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失控點(Irrational Man)》

Irrational Man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幾十年來,幾乎不間斷,大約每年拍一部電影,其實近似於一種「寫專欄」的概念吧。不是依靠靈感的創作,反而像是仗賴個人紀律的功課。

上年已經提過Woody Allen一年一部電影,2015年這部新作亦會有Emma Stone,這「約會」早就定好了,今年沒理由不提起吧。若非如此,這部戲簡直不想提起,悶死人也。實在無聊無味,本來是想忘記了就算的。

當然,這也無足深責。一年一部,其實就是「交功課」的「專欄作」,保持水準已經算不錯,偶有佳作就是bonus,久不久失手… 人總會犯錯的,偶爾失準,也是可以理解的。這一部戲,甚至可算是典型例子了。很明顯,是沒有任何出色的靈感或想法,只是用熟悉的主題搪塞過去,隨便用人板角色,用技巧「兜」成一個整體,簡而言之就是「行貨」。

在我想像之中,創作過程甚至可能如此--

呀… 今年拍甚麼好呢?不如再拍謀殺吧,都拍過幾次了。嗯。(想起《罪與罰》。)(按:我無睇過,俄國文學留返俾文青睇,我放棄。)就拍,自命正義,謀殺社會渣滓的人好了。今年來拍現代的吧。

有甚麼人會想這種無謂計劃?廢青?不會想這麼多啦。嗯… 中年人吧,有中年危機那種。不錯,不錯。嗯,會想這麼多的,一定是經常想無聊事情的吧。呀!哲學家好,剛好,飽食終日,胡思亂想,自命正義,fit晒,合晒合尺。

哲學家,哲學教授,中年哲學教授,有中年危機的哲學教授,中年發福的哲學教授… 女學生!嗯,對了,要有女學生。迷上這個… 有中年危機終日鬱悶頹廢的哲學教授的女學生。對了,上年用Emma Stone,今年繼續用就對了。

中年危機,女學生,中年危機,女學生… 呀,應該要有點性障礙了。不舉!好,好。嗯… 女學生… 不舉… 不太對味… 呀,配多一個中年婦女吧。中年危機,再搭上有中年危機的婦女,不舉。嗯,聽起來是一組的詞語。就這樣。 … (略)

大概如此這般。在劇情簡介會得知的資訊,大概可以如此堆砌填充而來。

當然,真相是否如此創作不得而知。如此創作方法本身,其實亦無不妥。得出一個骨幹之後,既可以添上其他血肉,當然也可再修改。問題是,今次似乎就止於得一個骨幹,而且就純粹是如此順理推導出來,普通平凡的骨幹。

人物亦無可觀,整部戲沒有一個人物會令人有好感,或是刺激,或是出奇不意,或… 總之令人感興趣。普通無聊得像路人,甚至各有一點討厭,但又未令人激動得想追看,感覺就是:「無所謂啦。點都好啦。隨便啦。」實在,他們身上發生任何事情都引不起人興趣。

整部戲的時間,幾乎都是靠Emma Stone夠可愛才能捱過。

==

簡單評分:

C-(☆☆★)

2015.09.03-07 – 京都(DAY 2)[上]

(自我反省… 上一篇其實照片或許過多,但不打算改過,因為原本的計畫就是這樣,盡量重現我步行過程的筆記,好或不好也只有繼續如此了。)

搭過夜機,行完一日,夜晚又看了深夜綜藝節目,根本就想睡死到日中,但還是晨早起身,皆因目的地在郊區。幸好早一晚到超市瘋狂入貨特價食品,昨晚剩食一堆,放入雪櫃留作早餐,也省了出街找食店的時間。

IMG_252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胃袋填飽,但仍睡眼惺忪。途上這群白鴿卻滿有朝氣。嗯… 反正早起你也不是食蟲的,快回去睡覺吧!

IMG_252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卒之要靠點軟性藥物,用咖啡因和糖奶來提神。
(不是賣廣告,其實罐裝咖啡都是差不多貨色,所以通常只揀包裝;又因太喜歡此牌子的Tommy Lee Jones外星人系列廣告,故常幫襯,當補貼其廣告費。畢竟,要支持創作,還是拿出荷包,用銀兩最實際。 XD)

IMG_256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行過鴨川,就見老伯在河邊看得入神。

IMG_257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反正不花很多時間,我也走下到河邊看看,水頗清,有飛鳥,有鴨。

IMG_258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晨早踩單車或跑步的人也不少。

IMG_258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過頭,在住宅之間可眺望到京都塔。

IMG_260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橋下,有形狀莫名的混凝土構築物,不知是用作影響水流,還是供生物棲息或方便逆流回遊,或兩者皆是,或兩者皆非。

IMG_260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京阪線,就此車站最近酒店,而且屬大站,不論快車慢車都一律停靠,隨時可跳上車,方便。

IMG_260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入站,在閘口旁的票務櫃位買這張車票,今天整日都靠它了。對,今日的目標正是登比叡山,訪延暦寺

