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兒(老炮儿)》

《老炮兒》電影海報
(來源:維基百科;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很好看的武俠片!

我知道,到戲院網看簡介絕對不會這樣寫的,大概都是將整部戲的意象放得很大、抬得很高,開口閉口都是社會、時代… 乜乜乜。我不否認,用這個角度看是可以的,但這個角度也很悶、很濫;而且,若謂這部戲說的是現實社會、現實時代,則又不見得特別出色,跟其他無數部震旦國產心存影展、只為獲獎的作品又有何分別?

震旦的事情我不懂、不想懂、無興趣。(雖然,從本土立場而言,是應該要「知己知彼」的,瞭解對手很重要。不過,「應當如此」,不代表我就會做嘛!)要從這角度看這部戲,別處應有不少評論,到此是找錯地方了。而若果抽走了震旦元素,單論其舉世共通、抽象的社會/時代意義,則其代際衝突、父子關係、人情淡薄等等等等,不都是早就拍濫拍爛了嗎?這部戲有何特殊貢獻?不見得有。勉強從這角度看,太沒意思。

接回文首第一句:我倒是從這部戲看出一股武俠味。(其實,這也是個定義不清,而且易惹誤解的分類。更恰當的說法或者是「江湖片」,因為講的就是江湖人、江湖事,但如此又容易令人誤以為是「黑幫片」,實在是兩難。反正難求圓滿,姑且就繼續用「武俠」§ 吧。)而且,我相信本片是有意拍成一部武俠片的,戲中也留了線索。

最明顯者,乃戲中表面歹角譚小飛(吳亦凡飾)。一個家財萬貫、意氣風發、形象新潮(抱歉,余用字老土。)的少年人、京城飛車黨的老大,在車房基地竟然獨坐看書,而且特意近鏡交代他在看甚麼書--在看小李飛刀》!(余眼慢,看不到是系列中哪一部。)

這本小說,不是走錯片場了嗎?絕非如此。後段再見小飛住處,地上隨處放了一堆書,似乎都是武俠小說,小飛更謂六爺(馮小剛飾)像書中人物,可見前段是刻意舖排。(戲中人,其實就都是時空錯置的武俠世界中人。)此處,小飛明顯流露對「書中人物」的嚮往傾慕。先不論小飛眼中的六爺是何等人物,他自己又是何等人物呢?

答案,當然要在《小李飛刀》中找,而解謎的線索早就明擺著在觀眾眼前了。

小飛,當然就是小飛。

小飛,在古龍的世界中找到自己,找到理想中的自己,理所當然的正是《多情劍客無情劍》中的少年劍客--阿飛。然而,編劇的玩笑是不讓他適時遇上李尋歡,而且,其實,他也不是阿飛。陰差陽錯,他沒當成阿飛,卻是投胎成了金錢幫幫主上官金虹的獨子--上官飛

正是如此一個小飛,在六爺身上看到了一絲俠氣,看到了自己嚮往已久的武俠世界。甚至,在小飛眼中,六爺已美化成李尋歡,有意追隨其腳步。(而其實,六爺的地痞氣遠超其俠氣,更絕無小李探花之儒雅。)所以,六爺一方提出的決鬥,小飛一口答應。在一夥飛車黨羽間找不到的江湖義氣,在六爺、悶三兒(張涵予飾)、燈罩兒(劉樺飾)三人身上終於得見。他要涉足武林,要成為俠客,當然要「江湖事,江湖了」。

六爺一直不肯報警,其實亦出於此。俠,本身就是在體制以外的,乃以私人武力、江湖規矩解決問題,與壟斷合法武力、執掌典章刑法的政權正好對立。道上的事情,怎容得官府插手?

