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造傳奇(The Man Who Knew Infinity)》

"The Man Who Knew Infinity"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名人傳記、歷史故事,反正是公共財產,照理是誰都能拍的,拍好拍壞也不打緊,反正可以有另一部。實際上又不是這一回事,通常是「耕開有人爭」,有人試了受歡迎(或製作時已受注目),同一個人、同一段故事、或同類型人物故事就忽然湧現;若然失敗,則多半就從此無人問津。此等題材,雖沒有版權,但仍可以被糟塌。

這部戲就糟塌了一個好題材。

Ramanujan的數學成就留待數學家去講,簡略言之就是非正途出身,但天賦奇才。越洋投書叩門,得G. H. Hardy慧眼,兩人合作數年,但其實風格迵異。Ramanujan英年早逝,遺下幾部只得結果而無詳載證明的筆記。(大致如此,我也只是從維基撮要抄寫,詳情請自己看,下文若有需要會再講若干細節。)

典型的早逝天才,越洋到異地求學,又有「師徒/拍檔」文化、觀念衝突,材料十分豐富。若能理出頭緒,找到一條線索、一個核心,這人物應該頗有潛力。一個好故事就在這裡頭,任務只是去找出來。(如何去講這故事,尚在其次。)

拍電影不是寫歷史,有時為了情節、故事的重心,若干編造扭曲亦是可以接受的。不過,花大量篇幅講Ramanujan和老婆談情、婆媳關係/衝突、Ramanujan/老婆如何記掛對方、Ramanujan老母又如何從中作梗… 是失心瘋了嗎?不寫點情愛賣不到片?你就沒有別的可寫了嗎?入場看Ramanujan傳記是要看他的情史嗎?

再者,現實中Ramanujan廿一、廿二歲成婚,新娘有多大?十歲!你沒有看錯,我再重複一次:十歲!先旨聲明,童婚在當年印度實在不是出奇事,絕對沒有任何指責成份。問題是:十歲,兩人能談甚麼情呢?

到Ramanujan啟程赴英,老婆尚差幾天才滿十五歲。噢,忽然想到,雖然極為不敬,但想到Ramanujan留英約五年,老婆就正正十五至十九歲… 這才是心急想回鄉見老婆的理由嗎?噢… 這想法很凡人,但其實應該無太大關係。Ramanujan多病,留英時更有肺癆(有近說認為可能是阿米巴變形蟲感染。),其實因病返鄉更合情理。

這部電影據稱是按一部Ramanujan傳記改編,書中或有更多詳情可供推敲,但無書在手就唯有靠維基簡介亂估了。然而,無論事實如何,這部份斷不會是Ramanujan人生的重點吧!?如此枝節,輕輕帶過就是了,甚至可以略過不提的!(Ramanujan有否成婚,跟他的數學有何關係…)(當然,除非書中有其他說法,並有證據支持,那就值得大書特書,甚至應該以此為整部戲之核心,但拍出來又並非如此… 只是篇幅過大的旁枝,不倫不類。)

片中更多次跳回印度,講老婆在印度如何如何,幾次拍她在神廟奔跑之類。除了展示美景,這幾幕都實在無任何用途。類同的例如老婆近鏡大頭深情望鏡頭、Ramanujan和老婆在沙灘踢沙吹風談情… 全都是上述無謂旁枝引出來的鏡頭,功能只是「show 靚景」,跟Ramanujan的人生、經歷、數學無干,影像風格亦跟整部戲其餘部份不配合。

Ramanujan在英國的生涯寫得更奇怪。(Dev Patel的演繹方式亦有問題。)Ramanujan在戲中似乎只是急於求成、輕浮、幼稚的天才兒童,承受的所謂「委屈」不過是Hardy要求他寫出證明的過程、飯堂沒有素食、街市的蔬菜不新鮮、英國很凍… (有一幕講在街頭被歧視,但又是沒有跟進,完全莫名其妙;學院內其他「反派」,與其說是歧視,倒不如說是看不起他非正途出身而已。)

