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真相之名(Truth)》

Truth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同樣講新聞,這部《Truth》對比早前那套《Spotlight》,差得遠。

件事本身就不多提了,維基都寫得一清二楚。講返部戲,係由事件主角之一--Mary Mapes的回憶錄為藍本,當然就有不少塗脂抹粉成份。書我雖然無睇,但並非純粹小人之心,而是改編結果都明顯看到如此傾向。

不過,有如此傾向,拍出來卻可以頗不一樣。原作者想漂白,不代表編劇導演就會任由你擺佈:情節照跟你的,但在鏡頭底下味道可以大不相同,若干關鍵處拍你的嘴臉如何不屑質疑、低角度拍你咄咄逼人壓下隊員異議,無得避;電視台高層本應是戲中奸角,但拍出來那邊卻更似有氣度、風度,將漂白、抹黑完全倒轉過來。兩相抵消,你想怎樣看都可以,真的見仁見智。

以新聞為主題,最失敗之處或許是其採訪、追查的過程草草了事。(我講部戲,雖然真實可能都係,否則怎會出事呢?)由Cate Blanchett向上司推銷其故事,到集合隊員,剪得快如《The Big Short》。然後,到最後一名隊員報到,一入到房,本應頗花時間的「睇文件」部份,因為時間關係,已經預先做好咗。吓?(雖然,公道少少,部戲後來有解釋,係幾年前已追查過一次。)

然後,似乎房中各人都非常清楚整件事來龍去脈,突然又開始非常hyper地解釋件事,情緒高漲快速得像剛吸完毒。那位前軍人隊員,早已將文件貼在玻璃牆上,左指右指,像在講TED Talk。然而,房中沒有人需要聽呀!噢,當然,其實是要講給觀眾聽的。不過,觀眾不在房裡面吧?這手法實也太低智。

用這部原著作基礎,真正問題或許是材料本身太貧弱,只得一面的故事太單薄,為了填塞就加了許多無謂內容。最明顯一幕,在出事後調查期間,一名隊員回公司吵鬧,講許多大企業、權金勾結、陰謀乜乜乜,完全突如其來,事出無端,閙完被遣送落樓,然後又無下文。(勉強要講,係其預言公司其他人亦脫不了關係,將一同人頭落地,最終成真,算有呼應交代。)純粹搵戲唻做,非常難看。

除此,又另開一條線,講Mary Mapes生父有多討厭賤格、落井下石,繼而講跟Dan Rather有類父女情結。如此陳腔濫調,實在不明白有甚麼好講,用這條線串起故事,實在牽強得很,Cate Blanchett演來亦毫無說服力,可幸Robert Redford夠壓場,否則已是極爛。

相信我已踩到盡頭,始終未到一部「爛片」級數,而且近結尾也有一節可取--Cate Blanchett在調查委員會爆seed那一幕。可取者,倒不是其表演,那一幕之弊(或整部戲之弊)正是表演味太重,但其說話本身並非全然無聊發洩。

簡單而言如下:「那份文件或真有可疑之處,用以作主要證據或許真有不妥,但其實整個新聞故事的重點其實不在那份文件,而是小布殊有否因特權受惠;從其他文件、環境證據推斷,濫權逃避越戰、在軍中不明失蹤一年,這故事本身無搞錯。」留到片尾先講,如果拍得好,真有畫龍點睛之效;但整部戲拍得差,這段說話反而被拖累了。

==

簡單評分:

C-(☆☆★)

==

(以下完全無關部戲。)

比如最近抽水大師接受訪問,十個人當中有十個都只看到其「離港」、「離地」,然後就火遮眼漠視其餘部份,那是頗為可惜的。那篇訪問真正有意思的部份,是再次點明香港將來要有出路,必然要靠一點外力;亦需要在境外建立一「虛擬香港」,以保存生機。

香港在外地的僑民,正是本土派必須爭取的救港資本--不論是直接支持、在外圍聲援、或發揮其境外/國際影響力。一味只顧酸其「世界公民」,卻是連香港的活路都堵塞了。別說是只得幾百萬人的城市,就算是十幾億人口的大國,也不可能鎖國自給自足。

的確,香港的生死不會只牽於一人,但那篇訪問從來就不是關於一人之去留,而是如何建築香港的前途。若然「香港」只局限於地理上親身居住在香港者,那不過自絕於世界。北面既然有十多億敵人,就向外結交多數十億個朋友吧!要將香港的影響力輻射向世界,必然要靠各地的「港僑」幫拖。點出這方向,才是該文的意義。

