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褔爾摩斯的最後奇案(Mr. Holmes)》

Mr. Holmes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我或許應該先自首--其實我不是福爾摩斯迷。對這位名偵探,大概就停留於他獵鹿帽披肩、煙斗、放大鏡的招牌裝扮,及約略耳聞其觀察入微和推理方法。

自問,推理小說是偏好的小說類型,但看得不算多,其中多數也都是日系作品。福爾摩斯,小時候應該有讀過一兩本譯本,但或許是風格不合,沒再追看。(又或許只是譯得不好,又或許當時到手的是供小孩看的劣質刪節版,又或許只是我自己口味轉變--因為動筆之前,特意上Project Gutenberg,看了半本《A Study in Scarlet》,其實還不錯,那半本我頗喜歡。只是半本,因為後半寫涉案人的情仇,提不起半點興趣,全飛過了;看完上半本,就直接跳去看結尾。)

正牌福爾摩斯不看,倒是很喜歡看明X台以前常重播的《魔笛追魂(Young Sherlock Holmes》,但那其實是青少年歷險片而已,是刺激多於推理。當然,也都是日後才知道這部戲是影史上重要的作品,因為戲內出現了首個全CG的角色。

好,背景講完,也就是說我幾乎是一張白紙般入場,事後才補足了一點相關資料,究竟看出了甚麼名堂呢?

其實這部戲(如未入場,千萬別按進去,維基的簡介又是詳盡得過份,揭破了所有情節。),在另一年代或會稱為《Mr. Holmes and His Young Protégé》,這條線明顯比其他線重要;而中文片名則甚好,因為這確是退休神探久違了的案件,而且線索和真相都隨記憶而消失無蹤了,一老一少如何還原事件真相,就是貫穿整部戲的主軸。

情感方面的角度,太多人寫了,再寫無甚意思,我也不盡同意。(我並非不同意「這部戲描寫福爾摩斯的情感一面」這一點,而是不同意他是「在這部戲的過程中方體會到情感之重要」這一點;簡單的反論,若彼過往不曾感到情感之重量,當初就不會因那件案件的失誤而自責、愧疚、退隱、自我流放。若要說情感,我反感到更重的師徒之情、愛才之意。老來得一知己、有人繼承衣缽,這才是作者送贈的美滿結局。)我反而覺得,這作品其實仍是一部推理故事,也處處留了線索。

回想戲中的發展,福爾摩斯的病情其實從未好轉,記憶力不斷衰退,那最後如何能解開謎底?真相不是隨之而逝了嗎?正路的看法,是後來發現線索,所以「回想」起真相。我膽敢說,這頂多只說對了一半。留意戲內的描述,福爾摩斯其實一直「只是喪失記憶力」,但觀察力卻無衰退、推理仍然敏捷、應對依然自如,這或許是多年訓練的技能已成本能,開場時或許還有點生疏(畢竟多年沒辦案),但自從「收徒」之後,反而越見機靈。

跳回得知「真相」之前那一幕,畫面上閃過多樣有象徵意義的物事,也就是這宗核心案件(「福爾摩斯為何退隱之謎」)的諸般線索。其實,既可說那代表該等線索觸發他回想起謎底,也可說那代表他根據該等線索推理出謎底--又或者兩者各半。回想起往事有何出奇?就是能推理出往事才是福爾摩斯。片末福爾摩斯回復神采,可看成是他終歸發現自己離不開推理的頭腦,亦正好彌補其記憶力之衰退。

這一點,在結尾那一段再可印證。那情節既表現小徒Roger Munro有其影子,又表現福爾摩斯重拾其偵探神技。仔細想想,那一段表現出何樣的知識和技能?毒理、急救、冷靜正確的反應、昆蟲生態、觀察力、腳印,再根據一點點線索推理出真相,一舉揭破兩個謎團。此等技能,正正是呼應其偵探生涯,雖然不是經辦殺人奇案,但仍展現出偵探本色。這並非直接證據,但從作品的表現、角色的發展,實可旁證上一段的說法。

