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百日紅 〜Miss HOKUSAI〜)》

《百日紅 〜Miss HOKUSAI〜》電影海報
(來源:公式facebook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嗯… 戲本身的評價就主意已定,但我還在疑惑,這究竟算是成功的改編,還是失敗的改編呢?因為戲本身實在不好看,而且製作班底不錯而作品竟然如此,甚至可說令人失望;但觀後反對原作稍生興趣,遲點或會找來看看。

(散場後,到戲院旁的書店見一套兩本,但密封包起成套,亦沒有試閱本,打書釘不成,興趣也未大至一時衝動又買,故仍未看。只在網上搜尋,得見其中幾頁,略知作畫如何。故下文若講到「原作」如何,也都是「靠估」而已。)

從一開始,選擇改編為電影版,而非電視或OVA,或許已是敗筆。原作明顯是單元系列形式的作品,事件零碎、關連不大(不是沒有,只是不大。),以若干中心人物貫穿而成。余妄自猜度,原作或在表達江戶時代風貌,並借葛飾北斎お栄父女言行,表現某等想法。(其實,重點尚不在原作是否如此,而是我透過改編作感到原作如此,則代表改編者[將其看成一個整體]應有如此想法,也影響其改編時的選材、編劇和表現方法。)

若如是,則單元系列的形式是很恰當的。比如夢枕獏的《陰陽師》系列就是上佳例子。經年累月寫作多則中短篇小說,奇幻風的平安時代氣象躍然紙上。晴明解決事件的過程,究竟施術與否,似有若無,難以捉摸,其陰陽道尤重言霊和人心。與其說是歷史的晴明,不如說是夢枕獏自己的想法。(其實,不是很明顯嗎?廢話。)

雖然描寫的時代相距近千年,但作品的趣向實在有點相似,尤其〈屏風怪談〉(余亂作篇名。下同。)一節,完全可以將背景換成平安京,大概又是源博雅聽說某貴族府邸有怪事,到晴明家中吹水時原來晴明早就受託處理,其後晴明聽式神回報,然後晴明、博雅兩人就一同出發到該處,經一宵見鬼怪作祟,晴明確認事情一如其所料,又以其不知算不算施術的方法了結;究竟是真有鬼怪,還是人心自惑,還是言語、符號之力量?

看了《陰陽師》系列多年,如此模式極常見。本作此篇簡直如出一轍。不過要講明白,《百日紅》漫畫實先於《陰陽師》系列,但我覺得兩者之間並無所謂抄襲。兩部作品出現相同故事模式,只說明其欲表現的若干事情有相合之處。理解其中一部作品,有助理解另一部作品,如此而已。

其他篇章,則有不同題材,有同為奇幻類的,也有親情、愛情、藝術精進類(當然不必獨立出現),此為與《陰陽師》最主要的相異之處,也正是其最不宜拍成電影之處。長期多篇單元,縱使題材多變,讀者當能辨別出其一以貫之的部份,嚐得出其整體的味道。

然而,要從中抽出恰當份量的故事,填塞在一部只得九十分鐘的動畫電影,那真是令編劇頭痛萬分、以至係不可解的難題。要保持味道,就只能拍極少或單一面向;要保持題材多樣,就會犧牲統一的氛圍;顧此,則會失彼。兩害權衡,余以為取前者遠勝後者,重質不重量,講好一套完整的故事,總好過得一堆雜七雜八的片段;但本片,就正正是選了後者。

本片並非一無是處,比如お猶的部份,本身拍得不差。和街童玩耍一段,雖然不算有何新意,但仍是溫馨有趣。跟お栄在橋上的一段,手法雖略嫌粗糙,但藉此側寫江戶生活,正好扣上浮世絵的主題,隨後泛舟時接上北斎的《神奈川沖浪裏》,也算不錯。不過,這些部份的味道,跟其餘篇章實在格格不入。

後一部份,也見其作畫、人設、設色的風格亦有問題,本身就跟主題不合。お猶和お栄走進《神奈川沖浪裏》,完全有去錯片場的感覺,畫風不協調。其實,在第一段〈墨龍〉篇就見端倪。北斎(及其後お栄)畫的墨龍,沒錯是有傳統畫作的感覺,這部份沒問題,但一畫到天空有龍受感召現世(不論看成是現實或象徵也好),那龍爪的筆觸和顏色都「穿崩」,即時走樣。

到〈花魁〉篇,問題更嚴重。這一段本應要描繪出神秘感、靈氣,但一見幾個主角擠眉弄眼的樣子,甚麼「氣」都跑走了。這一段,其實又極似《蟲師》會出現的故事。(老實說,亦是很傳統很古老類型的故事,但《蟲師》有畫面,恰好作比較。)不自覺的沾惹了「蟲」,遂有奇妙的事情發生,但若然耽溺其中,就會迷失自己而被「蟲」吞噬。又是常見的模式。

《蟲師》的人物形貌,其實不比本片傳統,但其表情和整體的節奏,卻能融入那種氛圍,配以水墨、水彩風味的背景,感覺就能統合混和。試想一下,如果將本片該節的北斎和お栄,換成《蟲師》的ギンコ,那感覺是否不同?再想像一下,如果浮出來那一團氣,顏色沒那麼實在、動作沒那麼快捷,而是更虛無一點、更飄渺一點,是否更對味?

