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海還深(海よりもまだ深く)》

《海よりもまだ深く》電影海報
(來源:公式facebook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不如先由偵探社長山辺(リリー・フランキー)講起。

曾當過警察,跟以前的上司仍有聯絡,現在開偵探社或許也有受人關照吧。良多(阿部寛)向目標人物(社長前上司公子)勒索,關心的不是良多行為不當,只是不想被連累,結果也是追回錢就算了,應該也是聽前上司投訴才知道的吧,良多和町田(池松壮亮)勒索其他人他就不知道。也或許,根本就不關心,反正幫老婦尋犬,也多收人十天調查費,五十步笑百步吧。

厭惡做尋犬、尋貓、查婚外情、查婚後情的無聊工作,開偵探社也只是為了生活吧。這是他心目中想過的人生嗎?為甚麼離過兩次婚?為甚麼不幹/幹不成警察?線索不清楚。但看看社長位後的鐵架,上面放了一整套「偵探系列」影碟。這看來不太像擺設,通常要令客人有信心,放的擺設應該是監視、監聽儀器之類吧,或者是獎狀甚麼的。

換句話說,那應該是真正的個人興趣。喜歡看偵探系列影碟,當過警察,開偵探社,這線索不是很清晰嗎?應該是夢想要當幹探、名偵探。方向大致上沒錯,但當初想像的並非如此吧!應該是要偵破若干大事件,受人景仰、受人歌頌,棘手的奇案湧上門等你解決。否則,在查婚外情案件背後,就不會嗟嘆偵探社的生意,就是靠「這時代(的人)氣魄短小」所賜。

在夢想之中,是要活在大時代之中,幹一番大事。口中講時代之「小」,表面是嘲諷時人,實際上是感嘆自己生不逢時,處身的時代不夠「大」。

山辺的人生,在何處走上了歪路?

「どこで狂ったんやろ、私の人生。」(大概,無聽錯、睇錯、記錯啩。)
(粵語亂譯:「我哩世人,究竟喺邊處搞撚錯咗。」)

有外遇的女人(偵查目標)被良多和町田勒索,轉過頭再請他們查丈夫外遇,在咖啡室中感慨身世,緣何淪落至此?良多在鏡頭下的反應似有若無,但當晚回到家中,原來已在筆記簿抄下了這句話,再抄在便條紙上,釘在書桌前方,牆上又見早已釘滿大量紙條,應該就是「取材」所得吧。

開場不久這句話,正是貫穿整部戲的線索。

常聽說演員會遭人定形,而有志於認真演戲者總會努力趨避;但似乎,導演也會遭此厄運,是枝裕和起碼在香港就被定形了。或者,看戲的人、動筆講電影的人都太懶惰?太依賴往績去分析,連擺在眼前的線索都視而不見。一提起是枝裕和,就是「親情」、「家族」… 總之都用那一堆字詞就可以了。當然,這是是枝裕和拿手好戲,這部片也以此為包裝或載體,但其實只是輔助。

真吾(吉澤太陽)要響子(真木よう子)陪他玩board game,拿出來的是一副《人生ゲーム》(The Game of Life)。(港版應該是叫《生命之旅》?)玩完一局,良多謂要加入,響子退出,真吾去沖涼;良多再提議跟響子兩人玩一局,響子再拒絕:「仲同你玩《人生ゲーム》?」兩人一同玩了「人生」這遊戲十數年,結果一塌糊塗;真的不夠衰,還要再來玩一局假的嗎?