這也恰好是小飛的悲劇。金錢幫上官金虹做不到的事,權力幫李沉舟做不到的事,卻是這天下第一匪黨做到了。從此,金錢幫就是官府,權力幫就是朝廷。俠,本就不容於王法,而當金錢幫、權力幫就是王法,俠客更無可容身之處。小飛夢想為俠,卻天生就是歹角。

六爺的故事,除了朋友義氣,本來就如唐吉訶德般悲壯,奮戰過、鬥爭過,也算是成全了其俠道。冰湖上那一幕拍得漂亮。可惜,本片有一處嚴重敗筆。這是作者本身的失誤,還是體制設限,不得而知。六爺得到小飛老頭的把柄… 報官了。先前種種,頓時淪為笑話。

==

簡單評分:

B-(☆☆☆★)
(本來有「A-/☆☆☆☆★」,那敗筆扣了一整顆星。)

==
§ 小引一段以作補充,六爺一夥在戲中正有如此特質:

「《史記‧游俠列傳》中談游俠說道:『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那是從性格氣質的角度看俠。另外《韓非子.五蠹》:『其帶劍者,聚徒屬,立節操,以顯其名而犯五官之禁。』則是從俠的身份行為看。史學家錢穆考論,俠只是養私劍的人,而不是帶私劍的人。但無論怎樣,發展到唐代,俠已是指帶私劍的人。這個帶私劍的人,會在王法之外動用私人武力。結合《史記》和《韓非子》的觀念,俠便是用私人武力滿足其義氣的人。」
(蒲鋒著,《電光影裡斬春風:剖析武俠片的肌理脈胳》,2010年,香港: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頁271。)

《第五天刧(The 5th Wave)》

The 5th Wave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這部戲,絕對值回票價。

短短兩小時左右,充斥吐槽點,發展突兀無厘頭,整個外星人侵略計畫錯漏百出,莫名其妙。三兩知己入場,散場後熱烈嘲笑,也是另類娛樂,當笑片看著實不錯。其荒謬程度,大概只得「自願由芭堤雅潛逃回震旦投案自首」、「以自己的方式坐洗頭艇偷渡北上協助調查」一類可堪比擬。

<----------->
<-- 這是分隔線 -->
<-- 爆爛片劇情 -->
<-- 這是分隔線 -->
<----------->

繼續吹水之前,先解決一點小問題:這部擺明是幾部曲,依前例(《紅van》)理應不作評分,皆因此屬未完成作品,就算有任何缺漏,續作可能講得通。(甚至我無看過的原著小說及其續集「可能」已講得通。)理論上,續集是有補鑊成功的可能,但以本集揭露的故事設定判斷,這荒謬矛盾實在太也嚴重,我夠膽估續集是補不到這個鑊的,反而更有可能越寫越爛,令人想割凳洩忿,是以本文堅持不改劣評,頂多幾年後看完續集,萬一、億一出錯,就認衰認錯,有何大不了的?

本片之爛,主要就在其外星人侵略地球之陰謀,雖然未看過原著,但這主線應該不可能屬電影創作吧!?所以,電影班底實在是無辜受累,怪只怪小說作者為何要將此爛情節獻世,電影公司又為何要買下版權… 這實在是最大謎團,爛小說為何能得青睞?實在是爛得很明顯喎… 但我相信我已明白真相,本文自有分解,現在先拆解外星人陰謀。

據本故事設定,外星人侵略地球分為五個階段--

第一波:發動超強EMP,燒斷全球電器,人類科技大倒退;
第二波:引發地震、海嘯;
第三波:升級版禽流感;
第四波:假扮人類殺人(兼,後來揭發多年前已有外星人潛伏於人類之間。);
第五波:培養人類小孩為士兵,令其誤以為外界人類為假人類,派遣其出動殲滅人類餘孽。

且別管戲中說法(其實只是一個角色之揣測,但亦有些許道理,可以採納,不過未能補救整個計劃之不合理。),就只簡單假設外星人要消滅人類。先檢視一下戲中展現外星人的科技程度及計劃時間。(這不是空想科學系列,我不管戲內科技力是否合理、可行,只想從戲中顯示的能力程度,檢示其行動是否合理。)

故事開場不久,外星人降臨,有一部超巨型飛船,先在地球各處現身示威,盤旋數天後停駐在美國某處上空。就算不理其星際移動能力背後的科技比人類領先多少,就只是那部大如城市、懸浮空中多日不墜的飛船,其原理及能力已遠超人類能力(以至理解)。(除非,你強辯那不過是一部非常有型的硬式飛艇…)

其後第一波,毫無任何爆炸或其他異常現象伴隨,忽然就能發出極強大的EMP,燒斷「似乎全球」電器。如此能力,究竟代表外星人可控制多大的能量?我懶得計,其實也不懂計,總之應該不會太弱吧?但終究,EMP屬人類理解範圍內,核武器引發的EMP早經研究,不少小說電影等也都用過。