這張車票,值得再詳細一點講。(以下均為成人價。)從照片可見,我買的時候,這張「比叡山横断チケット」索價三千三百円。其實另外有一款「比叡山1dayチケット」,當時索價二千一百円。差價一千二百円,兩者都能乘車上到比叡山,山上的穿梭巴士亦免費,有何分別呢?首先講實際的,前者其實已包括山上延曆寺參觀費(不包括寺內一處博物館入場費),當時價格為七百円,故實質差價只是五百円。那當然,如果目的只是去延曆寺,是不需要付這五百円差價的。

主要的差別,是後者只能在比叡山京都一側上落山,而前者可以從京都側上山、在滋賀側落山(或調轉也可)。多走動未到過的地方,似乎比較有趣,當然毫不猶豫選了前者。而繞一大圈走遠了路,要經多一點鐵路線,車費本身就比較貴,那五百円的差價其實已經是折扣價了,實際上也是化算的。

IMG_262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到了叡山電鐵出町柳站,月台有此角色紙板(有簽名)。上網查,原來竟非「鉄道むすめ」角色,而是曾合作並出過痛車的角色。

IMG_262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入站。

IMG_263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原來亦是痛車,是京都府警的宣傳用角色,估計是因為鴨川才用鴨的吧。懶得求證,真是估的。

沿途經過不少住宅區,有趣,但照片不太有趣。一來我拍得不好,二來在車上很難拍。住宅區,還是要用腳走才有味道。(但其實,真正走到附近,亂拍又怕被當成可疑人物… 又怕打擾人生活,實在是兩難。)

IMG_264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直接跳到終點站,站前有看似士多的小店,興趣不大,經過不理。

IMG_264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前行不遠,就見路牌指示經過右邊木橋。

IMG_265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橋上風景也不錯,慢慢拍了幾幅,又見那種怪異的混凝土構築物,有趣。

IMG_267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對岸有一小池,也不知是氣氛或心情使然,其實也不算特別,但看著可喜,就駐足看了一會。見到不少豆娘,可惜鏡頭焦距不夠,又難對焦,完全沒有拍到。

IMG_268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繼續前進也是沿著這小池邊,走時回頭望多一眼。

IMG_268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到這鐵路纜車站口時,站員催我入站,原來在小池邊停留太久,事先也沒留意開車時間,幾乎要錯過班次了,只匆匆影一下站名牌。

IMG_268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幅也不是車在動,而是我一邊跑向車,一邊隨手拍低車廂樣子。

IMG_268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遊人多選車尾,或是想俯瞰山下景緻,車掌席旁邊反而無人進佔,余樂得人棄我取,其實亦別有趣味。

IMG_269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車上除了偶爾幾句景點說明廣播,其實甚為幽靜,若非要上山遊覽,實在不介意坐幾小時車,穿梭樹林間看一陣子書。

IMG_270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山道狹窄,上下行車對開,唯有在中間處交錯讓位。

IMG_270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進入這交錯點,忍不住連拍幾幅。

IMG_270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靠近了。

IMG_270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在旁邊經過。

IMG_271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然後又恢復成山景。

IMG_271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車程短,很快到站。

IMG_271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到站,轉車,有一小片草地。

IMG_272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風景不錯,但班次剛好配合得緊湊,望兩眼,又得趕著上車。站內有賣白色碟狀不明物體,用來丟向這圓環,但已忘了那說明牌寫甚麼,反正都是祈願或消災之類吧。先不說這「習俗」究竟何來,行程如此緊湊,根本沒有時間在此停留,會有誰來玩這玩意?

IMG_272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一段是高空纜車。

IMG_273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纜索似是伸向樹林,完全見不到車站。

IMG_274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在車內佔不到有利位置,唯有到站後補影一點俯瞰照。如此回望,纜索又似是直伸向京都市區。

IMG_274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殘舊的車站,不美,也不特別,但自有其經歷年月的氣息,總比盲目翻新現代化的地方有趣。站前有紙板供遊人留影,以記錄你到過比叡山頂。(雖然據維基資料,車站所在的四明岳並非最高峰,大比叡其實高十米多一點,但若從京都望上山,是只見四明岳而不見大比叡的。)一人獨行,紙板照就免了,要自拍太難。

IMG_275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些應該是放送裝置吧。比起站前的紙板,見到發射塔更令人有身處山頂的感覺。

IMG_275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廢棄了的,是瞭望台?是休憩處?是候車處?

IMG_275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還有左邊那無以名狀的廢棄物。「哦,真的遠離市區了。」體認到此處是荒郊野外。

IMG_276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頭望,甚至已遠離其他遊人。(車站附近有一處要付費入場的花園,似乎可眺望京都市和琵琶湖,但不想花時間和花錢,沒走進去。同車可能有不少遊人進場了,故回頭望不見人,不是我走得特快或特慢。)

IMG_276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走到一處分叉路,右邊前行約一百米就到穿梭巴士站,左邊約兩公里就能到東塔或西塔。咦!?之前約略搜尋過,都只提過巴士,似乎大家都是搭巴士,我以為必然要搭巴士的!咦?既然有指示牌,其實應該不難行吧,多半又是素人也能輕鬆行的行山徑。這選擇太吸引!

