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哥斯拉(シン・ゴジラ)》

《シン・ゴジラ》電影海報
(來源:映画『シン・ゴジラ』公式サイト;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超.好睇。

<--有劇透-->

就由結尾收服哥斯拉的「ヤシオリ作戦」講起。

美軍強大武力,雖然令哥斯拉負傷,但常規武器已證實無用,剩下的選擇只得熱核武器。長谷川博己及其屬下的怪人小組為避免日本再受核攻擊,加緊推行其「凍結」哥斯拉的計劃。

哥斯拉的緣起,由1954的初代哥斯拉,到今集最新的哥斯拉,一直都象徵日本人對核能的恐懼。到今集,這象徵又從更新近的核災記憶中取材。由小處見自衛隊員要戴輻射警示牌,密集輪值工作;到大處見美軍及國際原子能機構派員協助;全都是福島事故後見過的景象。更明顯者,以泵車冷卻核反應堆/哥斯拉,完全就是從福島搬過來的畫面。

倒推回去,首次以第二、第三形態上陸之時,沿河道進入內陸,推擠途中船舶,上岸後將建築夷為平地,以至災後的場面,都是海嘯的景象。

到結尾,哥斯拉雖然被暫時凍結,但後續如何處理仍無頭緒,長谷川博己也只能說人類要學習如何與其共存。一如福島,恐怕亦要數十年工夫(而且不保證能斷尾),人類也只能接受其存在,要學習如何與其相處。

不過,如果只得這一重解讀,就絕不值得「超.好睇」這幾個字。

「ヤシオリ」,香港字幕譯「降魔酒」,受字幕的形式限制,這翻譯實在簡潔有力,堪稱出色,但本來究竟何所指呢?「ヤシオリ」,全稱應是「八塩折之酒(やしおりのさけ)」,典出須佐之男斬殺八岐大蛇的故事:須佐之男命人放置此酒,待八岐大蛇飲醉後將其斬殺。取名確是跟戲中情節十分相稱。

不過,戲內卒之沒有斬殺哥斯拉,又是為何?這又要回到須佐之男的故事。須佐之男斬大蛇時用一把十拳剣(因此事而名「天羽々斬」),但斬蛇時竟然刀口破損,後來在大蛇體內找到一柄寶劍--天叢雲剣,即草薙剣。打機、看漫畫時應該聽過多次了。這把劍,又即是歷代天皇繼位時接收的三種神器之一。(另外兩種為:八咫鏡和八尺瓊勾玉。)

劍,當然是象徵武力。然則,封印的不止是哥斯拉,而是象徵封印了國家武力。這是其中一種解讀。

不過,戲內亦有嘆謂自衛隊能力不足(美軍則起碼能令哥斯拉負傷),若將上述一節解謂要完全封印武力,也是講不通的。折衷之說,或是專指對外侵略的武力,又或更明顯者:專指核武力。回到「美軍 vs. 哥斯拉」那一幕,B-2轟炸機投下兩枚Bunker Buster,哥斯拉受傷,但隨即發射熱線(高熱離子射線? XD),接連擊落三部B-2。

又再回到須佐之男的故事:哥斯拉體內蘊藏天叢雲剣,然則B-2轟炸機和Bunker Buster就是斬崩刀的十拳剣了;後者可謂最高的常規武力,則前者只能是在其之上的核武了。

然而,這部戲也不是一面倒醜化核能。電影後段,怪人小組終於揭開哥斯拉的能源秘密:雖然哥斯拉因核廢料而催生,但原來已進化至尤如餐風飲露的仙人,吸收水和空氣,在體內轉換成其他元素,從中得到能量。其實,正暗示人類夢想多年的產能方式:核融合。理論上,我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每日抬頭也見到那團大火球,但就是未能控制這力量。