尤其,Ramanujan在印度時並非完全隱世無聞,其實頗得當時印度數學圈中人幫助,亦曾在印度數學學會會刊/學報上發表過文章,將他描寫成完全不知世事、不知要寫證明、一心急於求出版/認同,其實頗為無厘頭。而後來Hardy鼓勵其振作的方法,竟然是帶他去校園內找其他數學家「踢館」… 這部戲實在越走越奇怪… 我到底睇咗乜嘢…

其實,拍數學家必然會有點困難,因為太難向觀眾解釋其成就究竟有何精彩之處;但若然拍出來只見Hardy多番督促Ramanujan「交功課」,到兩人合作寫文的過程就只得一幕,如此表現方式實在失敗得很。數學內容九成九九九九人已看得不明所以(十萬人有一人明白,是否太樂觀?我先自守,唔明。),觀眾亦不見當代(或現代)其他數學家有何反應(沒有拍。),究竟有何偉大、有何精彩,實在天曉得。

全部戲,唯一可喜(翻譯:不太無聊。)乃Jeremy Irons演的Hardy。(Littlewood亦不錯,但出場少。)這角色寫得太無聊平板,再勉強硬套Hardy的若干名場面和名句,難看之極。幾乎就只是在看Jeremy Irons特技表演:如何為一個寫壞了的角色注入一點魅力。

==

簡單評分:

C- -(☆☆★)

《黐筋雙响炮 (The Nice Guys)》

"The Nice Guys"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簡單評分:

A(☆☆☆☆☆)

==

我非常認真考慮過,只貼上面一行評分,頂多加一句評注:「正!」就可以收工,我覺得這就夠了。看得很爽,很過癮,不裝模作樣,就只是一部拍得好睇的電影。推介亦應該用同樣的風格。改變主意,倒不是看法有變,而是發覺自己應該無如此說服力,隨便打個分就能勸人入場。這部片少人看實在可惜,唯有努力寫幾句,略盡棉力。

不過,其實上映戲院不多,想看也未必能看得成。本片有Russell Crowe、Ryan Gosling做主角;編劇兼導演Shane Black寫過《轟天炮》,拍過《鐵男3》,曾經是最高價(天價)編劇;配角出動到Kim Basinger(雖然戲份極少);海外風評不錯。牌面絕不失禮,但上畫幾乎無聲無息,這發行安排真奇怪,浪費了。

不計發行商hea做、唔知點解同戲院傾唔掂數之類無從稽考的幕後原因,令發行商缺乏信心可能是這部片的類型:Buddy Cop Film。除此以外,真的想不到其他理由。雖然不是大場面、多特技的「大片」,但類似規模的無聊笑片不少都能全港上映,這部質素實在好太多。

電影類型多少要講「時興」,Buddy Cop Film 是過了黃金期,形象甚至有點過時,但其實這類型可謂歷久不衰,近者如賣座兼好評的《Zootopia(《萌兔大搜查線》、《新米萌兔巡查》,又名《新紮萌兔老千狐》。全部我亂譯。)不也就是一套典型Buddy Cop Film嗎?(又,順口講,《萌兔》真的非常精彩,而且連Disney亦來賣萌更是意料之外。)

(本片都需要一個亂譯花名:《The Nice Guys》,可以叫… 《好佬偵探社》。)

與其說是觀眾嫌這類型「老土」,倒不如說是電影人越來越懶。這部《好佬》不如《萌兔》一般包含種族歧視、融和等教育意義,戲中奸角、諷刺社會其實只是順便而已,目的明確,純粹娛樂;但這單純的娛樂片要拍得好玩,仍首要靠精心編織的劇本,尤其主角兩人的互動、對話,每幕都精彩過癮,實在顯功架和用心。