而且,那一段也表現出Roger雖然有查案的天份,但正正欠缺知識和經驗,雖率先揭破其一謎團,但處理不當,待福爾摩斯出手方妥善解決。這正是兩人為何有師徒緣份,戲中也多處如此表現。比如,福爾摩斯初試Roger,就著意表現Roger稍經提點,就能從小節推理出結論,但福爾摩斯則以經驗作回應。中後段也提過,福爾摩斯讓Roger隨意閱讀其藏書,也可見栽培之意。

更後段一節衝突,更可見Roger得其衣缽。Roger對福爾摩斯一直都是敬仰尊重,但那一幕卻忽爾強硬「命令」福爾摩斯示範能一眼看穿人到過何處的神技。為何如此呢?福爾摩斯說出真相時,Roger的強烈反應正是線索--深一層的真相是,Roger早已經看穿了同樣的真相,但卻不肯、不願承認,所以才強迫福爾摩斯再行推理,希望自己的推理出錯,而結果卻是失望。

這兩師徒的戲,實在拍得漂亮。Sir Ian McKellen固然爐火純青,福爾摩斯的每處小節、微妙的轉變,全都絲絲入扣;Milo Parker的Roger亦甚有神采。

==

簡單評分:

B+(☆☆☆☆)
(正文無提到的,此處約略講講。其實當然不止兩師徒的部份,回憶的部份也都精彩,Ian McKellen由三十年前雖老但仍神采飛揚,演到戲中不久前回倫敦那一段,兼有在戲院看「自己」的電影那一段,全都是精彩至極的個人表演;又或是退休生活的部份,跟Mrs. Munro、醫生等的對手戲,全都是無可挑剔。演既出色,拍亦不失禮。唯獨是到日本一節,虛假、造作,一想到這部份就不能不扣分。)

2015.09.03-07 – 京都(DAY 2)[中]

(上回提到,要走回頭路到西塔。)

IMG_294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沒辦法,回頭路是要走。經過「戒壇院」,總之見一處先看一處吧。

IMG_294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戒壇院」,顧名思義,就是僧人「受戒」之地。佛寺能開「戒壇」,大概相當於大學有自行評審資格吧。可以獨立培育僧人,不用受制於人,可謂象徵佛寺真正開基之處,實乃山上最重要的建築。

不過,談到戒律,延暦寺雖然出過不少名僧,但其僧兵卻更為人知,簡直是日本史上有名的山大王,就算不提和朝廷、武家之爭執,也有過到清水寺放火鬧事的事蹟… 現在如何倒是不知道,但過往曾經將戒律都丟到九霄雲外吧。佛門,不見得能是清淨地。

IMG_295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除了想影這「軒唐破風」,其實當時是留意到這雨水漕--將正門入口處的雨水引到兩旁,在雨中留了一條通道。其實是當地很常見、很普通的設計,但那兩天剛巧有雨,切身感到其細心處。

IMG_295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5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看來像是桃型,但可能是別的圖型,或許是蓮花花瓣?也都是現在才想到,這個比較像佛教會用到的圖型,但始終不太肯定,可惜說明牌沒提到。

IMG_295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5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5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6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出發前不到一週,在香港看了《刺客聶隱娘》,路上一直忍不住想找那種感覺的風景。我總覺得,那部戲不適合寫文介紹,應該用一張照片回應就好了,但還未找到。

IMG_296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6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前門的梯級工整(前幾幅相有見到一部份),後門的梯級不加修飾,其實更合襯。其實從來都覺得難以理解,佛寺為何要蓋得如此雄偉、漂亮呢?不就是修行讀書的地方而已嗎?嘛,還是要作樣子給俗人看?其實也不應該埋怨,我就是想來看佛寺的,太平凡樸素我可能又會嫌三嫌四,真難侍候。

IMG_297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7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又見到這路標。

IMG_297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老老實實,又要走回頭路,也都繼續是差不多的樹,心情不算很好。

IMG_297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但離開戒壇院不遠處,路旁有像是倉庫、作坊的地方。哦,似乎寺內不時要小修小補,也都是由此處木匠負責。錯有錯著,不走回頭路就見不到了,心情頓時高興起來。不過,探頭探腦張望了一陣,也看不出甚麼名堂,也不見有人在開工。(可能工作在室內吧?室外有幾個人,都在閒聊而已。)

IMG_297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7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鋸成短短的一段段木頭,不知何用。