哥斯拉,既象徵核能的恐怖,但也隱含人類的未來。(若能解開哥斯拉如何控制其能源的秘密、如果能像哥斯拉一般將核融合封存在容器內…)如此看,則將哥斯拉凍結而非斬殺消滅,要學習如何與之共存,又有另一重意味。

在電影最後一幕,近鏡影哥斯拉尾部,有類似異型、又似人型的物體。按戲中解釋,哥斯拉能單性繁殖,那些應該就是本來會分裂出來的個體,但為何是人型呢?倒推回較早的情節,有解釋謂該神秘失蹤的日裔美國科學家,因痛恨發動戰爭的日本,才「召喚」哥斯拉,隱然有報復之意。(其實無詳細如此講,但大概可如此理解吧。)

從這角度看哥斯拉尾部的「人型」,則又激起另一重想法:這一代的哥斯拉,乃昔日戰爭陰魂、怨念的集合,尾部的人形不是分裂出來的個體,而是組成哥斯拉的本體。如此再看美軍投下的兩枚地堡炸彈,則又如「男孩與肥佬」再世;廣島和長崎上空的絕對武力,迫使戰爭結束(且暫時接受此史觀),但重施故技不但無法驅走陰魂,自身亦遭其反撲。

哥斯拉中彈負傷後,不但擊落美軍轟炸機,更繼續放射熱線,令東京大片地方陷入火海。正當此時,長谷川博己本在避難途中,但道路擠塞,故下車跟平民一同到地底避難。撇開「美軍投彈>哥斯拉噴火」這重關係,光看「美軍轟炸機在東京上空投彈」、「東京大火」這兩點,再加上在地底(防空洞)避難這景象,根本就是重現「東京大空襲」的場面。

回到較早的情節,日本政府收到美軍的攻擊計劃,見到預計的受災範圍,代總理平泉成發囉唆謂美國果然是亂來蠻幹,說的其實就不止是戲中的美國,而又是責罵七十年前美軍無差別屠殺平民之舉。

1945年,東京大空襲;對上一次,令江戶受到如此程度損害的事件,當數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及隨之而來的大火;哥斯拉來襲,當然起碼有此級數。最終決戰的東京車站,正是既能代表東京,又是捱過這三次災害的地標建築。

仔細再想,中間甚至更有文章。1923年關東大地震,東京車站受害頗輕,天災是捱過了;但到1945年東京大空襲,卻中了燃燒彈,頂不住人禍。外牆大致上保住了,但屋頂乃金屬製,受不住高熱;到戰後重建,亦無復舊貌。如此過了數十年,乃到近年(2007-2012年)再度復修,方始重現原貌。

以復修後的東京車站作決戰舞台,受戰火摧殘的意味益顯濃重。

然而,今回以武制暴並不成功(雖然仍有更高武力未發),又或者是外力單方面箝制始終未能圓滿解決,最終是要靠集合日本各界的力量:政界、官僚去拉關係、統籌;民間又無分規模大小作實事,分析、研究、趕製凍結劑。到決戰前夕,肯與日本聯合行動,嘗試降服哥斯拉者,卻又是美軍志願者,這戰後日美同盟格局實在牢不可破。

更有趣者,則在作戰之後方向觀眾披露。「ヤシオリ作戦」原來已然逾時,聯軍本來要按計劃投下核彈,乃靠法國出面才有多一小時。整部戲,法國本身無任何角色,但其實又不是無端出場。戲中講的國際聯軍,當然是由聯合國安理會出面,這就有常任理事國的角色了。

戲中謂中俄因地理上接近,受哥斯拉潛在威脅大,當然想儘快除之(又反正核彈不是落在自己頭上);沒有講的另一半是,中俄對日根本就有敵意(尤其震旦國),一派「睇你點死」的幸災樂禍樣子。美國則隱瞞哥斯拉情報,現時想儘快收拾了事;英國幾近附庸,向這小不列顛求助當屬無謂。餘下可選,就只剩法國了。