再一次點明,這部戲想講的是「人生」。

埋怨時代的,除了社長,還有良多及其亡父。

良多謂這時代已容不下純文學,流行的只有輕小說之類;向來關照他的出版社編輯,想替他牽線做漫畫原作,題材正合其「專長」,甚至連其面子問題亦都設想周到,良多卻嫌「自貶身價」;轉過頭,倒是以此向響子吹噓,以證明自己仍有人賞識。

良多的亡父無出過場,但從戲中蛛絲馬跡亦能見一大概印象。從淑子(樹木希林)口中,聽過他曾埋怨生不逢時,總是推說是時代不對(同樣的藉口已出現過三次了。);一起生活了五十多年,始終搞不懂他在想甚麼;唯一自豪的正是寫得一手好字;吹噓自己藏有一幅名畫,手頭拮据拿去典當,遭人揭發其實只有盒子是真品,畫是複印本;兒子的郵票都拿去典當了,只有貴價的墨硯一直留著。

確實的想法如何,我們當不會比淑子更清楚,但推想他以書法家、畫家、文化人之類的身份自許,想像自己是落魄文人,雖不中亦不遠矣。如此人物,其實在戲中還有,而且不一定就是生活潦倒。

在區內向老婦講授音樂的仁井(橋爪功),生活環境算是不錯,從其家擺設亦可知得過多種獎,但只在區內講授、又不似是名人,應該成就有限。從課上對話可知,年輕時曾有電視台向他招手,邀他當主持講解音樂,但年少時自視甚高,不屑如此工作,推辭了;當初想必以為自己在音樂上會有一番成就,結果又是未如理想。(女兒本來亦習小提琴,不知緣何放棄了,結果在家裡蹲。)

這數人其實心態相近,想必在自問同一條問題。

自問同一條問題的,又有響子。

在戲中講了出口,謂當初所想像的人生並非如此。母親教書道,自己上過教育課程,當過實習國語教師;拍拖時跟良多逛舊書攤,颱風時在淑子家中(似是良多以前睡房)到書架找書看,跟新男友福住(小澤征悦)的對答中可知其實欣賞良多的得獎作(對新男友之無品味亦感失望)。兩人當初如何走在一起,似乎可以想像;結果婚姻失敗,在地產仲介打工。

甚至更隱晦一點,新男友福住也可如是推想。

從町田口中,得知福住的中學是棒球強校;從真吾比賽時他何等緊張,其後又帶兩人到訓練場示範揮棒,到晚飯前仍在講棒球;應該,高校時只想著甲子園,將來想打職棒吧。雖然事業成功,但做不到的事,又投射在女友兒子身上。不自覺的,也都在問同一條問題。

福住和淑子在戲中分別都講過,入學面試、作文,講「尊敬的人」不應該是家人,應該要寫名人、偉人嘛。其實,也反映自己的想法吧。當初是想成為名人、偉人的,但到長大後,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當不成自己想變成的人。

若仍嫌未夠,再來聽這片尾曲點題吧。

親情、家族,當然仍是本片的重要題目,但成長、人生、如何自處,這才是主菜。

==

簡單評分:

A+(☆☆☆☆☆)

《三人行》

《三人行》電影海報
(來源:銀河面書專頁;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我不打算為這部戲辯護,頂多說一句:「好壞參半」,自問已經非常厚道。不過,相對於上週一無是處的爛片《寒戰2》,本片實在有趣得多。銀河映像久不久就有如此一部作品,前者我會選《盲探》,根本就是實驗/習作,通常都夾雜大量沙石,可說是失敗作;但如此實驗/習作又總有驚喜、有堪玩味之處,買飛入場仍算不枉,實在是家可愛的電影公司。

話分兩頭,弊處不少:銀河一貫的爛配音問題仍然毫無改善,此廿年頑症不知何日方癒;趙薇的角色反正是「新香港人」,不知道為何要配音,由她講一口不純正、有口音粵語就好了嘛;故事犯駁堆砌頗多,角色大多如樣板人,且行動、對白等都有不合理處,整體比《盲探》更差,可謂甩頭甩骨。

如此仍不算「爛片」?一場慢動作鎗戰,救了整部戲。

本片的場景設置本來就非常無稽,那病房竟然混雜各種不同的病人,尤其是應安置在羈留病房的疑犯竟然在這大房招搖,純粹是為劇情方便,或許也是配合整部戲傾向舞台化的處理。而到高潮鎗戰,要演員作人肉慢動作,風格就若合符節。整幕動作場面拍得非常利落,演員有意識將肢體動作分解放慢的表演,在鏡頭下亦確有特殊魅力。只是看這場,其實已經值得。