IMG_297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沿途,就只是普通的沙石面馬路而已,跳過吧。

IMG_297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上回提過,往西塔的梯級。
(再說一遍:就在「山王院堂」旁的小庵背後。)

IMG_298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9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梯級盡處,就是「浄土院」。

IMG_299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299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0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浄土院,是供奉日本天台宗祖師(當然也都是延曆寺祖師)--最澄之處。

IMG_300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0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0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0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1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1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1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1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後面這一座,應該就是安放最澄遺骸之處吧。

IMG_301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抱歉,心不靜,總在找隱娘的身影。

IMG_303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走近一點,可看到有「傳教」二字,就是指「伝教大師最澄」吧。

IMG_304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似乎不可以坐下,否則真想靜坐一整天發呆。

IMG_304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5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7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離開浄土院,又是感覺無盡止的沙石路。(再看這堆照片,我自己也覺得悶,怎麼會拍這麼無聊的照片?已經不只是拍得差的程度,而是無聊無味得很… 一定是行得太悶了… 之所以揀出來,或是想拖讀者下水,大家一起感受一下、分擔一下。 XD)

IMG_307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7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8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8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8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09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終於,又見到熟悉的路標。而且…

有分岔路!
有分岔路!
有分岔路!

沿路實在太無聊了,不論分岔路通往何處,總先去看看吧,不要再沿著這悶極的大路行了!
(走下去,其實再有分岔路,但另一邊實在越走越荒涼,走了一小段就回頭了。)

IMG_309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此處甚妙。分明是極細、極簡陋的小庵堂,竟也有鐘樓。

IMG_310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10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椿堂」。

漢語人看日文,其實陷阱處處。「椿(ツバキ)」,也就是山茶花,即種子榨油可護髮那種喇。(或許說,島谷ひとみ唱過的「Camellia -カメリア-」。 XD)

據牌上說明,大概就是相傳聖徳太子登山,放下了山茶花木製手杖,手杖後來發芽長大、枝葉茂盛,此堂因以為名云。如此傳說嘛… 就是不用太認真那種,聽過就算吧,只能肯定該處現時有山茶花這點是真的。堂內供奉千手觀音。

IMG_310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從椿堂背後的梯級回到大路。

IMG_312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不遠處,右邊這是「法華堂」。

IMG_312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左邊這是「常行堂」。

IMG_3123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兩棟孿生的建築,中間有走廊連接,因為像「擔挑(にない棒)」一樣,所以合稱「にない堂」。(又有傳說謂武蔵坊弁慶就用這「擔挑」枱起這兩棟佛堂… 當然,也都是聽過就算了吧…)

IMG_313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在「擔挑」下面穿過去。

IMG_313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梯級盡處就是西塔重點之處--釈迦堂。

IMG_313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路旁左邊有一棟佛堂。

IMG_313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右邊這棟,則似乎是僧人讀書或行政用的,總之不是對外開放的。

IMG_314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到左邊,此處叫「恵亮堂」,供奉比叡山僧人恵亮。

IMG_314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雨越下越大,一手揸相機,一手擔遮,很狼狽。

IMG_315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走近去想避避雨,也拍了點近照。回來後再看,這幅有趣。

正面梯級上方,向前伸延出來這段檐篷叫「向拝」。下面用柱支撐,柱頂就是將檐篷重量引到柱身的斗拱。圖中斗拱上方,可見兩片雲狀的木板。(近那片小,遠那片大。)查了一陣子書,那似乎並非肘木,而是叫「手挾」的裝飾。(見:大川三雄等著,梅應琪譯,《細訪千年古都之美》,臺北:臺灣東販,2014年11月初版,第193頁。)

重點是:仔細看,近那一片已經雕刻完畢,但遠那一片則只得大概形狀,細節只有描線,尚未動刀。大膽假設,其實可能就是途經那作坊的木匠之作。木材大都鋸成短短的一段段,正因為他們的工作主要就是做小修小補(畢竟大修補不會經常做),這些裝飾如有折舊損壞,就是他們動手處理,這幅相就正好紀錄到這未完成的小工程。