低頭向法國求助者,不是外務省歐洲局官僚,而是先前一派無用老海鮮樣子的代總理。在幕後打這張人情牌,既不是能拿上檯面搶票的功績,本身也無甚可足自豪,只是在自己的位置,盡自己本份而已。其實,整部戲的政界人物泰半如此。前半部份,雖然見政府反應遲緩,效率低下,但在戲中的具體行動卻大多正直。

原總理大杉漣庸碌無能(記招時又大口),經常遲疑欠決斷,一臉蠢相;但從頭到尾,有否做過任何立心不良的行動?其實又無。開會時,甚至算得上肯聽、肯接受佐官意見;到要緊關頭,需要作決定時,其實仍是會負責任的。真正被庵野秀明指責者,其實是制度本身。(另加,三個廢柴、卸膊、縮骨的學者。)

畫出腸者,當數在走廊謂「民主制度就是無效率」的官僚;又多次提及,每項行動都需要特別立法。但觀眾印象最深者,應該是閣員開會,在不同階段,官房長官煞有介事地宣布改組成不同名目的會議,其實與會者大抵上都是那一堆人。乃至在戰情室,同一個命令在會議桌上要經三個人,往下當然又要經更多層自衛隊員,畫面也著意突顯此情況看似荒謬。

然而,這制度雖然一板一眼欠缺效率,卻實在不能丟棄,以體現自衛隊只負責執行武力,作決定者乃由民眾選出的從政者。此制度,就算在「ヤシオリ作戦」時,其實仍然保留不變:自衛隊既無僭越,長谷川博己亦無繞過統合幕僚監部,親身走到前線,只不過是為了將決策、溝通的過程縮短而已。

有關「ヤシオリ作戦」,想講的大概如此,僅是這部戲的一個面向而已。甚至,也許只算得上是大綱;政府的組織、危機處理亦描寫得細緻,甚有趣,上文亦無多講;設立對策本部時,必定有一個鏡頭影一大排影印機,這亦很有意思,同樣不知如何在文中安放。

這部戲,寫一篇文實在不夠意思,根本要寫一本小書。看一次不夠,而且只看這一部也不夠,在背後支撐整部戲的素材龐雜,就算只揀選部份研讀吹水也都很費勁。其精彩處,不僅在於承載如此豐富的意象,而是豐富之餘彷彿毫不費勁,上文講及種種均在戲中自然有其位置,似乎本身應當如此,不著痕跡,實在是高手的編排。

本作在特攝、哥斯拉片源流的種種,應該有特攝片迷會寫,不熟不寫,跳過。(或者只講,造型、動作、沿用舊音樂我都極滿意;自衛隊作戰部份,揉合CG和富士總合火力演習真實影像,效果出色;戰鬥畫面由景深到畫格速度,都彷如舊特攝片效果,尤其過癮。)

EVA之對比,應該又會有人寫。(其實,中學時電視播EVA,當時一看只覺「做乜X」,完全不明所以,此後無再睇過,所以真的無話可說。)

==

簡單評分:

A++(☆☆☆☆☆☆)
(我無因為前田敦子出場而加分,大部份觀眾甚至不會發覺她有參演,但真是有あっちゃん,我無tag錯,講海底隧道水浸時在畫面閃過,大概有一秒半戲份。)

《危城》

《危城》電影海報
(from Wikipedia;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講《危城》,或許又可以拉扯到講隱喻香港,如何遭匪黨入侵,鄉愿扯後腳… 不過同樣的把戲,早前講《三人行》玩過一次,不玩了。喬宏告誡周星馳莫重複自己(《97家有囍事》),整部戲翻炒掠水,就是這句值得傳世,自嘲整部戲,兼意味深長。經常提自己,盡做,寫過的別再寫,今次只過了一個多月,莫壞了規矩。