更堪玩味之處,則當然是片中的影射、隱喻,這一點論者亦多。(比如有:陳志華,〈香港死症誰能醫:你真以為《三人行》是警匪片?〉。原文載於「立耑」,故不想貼連結,有標題、有作者名,自己搵。)這既非所長,本來無謂插嘴,但讀後頗覺「到喉唔到肺」,不妨試試「畫出腸」。

「維多利亞醫院」,當然是指香港:我們不止有維多利亞港(雖然已填海填到似維多利亞渠),本來在港島就有「維多利亞城」,不過現時連界碑亦僅存幾座,近年更有一座不翼而飛。如此,則這不合理的病房也就解得通了。有神神化化的老年人,有只想安穩生活的中年夫婦,有癱瘓的壯年人,有只顧打機的「廢青」,有不滿現狀被建制(黑警)針對的青年。

如此再看趙薇,則不只是「新香港人」那麼簡單,她根本就是中國的象徵。自以為努力,自以為有實力,在戲中提及的幾次手術,都是冒進要面,結果是一再失敗。中年人張國強變成植物人,但譚玉瑛卻只是順服,仍以為趙薇盡了力。壯年人被亂搞,下半身癱瘓,生不如死,只能發發脾氣,每次都要由趙薇底下的「真.香港人」護士長做和事老。

最為人忽視,或許是張兆輝,雖然他才是腦外科主管,但實際上不似管得住「下屬」趙薇。撇開這上下關係,其實兩者更重要的差別是經驗、眼界、見識、心態,張兆輝其實多次提點,警告過其冒進手法行不通,但趙薇一意孤行、剛愎自用,害完一個又一個。像張兆輝這樣的「智慧老人」,現實中當然都有,但又未必專指誰人,其實只是常識,但終歸約束不了急於上位、要展現「能力」(其實是展現其「無能」)的「崛起」新秀。

(不過,戲中的趙薇或許還可辯說有「救人」的「良好意願」,但現實就完全不是這回事,當然是只有權和錢。)

智慧悍匪鍾漢良,又羅素又快樂指數又乜乜物物,身份當然不止是刧匪,其實戲中已經講到出面。他質問古天樂:「幾時見過出唻行,係愛兄弟唔愛黃金?」(銀河自玩《黑社會》梗。)到結尾,其實已經開估,一眾兄弟早已經潛入醫院,要救鍾漢良,明顯愛兄弟多過愛黃金;然則,自問自答,那一幫人根本不是「出唻行」的。有智慧有理念有組織,要搗毀社會秩序,而且愛兄弟勝過黃金,根本就是革命黨。

由此觀之,黑警,又不止是黑警,其實代表了社會上整套舊有秩序。

如此看本片結局,味道就完全相反,絕非光明有希望的未來。

革命黨起事失敗,黨羽全滅,首腦最終落入敵手,落得全身癱瘓、不能自理、植物人的下場;智慧老人張兆輝仍不能掌控、制約趙姓魔頭,繼續為禍人間;舊秩序執行人古天樂覺醒其非,但其實為時已晚,手握大權的上級(杜Sir落場聲演)則仍擁護舊制;唯一同情革命的瘋老頭盧海鵬,亦被送走、離開維多利亞城,再無影響力;「神蹟」康復的壯年人,就算回復一時自由,未來不就跟張國強一樣下場嘛。

實在是陰暗至極的香港寓言。

==

簡單評分:

C- -(☆☆★)

《寒戰2》

《寒戰2》電影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我是打算入場看爛片的。撇除三大男主角,其實只想入場看楊采妮和Janice Man。根本上一集就很爛,同系作品《赤道》亦非常爛,兩名「搞手」可謂爛片保證。我不說作者,而說搞手,因為他們明顯擅長將電影包裝成一件全港參與的「盛事」,很難避開不看不講;但不擅長認真拍好部戲,眼高手低。結果,果然是一部爛片… (是,我是有偏見、帶著有色眼鏡入場的,亦一如既往劈頭首段先講清楚。)