主角兩人的火花當然是重點,寫得再好的場景、對白,還是要靠演員才能成事。Russell Crowe的正直老粗固然駕輕就熟,Ryan Gosling的輕浮古惑偵探亦充滿喜感,甚有可以一玩再玩的系列潛力。而作調劑或從旁推動的第三人角色,就落在偵探女Angourie Rice身上,雖不是非常精彩突出,但恰如其分。(如果有系列,某一集必然會有成長、父女關係戲碼吧。)

如此喜劇,個體出色是不夠的,重點是能否配合而有加乘效果。道理我實在寫不出,唯有舉例子,就舉本土反面例子:黃子華棟篤笑好睇;加了張達明做「棟篤笑雙打」,雖然仍不錯,但有點生硬;再加吳鎮宇做「鬚根SHOW」,偶有佳句(例如:扮《異形》、「三刀」…),但有時略顯堆砌、太用力。

《好佬》正無此等弊端:Russell Crowe從容、粗線條自有其魅力,Ryan Gosling偶爾卡通化的肢體動作、偶爾冷面亦甚出色,但最精彩是兩個「佬」互動意外地自然、有默契。電梯中的「Eunuch笑話」(放心,你正正就是聽不到這個字的。),其實本身頗無聊、有點冷,但整個場景(追蹤殺手、救人、趕時間,但在電梯中又無聊、又無從「趕」起的矛盾狀況。),配合兩人的演出,真的很好笑。

(有時又要有Angourie Rice配合搞局,但不再爆了,適可而止。)

睇戲其實很簡單,好睇、好笑、好玩,十級滿足,但如此單純過癮的戲似乎買少見少,實在值得捧場。

希望有續集啦。
(唉,不過美國本土票房亦麻麻,可以打定輸數。)

《非常盜 2(Now You See Me 2)》

"Now You See Me 2"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去週只看了兩部戲:一部正,一部爛。

皆因週末又長時間做「電視薯仔」(乃木坂46第二隻大碟慶祝活動,又搞「乃木坂46時間TV」,雖然無嘗試鐵人壯舉睇足46小時,但前前後後或許也看了廿小時左右。)(其實跟整篇文無關係,無必要寫,但fans正是如此,會用盡機會宣傳。 XD),滿足但疲倦。本來打算講「正」的一部,會比較輕鬆愉快,但赫然發現想講的幾句已有人寫過,實在極為無癮,唯有講「爛」的一部… 對,這部片很爛

(不用估,「正」的一部乃《初戀無限JAM》[Sing Street]。骨幹是成長故事,表面包裝是初戀故事,最吸引是仿八十年代金曲和MV,演員和歌曲實在出色。其實有點日系輕小說感覺,尤其到海邊拍MV,來回兩程火車,完全能夠想像動畫化會是如何。有點鬆散,但影響不太大,可接受。不過,餘味最長其實是兄弟情,這一筆最隱晦但最精彩,可惜已有人詳細寫過,比我想寫的更深入,無謂獻醜。詳見:家明,〈《初戀無限Jam》人生的搖滾課〉,家明雜感,《明報》,2016年6月5日。)

上一集其實風評不佳--準確而言,是「專業」影評普遍劣評,但觀眾倒是讚不絕口。上一次,我站在觀眾那邊:雖然只是簡單的障眼法,回想亦發現不特別,甚至戲中一直都有線索,但拍出來節奏明快、畫面華麗、精彩,觀眾甘心受騙,看得開心滿足。整部戲,就是一場魔術表演,誰都知道魔術師不會魔法,但總之表演好看就夠了。

上集逃過追捕的魔術師,今集卻難逃「續集魔咒」。

最根本的錯誤,是換走了設計上回魔術的班底,上集故事寫手、講故事的導演,無一留任;而今次換上的新人,不知是自負、自大不屑參考上集成功之處,還是太蠢、太懶沒有學到上手的魔術秘訣。沒有了魔法迷人魅力的「魔術」表演,結果完全走了樣。戲中高潮的「大魔術」,理應要節奏緊湊明快,畫面令觀眾目眩神迷,沉醉在感官刺激之中,方能甘心受騙而不理劇情有何漏洞或不合理。