IMG_276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先探頭一望,路徑很清晰,起碼不會越行越迷糊啦,

IMG_276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再行前一點,似乎還好嘛。

IMG_276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6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再行前一點,被樹木圍繞感覺暢快,又忍不住在拍照,就決定繼續行了。

IMG_277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路邊一整片的青苔長得漂亮。

IMG_277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7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8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8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8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沿路,走在樹影下,看樹頭,看青苔。

IMG_278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梯級也修整得很容易行。

(半路留意到,上方有兩人加入,應該又是覺得行山遠比搭巴士吸引吧。)

IMG_279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9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79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到平地了。

IMG_280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頭看是這樣。

IMG_280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抬頭仰望是這樣。

IMG_280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從山坡下到平坦處,連接著主要步道,也有休憩處可稍稍歇息。其實,不過行了幾百米!不過,從林間走出來,到此開闊處看看景色,又真有豁然開朗之感。從山上下來的人雖然不需要休息雙腳,但可感受環境的轉變,實在連散步的心情節奏都體貼照顧到了。

IMG_280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是你!「京都一周トレイル」!由京都市南部伏見區,到東北部左京區的角落,都見到其身影,這遠足徑到底有多長!?

(剛剛,卒之忍不住上網一查得知,原來共分五段:其中東山、北山(東部、西部)、西山四段可連接成一大條路線,約長七十公里;另有京北一段獨立分開,約長四十公里。似乎是要行幾天的路線。要連續行足全程,不是我這種輕鬆散步人能應付的。)

IMG_281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主要是山景,角落可見市區。

IMG_281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有路牌可確認方向和距離。果然,只行了一小段。

IMG_281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路很闊,平整易行,感覺舒暢,不過照片有點悶,可跳過不提。

IMG_281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路上見到這個,似是栗子,已屬最特別有趣者。

IMG_282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原來又屬「東海自然步道」,此牌提醒遊人前方延曆寺範圍得付參觀費,但只是經過者就應自行跟寺門的「票務處」打聲招呼。按理,即暗示打聲招呼就可通過,也表示寺院亦相信遊人會自律--通過者會純粹通過,入場者會乖乖付錢買票,大概如此吧。果然是文明的地方。由此也可推斷,遊人當以本地人為主,未被某地人侵擾。幸甚。

IMG_282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看到這石碑,明顯已入延曆寺範圍,感覺隨時會有僧兵跳出來擋路。 XD

IMG_282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再近看,這「鎮護国家」碑充滿霸氣。

IMG_283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3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但路其實仍舊清幽。

IMG_283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京都一周トレイル」路標又出場。

IMG_284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東海自然步道」亦然。

左邊有橋橫跨馬路,似乎又有一處景點可看。

IMG_284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如果乘穿梭巴士,大概就會在下面經過吧。

IMG_284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山王院堂。本為第六祖圓珍住處。

IMG_284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旁邊有一小庵。

IMG_285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草鞋… 圓珍於寛平3年(891年)圓寂,草鞋當然不可能在戶外留存至今,這莫非是道具?旁邊其實尚有一把鋁梯。因堂內仍有供奉千手觀音,可能均為現時僧人所用,畢竟此處不是廢棄的遺址,而是實在運作的寺院嘛。(圓珍像則在教派紛爭時搬到圓城寺了。)

IMG_286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雖然走簡樸風格,但仍有點裝飾。

IMG_286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呀!若能有書房如此… 唉,發夢。

IMG_286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到原路,再往前行,經過的似是地藏像。

IMG_286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要入山了!在看似「更亭」之處出示車票,收到一份介紹單張,上面蓋了印,用來代替入場票。

IMG_287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7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7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7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8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8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88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我懶,不再一一介紹,反正知道的又不多,加個傳送門去延曆寺網站就好了。 XD

抵達時,正好有學校參觀團,忘記了是小學或幼稚園生,到如此地方參觀真好。在香港由小學到中學,(以八十後經驗而言)參觀的大概只得益X多廠、汽水廠、科學館之類… 呀,京都小朋友(雖然,也可能是滋賀小朋友。),雖然將來你或許亦要淪為做到過勞死的上班族或在職貧窮的フリーター,但生而為京都人實在是福氣,就算長大後上京打工,一口萌萌的京都話已經贏了。

除了這無謂的胡思亂想,其實每次都在想… 和尚究竟在哪裡呢?除了少數留在門面工作的僧人之外,到處都不見影縱,可能景點開放予遊人,修行者唯有走到山的更深處?此處的「阿弥陀堂」,用處是供奉先人,裡面應該有僧人在誦經。旁邊的「東塔」和「灌頂堂」,則都不見人影。究竟每日開放前後,這裡是甚麼樣子,僧人又如何生活?每次都想起這謎團。

IMG_289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忍不住影了。現在重看,只希望不要被拿去造圖,配上奇怪的彩色字…

IMG_290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阿弥陀堂」前有一處「水琴窟」,參觀時不知如何用,故不知效果如何,只駐足看了一下枯山水造景。

IMG_291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種青苔的形態,像是小樹一樣,真想在辦公室內也種一點。

IMG_291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東塔」和「阿弥陀堂」合影。

IMG_293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也是賞楓的好地方。

IMG_294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繼續前行,路經地圖,查看一下位置。

咦?咦!?咦咦咦???