風格不合的問題,其實更要數到聲音方面。雖然我喜歡看,但她的聲線太三次元,完全走不進畫面,究竟是怎麼回事?是她的嗓音本身質感不合,還是混音有問題,或是… 其實這也有可能--演技太不濟。旁證是有的,起碼應該不是混音出錯,因為松重豊配北斎就毫無違和感。可能,也真是演技問題。

也順帶一提,找椎名林檎唱主題曲,更是不知所謂之極致。不過反正在完場時才播,我也能看成是宣傳合作手段,可以不理,但以作品整體而言實在是莫名其妙。

再,往前推一點,收尾處也是極拙劣馬虎,由お栄之口隨便道出各人其後數十年生活如何如何,再加一段文字講其去向,這就算完了嗎?北斎乃江戶晚期人,到老年時遭遇天保大飢荒,又正好是東亞大變的時期,幕府面臨巨大改革壓力,西洋物事流布日廣,北斎會受何等影響、如何回應,江戶的生活、風貌又會如何改變,不正是最有趣的時期嗎?

而お栄,不論是如本作內採「安政四年歿」說,或「慶應年間歿」說,總之一定有經歷黑船來航的大變,見證幕末的開端。就算只根據本作內的性格去看,這對好奇心旺盛的父女一定會有所回應,也極可能影響其畫作。

無論原作是否如此草草收場也好,如此馬虎收結實難令人心服;若原作如此,改編時就應該修正,即使不加筆新情節,也寧可跳過其晚年生活不提就算,總好過將最動盪刺激的部份,幾句VO了事。

==

簡單評分:

C- -(☆☆★)

《初戀有病(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 )》

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最近,有一部本地「青春期電影(Coming-of-age Film)」上映,實在讚不出口。就算只計「青春」這一筆,已經不合格。說是「老氣橫秋」或許過於嚴苛,但劇中角色不分年齡都像有「中年危機」,實在看不出有何青春可言。回校「教訓」後進,更只見如同教育電視、政府宣傳片的正面嘴臉,看了令人反胃。或許,心底裡覺得香港人根本沒有青春?但若然如是,就別拍青春片了。

土炮令人失望,倒是入口貨更有共鳴。

青春,不是叫演員換上校服,在校園準備學園祭… 嗯… 開放日。(那可能算校園劇。)也絕非指正面、陽光、朝氣。(可能會拍成合家歡廸廸尼片。)當然,這些元素都可以出現,但其實可有可無。今次這部戲,或三年前同類的《少年自讀日記(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這片種要講的是另一回事。

青春期,在兒童和成年之間的一道夾縫,身份尷尬、曖昧不明。成長,並不令人期待,反而是一股無情進逼的壓力,令人焦躁難耐。未來,不是夢想和可能和機會,而是迷茫、迷失、煩悶不安。朋輩的角色不是同伴,而是疏離的陌生人,是要費力應付的外在環境。(當然,也會有若干親近的人物,否則難以成戲。)

再以那部土炮比較,或許更容易明白。那部土炮,表面是拍青春,但實際上是中年人幻想年少時的青澀而美好,難以面對中年無成,唯有假託年少有夢,聊以安慰。而真正的「青春期電影」,拍的是主角在青春期面對成長、面對人生的苦悶和煩惱。

主角自覺不能融入任何群體(之所以我有共鳴?),努力經營跟所有人若即若離的關係,不樹敵、不深交,目標是遺世獨立作隱形人安然渡過中學生涯。雖然他在戲中的對白,似是自卑而非自大,但自視/妄想自己異於常人,不也算是一種「中二病」嗎?(或許我從來都類似,看來是「中二病」未癒,所以對這類片偏心喜歡。)

但刻意與人保持距離的中二病患,其實亦怕寂寞,不過苦於無人能溝通理解而已。而在被迫陪伴女主角(Olivia Cooke),並忽然有一兩句接通channel之後,簡直立即觸電,一發不可收拾。(我只針對說劇情和角色,絕對無關乎Olivia Cooke很可愛、Olivia Cooke很可愛和Olivia Cooke很可愛的。)但上述的中二病狀,又在內心抹殺了任何進一步發展,造就一段比純愛小說更純愛的初戀故事。

貫穿這段初戀者,除了聊天談心之外,最重要者就是主角和死黨Earl長年不斷製作的惡搞電影。(實在拍得無厘頭而有趣,正。本片導演過足癮吧。此等細節實在令本片增色不少,但以文字詳述則太無聊了。又,片尾有完整作品列表,千萬別錯過。)改編惡搞經典電影,實在是文青度爆錶的趣味;兩人秘密製作而不外傳,更是中二病之極致。不為甚麼,沒有目標,只是求過癮好玩而已。青春,不又正是如此嗎?