發哥加入演新角色,不如就由他開刀,其對白之失敗簡直能以小見大,足證本片編劇「無料扮四條」。阿成以相機引Mark哥出手(完全不明所以,咁低手搞乜呢?住得山頂真豪宅,會是一部相機能打動?雖然明顯是幌子,但就算用作打開話題的引路磚,也未免太低莊。),發哥怒斥其「以司法干預立法」… 嗯?是否有甚麼事搞錯了?李子雄的角色似乎是律政司司長吧。

編劇大人,既然說得出「司法」、「立法」,應該是有聽過「三權分立」,那應該知道香港有「司法機構」吧?不妨上網查一查,看看司法機構的組織圖,有見到「律政司司長」嗎?應該是找不到的。也不妨再查一查政府電話簿,看看「律政司」在甚麼分類?我開估:是「政府各部門」之一。而「司法機構」則不屬這分類,是完全獨立的。

司法機構之首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而律政司則屬行政機關。我相信任何一個有讀通識的中學生都答得出來,法律界耆宿簡奧偉* 是不可能會搞錯的。若嫌區區電話簿不夠「牙力」,請翻閱《基本法》第四章,第二節講行政機關,第三節講立法機關,第四節講司法機關--無錯,是分得清清楚楚的。不過在《寒戰2》裡頭,似乎簡大狀潛意識中以為香港已經三權合作了。

再到後來三影帝同場那一幕,Mark哥又大發雷霆,中招其中一人為郭富城,遭責罵違規未經授權「勾線」監聽,並謂按規矩要經「海關、… …、終審庭…」(總之一大串機構名稱。)嗯,似乎真的重重把關,真是個保障人權私隱的好地方。發哥,你似乎走錯片場了,我們在拍香港,不是理想鄉。

我記得香港有條《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通過前後以至近來修訂,一直都新聞多多,爭議不絕,似乎不是發哥口中如此理想。再者,條例所述的「授權」,與發哥口中所說亦似大有出入(甚至只需要普通常識即可判斷,不用看條文):警察監聽要法官批准,絕對是合理的機制,但要經海關授權是甚麼玩法?而且要驚動終審庭?真相如何,自己看條例原文,或再參考草案委員會有關文件。

我是在雞蛋裡挑骨頭嗎?是,是有點,但如此主角的對白,竟然不去校對細節,足見編劇、資料搜集工作何等馬虎。隨便塞一堆名詞,胡亂堆砌對白,其實叫發哥用同樣語氣念一次「天地玄黃,宇宙洪荒」也都一樣吧,反正都是亂來的。發哥也曾聲言要在立法會上套郭富城究竟知道多少底蘊,結果呢?沒有下文了,又一次「型完就算」,根本不理故事、不理角色。

郭富城的廢柴處長有多廢,太多人寫過了,跳過。

接下來看梁家輝,他上集本來跟郭富城有衝突,但後來的姿態是服氣由郭富城上位,自己引退、提早退休。今集,忽然又性格大變,權力慾又蒲頭,想再上層樓做一哥。表面如此,到劇終亦未翻盤;若如是,則這人物由上集正氣,到今集忽然變小人,實在是寫壞了。

然而,我心目中另有一想法,由今集「表面幕後黑手」蔡Sir出場,到梁家輝換眼鏡那一幕開始,我就這樣想了,這似乎是唯一能合理化這角色行動,不破壞兩集角色形象的解釋。(也據此,因有此「可能」要留待下集分曉,今集實未如上集之爛,起碼還有些許趣味;但若果到第三集時未能寫好這角色,仍然保持現在「寫壞了」的狀態,那就真的爛到極處。)

梁家輝戲中設定是紅褲出身,故屬行動老手,今集開首也展示過其識破跟蹤、監視的能耐,不論警察狗仔隊或Janice Man都難逃其法眼。那為何後段又會被伍家謙、Janice Man跟到車房,甚至又被影相?這一部份極反智,蔡Sir大模斯樣送梁家輝回車房,似乎完全不怕人見到… 但就算蔡Sir及其同夥弱於智能,梁家輝應該不至如此,怎不提醒一下同黨?更在街上與彭于晏相擁,明顯是有意為之,有心要被Janice Man跟蹤、影相。