《少年JUMP》王道熱血漫畫三本柱:努力、友情、勝利。

簡單不過,當中卻有深意。

《緣來他不夠愛我 (45 Years)》

45 Years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多年前看完《情書》,一直都有點懸念。
(經過這麼多年,甚麼情節都通天了,隨便亂爆亦無所謂吧。
 為方便故,混雜使用角色和演員名。)

經過一番追尋,中山美穂終究發現真相--藤井樹其實一直喜歡藤井樹,自己或許是藤井樹的代替品--但除了上其長眠的雪山大叫宣洩一下,也無甚麼可做的了。豊川悦司等了又等,終於由替補升正選,但其實,中山美穂似乎仍是向著藤井樹多一點吧。雖然只是存在於往昔的幽靈,但總是在心中某個角落潛伏著。中山美穂和豊川悦司這兩人將來的日子會是如何?

正是此疑問,引了我入場看這部《四十五年》。

今次男女倒轉:五十年前,男主角Geoff和情人Katya在瑞士行山,Katya意外跌落冰川;跳回現今,跟女主角Kate已結婚四十五年,就在週年慶祝前數日,收到瑞士來信謂已發現舊情人屍首。就此翻起五十年前情史… (詳盡劇情可上維基,或入場睇。)

這部戲,簡直就是寫來作演技示範的吧。看著Charlotte RamplingTom Courtenay兩人表演,很容易就被吸進銀幕。尤其本片以Kate角度出發,焦點大都落在她身上,多數人都代入她的觀點去看。她如何看,中文片名已經爆了,但我姑且不提細節。其看法不是無道理的,戲中當然也都留有各種線索,例如Geoff神不守舍、對舊情人的事諸多隱瞞,當然更少不了最尾那首歌的歌詞。歌詞本身看似普通,但配合其經歷背景,有若干聯想也非不合理。

然而,暫時抽身,試從一無關第三者的角度再看?俗一點講,不過是在無謂地「呷死人醋」。噢,不是我自己一個如此說的,Kate自己亦有講過:「為他倆相識之前的事嘔氣,實在毫無道理。不過…」就是這「不過…」二字,理智仍是敗於感情。並非不能理,而是… 這樣實在很煩人--並非她介懷Geoff受舊情影響一事,而是整部戲中,她從無試圖理解Geoff究竟因何神不守舍、因何感慨。

這實在是本片說故事的精彩之處,Geoff的看法完全被Kate忽略,在戲中的敍述亦因此遮遮掩掩,許多行動看不到、表情看不到,在Kate面前當然亦有點克制。這部份故事就似一塊玉石原件,只在石皮上磨開了幾個水口,觀眾要去估其內容,這隱藏的半部戲更好玩。(是,我是睇張五常上腦,他寫玉石市場頗為過癮,有時不禁借用。)(如何在有限且克制的表演中表現其角色,Tom Courtenay亦實在厲害得很。)

「正路」的估計,當然是Geoff對Katya餘情未了,甚至跟Kate結婚當年心中亦是記掛Katya。一如上文所述,這看法不是沒有根據的,但也很悶,無味。姑且以此作起點,其實黃子華所說的「鐵達尼極限」,套用在Geoff身上亦無不可。那是正值年少,血氣方剛,亦跟Katya熱戀當中,在他眼中當然是毫無缺點的,就在這最美好的時刻--凍瓜佢。那一份情,自然就跟所有回憶都急凍於最美好的一刻。

要跟這經過急凍處理,甚至又經想像美化的回憶比拼,實乃「搵自己笨」。

理所當然,我跟手是要講Katya在Geoff心中挑起的,其實絕不止於一段舊情。雖然上文謂這是「隱藏」的半部戲,但其實戲中並無任何誤導,若干線索亦都明擺在觀眾眼前,只不過焦點落在Kate身上,其情緒容易影響觀眾,若能冷靜旁觀就頗有不同。