第二波,是引發「似乎全球」地震海嘯,大規模清洗地表害蟲… 嗯… 人類。其實,這也不是完全不能想象的能力。人類試爆過最大的核彈Tsar Bomba,據維基資料(不是太細緻的研究,求個大概就可以。),釋放了相當於黎克特制8.35級地震的能量。總之就是,有能力隨時施放多個超超超大核彈級數能量的科技。

上兩段,我不停提「似乎全球」,皆因根據劇情,第一波以後人類(或起碼主角眼見)已無電子通訊,所以究竟該等現象真的遍及全球,或只是主角身處美國本土部份地區受影響?理論上不知道。人類(或起碼主角身邊),人類通訊限於城鎮範圍以內。

戲中主角視點以外的場面,都可作想象畫面看待,其實主角是不知道真相的。當然,若只是地區現象,這故事就實在無聊得很,而且外星人原來不過是侵略美國而已,其他地球人類暫時不用擔心;但如此又似乎有點過火,不可能描繪如此弱雞的外星侵略者,所以唯有接受是全球現象。

此處有點問題難以解釋,戲中人亦有疑問:搞咁多嘢做乜鬼?其實以上述提及的科技力,要全滅人類、以至消滅地球或許不難,既然都能星際移動,其實在無垠宇宙「捉」一塊飄浮的大石頭不難吧?四處找幾塊大的,推向地球各處,我們早就去見恐龍鬼了,整部戲可以幾分鐘完場,外星人甚至不用出場。

勉強為其辯解,戲中人亦如此推測,就是外星人想要地球,所以要趕走地表害蟲,但又想盡量保持地球完完整整。這推論也算合理,但到第二波就難以解釋… 既然想地球完好無缺,又為何要搞地震海嘯呢…?完事時地球不就滿目瘡痍了嗎?

好了,外星老大的心思吾等不能理解,或許是損害程度可以接受,也或許其科技力已可控制傷害範圍,總之只有人多之處受強大打擊,其他部份還是完好的。諸如此類,也罷。到第三波出場,以上解釋全部失效。

原來不止物理型武器,外星人對生物學亦頗有心得,可以設計以雀島傳播(估計染病後亦能人傳人)的超級致命病毒。嗯… 讀者還記得流感肆虐時,政府如何勸戒病弱市民嗎?其中一項就是避免到人多的地方,因為人多容易傳染疾病呀… 問題就是,第二波減少了人口,人口變得疏落,不就削弱了第三波的傳播嗎?其實,可以跳過第二波的吧… 地球會更漂亮完整一點…

第三波當然是有弱點的,人類畢竟生存了好一段日子、人口又夠多,於是有部份人的免疫能力不錯,可以抵抗第三波病毒。噢… 不過,若我是外星老大,又懶得走動,第三波實在最「慳水慳力」喎,為何不好好利用呢?第3.0波有免疫,改一改再出3.1波也可以呀;嫌雀島太悶,不妨也用老鼠、蝙蝠等等再出第3.2波、第3.3波… 出到第3.N波,總有辦法將爾等臭人類致諸死地!就算有幾個(或某幾群)超免疫人類未死(例如震旦國人),到時出兵剿滅也比較容易嘛。怕只怕,殺得太盡,到時想留幾件人類在動物園供「人」觀賞也有困難。

第四波亦是無聊… 這麼多人潛伏在人類之間,就只是等入侵時負責做「看更」?(有一幕揭露他們各人有豁區,而且不算太大,可推算潛伏人數極多!)而另一支,則就專責執行第五波?就以那… 不知算第一或第二男主角為例,潛伏在地球起碼二十年有餘吧?再看那奸角,潛伏期可能更長!若有如此能耐,早早控制各大國政要,早就能策動世界大戰了,待人類相殘至苟延殘喘,再來滅絕人類不更簡單嘛。

要更防不勝防,其實第四波可配合第三波進行。設計潛伏期、傳染期更長但發病時極快致死的病毒,也不用等外星飛船大軍露面後才開始,徒惹人疑慮戒備,幾個月或幾年前開始散佈病毒,到時候只等病毒發作,就已經可以收成了… 其實,應該電影未開場就已經可以收工了。