下次再到比叡山,一定要再到恵亮堂看看,如果到時已雕刻好,那就應該是估中了吧。

IMG_315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在山谷處有如此一座寺院,若是小學、中學年代到訪,必然會妄想是來拜師學武,或者寺中老僧會傳我畢生內力。那時候還真的很迷,一天可看好幾本,已經到了看書不見字,直接出畫面的程度了。完全投入腦內妄想,簡直重度中二病。

IMG_315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16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受過教訓,就知道要好好看一次地圖。

IMG_316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釈迦堂,乃寺內最古舊的建築,但這仍未算有趣,最不可思議之處,是此堂是由別處搬過來的!(真大工程…)

上文提過,延曆寺乃山大王,當然得罪人多。但惡人自有惡人磨,織田信長卒之就領兵討伐燒山。(雖然,究竟燒了多少,史書似乎是有誇大的。)

後來,信長的舊部--馬騮… 豊臣秀吉,似乎脾氣都一樣差。園城寺不知緣何得罪了秀吉,馬騮就下令廢寺,將寺內的寶物搬走不特只,連金堂都拆了!但又不是拆了就算,不知作何想法,竟下令將金堂搬到比叡山… 就是現時的釈迦堂了。

IMG_317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185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堂內禁止拍攝,所以只有外面的照片。既然如此,就跳過吧。

IMG_319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先前看過地圖,釈迦堂後山有幾處地方可看。

IMG_319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嗯…

IMG_320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再上。

IMG_3202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分岔路。

IMG_3206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先到左邊,這是「相輪橖」,其實就是一座(一根?)銅製的佛塔,刻有佛經。

IMG_321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附近路旁的小庵。

IMG_321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21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分岔路的右邊,「弥勒石仏」。這真是意外驚喜。圓潤古樸的造型,大異於山上其他佛像。安置在山上此幽靜角落,令人心情平靜舒暢。

IMG_322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程,從後方望向釈迦堂。

IMG_3224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旁邊小丘上有鐘樓。

IMG_3227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很想敲鐘,但一定會被趕下山吧。

IMG_3228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23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240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回程,從另一角度再看幾眼先前經過的地方吧。

IMG_3241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IMG_3269_LR__Kyoto_2015_09_04
(by Sam Hau;CC BY-NC-SA 4.0

(下回,直接跳回東塔算了。)

《海街女孩日記(海街diary)》

映画『海街diary』
(來源:公式網站;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這一家四姊妹,長女綾瀬はるか、次女長澤まさみ、三女夏帆、四女広瀬すず,實在是奢華得過份的陣容,實在是太不科學的組合,實在是超乎常理的家族,哪有這麼可愛的四姊妹?

(雖然,或許只是其中兩姊妹將平均分拉得過高。)

咖哩,想食咖哩。雖然海鮮興趣不大,但煮海鮮、煮貝類,似乎很好吃,竹輪也不錯。浅漬け也很吸引,就是淡口的才好喔。瓜菜稍稍醃漬過,去了一點水,本身的味道更濃,但仍然清鮮。シラス,不太吃魚,但這種魚仔,沒有骨的可以呀。

(全都是很能下飯的,越看越肚餓,現在越想也越肚餓。)

(又,不要搞錯了,不是「白飯魚」。白飯魚即「銀魚(Salangidae)」,日文為「シラウオ[白魚]」[現買現賣,剛剛查的。]銀魚科均為小型魚,成魚都只得那麼大。而「シラス」,則其實是混雜了多種魚的魚苗,多數是沙甸魚一類,但也會混有其他魚的,總之不是專指一種魚。所以特地說明,是見戲院門外貼的雜誌報導,全都說戲中食的是「白飯魚」,錯得離譜。不過話說回來,「シラス」粵語怎麼說呢?或許只能籠統叫「魚仔」?)

雖然我不飲啤酒,但長澤まさみ一入溫泉旅館房間,就賴在榻榻米上嚷著要喝啤酒的樣子,萌死人。

(我沒有看完原著漫畫,因為只找到首兩卷,隨便翻了一下,看了頭一個story arc。是枝裕和的改編實在太好,原著畫得太「出腸」,對白也太多太煩,有點煩、有點嘈雜,是枝裕和將一切無謂細節都刪走了,多一點留白,更沉穩;也稍為加添了實感,像我剛剛提那一句,原著就沒有。戲中用的景,如走捷徑那幕,也比漫畫更佳。以山徑取代梯級,實在完勝。)

綾瀬はるか,要選黑色套裝還是護士服?還是,普通家居服做家務的樣子?

