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

Inside Ou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我有預感,這篇可能寫得一塌糊塗,因為我實在沒有頭緒:原本看電影海報,我對這部戲完全沒有興趣,但看過預告片,又覺得可能不錯,到真的看完了,我又不喜歡,而最大問題是我說不上我為何不喜歡!單單說喜歡或不喜歡一部戲,很容易,但也是極不負責任的,總得理出一點頭緒,才可以向自己交代。不過如此一來,沒具體方向邊寫邊想,也就實在難以保證條理分明。

第一步,或許就先排除偏見吧。這部戲,充斥許多我不喜歡的元素,我承認是有極大偏見的。這並非說我的「不喜歡」都只是沒有根據的偏見,而是如果假設這些元素並不存在、或我能接受這些元素,則此等元素本身不會影響這部戲的好壞。而我又隱約覺得,就算排除偏見,單純以戲論戲,這部戲本身亦有不妥。本文的計劃就是如此,如果排除「偏見」後,仍有我不喜歡之處,那就算能論證這部戲(起碼有些許)不妥;否則,我就只好承認純屬「偏見」了。

第一點很簡單,先行處理:我向來不太喜歡電腦動畫片(3D尤甚),也不喜歡海報上五個角色的設計。不過,這點近年已多少有點改變,《魔髮奇緣(Tangled》和《冰雪奇緣(Frozen》我都看得很高興,也很喜歡Elsa。❤

(另,松たか子唱的日文版《Let It Go〜ありのままで〜》[這段Youtube片是迪迪尼自己放上網的,應該安全,不會無故被刪,哈哈。),實在遠勝原裝英文版《Let It Go》。松たか子版,激昂中復有女性陰柔,這才切合角色!不過同為日文版,May J.版就大為失色,空有技巧而無感情。)

況且,表現的形式、人設,預告片早就看過了,入場前已有心理準備,要反感也不會入場後才來反感,應該不大影響觀感。這一點,我頗有信心可以完全排除。

第二、三點,實在是很宅、或很學究的理由,跟這部戲(作為一部電影)本身應該要分開考慮,我也盡量如此吧。

這部戲的設定,大量採納心理學的理論/模型,但我向來不喜歡此等理論/模型,因為此等理論/模型(尤其有關人的性格、意識者)大多(頭盔)只是虛無縹緲地吹水、講故仔,其實無從證偽,根本只是偽科學。在下既自許為一個科學撚、理科撚,從來對此等理論/模型有點反感,但若要以戲論戲,我會盡量將此看法擱下。這是第二點。

繼續,亦是這部戲的設定本身。戲中五個形象化或人格化的「情緒」(Joy[樂]、Sadness[愁]、Fear[驚]、Anger[怒]、Disgust[厭]),集中於一個「控制室」內影響或主宰女童Riley的一舉一動。嗯… 很熟口面… 這完全就是Dan Dennett所指的「Cartesian theater」!(又或者,即是「Homunculus argument」吧。)

簡單而言,如果你腦中有此等「人仔(小人)」在控制,那控制這些「人仔(小人)」的「人仔仔(小小人)」又在哪裡呢?想像一下巨大機械人,它的外在行為是受駕駛員操控;那追問下去,如果駕駛員本人亦復如此,只不過是細版機械人,那又如何?很明顯,這會是沒完沒了、直到永遠的循環,如此這般的「意識」模型都有內在缺憾。這是第三點。

俗語有云:「聽故唔好駁故。」就當我能夠將上述看法擱置一旁,暫且接受本片的內在邏輯,那又會如何呢?我是否仍能提出「不喜歡」這部戲的原因?

如此釐清之後,也似乎真能看出一點端倪。

無論從五個「情緒」或Riley的角度而言,這毫無疑問是描寫成長的故事,其意圖之明顯,我相信不用多費筆墨論證。(我也不知應如何起頭論證。)可惜,片中角色正正欠缺「成長」。片中大部份篇幅,其實只是Joy、Sadness和Bing Bong(Riley孩提時的幻想角色)三人,在Riley腦內的歷險故事。若然要有「成長」,順理成章應該要在這三人身上看到。

Bing Bong的角色毫無疑問是有成長的,由出場時沉醉於過去、妄想,到面對現實,以至學懂放下、成就他人,其成長甚至超越了一般印象中的兒童吧?(噢!話說回來,他一出場已是個老頑童大叔… 完全是周伯通那樣子…)但問題是,這角色並非核心人物,而且根據戲內的邏輯和情節,他的成長不能帶到Riley的意識中… 那就算他成長至成仙成佛,也都是徒勞無功的呀…

Sadness呢?她從頭到尾都是一個樣子,亦全程被動。結尾那一部份,算是她展現了成長的果實嗎?不見得。回想故事初段,她一開始就想這麼做,她本身決定或意圖要做的事情,從頭到尾都是一樣的。分別只是,原本被人阻止,後來沒有被阻止,如此而已。經過整部戲,她有沒有學懂過任何事情(看過幾本技術手冊不算),角色性格、想法有沒有任何轉變?似乎沒有。

Joy呢?這個討厭煩膠的正面撚角色(是,我對這種角色有偏見,最憎。),根本就是本片主角,完全是以她的角度看世界。如果要看成長的痕跡,應該要從她身上找。如果以Riley作為一個人、一個整體,這個「成長」的教訓,是學懂不同情緒各有其分、各司其職。這是大部份人看到的故事吧。

不過,再細想,在這部戲中,Riley其實從來只是一個空殼、傀儡,是從沒有自己思想的。戲中五個「情緒」,甚至腦內其他有自主思想的角色,都是以第三人稱稱呼Riley,從無覺得自己是組成Riley的一部份,而我們在戲內又未見過Riley有任何自主行為、有任何思想,那看起來是怎樣呢?Riley就只是一個空洞的「巨大機械人」!

噢,當然,也可以以另一個角度看,Riley的「意識」其實就是整個系統所表現出來的整體,所以其「意識」其實不能在任何一部份找到,這倒是可以接受的。不過,我們仍然是沒有見到Riley這個系統的理性、思考的部份,這在戲中都是謎樣的系統。說Riley是一般意義上的一個「人」,倒不如說她是腦內一眾「人仔」合作玩「育成遊戲」內的虛擬角色,這反而最切合故事內在邏輯。而有思想、有血肉的角色,其實只得腦內的「人仔」!

那從Joy本身的視點,她究竟是學了甚麼?有何「成長」?回想戲中情節,Joy發現解決危機的方法那一幕,她其實發現了甚麼呢?仔細回想,其實她只是發現了Sadness這個同伴的「功用」而已,但Joy本身的性格、想法,其實是沒有轉變的!(起碼到那一刻都沒有。)她的行動「目的」,仍然是一模一樣,只不過發現了原來另闢蹊徑,到頭來也可以達到目的而已。

這麼說吧,到那一幕高潮,其實Joy只是碰巧發現了面前難題的「解題方法」而已。就跟冒險故事中,走入困境的角色,無意中碰到解開陷阱的機關一樣,是頗為隨意、頗為「夾硬」的。Joy作為一個角色,有沒有成長?性格有沒有轉變?從片尾那一句呼應片頭的對白看來,我覺得其實沒有。

角色沒有成長,或許就是散場時令我感到莫名異樣之處吧。

==

簡單評分:

C+(☆☆☆)

One thought on “《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