(Janice Man則是自己找死… 相已經影到,證據已經有了,跟上去有個屁用… 不就是送死而已嗎?隧道鎗戰,郭富城神勇雙(手)鎗敵三(機)鎗,固然不合理。但其實同樣可笑的是… Janice Man不過反車而已,有相機機體保護的記憶卡如此容易就完全報廢,不可能修復?相機和記憶卡廠要抗議了。)

其實,梁家輝在立法會上的發言就很明顯了,他換了眼鏡、爆了大鑊,就是要打訊號給蔡Sir一夥,爆料本身亦是回不了另一邊陣營的投名狀。不過,郭富城是否收了五千萬,是真是假很快一清二楚吧,而且消息由彭于晏提供本身就不可信,用以攻擊郭富城,其實更易反咬自己,是何等低智才會這樣說的呀… 唯一可能是:明知如此,不過是假意投敵而已。

(此處又是浪費。郭富城、梁家輝、周潤發三人,且假定全部角色均為正氣君子,可能只是手段有差別,或明或暗可以合作,但又不想令人發現,那立法會的研訊就正是可以公開傳訊的機會了。如何在會上透露訊息,又不要被真正的敵人識破,如何在沒有即時互動溝通的限制下隔空協調合作,這本來可以寫成充滿智謀的情節,但本片完全浪費掉。)

若然如此,後尾也就講得通了。郭富城指派他帶隊搗破蔡Sir黨羽,梁家輝為何指明要自己舊部行動,又為何指明要楊采妮加入,又為何堅拒帶林文龍?如此大型行動,下指示放生是不可能的,就算帶舊部亦然;當時形勢,亦明顯能見郭富城已掌握狀況,黃德斌被監視、截聽的機會百分百,要他通知蔡Sir分明靠害…

對,唯一解釋正是「分明靠害」。隊員全部要自己舊部,目的正是要推舊部送死,為郭富城鏟除任何潛在異己;要楊采妮在場,已經講明白是要她「寫報告」,她陣營明確,當然會寫得有利郭富城;而不要林文龍,則因其為郭富城栽培為後任的心腹,當然不應該冒險,連揹鑊的危險亦要避免。

如此看,則梁家輝非但不是小人,更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大仁大勇了。

不過,更可能是我胡亂妄想,真相九成是這部戲就只是爛極…

其餘配角、寫香港政治如何幼稚不合理等等,很多人寫,全部跳過就算了。而其實,本片如此多人寫、多人講、多人睇,這現象本身更值得探討,但我也無力深究。

初步觀察,陸梁兩人「正職」根本不是拍電影的,其實是活動「搞手」,炮製了如此一場「精彩」、全民參與的盛事。細節如搵發哥演新角色、配合戲裡戲外發哥/角色喜歡攝影,搵相機店配合,面書上大量相機/攝影page大講特講,可見其公關手段之高明。生意角度,實在非常成功,只可惜了香港電影的名聲。

==

簡單評分:

D(☆☆)

==

* 註:簡奧偉一角乃用張奧偉爵士作參考藍本,很多人講,但過度解讀則是大忌,根本已經脫離部戲本身。舉個例子,若要大造文章,除了「奧偉/Oswald」這名字之外,「簡」姓本身又另有意義。舉近年「簡」姓公眾人物,最為人熟知當然是「食力簡」,但若然數到跟張奧偉約略同期,則其實有更早進入管治階層、權位更為顯赫的簡悅強爵士。

  張奧偉執大律師業,簡悅強則為律師,曾為羅文錦律師樓(Lo & Lo)合夥人,據其訪問自述,初執業時生活儉樸。是否跟戲中發哥訴說「當年窮」有幾分相似?而其實,簡悅強背景一點不簡單,其父為簡東浦。簡東浦曾在日本橫濱正金銀行工作,回港後曾開辦銀號,後來再跟李子方、馮平山等人成立東亞銀行。