(共通處,都有安穩、安心的感覺。)

想再去鎌倉。想再在海邊發呆。想再坐江ノ島電鉄

(雖慶幸有去過一次,但當時是即日來回,行色匆匆,再去最好留宿一兩天,起碼,想慢慢行,想隨意四處走。江ノ島電鉄,來回坐一兩遍也不過份吧。在民居之間穿插,實在很有趣,雖然居民大都關窗,但仍有侵入他人隱私的感覺,像在窺探別人的生活。是枝裕和不知使了何等魔法,鏡頭下的人都很自然,洗走了偷窺的不安感,不可思議地平靜。)

リリー・フランキー正職其實不是演員。認真。

(就是,シラス多士原本不在餐單上一樣。)

夏帆沒有用漫畫中那個可笑髮型,甚好。

(只保留店長如是,剛剛好。味道太濃的地方減走,是這部戲的改編重點。煮完咖哩後,夏帆的頭髮汗濕得黏黏的感覺,很萌。幸好沒有用那可笑髮型。)

長澤まさみ,現在長得有點像キョンキョン,老得太快了一點,但算吧,很萌。再想,其實她的角色最有漫畫感,比其餘三姊妹更外露、更誇張、更戲劇化。如果不是長澤,撐不撐得起來?

(如果只是在家中懶洋洋、不修邊幅那部份,綾瀬はるか也都演過雨宮蛍;但若要兼而跟「年下」男友交往,綾瀬似乎沒有那種氛圍。)

広瀬すず轉校之前是穿水手服的。

(不過之後踼足球時不錯,浴衣也都很可愛。其實,本來有在怪她拉低了平均分,但到單車那一幕,感覺就忽然不同了。許是劇情啟動了少女心,對角色的印象也都改變了。哈哈。那男孩角色也不錯,羞澀、拖拖拉拉、要說的話總是說不出口。)

堤真一配長澤是不是太過份了?

(不過,他演這種軟弱無用的男人,也是一絕。話說回來,這部戲的男人都是這樣吧,包括沒有出過場的四姊妹的父親,溫柔而軟弱無用的男人。是吧,這樣想,這年紀原來是很適合的,這不是過份的配搭,而是有心如此的配搭。)

草食系的加瀬亮反而有堅韌可靠的感覺。

(由第一幕出場,見工廠老闆時,這角色已甚討喜。)

梅酒很好飲,嗯… 看來似乎很好飲。浸梅酒也似乎很好玩。

(特製給すず的無酒精版本,那不就是單純的梅味syrup嗎?嗯,酒不太能喝,但這種甜甜的可以吧,能喝一點點。這部戲就是梅酒的味道?)

==

簡單評分: A-/A+(☆☆☆☆★/☆☆☆☆☆)

(清澈漂亮無疑,但這味道可延續多久?會否是單單靠那四姊妹撐起了這部戲?還是隔個一年半載,再回想這部戲,再重看,仍有這澄明的感覺嗎?是加是減,就看過一段時日,這餘韻如何,現在還不知道,還不能肯定。就只是這點微妙的差別。)

《小飛俠:魔幻始源(Pan)》

Pan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我認,我對這部片是有過一點無謂的期待。

但若然客觀觀察那張海報,由Hugh Jackman仿如「Dr. Fu Manchu」一般老土浮誇的造型,到整張海報設計之「行貨」、無品味… 簡直有一道氣場、有一股爛片味道。但管如此,因為有Rooney Mara… 她實在又靚又型嘛!(看過美版《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不可能不迷上她。)有她坐鎮,我本以為不會太爛的,所以有點期待。

<----------分隔線---------->
<-- 但執筆時邊寫邊想,越想越覺得不妥。 -->
<--   思來想去,還是要評為爛片。   -->
<--   爛片,當然不避忌講劇情了。   -->
<----------分隔線---------->

結果是六個字:「觀音頭,掃把腳。」
(最最最最初的部份不算差,如果持續落去也有潛力,但可惜…)

