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百日紅 〜Miss HOKUSAI〜)》

《百日紅 〜Miss HOKUSAI〜》電影海報
(來源:公式facebook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嗯… 戲本身的評價就主意已定,但我還在疑惑,這究竟算是成功的改編,還是失敗的改編呢?因為戲本身實在不好看,而且製作班底不錯而作品竟然如此,甚至可說令人失望;但觀後反對原作稍生興趣,遲點或會找來看看。

(散場後,到戲院旁的書店見一套兩本,但密封包起成套,亦沒有試閱本,打書釘不成,興趣也未大至一時衝動又買,故仍未看。只在網上搜尋,得見其中幾頁,略知作畫如何。故下文若講到「原作」如何,也都是「靠估」而已。)

從一開始,選擇改編為電影版,而非電視或OVA,或許已是敗筆。原作明顯是單元系列形式的作品,事件零碎、關連不大(不是沒有,只是不大。),以若干中心人物貫穿而成。余妄自猜度,原作或在表達江戶時代風貌,並借葛飾北斎お栄父女言行,表現某等想法。(其實,重點尚不在原作是否如此,而是我透過改編作感到原作如此,則代表改編者[將其看成一個整體]應有如此想法,也影響其改編時的選材、編劇和表現方法。)

若如是,則單元系列的形式是很恰當的。比如夢枕獏的《陰陽師》系列就是上佳例子。經年累月寫作多則中短篇小說,奇幻風的平安時代氣象躍然紙上。晴明解決事件的過程,究竟施術與否,似有若無,難以捉摸,其陰陽道尤重言霊和人心。與其說是歷史的晴明,不如說是夢枕獏自己的想法。(其實,不是很明顯嗎?廢話。)

雖然描寫的時代相距近千年,但作品的趣向實在有點相似,尤其〈屏風怪談〉(余亂作篇名。下同。)一節,完全可以將背景換成平安京,大概又是源博雅聽說某貴族府邸有怪事,到晴明家中吹水時原來晴明早就受託處理,其後晴明聽式神回報,然後晴明、博雅兩人就一同出發到該處,經一宵見鬼怪作祟,晴明確認事情一如其所料,又以其不知算不算施術的方法了結;究竟是真有鬼怪,還是人心自惑,還是言語、符號之力量?

看了《陰陽師》系列多年,如此模式極常見。本作此篇簡直如出一轍。不過要講明白,《百日紅》漫畫實先於《陰陽師》系列,但我覺得兩者之間並無所謂抄襲。兩部作品出現相同故事模式,只說明其欲表現的若干事情有相合之處。理解其中一部作品,有助理解另一部作品,如此而已。

其他篇章,則有不同題材,有同為奇幻類的,也有親情、愛情、藝術精進類(當然不必獨立出現),此為與《陰陽師》最主要的相異之處,也正是其最不宜拍成電影之處。長期多篇單元,縱使題材多變,讀者當能辨別出其一以貫之的部份,嚐得出其整體的味道。

然而,要從中抽出恰當份量的故事,填塞在一部只得九十分鐘的動畫電影,那真是令編劇頭痛萬分、以至係不可解的難題。要保持味道,就只能拍極少或單一面向;要保持題材多樣,就會犧牲統一的氛圍;顧此,則會失彼。兩害權衡,余以為取前者遠勝後者,重質不重量,講好一套完整的故事,總好過得一堆雜七雜八的片段;但本片,就正正是選了後者。

本片並非一無是處,比如お猶的部份,本身拍得不差。和街童玩耍一段,雖然不算有何新意,但仍是溫馨有趣。跟お栄在橋上的一段,手法雖略嫌粗糙,但藉此側寫江戶生活,正好扣上浮世絵的主題,隨後泛舟時接上北斎的《神奈川沖浪裏》,也算不錯。不過,這些部份的味道,跟其餘篇章實在格格不入。

後一部份,也見其作畫、人設、設色的風格亦有問題,本身就跟主題不合。お猶和お栄走進《神奈川沖浪裏》,完全有去錯片場的感覺,畫風不協調。其實,在第一段〈墨龍〉篇就見端倪。北斎(及其後お栄)畫的墨龍,沒錯是有傳統畫作的感覺,這部份沒問題,但一畫到天空有龍受感召現世(不論看成是現實或象徵也好),那龍爪的筆觸和顏色都「穿崩」,即時走樣。

到〈花魁〉篇,問題更嚴重。這一段本應要描繪出神秘感、靈氣,但一見幾個主角擠眉弄眼的樣子,甚麼「氣」都跑走了。這一段,其實又極似《蟲師》會出現的故事。(老實說,亦是很傳統很古老類型的故事,但《蟲師》有畫面,恰好作比較。)不自覺的沾惹了「蟲」,遂有奇妙的事情發生,但若然耽溺其中,就會迷失自己而被「蟲」吞噬。又是常見的模式。

《蟲師》的人物形貌,其實不比本片傳統,但其表情和整體的節奏,卻能融入那種氛圍,配以水墨、水彩風味的背景,感覺就能統合混和。試想一下,如果將本片該節的北斎和お栄,換成《蟲師》的ギンコ,那感覺是否不同?再想像一下,如果浮出來那一團氣,顏色沒那麼實在、動作沒那麼快捷,而是更虛無一點、更飄渺一點,是否更對味?

風格不合的問題,其實更要數到聲音方面。雖然我喜歡看,但她的聲線太三次元,完全走不進畫面,究竟是怎麼回事?是她的嗓音本身質感不合,還是混音有問題,或是… 其實這也有可能--演技太不濟。旁證是有的,起碼應該不是混音出錯,因為松重豊配北斎就毫無違和感。可能,也真是演技問題。

也順帶一提,找椎名林檎唱主題曲,更是不知所謂之極致。不過反正在完場時才播,我也能看成是宣傳合作手段,可以不理,但以作品整體而言實在是莫名其妙。

再,往前推一點,收尾處也是極拙劣馬虎,由お栄之口隨便道出各人其後數十年生活如何如何,再加一段文字講其去向,這就算完了嗎?北斎乃江戶晚期人,到老年時遭遇天保大飢荒,又正好是東亞大變的時期,幕府面臨巨大改革壓力,西洋物事流布日廣,北斎會受何等影響、如何回應,江戶的生活、風貌又會如何改變,不正是最有趣的時期嗎?

而お栄,不論是如本作內採「安政四年歿」說,或「慶應年間歿」說,總之一定有經歷黑船來航的大變,見證幕末的開端。就算只根據本作內的性格去看,這對好奇心旺盛的父女一定會有所回應,也極可能影響其畫作。

無論原作是否如此草草收場也好,如此馬虎收結實難令人心服;若原作如此,改編時就應該修正,即使不加筆新情節,也寧可跳過其晚年生活不提就算,總好過將最動盪刺激的部份,幾句VO了事。

==

簡單評分:

C-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