這就是不好好預先看地圖,看路牌又不留心之過… 見此地圖方發現,西塔就在我剛才來處的方向,也就是我經過了西塔入口而不察,不免要繞道回去了… 看倌可拉上去看「『京都一周トレイル』路標又出場。」那一幅圖,其實後面有路牌指著西塔… 只是我當時視而不見。就像那「跳舞大猩猩」實驗一樣,只顧著看目標,其餘就看不到了。這腦科學現象,魔術師想必早就知道吧。唉,又被腦袋玩弄了一次。

而通往西塔之路,其實就在「山王院堂」旁的小庵背後。

《特務傻的孖(American Ultra)》

American Ultra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實實在在,這部戲在入場前已感到一陣「爛片味」,就是想拍「CULT片」,但結果拍出了一部「片」那種。要說是爛,也未算太爛,起碼我仍未會將其納入「爛片」之列,但肯定不算好看。不過這評語應該充滿偏見--因為有Kristen Stewart當女主角。

Kristen Stewart,就算明知是爛片我也極可能入場,打分實在不可能無影響。(又要自揭瘡疤:為了看她,我幾乎入場看足整套惡頂至極的《Twilight》系列,可見中毒甚深。)又忍不住要說,雖然她在戲的中途已「半退場」,但前半段甚為搶眼,後半段受劇情影響則非戰之罪,到結尾方恢復過來。

撇除我偏好看女演員,其實Jesse Eisenberg演出亦恰如其分,頗切合角色。設定上,就是一個不像身懷特務絕技的單純吸毒廢青,銀幕上見到的完完全全就是那樣子,已經是十足重現。嗯,公道一點,甚或可以說這角色表現不錯。

這部戲,本來是有點潛質的,兩個主角的設定本身有趣,演員亦佳,小鎮的設計亦不錯。只要放入適當的世界,故事用心而不急躁,其實可以如《Kick-Ass》般成功。只可惜,其他多樣處理失當,這兩個角色可說是浪費了。

最錯是哪一部份呢?整條CIA線都是垃圾。

其實,我明,我真的很明白。眼見政府官員低智無聊,執法機關罔顧規章,視法律如無物,自高自大,以為超然於三權之上,實在令人「眼火爆」,難忍得很,每有機會總想盡量嘲諷痛罵。在香港,日日如是,如果每日都如此痛斥其非,恐怕鍵盤都要敲破。這種心情,我真的能理解。但自己怎麼想是一回事,放在一件作品當中是否適合,又是另一回事。

首先,篇幅比重已經出事。主角之所以為主角,其實就是要有吸引觀眾追看的能力,有一對有趣的主角,觀眾就是想看他們會有何經歷,他們會做甚麼、說甚麼、想甚麼。就算是其他支線、配角,多少也應牽扯到主角,這樣才有趣味。

這套戲,花太多時間給那件白痴無聊的CIA奸角,太多篇幅講CIA的權鬥,非但跟主角關係甚淺,而且本身也都無聊無味,根本浪費時間。(你要是拍得極有趣味,雖然喧賓奪主,影響整體效果,但如若獨立來看亦屬有趣,那也算了,起碼時間花得不枉。此處完全沒有這種效果,完全沒有。)

再說,CIA那幾個角色,全部都很無聊。我也不厭其煩,要再講一次--要嘲諷廢柴官員是一回事,但要考慮在作品中是否有趣。角色愚蠢低智到若干地步,其實就不再好笑,凡事都有限度,一旦過了火位,就淪為平板無味的角色。戲中幾個CIA角色,全部如是。

又,如果勉強要挽救劣勢,起碼要轉換一下演出方式。如斯平板的角色,再以「懶認真」的方式演,實在加倍無聊。反正這部戲也有部份是嘗試營造喜劇效果,其實就應該貫徹一點,用喜感來調劑平淡。其實,這點也是整部戲的問題,不夠誇,不夠貫徹。

而且,既然要嘲諷官僚自高自大夾無聊,Langley的佈景就不應太「慳皮」,那辦公室的質感太差、太廉價、太不像樣。而且,戲中其他佈景(尤其主角家中)都很實在,亦有電影感,兩者差距太大,完全不調和。