電影開段部份,竟然有Amanda Seyfried出場,既驚且喜,但分明只是客串,不影響評分。在孤兒院門口放低Peter,嬰兒籃內的毛毯摺出一個「P」字,本以為會巧妙放入接下來彈出的「Pan」字樣,卻原來毫無關係,未有使用,似已預告這部片亦是「有頭威無尾陣」,就算起手不錯,但中盤散亂,未到收官已經收檔。

以二戰時孤兒院作背景,雖然陳舊,但亦算中規中矩。著力寫Peter和院友的友情,到發現Amanda Seyfried留書,又點出Peter似有閱讀障礙;除了後者到尾段跟情節勉強有點關係,對故事近乎毫無用處。到海盜出場,空戰那一段還可以,起碼夠視聽娛樂,特技攞足分。整部份,花了不少力氣和時間,本以為整部片可以連繫二戰現實世界和「Neverland」,但結果兩部份完全斷裂,首段是完全浪費,認真不知所謂。

到了Neverland,忽然變成童工血汗礦場setting,但內裡卻又窗明几淨,質感甚至不如迪迪尼公園的乜乜礦場,反而似我自小覺得極恐怖的「糖果廠」。推一個設定、造一個環境出來,只是出兩三幕,既沒有深刻的經歷,也沒有跟進,究竟有何意義呢?黑鬍子出場時又忽然變成musical,但就… 僅此而已。我只能說是不明所以。出場那一幕唱歌,不久又有一幕群眾叫囂,完全是向音樂劇方面轉動,但又無以為繼(整部戲無再唱過歌),到底想怎樣呢?

到逃走,在叢林,那幾隻只得一身白骨(但有斑斕羽毛)、兇猛的「Neverbird」是走錯片場嗎?「Neverland」原來是undead樂園?忽然又想走恐怖片路線了?突然,Tiger Lily(Rooney Mara)出場。好了,得救了,起碼畫面變得亮麗,總算有點樂趣。心情剛剛好轉,立刻又被打落地獄。

回到部落,又變成瘋狂彩色的原始部族,大概是亞視國際台四點檔英美兒童劇佈景… Rooney Mara那可笑的頭飾… 夠了… 如此亂來的世界觀,你是要折磨美指還是觀眾?這一段,再確認Peter Pan是「the chosen one」的命運預言。最有趣者,是Peter苦惱自己不能飛,不能證明自己是「the one(Pan)」時,Hook(當時仍未為Captain)竟然對Peter說(大意):「重點並非你是否the one,而是你是你自己。」嘩!王道到極點的青春劇對白。

而最諷刺是--(不怕預先爆出結局)--煞有介事地說了這一句,似乎是很關鍵、也見證兩人友情的對白,到最尾… 結局是Peter Pan實現預言,曉飛,打敗黑鬍子,完場。這算甚麼嘛!?北韓式普選?一人一票,不過永遠只得一個候選人,而且你不投給他你就死定了?

再回到故事的時間線,黑鬍子闖進部落了。(之前有提過連對方蹤影都難見,忽然又毫無難度的就找到部落附近,再捉到一件外人帶路… 其實就算無人帶路,根本就已在附近,怎麼可能找不到…)那一場混亂打鬥,簡直可笑。離開血汗礦場,走進兒童劇世界,打鬥畫面甚為詭異… 海盜開鎗、部族居民中鎗,就是變成一團團繽紛的色粉!抱歉,我實在無法認真看待,這完全就是一部笑片吧?

後來的鱷魚、人魚島… 只是為了讓經典角色出場,無聊至極,且跳過不理。

到結尾,終於要進入「Fairy Kingdom」了。嗯… 根本只是一大群發光的蜉蝣吧!黑鬍子一黨,對付這些蟲子的辦法就是--火燒!月黑風高殺蟲夜,黑鬍子海盜為民除害,唔洗用劍既… 呀… 總之,到那階段,那一群發光蟲是毫無還擊之力,基本上是等死。忽然,友軍趕到,混戰一輪,局勢仍無多大改變。

到某一關鍵處,Peter卒之有勇氣跳出去,也終於會飛了。然後,局勢忽然扭轉。呀哈!你估錯了!無,小飛俠沒有大顯神威,他只是在空中飄浮,東指西指。是那一群飛光蟲忽然醒覺,又忽然勇猛,又原來力大無比,將海盜惡人逐一纏住、抬起、丟落萬丈深淵。究竟一開始在搞甚麼呢?老早就可以將海盜趕出Neverland吧!

