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最大權利(Freeheld)》

Freeheld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入場前,其實不知道這部戲是講甚麼的;不過戲名如此,又有Julianne MooreEllen Page擔正主角,多少也能猜到;但當然不會知道,這部片乃據同名紀錄片改編;甚至要到開場時,銀幕上打上「真人真事改編」,方知道主角Laurel Hester真有其人。

回想,一無所知入場,或許是好事,因為無預先想過這是甚麼類型的電影,看的角度就有點不同。事後上爛番茄一看,大多均為劣評,其實頗感訝異,因為觀感實在不差,甚至頗有好感。當然,這應該滲雜了我極強的偏見,喜歡看這種民權抗爭題材,也喜歡淡若白描的手法;但即便如此,本片也不如大多影評所說之不堪,不禁懷疑是否論者入場前已有定見。

(噢,不過話分兩頭,我認定電影其實不止於電影本身,宣傳等等其實亦是作品之一部份。如果刻意宣傳某些特點,令人有某種期望,而最終「交不到貨」,或「貨不對辦」,其實亦是電影作品之失敗。惟在本片,余因一無所知而入場,所以無此經歷,未能置喙。從部份評論所見,不少論者似期望本片更深入窺探主角二人之感情,若這是宣傳時予人之印象,則確是本片之缺失了。)

據余觀察,本片其實是一部「文宣作品」。以此角度看,或許會明白重點為何落在某等角色身上,也會明白某等角色為何會有如斯色彩,以至整體的舖排選材也都更見合理。這可能是評斷本片的合適準則。

「文宣」,是頗為獨特的體裁,其目的不止於表現某等想法或感情,而是向特定的對象傳達某等訊息,遊說其目標觀眾接受其想法。余以為,能否達成此目的,亦應該是評價本片時的考慮因素。

<=============>
<====這是分隔線====>
<====下文有劇透====>
<====這是分隔線====>
<=============>

先講Steve Carell的角色--Steven Goldstein。當年的新聞片找不到,但對比其照片、及在Youtube上看一小段演講,戲內的處理明顯小丑化了不少。(連帶整班示威助陣者也都有點小丑化傾向。)這角色在片中簡直是異類,不少人也都認為壞了整部戲的氣氛。這是否Steve Carell自把自為,或錯誤演繹其角色?

觀乎他在《獵狐捕手(Foxcatcher》中的表現,我不覺得他會如此差勁;而且明顯有意轉型,又怎會貿然自己壞事?如此則證是導演的安排了。而再觀乎整部戲的處理,連愛情線也都以白描處理、走平實風格,竟然會在一個配角上失手?委實難以想像。所以,與其說這角色的處理是失誤,其實更似是為達目的而不得不作的犧牲、取捨。這就帶到下一個問題:Why?

最直接的看法,這必然是要取悅觀眾、取悅某等觀眾--繼續推想,自然就是覺得「爭取平權團體如同小丑」的觀眾了!這或許正是許多論者搞錯之處。既云「文宣」,自然是要對「外」的,preaching to the choir根本毫無意義,只是一味自high,有個屁用!一味取悅本身就已贊同你立場的同道,又怎能幫助你推廣理念、怎能達到改變世界移風易俗的目的?

Steve Carell角色之小丑化,正是本片為「文宣」的明證。

搞清楚其目標群眾,電影後半段重點之落在議會、議員及警察同僚身上就很明白了。而且,本片發生的地點--Ocean County,本身就是州內少數共和黨重鎮之一,這也是整件事象徵意義尤其突出之處,也是當初值得用作「文宣」題材之處。

故事經過短暫的「甜蜜期」,到Laurel在警隊內的老拍擋Dane Wells(Michael Shannon飾)忽然到訪,得知Stacie Andree為其伴侶,就開始轉移重心了。到Laurel確診,郡/縣議會拒絕將其退休金留給Stacie後,Dane的角色更慢慢進佔舞台中心。

Dane是怎樣的人物呢?戲中甚至有對白明白講過:直男、白人、差佬。後段更有其角色親口講他生於、長於Ocean County云云。正正就是最最典型、最最stereotypical的恐同、反同人物。Steven一角剛出場時,Dane正正有若干反感、認為其人一如小丑的表現。

Dane一類人,正是本片「傳道」的目標觀眾,那角色正是設計來讓觀眾可以投入、令觀眾會有共鳴的,也正是後來慢慢變成電影重心的原因--如果Dane也能接受同性伴侶,你也可以;如果Dane也能支持同性伴侶平權,你也可以。

Steven在議會公開會議上帶領群眾大叫:「You have the power!」不是向議會叫的,是向觀眾叫的。

(雖然,據其本人所述,當時真有叫過這口號。見:Michael Musto, “The Real-Life Steven Goldstein Has a Problem With Freeheld“, OUT, http://www.out.com/michael-musto/2015/10/09/real-life-steven-goldstein-has-problem-freeheld。從該文亦可見戲中描繪和真實有何異同,余以為其改編決定,目的正如上文幾段所論。)

乃至尾段回到Laurel和Stacie的場境,其選材亦切合「文宣」的目的。(不論是真實對話或屬改編亦然。若為前者,這就是其適宜選為「文宣」之原因;若為後者,則更是以改編而為「文宣」之目的服務。)Laurel明確表示不願使用「婚姻」一詞,只強調是為其愛人爭取公義、公道、平等的對待。

整幕每一句對白,避開了所有易惹爭議的字眼,所有訊息均完全正面、正確,再配以兩人真摯投入的演出,簡直就是挖對方陣營牆腳的利器。

再如此倒溯回去,就能明白Laurel和Stacie的感情為何這樣拍,因為目的就只是要觀眾淺嚐即止,渲染太過怕惹目標觀眾反感。又要再提一次,目標觀眾不是支持同性伴侶平權的同道。考慮受眾的接受能力,是製作「文宣」的重要一環。

純看電影,以上種種或許真是缺失,回想也可能覺得其礙眼,但以「文宣」策略而言,其實又不無其道理。(當然,實效就不知道了,這多半要實地考察方有結果。而且,本片只得有限度放映,其傳播能力成疑。)

加之… (我忍了一整篇未講) Ellen Page很可愛!Ellen Page很可愛!Ellen Page很可愛!實在是有分加。 :p

==

簡單評分:

B(☆☆☆☆)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