這點我幾乎想跳過不提,但上一段提到,又變得難以避免。其實,CIA那幾個演員,「電視味」也都太重了。那,其實不完全關乎演技,而是氣質氛圍的問題。就是有一些演員,缺了一種「可擔得起大場面」、「可撐得起大銀幕」的感覺。在電視上播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放上銀幕就出事了。

想到此處,我反而覺得,CIA線之爛,可能是有意為之,或許是「象徵」呀、甚麼呀那種考慮?但是耶非耶,有何關係呢?我只能說,無論有意或無心,總之拍出來不好看,就是狗屁垃圾。

其他部份… 總之Kristen Stewart很好啦!(數一數,重要的,剛好說了三次。)

==

簡單評分:

C- -(☆☆★)

2015.09.03-07 – 京都(DAY 1)

忽然有幾天假期,就自己一個到京都走了一轉,了五日。除了第一日,都到了未去過的地方,大概決定一兩處目的地和交通手段,詳細路線都是隨興隨便行。(其實到了目的地,也不過那幾個選擇而已嘛,走錯了也沒大不了,回頭行一次就可以了。)

照片,打算只有接下來兩張有色彩,因為選這航空公司,除了喜歡那名字甜美可愛,就是因為桃紅色太討喜了!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凌晨上機,反正我倒頭就睡,別問我覺得飛機質素如何,我是坐硬板凳、躺地板、蜷曲牆角也能睡得著覺的,意見沒甚麼參考意義。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睡醒下機,剛好清晨,見另有一款「痛機」停泊機場,真萌!自覺選擇真不錯,看著就覺得愉快。(這真的是選航空公司的要點嗎!?)

因為選照片關係,經過便利店買了雜誌、三文治、飯團、飲品,及搭火車出京都的部份就跳過了。然後,先到酒店放下行李寄存,就可以出發了。酒店,就選了車站附近,主要供出差客住的商務酒店,交通方便也不貴,也沒甚麼特別好寫的,也都省去了。

在京都站出閘後,必定要拿一份火車班次表。查過開車時間,尚有餘裕,就去再吃件甜點當額外早餐吧。(因為預算之後午餐應該會跳過不吃。)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冬甩!冬甩!冬甩!

香港人是否不太愛冬甩呢?之前Krispy Kreme也都撐不住,很快就撤出了。見同業有如此下場,Mister Donut應該不會來吧,只有旅行時吃了。其實冬甩配齋啡實在很好,甜度剛好中和。你要喝加糖加奶的茶啡或汽水,那是自己找死,不要賴冬甩太甜。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慢慢行到月台,時間剛好。看這拙樸可喜、完全非流線型、空阻很大的樣子就知道,不是超級繁忙極多人的路線,車箱也只有幾卡,一路慢慢慢慢走,可以搭到奈良,也很合奈良的步調。不過,我沒打算走這麼遠,只是兩個站距離,就幾分鐘車程。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伏見稲荷大社

這裡的特色,當然是「千本鳥居」,多年前初次來的時候也是來看這風景的。山上接連不斷的朱紅色鳥居,確是別處不會得見。另外,稲荷神的神使是白狐,所以稲荷神社必然見到白狐像,所以特別偏好稲荷神社。伏見稲荷大社更是全國稲荷神社的總本社,大概就像是「總部」,到京都總要到此參拜一回吧。

(by Sam Hau;CC BY-NC-SA 4.0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是樓門前的一對白狐,山上還有更多更多的喔。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鳥居雖是人工之物,但連綿不絕的鳥居在山坡路上,倒似是跟樹木融為一體,在鳥居和樹影下漫步,這也是來訪的目的之一。不過,在現場也往往要有一點自個發呆的能力才可以,因為這裡實在太受旅客歡迎,不論本地或外地旅客都很多,當日甚至還有電視台攝製隊,那就再更擠迫了,要拍到無人的照片不能靠技巧,主要是要耐心和體力。這也算是攝影禪修吧。看著同一處風景,不能動,當然也不能在路中心阻礙旁人,就在路邊角落入定一樣。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幾乎每一處都要靜待按快門的時機。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在這裡,繪馬變成繪狐。
(宇迦之御魂神也都萌化了。)

其實,伏見稲荷大社的神域是包括整座山的,也可以說整座稲荷山都是神體,是うか様在人界寄住之處,之前幾次都只是在山腳的部份走走就算了,今次正打算著參拜順路繞山行一圈,遇有支路也都盡量行一下、看一眼。

經過奧社之後,順路前行不久,小心留神會見到右邊有路標,指示往右一處支路。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走在這樣的路上。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看看路邊的青苔。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就能走到伏見神寳神社。此處祭祀的是天照大神

其實稲荷山上尚有大大小小的神社、神祠不知凡幾,隨便走走停停,或駐足細看,或點頭致意,很是寫意。

繼續沿路往前走。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有竹林。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有樹林。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有竹林和樹林。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和更多樹林。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也有日本郊野隨處可見的這種蜘蛛。(變黑白了更難看到…)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已經不太記得了,好像是同一隻,又好像不是,反正到處都有。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再穿過更多小徑和樹林。

咦?變了來行山遠足似的!不過,沒所謂啦,也不趕時間,也沒有要趕去下一個景點,在山上慢慢行,看看樹,看看青苔,看看蜘蛛,很舒服。(也經過大量小神社神祠,有的聚成頗壯觀的一群。從略。)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卒之走到這裡。往前眺望,看不到特別的目的地,而且沿途其實一直下著雨,此處滿地泥濘,露出地面的山岩也很滑,就到此打住,走回頭路,暫且不再往前尋幽探秘。

就在往回走時才發現這個路標。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京都一周トレイル」!

