。不論電影人、政客政團,不都在玩同樣的遊戲嗎?(你又以為我會收口,不用盡這篇影話的剩餘價值,在今天借機抽水嗎?年輕人,你又太天真了。)

一年前講《奪命西(A Million Ways to Die in the West)》,我已對Seth MacFarlane信心全失,認為此君未能「見好就收」,再拍新片不過獻世,到這一部,簡直可以將他列入黑名單。是,曾幾何時,你有「威過」,第一集《賤熊30(Ted)》的確出色--好笑、麻甩、熱血、仲有Mila Kunis。那時候,我的確是捧場客。

到《奪命西》,已經完全不好笑。或許,你仍有能力寫一兩段笑話,偶爾點中觀眾笑穴,但實在支撐不了整部戲,沒有密集強烈到令人狂笑到完場的力度。如果你真的純粹「做Show」、娛樂大家,那你起碼要令人忘我投入,那份熱情、那份魅力,你沒有。現在的你,就似脫髮至只剩幾條頭毛,但仍落足一罐髮乳梳你的「Barcode頭」,妄想自己仍然風流倜儻,不知已淪為笑柄。

今集,完全重複此等過失。玩精液、大麻、甜片,本身已經不好笑,還要不停重複,實在很難受。Running Gag,不是這麼玩的。原本只是「少少好笑」的事,因重複出現,令觀眾期待、令笑感累積,卒之加倍好笑,這才算得出是Running Gag。將不好笑的事情玩完再玩,則只會加倍不好笑…

Seth MacFarlane的老本行就是做電視,玩Running Gag本應駕輕就熟,現在竟然連如此招牌技倆都耍不好,創作力顯然已走下坡。而片頭和中段加插歌舞,更是用力過度,反見黔驢技窮。任你在台上叫得聲嘶力竭,但笑話已老,過氣了,實在笑不出。不如就在觀眾還會客氣拍掌時,不失體面的地走下台吧,是時候走進歷史了。

若然不甘做無聊笑片,故事和角色其實不能太隨便。笑片,其實也要有劇情的。第一集之成功,其實也不太在其笑料,而是Mark Wahlberg和賤熊「兩人」的麻甩兄弟成長故事拍得到肉,並配以經久不衰的「兄弟 vs 女友」緊張關係,本就是一套堅實王道的「兄弟」片;Ted的角色反差夠大、夠賤,就是錦上添花,令電影變得獨特、得以跑出的驚喜元素。

今集呢?角色無再成長、無再變化,反似退化得更為幼稚無聊,如此故事怎會好看?換走了熱辣刺激的Mila Kunis,新加入Amanda Seyfried的角色,竟是如此平淡無味的「律政佳人」… 演員我兩個都喜歡,相信絕無偏心,但角色實在有高下:新人毫無棱角、欠缺風味,尤如嚼蠟。而Ted,上一集是新鮮驚喜,但事隔三年,已經沒有新鮮感了;今集環境和經歷有改變,但人物似未隨之成長,只有變得更沉悶平庸。

戲很難看,我知,你知,你估Seth MacFarlane知不知?我估是知道的。所以今集繼續找「外援」,明明和劇情毫無關係,但仍刻意、夾硬加插客串角色出場的機會。最明顯就是Liam Neeson那一段,完全無謂,亦不好笑,可幸並未打亂節奏--因為本片已爛到毫無節奏可言。

==

簡單評分: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