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動物園 (The Lobster)》

The Lobster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其實,這部戲我是看不明白的。看不明白的戲又有何可寫?又如何寫?寫不了。所以這是個騙局,但我是有良心的騙子(臉皮兩尺十一寸厚,大概比共匪之流僅薄一點點。),所以一開頭就來自揭底牌。這篇文不講戲,其實是講我,講我如何看不懂這部戲。

我想,看不懂可能是我的問題。(除非唔係。)讀寓言故事、隱喻之類,十之八九,甚至十之九十,都是搞得一頭霧水,這部戲似乎類同於此。若然閣下是看得很明白、看得擊節讚賞者,這篇文莫花時間,我倆應該是搭不上線的;不過換個角度,想知道是何等樣人方會看不明白,或許可以繼續讀下去,我會盡量說清楚。

看不明白的關鍵之一,我想是因為我從來投入不了戲中世界。抽離人物、內容,看畫面構圖、欣賞對白之幽默,看此等技法和枝節,其實都不悶,起碼從無覺得惡頂、要睇錶,但就是投入不了。問題,倒不是荒誕的世界設定(世界設定其實亦有問題,下文詳述。),再奇怪的設定我都能接受,但不能接受戲中的人。

任何制度都有漏洞,而有漏洞就會有人去鑽,只要有利就有人做--殺頭生意有人做,蝕本生意無人做,不就是這樣嗎?這是最基本的人性。用如此眼光再看故事內的制度,奇怪之處就很明顯了。從戲中線索看來,其實監控又不算真的很嚴、很高科技,起碼無從測量人心,所以才有主角及某男友人嘗試「偷雞」之情節;再從城市線索可見,生活監控亦不算很嚴,只要有「伴侶證」,警察就不煩你了。

結合上述兩點,如果真想避免變「非人動物」(「變動物」是不成立的,「人」本身就已經是動物了。),找個人作同黨,假扮伴侶就可以,實際上只是找一個不太討厭、勉強可以同屋共住的宿友而已。日常生活甚至不需要有任何共同活動,總之拿到「伴侶證」,大家各自生活就可以,只是晚上要回「宿舍」而已。(應該也可以「分房瞓」。)

況且,這國度離合似乎頗為平常,那就更容易處理了。合理的發展,是應該會有地下組織代為安排,萬一有宿友另外找到意中人,頂多花一點時間,總能各處調動安排。在屈從、變非人動物、矢志獨身之間,還有極多的可能性。就算不反抗制度,人還是有很多方法在制度下適應、變通、生存、生活。

就算接觸不到、或沒有此等地下組織,戲中的「酒店」本身就提供了絕佳的「交易場所」。各住客剩下的日子都是公開資訊,越接近變成非人者當然越迫切要找到配偶,其他人應該亦會利用這形勢,就可以催生上述的「互惠安排」了。如果變「非人」真的如此難以接受,同屋共住捱過此一刧,不應該是想像不出的事。

當然,此番論說有一個「取樣不公」的可能,可能入住酒店者均為不肯妥協屈就者,所以才淪落至此。然否?偏偏,他們自身的行為又否定了此說法。若然堅持要找真心相愛者,或者身體/行為之相似是如斯重要,亦絕對不肯妥協屈就,又何以會扭曲、改變、偽裝自己,以求覓得一「伴侶」?如此選擇令人費解,前後行為亦不貫徹。

到卒之決定要逃亡,為何又要加入山中的奇行組織?反正要獨身,極端一點走到深山當野人也是選擇,正常一點找處深山小谷種田、採摘、打獵、捕漁也能過日子。在山中聚眾群居,不過惹人追捕,況且又多生活限制,簡直就是有弊無利。再說,其實都已逃走,又為何自限於國內?偷渡出國當難民是更合理、更自然的選擇。天大地大,一走了之不就自由了嘛。

於我,這部戲的問題是角色都不似人。

除了這主幹問題,其他細節亦令我分心。

--入住酒店首日,要縳起一邊手,令人感受單手(獨身)有多麻煩。且別說那擠牙膏的方法不太合理,用單手亦有其他更容易的方法。更離譜的是上床就寢前,竟然脫下皮帶連長褲!嗯… 這位先生,原來皮帶和長褲是可以脫下的,那老早脫下,當晚就有雙手可以用了吧…

--山中奇行組織究竟何來資金定期出城入貨?

--究竟如何可以撞個鼻撞到流鼻血但又不會瘀傷?

之類。

當然,又有設定問題:究竟所謂「變非人動物」是怎樣一回事?

起初說得如何神秘,到頭來… 如果我們相信男主角無吹牛,他對過程一無所知,但隨便將一女子拖入去「變身房」,就成功將人變成某種非人動物了。如此,那程序極有可能是全自動,根本就只是「一鍵變身」。有如此科技力,很難想像這社會為何要大費周章搞配對。就算沒有大量宅男在家中逆向製造大量貓娘、兔娘、狗娘,其實隨便自訂製作人類應該也是可以的,配對問題可以大減。

再說,其實「變非人動物」在戲中又有何效果?觀察戲中幾頭肯定知道由人變的「非人動物」,實在看不出半點曾經為「人」的痕跡,亦不見有保留、或表現出人的思想。如此,又何以說那是「人變成的」?或許,這只是騙局,其實是將人殺了,消滅了屍首,用一頭其他動物代替。

若然不是騙局,而變成「非人動物」後仍留有自己的想法,這制度就更怪了。我可能會向人類報復:選做獵豹,變身後一出籠就咬死附近所有人;選做象,踏平這座酒店;選做軍艦水母,毒殺見到的每個泳客;選做黑寡婦,潛入官邸暗殺政府首腦;選做藍鯨,衝撞該國所有漁船;選做鷹,拿石頭敲破玻璃窗,闖入研究所,偷走致命病毒四處散播… 等等。

簡單而言,若然這政策不是騙局,不停製造一些極可能對人類、對社會懷恨在心的高智非人動物,絕對會有大麻煩。

又,即使不理上兩段所說的麻煩,一個人變了其他動物,又怎樣跟該等動物溝通?比如,變了天堂鳥,會懂得跳求偶舞嗎?變了海豚,知道要怎麼叫、怎麼唱歌嗎?變了蜜蜂,知道怎樣在蜂巢內跳舞向同伴指示哪裡有花可採嗎?如果不能,變了非人動物後又如何生活?只是換了軀殼,心靈和知識仍然是人類,那是生活不了的。

又假如會懂得跟同類溝通,又保有人類心志,那選做黑猩猩,是否就可試演一次《猿人襲地球》?

我知道,上述內容大多頗為無聊,但正是被此等無聊想法纏繞,根本不可能投入去看、去理解,每次嘗試進入,都會被一堆問號推出來。

==

簡單評分:

C- -(☆☆★)
(看不明白,卻也不覺難看,理應隨便打個中間分數,但我就是不喜歡如此,就是不喜歡這部戲,所以「無厘頭」要扣一點分數。就係咁。)
(係,有Rachel Weisz,我很喜歡看她,但無辦法,仍然不喜歡部戲,無分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