難怪,難怪,原來真的走在行山徑上,哈哈,實在是意外發現。不過,「京都一周」!?嘩,不知道可有多長。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再穿過樹林。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再經過小徑。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到參拜順路。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其實隨處都有各種植物。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也繼續有蜘蛛。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一小段路遊人較少。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甚至可以拍有點動感的照片。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終於到達這回憶的場所,之前最遠也只到此止步。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就是這家茶寮,之前在這裡吃過刨冰。

那是大學某年暑假,好像是,應該沒錯。那時候的機票,暑假有學生會優惠價已經很高興了,但跟現在廉航或特價機票比,還是貴吧。還是那年頭。

那時拍的照片,都還留著。架著從eBay買的蘇聯菲林相機,唯一好處是不用電,很重,又要帶很多菲林。相機本身便宜,但回程後要沖曬時後悔得很。貴!貴!貴!有趣是有趣,但實在太貴也太麻煩,數碼機第一筆錢大,但用久了很便宜。

最初那一次,是四個人吧,不知用誰的數碼機拍照留念,也都還留著,但那四人組合是不太可能的了。

大叔模式回帶完畢,又繼續前行。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經過一些鳥居。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行一陣子… 「樓梯」似乎不妥,可否叫「山梯」?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再經過一些鳥居。(略)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如是者,在某處可看到這樣的景色。

該處,大概只是往山頂的半途左右,可隨意選擇往左或往右行,繞一個大圈(中途經過山頂),會再回到此處。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我選左邊,先稍向下行,似乎可稍息一陣子。仍是延綿不絕的鳥居,但越往山的深處,人就越少,越有融入自然、融入山中的感覺。

(又,途上有其他神社,但選照片寫文時略去了,到官網查看一下地圖就知道,其實有很多的。)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繞大圈的途中,也有支路可以一探,可以一路走到(大概是)谷底處。在溪邊,更見幽靜。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滝」,就是瀑布。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信是安全理由,所以有圍欄。人工加上兩條引水溝,似是有意造成飛瀑之勢,也就夠人立足,原本或是供修練之用?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沿路走回去,返回參拜順路,雖然陽光猛了一點,但其實雨仍繼續下。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偶爾有一段平路。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然後再爬「山梯」。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考慮文章趣味和選照片關係,直接剪接到山頂了。

除了鳥居和白狐像,以前到此也見過不少貓,但天雨不止,貓都躲起來了。只有在下山時候,在商店旁有見到兩隻。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一隻,似乎剛走進來避雨。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這一隻,完全躱起來了,扮了幾次貓叫才撩得牠在探頭探腦。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另一邊的參道,有商店街。多年前拍過一幅相似的照片,忍不住想再拍一次。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當晚,在京都車站的百貨公司買了特價食品,也順道買了這件甜品。賣相甚佳,一看到已決定非試不可,在店內走了一圈,也實在全場最吸引,就決定當晚要食。結果,非常好,非常好。

那幾顆榛子,就放在幼滑的榛子醬上。下面圓圓的,有三顆迷你忌廉泡芙,每顆都沾了已凝固得香脆的焦糖。底部扁扁水泡狀的,也是像泡芙質地,但好像比較硬挺一點。其實是很簡單的組合,但每部份都造得很好,很精緻,組合起來也很配合。這就很好。決定要再試店內其他甜品。

《三城記》

《三城記》電影海報
(來源:Yahoo!電影;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爛片,浪費佈景、浪費演員、浪費種種資源,可謂地球公敵。

如此爛片,究竟是如何養成的呢?這問題或許重要,知道「怎樣會拍出爛片」,試著回答,或許就不會拍出爛片了。但又很難答,因為關鍵處都是觀眾在銀幕看不到的。換一換角度,只問這片爛在何處?如何一個爛法?這樣比較容易處理。此地球公敵,或許就爛在一個字--假!

假到甚麼程度?我覺得整部戲沒有一個角色講過「人話」,句句對白都假得很,造作,堆砌,表面,客套。比如劉青雲請湯唯回家食飯那一場戲,惡俗!