重點其實是老友兼工廠舊同事George不停講的Ukulele。

在餐廳聚腳的一幕,George不停講他最近學彈Ukulele,Geoff毫無興趣,神不守舍。在那一幕,感覺或許只是因為記掛、回憶跟Katya的往事,所以心不在焉。然而,George後來既不想去舊同事聚會,不情不願出席後,又是滿口怨言,尤其不滿舊同事熱心聽George講其Ukulele,似乎又不止聽不入耳那麼簡單。而且,記掛Katya,跟舊同事聚頭,本身就無甚麼衝突之處,實在有點奇怪。

回程時,George講聚會經過及工廠消息,提過其初入職職位已遭取消,並謂若仍在管理層,當不容此事發生,又不忿工會竟坐視不理。如此可大概推知,George大概由低層做起,一步步捱上管理層,職位… 可能算高層,但從其生活可知,總之不是大富大貴,而且傾向基層。再配合在床上憶述當年跟Katya行山,雖然身無長物,但有孑身面對天地的氣概。

將這幾件事拼合,事情的另一面就浮現了。

Katya除了勾起一段舊情,更重要是挑起了年青時的情懷。「她封在冰川中,仍是五十年前的樣子。」潛台詞是:「五十年後的我,又成了甚麼樣子?」昔日青春年少,似乎可改變世界,但五十年過去,營營役役,退休後默默無聞,連往日的職位都保不住,這對比使人氣餒。正在自憐半世紀以來一事無成,老友不識相地談那爛鬼樂器,旁人竟又起哄附和,這才是叫人光火的底因。

收到信後不久,有一幕是George重讀一本舊書。(甚麼書呢?我忘了。)從Kate口心得知,這本書George有三個不同版本,但其實多年來從未讀完,每次都半途而廢。為何又起意重讀呢?年輕時的壯志未酬,但讀不完的書總可以再挑戰一下吧。或許就有這樣的感覺。想填補遺憾,想完成未了的計劃。

換個講法:中二病發作。

中二病,其實是不會痊癒的:大多數人未能成功,就想法子控制病情;少數人控制不了病情,就淪為被恥笑的對象;當然又有極少數人是成功的,到時有否中二病徵亦無所謂了,因無人視其有病。George就是那大多數人的一員。數十年來,病情已經控制住了,但當Katya重現人間,就舊病復發。

中二病並不可怕,只要有人理解,其實也沒甚麼大不了--但老友並不理解,枕邊人亦不理解,則實在悲慘寂寞。

噢!嗯,《情書》那疑問,這部戲最終亦無助解答,算了吧。

==

簡單評分:

A(☆☆☆☆★)

《不正常麗莎(Anomalisa)》

Anomalisa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anomaly + Lisa = Anomalisa
(字,就係咁食嘅,不過有食得好,有食得唔好,一線之隔。)

不過,主角其實並非Lisa,而是Michael,其他所有人,就真的只是「其他人」而已,這是本片重心。雖然對故事完全不知情,入場看會更有趣(我只看到海報就入場了,除了這幅圖和戲名之外,是一無所知的。),但其實仔細考慮過後,我覺得上維基看過簡介完整劇透也無所謂,拍出來的氣氛、畫面、對白,那才是精髓。

較為節制的簡介,大概如此:「暢銷失敗者叢書作者Michael,對世人世事均感到煩厭,似乎世上所有人都只是同一面孔、同一把聲,直至在酒店遇到Lisa,感到只有他倆才是世上獨特的,云云。」

發想據說源自一種精神病,是故酒店名稱也採Fregoli。亦因此,不少人沉迷在戲中找尋其他符號、謎團。(是,我有上網睇過其他影迷討論--如果我想寫的,一街都有,就無謂浪費時間啦。)

例如:Michael是否精神崩潰;Lisa(或起碼夜晚入房嗰個)是否只是想像出唻,又是否Michael在性玩具店買那件日本古董玩偶(咁係有少少暗示關連,塊面同一個位有傷痕、唱歌唔識停、個古董公仔拎到返屋企仲有精液…);乜乜乜--可以玩好多日,估到天荒地老,但留連在這迷宮,不過追逐本片末節,見樹不見林。

那一晚,究竟是真實還是妄想,其實無關宏旨,重點是那些對白或獨白,兩人之間那一點(或者只是單方面的)火花,顯露了其孤獨、徬徨無依。

Michael是否有精神病呢?我寧願相信他無,或者說我認為他應該要無,否則這故事就不夠好玩了。與其說他有精神病,倒不如說他思考人生而看到灰暗的真實,如此方可推及所有觀眾,總勝過說此事不過關於一個病人。況且,戲中對白詳寫Michael「售賣」的作品內容,與其真實個人恰成對比,這當然需要一個神智正常的人來作容器,這諷刺意味才夠強烈。