今集的兩場「大魔術」水準之低,實在悶死人。早段那一場大魔術,只見其急躁而不見緊湊,Jesse Eisenberg一邊急步四處行、一邊不停「換衫」、一邊不停口說話,完全沒有魔術師風範,加上最尾用即影即有相機做假證、換電腦零件,整段都似是《職業特工隊》(Mission Impossible)的劣質冒牌貨。

場中另一邊用假手搗亂,更似是《白頭神探》系列的陳舊搞笑橋段。而搞一場大龍鳳,原來不過是要催眠一件目標人物… 嗯… 今集的「催眠」玩得太神化,那倒不如早幾星期去預先催眠就可以了吧,用得著搞這麼多麻煩嗎?上一集反正都預早偷錢,到演出時才扮即時偷嘛,預早做好準備不是傳統手法嗎?怎麼今集計畫水準忽然低落?

其後事敗被擄去澳門那一段簡直不堪入目,也懶得講了。不過,不能不提Woody Harrelson的孿生兄弟,人物的說話方式、神態、髮型… 整個設定實在不能更老土,想引人笑但完全笑不出來,惡頂。實在,只看這一部份已能看出今集製作品味惡俗,拍出一部爛片是合情合理。

尾段第二場大魔術,更是雷聲大雨點小,草草收場。而且由四人分別行動的小魔術,一路到揭開手法的大魔術,無絲毫令人驚喜、興奮的元素,只見一場接一場追逐鬧劇。而且,其魔術手法亦與上集設定不配合。上集,「the eye」似乎是隱世的精英魔術組織,就算借四(+1)名主角之手行事,他們亦是小組行動,親力親為,是以能保持神秘感;但到今集,竟然大玩街頭「做媒」魔術,這組織就忽然扯進了大量「基層」/「幕後」人員,大損其神秘、超凡形象。

而且,勉強用上集角色狗尾續貂,Morgan Freeman就擔起了上集Mark Ruffalo的角色,由從後追趕的角色,到尾「揭發」是一夥… 一來,這橋段上集才剛剛用過,實在太明顯,一開始已露出馬腳,到最後揭露身份,實在毫無驚喜。二來,Mark Ruffalo上集已經是「幕後黑手」,但今集又再來揭發Morgan Freeman是「幕後幕後黑手」,上一集的「真相」就要完全推翻了。

上一集本來已經是「計中計中計」(大概,我無認真數過。),已經將這類情節拉扯到盡頭;到今集,忽然要翻盤,再連結上今集本身的騙局,就變成「計中計中計中計中…..計中計中計中計中計」。須知道,一計套一計,行動只會越來越多變化,難以估計,「(計中)n計」套得太多層,要成功唯有靠局中人全都弱智… 難怪,今集角色全都變得愚笨非常。

隨著角色變笨,手法也隨之越變簡陋無聊。在澳門偷「卡」那一仗,其手法完全不用腦,不過是靠插科打諢,然後耍一輪飛卡、搜身的馬騮戲。(用如此低級手法可以得手,四人那時候就應該要起疑心了…)到在澳門街市追逐搶街,Mark Ruffalo一踏足亞洲就忽然變身成龍,只差未出現摺梯、A表情和B表情。這部戲已淪為普通動作喜劇/鬧劇,無復上集半分神采。

==

簡單評分:

D++(☆☆)

《十萬水急(A Perfect Day)》

"A Perfect Day"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整部戲不過就是一件大膠事,或者是一連串小膠事,背景為南斯拉夫…紛爭

紛爭」一詞借用自日文維基。既是語言、邏輯潔癖發作,亦因為歷史呀、政治呀、尤其歐洲嘢一無所知。困惑處是:衝突持續多年,原本叫「南斯拉夫」的「國家」已經解體,「新國家」之間的衝突是否仍可叫作「內戰」?維基就話算,但我仍然覺得奇怪。如此定義似乎將字面的自然語意拉扯、擴大得太過火。