然後,Amanda Seyfried又再客串出場,Peter Pan總之就留在Neverland,Hook搭上了Tiger Lily也就都留下了,又回程到孤兒院接走其他小孩到Neverland… 咦?等等,剛開場時,好像有旁白提過,敵人本是朋友之類的說話的,我以為會交代所Peter Pan和Captain Hook究竟如何成為敵人?沒有,完全沒有提過,交白卷。

這部戲由劇本內容,到講述的方法,五時花,六時變,拿不定主意,七國咁亂。整件作品,究竟想怎樣呢?是要顛覆Peter Pan的故事?但不見其形象有何突出不同。是要拍前傳?但又未能連繫得上。可謂一事無成。

==

簡單評分:

D+(☆☆)

《火星任務(The Martian)》

The Martian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關於這部戲,我最想講的是:「正!好正!快入場睇!

(其實又不僅於這部戲,大多時間講電影,不過是想講部戲「好正/正/普普通通/無謂/好爛」,如果能將這心情傳達出去就很好了。那一句以外,其實不過是嘗試說服讀者;不論成功與否,完事後就可以丟棄。而借題發揮、抽水,那當然又完全另一回事了。但這部實在「好正!」,難忍大叫出來的衝動,最好看倌看過那一句就信了,立刻衝去買飛入場,這篇文看不看沒關係。)

若要向朋友簡介這部戲,我覺得是:「《Cast Away》 X 《宇宙兄弟》」。

同樣是在地球以外,同樣是孤身一人生存脫出,為何不用《Gravity(當然要自推舊文,唔係點谷大個「impact factor」到大教授二百倍呢?)作比較呢?(除了因為筆者是漫畫宅,)又為何要用知名度較低的《宇宙兄弟》作比較呢?

順序先答前者。

余以為,「密室逃脫戲」和「流落荒島戲」,其實趣向頗有不同。在密室環境,通常根本不容你久留,一停(甚至一慢)就死。故事的結構通常是危機一浪接一浪,主角不停以急智和身手脫險,時間就是最大敵人,節奏急促緊湊,催動觀眾腎上腺素分泌,基本上屬官能刺激。

而在荒島上求生,當然甚麼都不做亦是會死,最終目的亦是要脫離險境,回歸人類文明世界,但節奏大異其趣。若屬這一類型的片種,基本上不可能叫《荒島三十六小時》,這是界定兩者最主要的差別。主角是要靠其智慧和計劃,在荒島上長時間生存、生活,等待救援(或自力逃離)。隨之而來,另一重趣味就是看主角如何面對長時間孤身生活。

魯賓遜還有一狗兩貓,後來更越出越多角色,但Matt Damon就真是唯一的火星人。就算多喜歡獨處,極長時間孤身一人自言自語(兼環境惡劣要掙扎求存),不夠幽默感和「中二病」實在捱不過這壓力煎熬。也正是這點,最先令我想起《宇宙兄弟》中的南波六太。

繼續答第二個問題前,先要解決「是否會劇透」的問題。(如果真的很怕,就連接下來那一句開始都別看了。)上文內容,幾乎都已通天,入場前反正都一定知道,我也小心沒寫細節,應該沒問題。下文可透露的程度,就得推敲一下了。

雖然NASA最近公布其新發現,謂有證據顯示火星表面有流動鹽水,但原著小說零九年動筆、一一年面世,當然不能未卜先知。就算解決了水源問題(用太陽能電解,又能解決氧氣問題),Matt Damon得一人之力,技術、資源、器具有限,工具又終會老化… 你總不會認為結局是他一人殖民火星,在火星上終老吧!