  噢,是,簡悅強由1963-83年間,是東亞銀行主席。是否開始懷疑哪一個才是「發哥」藍本?半山大宅究竟是白手興家,還是繼承家業?再講張奧偉Oswald,名字本身已經很特別吧,洋味十足。其實,也真有洋人血統,其母為歐亞混血兒;其父(睇名靠估)為華人,在亞細亞火油公司(蜆殼附屬公司)任職,一份1941年陪審員名單記載其職位為Assistant Clerk。

  如此背景,跟簡東浦家族當然不能相比,絕非顯赫的世家子弟,但若然想像其出身是住公屋、老豆賣雪糕的「獅子山下」黃仁龍故事,則又是「諗錯隔離」。張奧偉其實是戰後才到英國讀法律,再回港先任裁判司,再私人執業,此前在香港曾短暫署任男拔校長;在戰時,其實去了參軍,擔任情報工作,在廣西認識後來出任港督的麥理浩,其後亦曾駐守印度。

  與其說張奧偉是本地華人精英,其實倒有幾分近似遊走於華洋社群之間的歐亞混血買辦階級。比起獅子山下的華人精英故事,更能代表香港的歷史淵源。(不過,無獨有偶,首名華人官學生徐家祥戰時亦在軍中擔任情報工作,故亦不能說張奧偉是因其歐亞混血背景才獲賞識或信任。)

  跳回簡氏家族的故事,近年除了簡悅強過世的消息,簡氏家族已完全離開公眾視線範圍。簡悅強七九年隨麥理浩到北京,回港後逐步淡出政圈;其後,東亞銀行亦轉手由李氏家族掌舵,明顯是對香港前途失去信心。

  無論發哥以哪一邊(或兩邊)作藍本,都是代表一班消失於香港舞台(起碼不在幕前)的舊勢力、舊階層。

  戲中Janice Man老豆、發哥老友廿年前遭逢車禍,Janice Man亦在隧道失事反車身亡,簡直是家族傳統。又「咁啱得咁橋」,近年就有唐英年鬧過香港青年「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最後好容易車毀人亡。」同樣這四個字,九五年(正好約廿年前),中共又有個陳佐洱曾咒罵香港會「車毀人亡」。(當時在講福利開支上升。)

  九五、九六年,最後一屆立法局選舉,但其實又可謂已「實然死亡」或「等死」,因為中共早前已宣布放棄「直通車」;九六年選舉臨時立法會,另起爐灶;九七年淪陷,就由臨時立法會議員過渡至立法會。狹義去看,發哥撞車身故的老友或是立法局;廣義去看,甚至是香港百多年來建立起的典章制度。

  然則,由「舊日亡魂」發哥照顧長大的Janice Man,又象徵甚麼?…

  算了,如此穿鑿附會的遊戲本非所長,已經吹不下去,哈哈。總而言之,這種遊戲文章可以隨便亂吹,根本借題發揮,實在離開部戲太遠,慎之,戒之。

  (上述內容資料,部份網上就有,部份出自:May Holdsworth & Christopher Munn ed., Dictionary of Hong Kong Biography, 2012, Hong Kong: HKUPress。)

《天眼狙擊(Eye in the Sky)》

"Eye in the Sky"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口味,實在無甚麼討論空間,喜歡或不喜歡都是各說各話。然而,當這部戲剛剛完場,開始出人名表時,後排一男子居然大聲向其女伴發表「偉論」謂:「從未睇過一套戲咁悶嘅。」我仍禁不住驚訝,幾乎就想轉過頭去看是何等樣人有此「高見」。

若然爭論是屬《Star Wars》派或是《Star Trek》派、或謂喜歡看占士邦片而不喜歡看Woody Allen、或食鳥結糖要硬的還是軟的,全都可以用一句:「鹹魚青菜,各有所好。口味啫!」就了結爭論。

但若然有人看完新海誠後謂:「背景畫得咁醜既?」、看完《花樣年華》後謂:「部戲無錢請美指?」、看完《Heat》後謂:「嗰兩個阿叔啲戲咁屎既?」,那就完全另一回事,不是「口味」兩個字可以解釋得了,簡直是真理和㞗噏之別。那一刻,戲院的椅背彷彿分隔兩個平行宇宙,兩邊世界有不同的物理法則,根本不是看到同一部戲。