既云「戰」,當然是相對於「國(s)與國(s)」的國際衝突,是在「一國」以內發生的事情。既然已經分裂解體,又怎能算是「一國」?不過此等字眼問題,糾纏亦無太大意義。就似腸中穢物究竟是在「體內」還是「體外」,問醫生會答前者,問數學家會答後者,討論亦屬混吉,只適宜留作IQ題。為免要解答此麻煩問題,不如叫「紛爭」算數。

越講越遠,是否跟部戲毫無關係?既是,亦否。

這部戲在下覺得不錯,但好戲很難講,自訂的標準是「在講與不講之間」,要點出趣味,但不能點破。上文兜兜轉轉,寫完彷彿無寫,廢話一大堆,其實就有點似戲中的膠事。雖然以動盪不安的國度作背景,但其實從來無見過真正的衝突,只有疑似危險、恐嚇施暴,頂多是見到若干慘事的後續結果,或者跟暴行、危險擦身而過。

實在,不過是芝麻綠豆的小事,主角要解決的問題不難,就只是缺一條繩而已;但人和繩之間,隔了官僚、政治、維和部隊、習俗、當地人、牛(!)、狗(?)… 各種雜七雜八的麻煩。要在各種令人頭痛的膠事之間周旋,這就是日常。或許,這部戲不是要講戰爭,其實是講人生。這世界,就是充斥各種膠事。

若然這部戲是講人生,就能解釋其(缺乏)節奏了。這部戲,不但少起伏,甚至很少快慢對比。(除了停下來之時。相對於「動」,停、等待也算是慢,慢到速度跌至零。)人生,本來就沒甚麼節奏,就只是日復一日的生活,多少有點膠事。

如此再看那幾個wide shot,就比較有意思。天地看似廣濶自由,但人總被一件接一件的無聊事推來推去,駕車在無盡的馬路上來回,怕會出事又怕會迷路。一遇阻塞又不敢偏離道路,寧可無聊膠等。主要任務是要「吊起井中屍體」,缺少的道具不過是「一條繩」,但要解這任務,就要解一連串小任務,就似玩RPG那樣。

(以下為廢話:可能有、亦可能無、又或有部份劇透。)你想要「繩」?先去道具店,但原來你又無錢。你要錢,就要先去打怪,但跌大錢的怪很難打,所以要先找武器、或徒手(!)打弱雞怪物,希望有小錢或武器跌。然後在街邊救起一神秘人,他聲稱知道何處有寶劍… 總之,就是一件瑣事搭上另一件瑣事,明明很簡單直接的任務,但形勢所逼,只能見步行步,哪有節奏可言?

講的不是戰爭後遺症,而是人生荒謬、無奈、徒勞。

==

簡單評分:

A- -/B+++(☆☆☆☆
(老老實實,節奏欠奉,是有少許怪,甚至悶,可能是瑕疵;但看成是刻意安排、是特質,亦無不可。本文主要論調正是後者,但評分終究有點猶豫。)

《變種特攻:天啟滅世戰(X-Men: Apocalypse)》

X-Men: Apocalypse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上映已近兩週,現時才寫有點遲,如此大片要新鮮講才有趣熱鬧,但超級英雄片是心頭好,幾乎從不錯過,最終還是敵不過「口痕」。交叉人(X-men)系列舊作多數不錯,尤其上一部時空交錯+reboot,以狼男貫穿兩條時間線,新舊磁力人光頭未光頭教授交棒,雖然未來部份交代得稍嫌「求其」,但整體很過癮。

今集,可說是「慣性期待」,但臨上映前一段時間,查了一下片長,再上維基查一查今集奸角「晨光」…(要查,因為在下其實不看美漫,小時候被封面騙過,買回家方發現內裡畫風完全不合脾胃,而且分鏡、對白框超混亂複雜,完全看不下去。而且,角色大多重複使用太多年,經常又改、又死、又返生、又… 還是上維基看故事算了,倒是很有趣。雖然上集尾已知道今集奸角,但因為懶,拖到近期才查。 XD)嗯… 兩個半小時左右,要出這大角色,又有新奸角助手… 似乎有點勉強…