<---------分隔線--------->
<-----以下開始為劇透高危環節----->
<---------分隔線--------->

好了,那選擇就只有「逃出」了。如此則又有三種可能。

第一種,是獨力「逃出」火星,回歸地球。傻的也知道不可能吧!那就要第二、三種了。基本上屬同一類型,都是要地球人到火星營救。第二種,是Matt Damon想辦法飛上火星軌道,由飛過的太空人接走。要這樣做,不溝通配合過是不可能的吧!第三種,是等待下一次火星載人任務,再跟隨他們回地球。理論上,Matt Damon可能是完全被動,不是必須要溝通的,但計劃如此任務須時,經過如許時間,你認為雙方真的不會嘗試溝通嗎?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合理地推理出,故事中途幾乎必然會有雙方成功溝通的突破發展!(踩晒界,但應該不算有爆雷吧。)既然有溝通,地球上的NASA人員,必然會想方法協助Matt Damon脫險。這就是《宇宙兄弟》出場的時候了!

《宇宙兄弟》的主要舞台,其實是在地球上的。太空人的訓練、如何以有限資源處理問題、NASA/JAXA/其他官方或私人宇宙開發機構的工作… 等等。不少章節,其實可說是「工程師奮戰記」!這部戲,也有類似的趣味。

在真實世界中應用科技,條件往往不理想,可用的資源亦有限,所以尋求的並非完美無瑕的解決之道,而是在局限下作平衡取捨的某個可行而經濟(或兼而相對安全/風險可接受)的對策。而在「流落火星」這樣極端荒蕪的環境,集合世上最頂尖聰明的人,亦會落得使用土炮非常、看來好笑的手段,其實有趣得來又頗合理。在地球上用複製品實際操作試驗,更是《宇宙兄弟》中常見情節,也不怕爆出來--這部戲也有。(當然,多少有點美化,但看得高興就好啦。)

長篇大論,卒之無半句講這部戲好在何處,只是寫了這部是何種風味的電影,蓋因不想詳述細節,留待觀眾入場自己睇。總之,只能說是這樣風味的作品,執行出色(但不必要看3D版),Matt Damon頗配合角色(其實有些許「正能量撚」味,平時最憎,但非如此人物又難以捱過這故事,也可以接受。),其個人表演及獨白不錯,配樂選曲合宜(效果很有趣),若非對此類作品完全沒絲毫興趣,都實在應該入場看。

==

簡單評分:

A(☆☆☆☆☆)

==

<---------分隔線--------->
<---以下忍不住多嘴,又再有劇透危險--->
<---------分隔線--------->

又,跟中國航天局合作那一段,實在毫無必要,我亦不喜歡,但見人指責Ridley Scott則甚無理,因這段情節是原著小說就有的,怎能怪改編電影導演呢?(況且改編劇本亦非他執筆。)

小說作者原本為何要在這段情節牽扯上中國,我不猜度,但總之不喜歡。其實,應該可以有其他選擇吧。看戲中那一段情節,送上軌道那件「貨」,大概是不到十米長、直徑幾米的圓筒型。試以現時實際有的太空物件作比較吧。

國際太空站(ISS)是不時需要補給的,按維基表列資料,補給船最重者為歐洲的ATV,發射時約重20,000kg。正好就是直徑4.5m、高10.3m的圓筒型,跟戲中物件差不多。(其載具為Ariane 5,發射上低軌道可載重21,000kg,發射上同步軌道可載重10,500kg。)

ISS計劃本身就是五方合作,跟現有伙伴合作,不是比跟中國合作合理得多嗎?

甚至,在國內找私人企業合作也不是不可能的。SpaceX計劃2016年首飛的Falcon Heavy,計劃發射上低軌道可載重53,000kg,發射上同步軌道可載重21,200kg,數據上比Ariane 5更「大力」。

再者,據作者在Facebook上透露--

“For the curious: Ares 3 launched on July 7, 2035. They landed on Mars (Sol 1) on November 7, 2035. The story begins on Sol 6, which is November 12, 2035."
Andy Weir, Facebook status, posted on January 4, 2015, https://www.facebook.com/462962073803090/photos/a.463868883712409.1073741828.462962073803090/682817308484231/?type=1.

故事發生於2035年,SpaceX(或其他公司)在二十年後應該比現時更進步吧!(畢竟NASA也神奇地獲撥款,可進步得送人上火星了。)找國內的公司合作,不是比找中國合作合理得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