既面臨現實,又似可逃避現實,身份矛盾無以自處,躁動難安,方是青春吧。

(抱歉,實在寫得太拘謹,沒半點青春氣息。其實這部戲尚有不少精彩細節,但用文字表述沒意思,爆出來亦大損趣味。反正不大影響我要說的主題,就略去吧。另,主線其實有另一面,但一講可又要穿橋,總之看過戲名自己估吧,不多說了。唯是要提醒,留心看似不重要的細節對白,那伏筆留得漂亮,後段揭開時連繫起來,當會恍然大悟。)

==

簡單評分:

B++(☆☆☆☆★)

《007:鬼影帝國(Spectre)》

Spectre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事實證明,余三年前的觀察不錯,上次《Skyfall》和今次《Spectre》兩部邦片的任務,是要重新引入傳統邦片元素--尤其,上集那充滿東方幻想色彩的假澳門,明顯就是懷舊邦片元素,而非中國元素;果然,今集幾乎環遊世界,但不再見中國,反閃現了一次日本。而歸結整部戲,是處處有懷舊味道。問題是:boot機終於boot完了,結果交出的作品卻令人失望。

再回顧一下吧。

Daniel Craig接棒演James Bond開始,Neal Purvis和Robert Wade這對編劇拍檔就乘機改造這長壽系列。卒之,《Casino Royale(2006年版)》果然令人耳目一新,是一部極出色、刺激的動作片,James Bond亦更有血肉,可惜無半點昔日的邦片味道--創新有餘,但未能延續這系列本身的魅力,其實也算失敗了。《Quantum of Solace》,亦復如是。

到上一集,要轉變方向,故換上Sam Mendes當導演,也新加John Logan為編劇。詳情上一次寫過,尾段「Home Alone化」,完全淪為笑柄,但其實我比較不滿Q的選角。不過,無論如何,從M換人,到重添傳統邦片元素,意圖是很明顯的,我也樂意將其作過渡期看待。

到今集,簡直是大雜燴。

由墨西哥玩到返倫敦,再駕特製新跑車到羅馬,隨即搭上未亡人敦倫,潛入秘密組織會議,既有黑暗中的惡黨首腦,又有孔武有力的「大嚿衰」;未幾又轉去歐洲湖邊小屋,再到雪山找下一個邦女郎;到摩洛哥旅遊飲酒談心,順便發現下一個景點原來在沙漠中心;乘舊式豪華火車上路,在餐卡談情fine dining,壞蛋追到但當然有驚無險,事後還可以再激戰一場。

到達荒蕪破落的車站,惡首派司機以古董名車接引,在秘密基地當然要失手被擒,當然也加插讓惡人滿足表現欲的演說時間,畢竟做幕後黑手是孤獨苦悶的嘛,也當然要用無謂花巧的手段「殺」主角,不然又怎能製造機會讓他逃脫… (及有鎗戰、飛車、爆炸)等等。

不要怪我毫無預告就爆雷,而是這樣無聊的情節實在沒有保密的價值。說白一點,根本只是將一堆傳統邦片元素串起來,就當是完成了。我懷疑劇本初稿根本毫無「故事」可言,只是隨便堆砌,所以才要請原本宣布今集不再寫的Neal Purvis和Robert Wade出手救亡,但先天不足,後天補救也有限度… 本來的打算,可能是要將傳統元素拍出新鮮感、現代感,現時當然全盤失敗了。

又或者,其實一切只是我當初想得太美好,真相可能是… 拍上一集的時候,或許曾有翻新傳統邦片元素的企圖,但其實對「如何翻新」倒竟是從未想過、或起碼是未想得出的。所以,到今集的製作「迫到埋身」,方發現進退維谷:若是放棄傳統,回到早兩集的路,那遲早成為普通動作片,不能維持占士邦招牌特色,這系列很快玩完;若要完全回歸傳統,卻明顯不合現今觀眾口味,死得更快!兩條退路,其實皆是死路,唯有繼續革命,但又毫無頭緒… 只能少做少錯

