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勇者(The Revenant)》

The Revenant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我頗能肯定,在人類滅亡之前,阿寶一定日日忙到甩褲,因為人類總是會不停犯同樣的錯誤,因為人類真的不會汲取歷史的教訓,起碼現在敲鍵盤這個正是如此。戲,我是幾近濫睇的,總之看來「似乎」還可以或有若干元素吸引,多數就會入場,通常依賴簡介(但只能信五成,通常只想知道大概設定和背景,不少簡介是完全亂寫,入場後方發現貨不對辦。)、海報和劇照。

這部戲完全是我會喜歡的類型:美國拓荒時期,狩獵者遇險後求生和追捕復仇;小說改篇,依據真人真事創作;有Leonardo DiCaprioTom Hardy,海報亦有型。久不久就有如此一部,令人滿懷期待,但結果… 嗯… 看的過程還不太差,算是好看的,但幾乎一散場就發覺:「嗯?」有點不妥… 唉,中伏!

伏已中,只慶幸未至於是部爛片。原本牌面擺明係要拍一部epic,但結果是拍不出來。整部戲用壯麗的景色襯托,攝影亦非常出色(維基引述謂全以自然光拍攝。)坂本龍一有份製作配樂,尤其幾幕對決,簡直在看武士片。就靠這兩點,導演幾乎就蒙混過去了。余眼光亦實在淺薄,也不怕坦承,完場前幾乎完全被迷糊住,所以仍認為看戲的「過程」感覺不錯,這方面算是成就,戲算是好看的。

問題在於其餘韻,或者應該說是其沒有餘韻

epic之為epic,其類型的共通特徵當然是「大」,但其實又不止於其大,大只是手段、只是講故事的風格。大,乃取其勢、取其力,以極宏大(命運、歷史、自然、宇宙…)壓倒觀眾。散場時一撤去此壓力,軀體就突然得以舒展;那受壓後的放鬆,更令人感到震撼。其佳作餘韻悠長,甚至回想電影時仍能感悸動。

本片正正缺乏餘味,完場時沒有悸動,回想時更覺其索然無味,流於形式。

類似的經驗,近期有過… 《飛鳥俠(Birdman》!一查之下,唉… 阿寶可以出場了--原來又是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完全是我的錯,其實入場前先查一查導演是誰不難,早知是他執導就不會有無謂期待。一如《飛鳥俠》,看的時候還好,拍的技巧不錯,但餘味總是不妥,說穿了就是淺薄。

迪卡比奧「瞓身」落力演出,許是用力過度,浮躁。整部戲,幾乎都在看他表演,但冷靜下來就會覺得,他在荒野中究竟向誰在表演呢?不知是他太在意鏡頭,還是鏡頭太在意他,但結果是影象真實,但人物虛假。那些不知屬小說或劇本創作的夢境片段更是無謂造作,完全不能與角色連繫。那破落的教堂,那一堆動物頭骨,如何跟夢境以外的角色本身連繫?這都是自high式幻想,而無從原始角色(真人)出發。

原本傳奇的經歷,由小說矮化、弱化成老土的追兇故事。此主線單薄無聊,作者本身或許就知道,只好添加其他元素,所以就有窮追不捨的Ree/Arikara族人。但何故要窮追不捨呢?唯有繼續以復仇作主題,要討回不知被誰擄走的女兒。(即緊追迪卡比奧一行人本身就是「點錯相」?因為追殺明顯不止是要趕他們出地盤,否則早就殺光另一班法國人了。)搞大了,所以又要另有一班人負責當壞人… 嗯… 看出模式了嗎?底子差,其實是補救不來的,只會畫蛇添足,越加越衰。

主線貧弱,再加插枝節實在無補於事,只是令整部戲更散更雜亂。這本來就是主角Hugh Glass的故事,應該窮盡挖盡這個人,還其本來面目,直指本心。作者或懶或貪或蠢,沒有做,甚至沒有嘗試做,實在浪費大好題材和資源。

尾段兩雄對鬥那一段,完全能代表整部戲。在雪地那一部份拍得好看,其實不過將西部片的黃沙換成白雪,而且觀眾若仍清醒,當會發覺此時電影已完全迷失,其實無關乎Hugh Glass這個人本身了,只淪為一場刺激的決鬥;追到河邊,配樂愈加緊湊,但慢慢又變成不過一場「爛仔交」,正如本片一樣是越拖越爛;到結尾,Arikara莫名其妙地出場,懶有象徵意味,其實無聊到震,再突兀地完場。

下一次,真的要先查一查導演起底,好歹有點心理準備。
(其實我每次都這樣說,但下一次,阿寶仍然會出場。唉。)

==

簡單評分:

B- – -/C+++(☆☆☆★)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