幸而入場前有做功課,方不至於太過失望,因本作實在近乎於爛…
(又或者根本就係爛,只係我偏心。)

根源問題又是目光短淺。(一如DC的《蝙蝠人大戰外星肌肉男》。)由霍士操刀的交叉人系列,不知是純粹技窮或創作懶惰,又或者見Marvel「親生仔」群星薈系列成功,以為只要事件越大、奸角越強、角色越多、破壞越廣就越能刺激票房… 錯了,完全錯了。

群星薈系列之能「搞大」,要靠每次群星聚頭前多部獨立成篇的電影作舖墊,而且超級奸角也不是上集片尾短短一幕帶過就算,越強大的奸角越需要時間去培育,要在各處佈下線索、手影,才可以最終出場的!而且,這是系列電影,主角需要不停面對各種敵人、各種危險,如果每集都是毁天滅地的戰鬥,要多少個地球才夠玩!?這只能是偶然一次的大事件。

不過,晨光先生最大的問題卻非「趕出場/趕收工」,而是角色目的、意圖無聊。(有點déjà vu的感覺,總覺得以前寫另一部戲用過相似說法…)他口講要為變種人如何如何,普通人可以抹殺掉或作為奴隸之類?但一來,戲中只見他視其他變種人為工具,絕無磁力人為變種人出頭的深度;二來,他幾乎事事親力親為(那新金字塔也不過他一揮手就拔地而起了嘛…),其實要一堆奴隸、手下,也不見得有何意思。他究竟想要甚麼,有何欲望渴求,完全見不到,實在是極為無味的舊式大魔頭。

之後又回到上一個問題:平白生出了如此超級角色,最終要靠同等或更加強大的力量才能對付… 由《交叉人:一年級生》開始的新timeline,有見過如此強大的力量嗎?沒有… 最後要靠在這時間線上剛剛出場、事前沒有任何伏線的珍灰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用整部戲、整條時間線上無提到過的金翅大鵬鳥外掛…

晨光先生「拎飯盒、收利是」前,一臉恍然大悟,我就看得想割凳。

除了這兩大力量舖排不夠,其他角色的故事亦似「走過場」。其中最為浪費者,當為磁力人。由上一集結尾,究竟如何走到波蘭、有何經歷,在人類之間生活的日子又是如何,可以看到有很多故事未發掘。觀眾未有機會好好看清楚磁力人的經歷、變化,編劇就急於趕他出山。不論Fassbender演出如何投入,觀眾根本無時間去重新認識他,又何能感到那重量?

套用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的操盤手法,其實這部戲要分很多集,細火慢烤。可以先來一集《晨光先生的埃及物語》,又或等整個story arc完結,角色又受歡迎才拍前傳。要有一部《磁力人:波蘭之戀》;片尾就可以交待晨光先生在現代復活,工作人員表後再加一節講遇上風暴

接下來是一部《(未)光頭教授的超能學園》(又名《外掛少女與爆眼轉校生》),不要太貪心一開始就參與大戰,先來一點校園生活,今集也可以拍珍灰感到晨光先生復活及危險迫近;片尾可以拍夜獸翼人籠中爭鬥、藍鴉救人那一段;人名表後一幕見晨光先生招攬光劍女

然後才進入今次危險正場,分上下集。上集由波蘭慘劇,一路拍到校園摧毀,片名為《晨光滅世:磁力大升級》;片尾正是講到倖存者被擄,人名表後方見晨光先生想要教授力量,及向世人廣播那一幕。下集由新人出動追蹤,再慢慢拍到大戰,片名為《晨光滅世:教授光頭之謎》,中間可多講一點人類如何應對(無力)之情節。

照正常玩法,起碼要如此玩四五集才可以呀!如此一集過,簡直就是浪費、短視。

==

簡單評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