第五波… 我只好說句:「電影壞蛋總是要自製弱點來讓人攻破。」

就算不提上述種種,你真心覺得花時間訓練一支少年軍獵殺人類很有效率嗎?簡直就是浪費時間和資源吧… 何況那騙局又如斯薄弱,輕易就被主角們識破了,真是令觀眾亦替其難堪… 就算不想派「自己人」上場獵殺人類,以戲中展現的科技力,製作一隊Terminator軍隊不會有多難吧… 何用花精神、花氣力、花時間搞這一場大龍鳳?有殺手鐗而秘藏不用,簡直就跟每週只派出一隻怪人的特攝片魔王一樣,其實根本就無心要侵略的吧…

要自圓其說,除非那所謂「第五波」根本不是手段,而是目的,根本就只是想玩訓練少年軍的遊戲… 呀… 但之前種種又似乎不必要吧… 一如上述,控制政要搞世界大戰,要玩少年軍遊戲根本毫無難度呀!唉,總之就是說不通,或起碼我想不出。

噢,對,我承諾過解釋此爛小說為何可以改編做電影:余以為此乃「Twilight餘波」。

Twilight系列證明,只要有合(女)觀眾眼緣的男主角兩名,配以兩男爭一女的狗血愛情片格局,加上超自然設定,故事人物多爛都能賣錢。總之博得全球少女歡心,就可盆滿缽滿。若能像Twilight系列一般找到Kristen StewartAnna KendrickAshley GreeneDakota Fanning等女角(完全依我個人喜好排列。),甚至會有宅男自願入場受罪。

改編本作,明顯是看上了此「Twilight元素」:女主角夾在外星叛徒和地星校草之間。尾段外星叛徒潛行勇破少年軍基地,從天(花板)而降無驚無險救助女主角,在地星校草面前宣示主權,這才是本集重點;臨完場時,地星校草又開始展開攻勢,預示下一集發球權回到地星人手上… 完全是幾集Twilight的發展模式… 但要Chloë Grace Moretz擔綱這種青少年愛情片,實在是資源錯配…

算了,總之,余以為這就是謎底。

==

(暫定)簡單評分:

D+(☆☆)

《復仇勇者(The Revenant)》

The Revenan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我頗能肯定,在人類滅亡之前,阿寶一定日日忙到甩褲,因為人類總是會不停犯同樣的錯誤,因為人類真的不會汲取歷史的教訓,起碼現在敲鍵盤這個正是如此。戲,我是幾近濫睇的,總之看來「似乎」還可以或有若干元素吸引,多數就會入場,通常依賴簡介(但只能信五成,通常只想知道大概設定和背景,不少簡介是完全亂寫,入場後方發現貨不對辦。)、海報和劇照。

這部戲完全是我會喜歡的類型:美國拓荒時期,狩獵者遇險後求生和追捕復仇;小說改篇,依據真人真事創作;有Leonardo DiCaprioTom Hardy,海報亦有型。久不久就有如此一部,令人滿懷期待,但結果… 嗯… 看的過程還不太差,算是好看的,但幾乎一散場就發覺:「嗯?」有點不妥… 唉,中伏!

伏已中,只慶幸未至於是部爛片。原本牌面擺明係要拍一部epic,但結果是拍不出來。整部戲用壯麗的景色襯托,攝影亦非常出色(維基引述謂全以自然光拍攝。)坂本龍一有份製作配樂,尤其幾幕對決,簡直在看武士片。就靠這兩點,導演幾乎就蒙混過去了。余眼光亦實在淺薄,也不怕坦承,完場前幾乎完全被迷糊住,所以仍認為看戲的「過程」感覺不錯,這方面算是成就,戲算是好看的。

問題在於其餘韻,或者應該說是其沒有餘韻

epic之為epic,其類型的共通特徵當然是「大」,但其實又不止於其大,大只是手段、只是講故事的風格。大,乃取其勢、取其力,以極宏大(命運、歷史、自然、宇宙…)壓倒觀眾。散場時一撤去此壓力,軀體就突然得以舒展;那受壓後的放鬆,更令人感到震撼。其佳作餘韻悠長,甚至回想電影時仍能感悸動。