要說男女主角培養出了甚麼感情嗎?實在看不出。反而像商場牛飲,講的都是門面客氣說話,總之是揀堂皇好聽的說,應答的人也順著氣氛湊趣。只差臨尾打一幅「乜乜牌清香型白酒」字幕卡,就是一個可放上亞視播的中國酒廣告了。以廣告標準,雖然銅臭俗氣,但起碼畫面美觀,又有明星,放在亞視播已經算超班。但竟然敢在大銀幕上放映,簡直污染觀眾耳目。

又有一場,在空襲時候,所有街坊村民都去避難了。只有男女主角二人,仗著有主角威能,就在燈火通明處,等同高舉著「我在此,炸我吧」標語一樣,在塘邊jam歌。大俠,我錯了!其實你不是在拍電影,你在拍廣告吧,我相信一定是賣手錶的… 或許是母公司在香港有上市那牌子?或者是九十年代劉華、郭城MV?有時候都有這款的。我入錯了K房?

事已至此,我已經毫無期望,明明白白是一部爛片,但勢估唔到,可以更差。

究竟劉青雲為何會被追殺呢?在戲內看,既不似是要隱瞞秘密,也不見得他身上有何利益瓜葛,追殺他有何用?這部戲的格局,令觀眾期待「聽故事」,但卒之是毫無「故事」可言。千萬不要搞錯,有兩個人,身上發生過一些「事情」,是不能構成一個「故事」的。我不是說要有衝突、要有難關甚麼的,我認為有更基本的要素。

比如說,被追殺,昏迷,由女友救起,照顧,甦醒。聽起來很厲害,作談資也許不錯,但那是否一個好故事,甚至是否成一個「故事」呢?光只那幾隻字的大綱,遠遠未夠。可能有能成為故事的潛質,但首先要去蕪存菁,而更重要是理出頭緒,從中提煉出一個重心,以將零零碎碎的事情連結成一個故事。即使只是隱隱約約也好,要有這種脈絡,才成為一個「故事」。這部戲,沒有。

不想要這種著重「故事性」的電影,當然也有其他類型的。(但這部戲予人的印象完全是打算要「講故事」的,只不過失敗了!)如果能拍出人物的血肉,即使只是看似散亂無章的片段,集結成一起也另有一番味道,不強求找出(或許根本沒有的)故事,只是表現那一個(或那些)人。若如是,當然沒有問題;問題如上述,是「人」拍得太假。所以這種也失敗了。

除了兩個主角,其他角色也一樣假。比如那個從樣板戲跑出來的文藝好青年,又比如那個默默守護湯唯連收幾次「好人卡」的裁縫師傅,看著簡直「眼冤」。

相比故事和人物之失敗,劉青雲角色的配音效果差劣,反而顯得微不足道了。

==

簡單評分:

D-(★)

人格擔保

早前,或許是一時流行,見不少人在臉書談「人格擔保」。通常的思路都是:「無人格,如何以人格擔保呢?」、「你先證明你有人格吧!」之類。

當然,這想法也不能說錯,要拿一件事物出來作擔保,當然先得有那件物事,一般而言,這很合理。然而,「人格擔保」卻非同一般,余以為上述的思路都搞錯重點,其實「人格擔保」這概念,本身就有內在問題,而其人究竟「有否人格」反而次要。

要講這事情,首先要搞清楚何謂「擔保」。

《無聊短劇》
(電話響)
阿 成 : (隨手就接)喂!
阿 堃 : 喂… 阿… 成哥呀?
阿 成 : 𨳒你,又話上個禮拜五還錢,一毫子都收唔到呀!
阿 堃 : 係,我知,我今次一定還到俾你㗎。
阿 成 : 還還還,還你老味!你遲咗三期喇!
阿 堃 : 我人頭擔保,禮拜三,禮拜三一定還!
阿 成 : 挑!你條𨶙樣個人頭值錢咩!
      咁啦,你擺低啲貨啦。
阿 堃 : 但係,成哥,啲貨唔係我㗎喎。
阿 成 : 我理𨶙得你,一係擺低啲貨做擔保,一係就而家還。

睇黑幫片上腦,例子都難免沾一點(偽)江湖氣,不過文句雖然粗俗,但於道理無損。首先要搞清楚,「擔保」,必然要跟「承諾」掛鉤。沒有「承諾」,就不會需要「擔保」。

在上述例子,阿堃承諾星期三會還錢,但單憑其承諾,阿成並不接受,要求阿堃拿其他事物作擔保。仔細一想,這「擔保」從兩個角度看,有不同意義。

其一,萬一阿堃不依期還款,阿成當然就會沒收其「擔保」,而「擔保」有價,可作抵銷部份借款,有「抵償」的意思,如同「保險」。(如此又可知,「擔保」當然又要跟「承諾」相稱。若向銀行要求借款十億,而「抵押品」不過是一部錢七,相信是不會成功的。)

其二,因為「擔保」對阿堃本身亦有價值,萬一不還款則會遭沒收,這是額外的損失,如此則可令阿成更為安心,因為阿堃為避免招致額外損失,還款的機會就較高。阿堃即據此提出可以「人頭」作擔保。

人格,如何能作擔保呢?