在不穿橋的限制下,可以說的是本片的動作、追逐等場面絕無僅有,絕對屬於「講多過做」的類型,如果期待(越拍越爛的)Michael Bay式動作片,那這部片不用看了,這是口味問題;繼續用Michael Bay作比較,比如《變形金剛》系列,撇除首兩集,若然去到第三、第四集,你仍然覺得「好睇」,甚至只是覺得「可以接受」… 這部片可以不用看了,你是另一個宇宙來的。

在這一邊的宇宙,第三、四集《變形金剛》是完全極爛和極悶,本片則完全跟一個「悶」字沾不上邊。由開局到追蹤的部份,都似是尋常諜戰動作片,但其實已處處留下伏筆,到走入「困局」才是戲肉。餘下大部份時間就在來來回回「溝通」、轉折、境況變化、舉棋不定,總是在臨近有動作時生變,實在沒有覺得「悶」的空間。而主角大都在離地的「密室s」中,看著在高空或在地拍攝影片苦惱,觀眾其實就置身完全一樣的場景,如坐針氈,非常緊湊。

所謂「道德兩難」,其實我無太大興趣,如此問題說穿了就是橙跟蘋果的比較,也只是「口味啫!」的問題。倒是本片拍出現代戰爭的體制、結構,實在很精彩;主要負責「阻頭阻勢」的英國政客,雖然典型而無甚深度,但亦諷刺有趣;美方政客則能見美國政界予人的印象如何,與在密室中的美國大兵恰成對比。

片中不少細節都很精緻,初看無甚特別,看到後來方發覺舖排之用心。比如英、美、肯亞三方聯合行動,英美中間本有一聯絡員角色,但Helen Mirren一心要得手,越來越覺得體制、規則礙手礙腳,就開始跨過這聯絡員,直接指揮了。(話說回來,片頭的引文實在是講錯了:(戲中)戰爭首先犧牲的不是真相,是體制。)那機師後來如何「反擊」,就更顯精彩。

噢,還有,戲中的小孩,幾乎全部都有在玩玩具(或想玩玩具)。全片關鍵的女孩玩呼拉圈、臨時拉伕賣桶的男孩想打機、尾段買包男孩在踢波,甚至沒有出場的女孩要玩公仔(中將Alan Rickman的…女/孫女/…?似乎無講清楚,或我看漏了。)。很細微,但都透露出不同的境況。

關鍵女孩那一條線,用來如此開場,觀眾當然知道後來會有關係,但當時實在無頭緒;然而倒帶回想,其實由做功課那一幕開始,已暗暗透露訊息,正在提示其家所處的環境;甚至,選擇呼拉圈作女孩的玩具本身就是計算過,否則無以在室外大動作引起「天眼」注目,也是第一幕見其父親手製作/修理時就給觀眾看過的了。(又,親手搞玩具 vs Alan Rickman買玩具、兼買錯、兼叫下屬經手換貨,這也是舖排過的對比吧。)

再,甚至場景亦是有意作對比,其實由主角到奸角,幾乎全員無人離開過一個又一個密室。比如目標人物,亦不過由屋(密室),走上車(密室),再去另一間屋(密室)。打「虛擬戰爭」的不止用天眼無人機的大國,根本整場衝突的所有關鍵人物都在密室,幾乎無人進入過「真實世界」。(唯一例外是在地狗仔隊員。)而一般市民,則幾乎都在室外的「真實世界」活動的。

如此這般的舖排細節,就算當時沒有明確發現,也都影響著觀感,事後亦堪回味,實在精彩。真的忍不住要再講:真的,完全不會、不可能會悶。(我甚至懷疑過是否自己太離地,幸而上爛蕃茄看過評分,一般正常觀眾亦大表讚賞,證明我還是活在「這邊」宇宙的,但在「離地」和「這邊」之外,原來真有其他異世界居民的。)

==

簡單評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