本片正正缺乏餘味,完場時沒有悸動,回想時更覺其索然無味,流於形式。

類似的經驗,近期有過… 《飛鳥俠(Birdman》!一查之下,唉… 阿寶可以出場了--原來又是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完全是我的錯,其實入場前先查一查導演是誰不難,早知是他執導就不會有無謂期待。一如《飛鳥俠》,看的時候還好,拍的技巧不錯,但餘味總是不妥,說穿了就是淺薄。

迪卡比奧「瞓身」落力演出,許是用力過度,浮躁。整部戲,幾乎都在看他表演,但冷靜下來就會覺得,他在荒野中究竟向誰在表演呢?不知是他太在意鏡頭,還是鏡頭太在意他,但結果是影象真實,但人物虛假。那些不知屬小說或劇本創作的夢境片段更是無謂造作,完全不能與角色連繫。那破落的教堂,那一堆動物頭骨,如何跟夢境以外的角色本身連繫?這都是自high式幻想,而無從原始角色(真人)出發。

原本傳奇的經歷,由小說矮化、弱化成老土的追兇故事。此主線單薄無聊,作者本身或許就知道,只好添加其他元素,所以就有窮追不捨的Ree/Arikara族人。但何故要窮追不捨呢?唯有繼續以復仇作主題,要討回不知被誰擄走的女兒。(即緊追迪卡比奧一行人本身就是「點錯相」?因為追殺明顯不止是要趕他們出地盤,否則早就殺光另一班法國人了。)搞大了,所以又要另有一班人負責當壞人… 嗯… 看出模式了嗎?底子差,其實是補救不來的,只會畫蛇添足,越加越衰。

主線貧弱,再加插枝節實在無補於事,只是令整部戲更散更雜亂。這本來就是主角Hugh Glass的故事,應該窮盡挖盡這個人,還其本來面目,直指本心。作者或懶或貪或蠢,沒有做,甚至沒有嘗試做,實在浪費大好題材和資源。

尾段兩雄對鬥那一段,完全能代表整部戲。在雪地那一部份拍得好看,其實不過將西部片的黃沙換成白雪,而且觀眾若仍清醒,當會發覺此時電影已完全迷失,其實無關乎Hugh Glass這個人本身了,只淪為一場刺激的決鬥;追到河邊,配樂愈加緊湊,但慢慢又變成不過一場「爛仔交」,正如本片一樣是越拖越爛;到結尾,Arikara莫名其妙地出場,懶有象徵意味,其實無聊到震,再突兀地完場。

下一次,真的要先查一查導演起底,好歹有點心理準備。
(其實我每次都這樣說,但下一次,阿寶仍然會出場。唉。)

==

簡單評分:

B- – -/C+++(☆☆☆★)

《歡姐當自強(Joy)》

Joy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新年,假期氣未過,繼續懶洋洋。(連上年入場記錄仍未整理好。)

出奇的是連片商都似放假,缺乏新片。剛剛過的新年長週末,只看了這一套新片及一套「偽電影」。(那部《新福爾摩斯(Sherlock: The Abominable Bride)》,根本只是TV Special!其實無睇開這電視系列,只是戲院執笠前入場湊熱鬧,普普通通,無甚可說的。)

(呀,尚有一部《怪物之子(バケモノの子)》。未睇。有宮崎あおい配音很吸引,她近年不太活躍,有聲聽也好;看來要追那部NHK電視小說《あさが来た》,希望那配角有多點戲份吧。)

(今年,繼續埋首睇戲睇劇睇書睇動漫,閒時寫無聊文章就好。香港很危險,在香港講政治很危險,在香港連賣書都會「被失蹤」。吖,唔係,絕對唔係失蹤、絕對唔係被綁架,香港以後無綁架案,因為所有肉參都係浪子,只係以「自己的方式」跟咗人走。幾自我!幾瀟灑!