先考慮第一重意義。

姑勿論是以「人格」擔保自己的承諾,或以自己的「人格」替他人的承諾作擔保,其實有同一困難。問題是:你拿「人格」作「抵押品」,我要如何收取呢?人格,可不是能實質拿來取去的物件呀!

你要「拿」人格作擔保,你打算怎樣「拿」出來?放在盒子裡嗎?我怎麼能見得到?我如果沒收了你的「人格」,又如何?我的「人格」會多了嗎?會高了嗎?我收取了你的「人格」,可以抵償承諾未有履行的損失嗎?「人格」,根本就沒有作為「抵押品」的資格。

再考慮第二重意義。

以「人格」作擔保,是否一種「額外的損失」呢?先說為自己的承諾作擔保吧。「阿堃承諾還錢」,如果不還錢,阿堃的「信譽」當然就受損了。而從常理看來,「信譽」本身就是構成「人格」的一部份;故此,不守承諾本身,就已經會令阿堃的「人格」受損!結果,無論他是否作「人格擔保」,其實根本就沒有額外的、不同的損失,那又有何意義?

而如果是「替他人的承諾作擔保」呢?比如--


(阿忠在阿成旁邊聽到對話)
阿 忠 : 成,你唔信佢都信我吖。
阿 成 : 忠叔,唔係我唔信你,但係佢條數拖咗好耐㗎喇。
阿 忠 : 我識咗佢三十年,人格擔保,佢真係會還㗎哩。

如果,阿堃卒之仍不還錢,又如何呢?阿忠替他作「人格擔保」,但到頭來,阿忠又有受何影響呢?頂多,就只能說他眼光不濟吧!(「忠叔,都話你睇錯人㗎啦。」)眼光,或許算是「個人能力」的一部份,但似乎不是「人格」的一部份吧!再說,阿堃還錢與否,照理又不是阿忠能力所及,既不是他能控制主宰的事情,就算未有履約,也不能算是阿忠「人格有虧」吧。

是故,「人格擔保」之虛無,並非作擔保者有無人格,而是此舉根本不能成立。

《律政英雄2015(HERO)》

HERO (2015) Film Poster
(from 公式Facebook專頁;Fair Use/Fair Dealing)

這部2015年劇場版是早知不會好看的,頂多是普普通通,結果當然一如所料,但仍然頗感滿足。

無論我如何偏心,也難以否認今次比2007年劇場版尚有不如,更不用說中井貴一堤真一綾瀬はるか參演的超豪華2006年特別編了!再其實,兩輯電視劇本身就是新不如舊,北川景子頂替松たか子,已經不是越級挑戰的程度,根本就是明擺著送死!所以木村拓哉在戲內也只能跟麻木說,不要跟雨宮比較!潛台詞是:你也很可愛,但不要妄想跟上杉理子比肩。(這亂入實在太隨便! XD)

平時劇集也都會扮查案,但今次的案件實在太隨便,根本沒甚麼好查的,幾乎是一開始就明明白白,「線索」、證據、事情真相,全部都是「自動投案」一樣,沒有半點苦惱過嘛!頂多就只是在奇怪的地方跑來跑去,問一些幾乎早就估計得到的事情吧。當然,我明白,以上庭/檢控而言,知道真相是沒用的,找到證據與否才是關鍵,但以戲而言實在太不爽呀!況且,找到的所謂證據也實在太「小學雞」,叫觀眾如何投入?

簡單一句,根本只是用電影Budget,拍一集電視SP。
(跟2006年做的剛剛相反。)

這部戲究竟有何目的呢?(這樣想比較方便。)以《HERO》這部作品內在而言,不過是堆砌一個令久利生公平又需要踩界、又需要以身犯險的案件(問題並非他會不會,反正有需要就一定會。),激起其他檢察官的熱血,hard sell「久利生式」的公平和正義;也不妨順帶描寫,日本其他各地地檢也都一樣熱血和充斥怪人,唯一的謎團是戲中出場的大阪地檢,究竟是受雨宮的「久利生病毒」二次感染,還是久利生之前駐派當地時就已經將「久利生病」傳開去。

而從fans眼光而言,「木村拓哉x松たか子」才是重點,卒之也喧賓奪主地成為電影主幹,「久利生x雨宮」如何發展,實在比那宗虛無縹緲的「大案」有趣得多。雖然兩人都明顯見中年「老」態,但這段拖拉了十多年的感情還真是看不厭。說到底,這部戲根本是有心呼喚追劇十多年的fans入場,而應召入場進貢戲票錢的反正都是嚴重中毒者,總之看他們兩人出場就很高興了。暗自感動由《四月物語》追看到現時,很萌的始終很萌,不受年歲影響半分。

忍了一整篇,還是要說: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有松たか子呀!
(很很重要,所以要重覆三次說三次。)
她近年實在產量極低,電視作品少,更罕有登上銀幕。(上一次能在香港銀幕上看她,應該要數到《東京小屋(小さいおうち)》了?)難得有機會,怎能不入場?戲好不好看,隨便啦!

==

簡單評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