少做少錯,就是今集的特徵,所以比早前三集都更公式化。因為怕出錯,所以很悶。傳統元素,繼續添,沒有停,但想不到如何翻新,就隨便試試吧。然而,又只敢小試,或半舊半新。所以,上集幾乎只懂電腦的Q,忽然又有一個古董味十足的工房;上集冷漠硬派的新M,忽然又熱血又落手落腳;魔頭出場,就用在陰影看不到臉的老土招數;惡黨陰謀毫無新意,只好將對白內容資料吹大一點就當交貨;「大嚿衰」… 唉,總之都是死得一臉蠢相的;諸如此類,可見是方寸大亂。

而環遊世界,浪費budget,帶觀眾旅行,更是掩飾手段;就似低手廚師,只能靠「師傅」提味。

為了填補此等無謂支出,又要想方設法開源--是故,今集賣產品賣得極為突兀,簡直已經不顧食相難看,一切務求收回成本。(可能,預期劣評如潮,票房收入不可靠,寧願不理影片質素,先收「近水」。)賣手錶廣告那一段,我入場前本以為是特為廣告而拍的假片段,怎知道正片原來有… 要占士邦和Q拎住隻錶,唱雙簧講:「隻錶識做乜撚嘢呢?」「睇時間。」不知收了多少廣告費。Q以「sale屎」口吻介紹跑車起步何其高速,其後先跨國遊車河,再夜間飛車,亦是明刀明槍的名車廣告片。

將此等枝節全都抽走,這集邦片真的所剩無幾,故事和人物都貧弱得很,甚至連動作場面也不如先幾集。今集邦片,著實可見是迷失了,完全沒有方向。此問題一日未解決,勉強再拍只會越來越爛。

==

簡單評分:

C+(☆☆☆)

《極黑勢力(Black Mass)》

Black Mass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有時,入場前已經知道一部戲會出事。

我不是說海報看來品味很差、劇照很可疑那種,那些主觀的直覺雖然頗為可靠,但終歸虛無縹緲。(其實看牌面,這部戲的海報還不太差,演員陣容強勁,可以出甚麼事?那是因為看得不夠仔細。)我說的是「知道」一部戲會出事,因為從經驗可得出一些規律,而此等客觀限制是突破不了的。

這部戲講Whitey Bulgar,但明顯為了方便講故事,省略極多細節、時序也動了手腳(其實已屬黃旗警示。),一開始已經是黑幫頭子,不久就跳到七十年代開始做FBI線人,利用此優勢越做越大;八十年代事業高峰;九十年代中,事敗潛逃… 這是橫跨二十多年的黑幫情仇故事。然而--

片長:122分鐘

看數字就知道會出事,數字不會說謊。黑白兩道、家人、配角的家人,牽涉極多角色,各種關係,多線故事,數十年瓜葛,就只得短短兩小時!注定會失敗。就算每一小節、每一場戲,全都拍得無可挑剔,也注定會失敗。入場前,實在已清楚知道會出甚麼問題--時間不夠、份量不夠,拍不出那厚重的感覺,乃屬死症。

盜亦有道(Goodfellas》,經典,而且本片明顯有意「參考」,有一幕簡直如出一轍,最堪比較。節奏已經算快,而且專注講黑幫生活,沒有如本片糾纏FBI線人、執法和檢控、Whitey的細佬是州參議院議長等多線--也要145分鐘。其後不久的《賭場風雲(Casino》,更長,178分鐘

再看其他黑幫片--(次序隨意)《教父(The Godfather》,175分鐘;《教父續集(The Godfather Part II)》,200分鐘;《Scarface(1983年重拍版)》,170分鐘;《義薄雲天(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影評盛讚的歐洲版229分鐘,劣評的美國公映刪節版139分鐘;《犯罪帝國(American Gangster》,158分鐘;《無間道風雲(The Departed(又,戲中Jack Nicholson的角色設計,亦是參考Whitey Bulgar。)151分鐘

與其籠統說是「黑幫片」,不如說是「黑幫epic」,更清晰易明。「epic」,字典譯「史詩」,顧名可以思義,就不多解釋了。要拍出戲中人數十年情仇,就是要拍出「史詩」味才算合格;而「史詩」,就像編年史書,總是長的。不長,則容易淪為考試溫習用的雞精書,只記事而無味,正正是本片死因。

(當然,黑幫片可再細分不同類型,不一定都是大部巨構,也有短小精悍的佳作:拍黑幫生活的一小片段、一個方度或只是以黑幫作背景拍復仇片、動作片、喜劇… 此等作品,篇幅短不成問題。)

若將本片割開成片段,獨立分開來看,拍得不壞,有幾幕甚至頗為出色(都是Johnny Depp的個人表演。),但一幕幕割裂成碎片,像在看預告片一樣,其實甚為可惜。就似一砵上好的扣肉,蒸得也夠火候,但卻切成肉絲,只拿一小撮上碟奉客,那就完全失去意義。扣肉不止要食味道,是要食大塊肉的豐腴感,若變成精緻小點,那就壞事了。

==

簡單評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