 叮噹灣書店不過賣書,有關人等就陸續人間蒸發了。果然,貼近北方_國不會有甚麼好事,那片土地簡直是地球上的__。在香港,連寫字都要等____以後才能自由舒暢。係呀,敏感字都被__了。今日驚魂未定呀!咦?其實寫這兩小段都很危險喎… 呀… 或者唔驚,啲大人物年紀大,我估有老花,細字睇唔到,好似係。)

閒話講完,正題還是要講這部戲的。看那海報上的Jennifer Lawrence(Joy)仰首伸眉、意氣風發,也大概估到這部片的方向,排新年檔期也算合適;散場時,我也不禁昴首望天(花板),心情卻是完全兩樣--困惑非常,唔知部戲想點。

算是真人真事改編,故事也都完全意料之中,就是:「中年無成的女主角,忽然醒起少年時的發明夢,又忽然有一發明構想(「神奇地拖」),排除萬難後產品成功,事業宏大,變成人生贏家,可喜可賀,完場。」大橋就是這樣,當然中間穿插的角色、小節才是重點。

這部戲若是完全爛透,那還好,容易講,但偏又不是。整體是溫溫吞吞、半湯半水,結尾當然糟糕,但頭段和角色其實又不太差。最大問題是:我不太肯定這部戲從何處開始出錯;又或者,其實,一開始已經出事。

或者先由Bradley Cooper講起。角色(Neil)是購物頻道高層,中段出場時獨具慧眼,看出「神奇地拖」之神奇,拍板將之放上頻道賣;又是其頻道之失,令Joy面對第一個大危機;後來又是Neil被Joy說服,讓Joy親身上鏡推銷,產品旋即熱賣,迎來第一次成功。

如此人物,在這個商場故事中應屬關鍵。角色首度出場時,甚至特意用鏡頭賣關子,一段對話只聽見聲音、只影到下半身,過了一陣才現正面真身,一副煞有介事的氣派,似乎有重要角色出場了!緊接其後,又一大段(幾近)獨腳戲,又講購物頻道如何如何、主持人又如何如何、產品銷情又如何如何,似乎故事要入直路講商場奮鬥了!無,完全無,就只得上述幾句而已。

甚至那角色,之後只是在一切麻煩解決後現身和羅拔迪尼路握手,及尾段蒙Joy女王接見講了句無聊對白… 咦?我中間是否看漏了半小時劇情?無,完全無。Joy解決了第一件產品的麻煩後,忽然就跳到多年後,變成巨企話事人,總之首次事成之後就… 不知如何,或者一帆風順,總之就「大成功」,完場。

實在太不負責任。令觀眾有若干期待,但結果交不出貨,實在是非常惡劣的手法。如果不打算拍那一部份,早陣子就別惹人誤會。帶起了氣氛,但原來沒有後續,那股氣就散了。

沒了商場奮鬥故事,究竟這部戲的重心在哪裡?再從一開頭講起。這部戲,用了一個頗老土的手法,是有旁白的,旁白即為Joy的外婆,由Joy的童年,到Joy的母親及其婚姻及其不可或缺的電視肥皂劇… 等等等等。噢,原來在大橋包裝底下,這部是家庭肥皂劇?(其實,不妨講咗先:又係,又唔係,一半半;又或者係Joy個人成長戲… 這部戲的問題,就是「一半半」,乜都半桶水。)

姑且當是,或起碼是佔重要地位,這一線又如何?

後來到第二次危機,Joy卒之跟(半個)家姐「炒大鑊」。(但其實,又唔係「炒」得很「大鑊」,都只是鬧咗一句咁大把…)然後,又要面對老豆(羅拔迪尼路)及其富婆姘頭之壓迫… 嗯,算有一場小爆發。之後… 無之後了,跟家人的衝突到此為止。

又再跳轉多年後,Joy事業成功,又用旁白交代其家人如何惡劣、如何不堪… (吓?又唔拍俾我睇?)兼且Joy大愛包容,對家人仍然以德報怨,照顧有加… (_!… 想割凳…)結果,家庭肥皂劇這條線,又是缺少了戲肉。

Joy自己的成長、啟發、覺悟… 之類?是有的,但上述兩條線分薄了,結果亦處理不好,不入肉,都只是簡單幾筆帶過。連尾段那一幕「對決」,房中那一幕明顯呼應早段一節對話,氣氛是不錯的,但實在只見Jennifer Lawrence個人表演… 整部戲看來,搞了一大輪的「危機」,原來只是她看一晚文件、打一通電話就搞掂了… 嗯… 很虛、很單薄…

總結整部戲,就是點了幾個火頭,然後全部草草收場…

==

簡單評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