講述其著作內容的場口有二:一場在酒店酒吧,跟Lisa及友人吹水,一場在崩潰/發台瘟草草收場的演講會。簡而言之,就是通街周地都有的政治正確、「正能樣」廢話:每個人都有血有肉有過去是獨特的個體,之類。(空洞無聊得,不過幾日時間,這部份我已忘記得一乾二淨,想詳細覆述也實在力有不逮。)

Michael向一眾客戶服務員(其主要讀者)宣講的洗腦口號,正與其自身相反,整部戲中他只曾在那一晚將Lisa當成「一個人」看待。而那一晚,也真是拍得到肉懾人。尤其兩人那一段床上戲,由輕吻到撫摸的細節及節奏,實在比其他標榜拍惹火性題材(搞清楚如何斷句,是「惹火/性題材」,而非「惹火性/題材」。)的電影高明百倍。(今年電影節選映那部《勁凹3D》(Love)完全可以收皮。)

也是這一晚,最能見本片用立體打印公仔搭定格動畫拍攝,實在是神來之筆,換作真人肯定拍不出來。用其他動畫手法略佳,但亦未必能有現時效果。定格動畫本身就有介乎虛幻和現實的質感,不僅是公仔本身,其移動的節奏更重要。採用面容極似真人,卻明顯留有接駁位,且比例亦異於真人的立體打印公仔,令此氣氛更強烈,更令人不安,亦配合故事本身。

特別是沖涼和上床那兩幕見到公仔裸體的情節,正因為不是真人血肉,多了一重距離,那些動作和情感方更突出。另外,獨白、剖白的情節亦同,都是因為有那層疑幻疑真的感覺,那幾幕才能成立,若是由真人表演,反會淪為狗血劇情;在銀幕上看到公仔的眼珠、面容如何細膩變動,其實是因為更多部份保持不動,若然由人去做同樣的動作表情,就會變成擠眉弄眼了。早餐那一幕,連睡袍上的毛也可以有戲,隨情感而聳動,那當然更是公仔才可以了。

若然講故事出色,但故事本身空洞無物,亦是徒然--可幸本作並非如此。

翌晨,「舊病」重臨,Lisa亦不再anomalous,繼而在講台上崩潰失控,最終亦是回歸無間噩夢,只有古董玩偶相伴;反而真心相信空洞「正能量」的Lisa,在觀眾席上對Michael失言似懂非懂,最後回程時在車上春風滿面。

聽信空洞無聊話的人能得happy ending,Michael又為何逃離不了噩夢?

因為本來就無可以逃去的地方,現實就是那個「噩夢」。「世上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很漂亮好聽,但也空洞無聊至極,每個人都「獨特」,其實就是「每個人都不獨特」了。大乜邨七十六座廿九樓C室正在廁所大便的陳小明很獨特嗎?對他自己,或身邊幾個人而言可能是的,但其實我既不知道,也無興趣知道。於我,就只是一個名字而已。其實,我連名字也無興趣知道,那是於我無用無意義的資訊。

在機場等客的的士司機、在酒店大堂的門房、… 就算在我面前出現,其實也都是同樣,我對他們既一無所知(邏輯有問題,我起碼知道他們在我面前在做甚麼。),其實也無興趣知,跟戲中描繪實在無甚分別--換成同一副面孔、同一把聲音,其實都可以。《幽遊白書》仙水篇有一幕我很喜歡,幽助在人群中見到仙水,畫面中的路人就只是一堆人類大小的「人人人人人」。

〈示意圖〉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人人人[仙水]人人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幽助]

我知道,九成人都認為只是冨奸又偷懶,但其實那一幕實在很有味道。實際上,人的眼中就只是會看到要見到的人而已,只有那個才是「獨特的人」,其他旁人不過就是一堆會行會走阻塞通道的「人」字而已。

本片如此描繪「其他人」,不過誠實表現了同一景象。

Michael販賣漂亮謊言維生,但眼中景象卻是無比誠實,令此現實真相難以承受、無以面對,只有在夢中崩潰時方能宣之於口,而從無向人坦白,又令偶爾遇到的「獨特的人」距離越來越遠,最終也變成「其他人」。

==

簡單評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