不玩穿鑿附會的遊戲,不如試講這部戲是如何拍爛的。

這部戲,明顯就是一部「西部片」。

雖然片頭片尾硬要堆砌中國內戰、軍閥等背景,但其實毫無意思,地點總之放在一個荒野小鎮就可以,時空幾近完全不重要。軍閥兵臨城下,不就是脫胎自《七俠四義(七人の侍)》、《七俠蕩寇志(The Magnificent Seven)》的野武士/土匪嘛。劉青雲,其實正如西部片中的警長,則其捕匪後遭尋仇,不就似《High Noon》的Gary Cooper?吳廷燁劫獄,吳京圍城救人,亦是常見題材。

劉青雲不用鎗,但用鞭,也顯出其牛仔原型。彭于晏,明顯就是「用心棒/獨行俠」,鬚髯造型跟桑畑三十郎/獨行俠一模一樣,其背景甚至就是鏢師(「用心棒」就是解保鏢嘛。),根本毫不避嫌。隨手舉名作為例,其實因為不熟,想不起其他例子,或許有其他更貼切參考對象,但無關痛癢,重點是這部戲的血統很清楚。(其實音樂亦提了水…)

一開局設了如此清晰的類型,本片最最失敗就是拍不出應有的感覺。(邏輯上有另一可能,就是拍得破格而精彩,但本片明顯不是,可以不論,節省時間。)事後回顧其失敗處,由最早出場的主角彭于晏現身時已有跡可尋,由選角到造型(化妝)已經失敗,這角色的陽剛、滄桑味道無影無蹤;再加上其演繹方法,完全就變了插科打諢的丑角。

其實再細想,酒館那一幕根本又似出自《大醉俠》,只是帶小孩的人對調了身份,但彭于晏的角色魅力卻不比岳華,實在是選角不當,配搭出事。而彭于晏的角色原來又滲雜了范大悲的血緣,就難怪之後又要有同門師兄弟恩怨的武俠戲碼了;但吳京的角色面目模糊,行事不能一貫,甚至不如一奸到底的了空痛快。

提到奸角,怎可不提古天樂的角色?如此難看無味的奸角,也算罕見。整部戲,只見過他似「死細路」,一言不合(或忽然想殺)就出手殺人,或是擠眉弄眼扮死狗… 就算想像其為喪心病狂,以殺人、虐人取樂,手法也太單調沉悶,整個角色都太單薄,帶不起氣氛。

講到氣氛最出事,又回到劉青雲及其手下一夥。要做警長、要鐵漢柔情,首先要是一個鐵漢… 從頭到尾,整套戲都在拖拖拉拉,柔情泛濫,見不到鐵血,完全捉錯用神。對抗暴政、匪徒,本應悲壯肅殺,要見到廝殺、要見血,但結果畫面太「乾淨」,色彩太明亮,手法亦胡鬧(用瀉藥、亂放炸彈…),本應是高潮的一幕拍得不知所謂。

想到此節,應該找到了,這部片失敗的癥結可謂其氣氛。

回到開首,教師帶學生走難,到難民去普城(我話過唔講,但實在忍唔住,改個乜鬼名,我睇成場戲不停諗起熱普城… -.-“)求收留… 哪有半份走難、淒慘、荒涼的氣息?整個環境都太富泰、太乾淨、太整齊,將一套西部片,拍成了一部「靚衫戲」。所以,殺人是不見血的,在河上廝殺完的劉青雲仍然齊齊整整。而角色,其實都不能太壞。

比如智叔,這老差骨角色真的寫爛了。帶劉青雲去荒野,難道真的打算摸酒杯底,食餐飯,就可以解決?一來,對自己跟隨多年的硬頸上司太不了解,令人難以置信;二來,對方明顯不懷好意,若然相信實在堪比「天真嬌」。給劉青雲食的那塊餅更是令人費解。合理的發展,其實只應有三種:

  (一)陰謀不太險惡,起碼落蒙汗藥,捉劉青雲,帶人放古天樂;
  (二)夥同財主謀害劉青雲,塊餅有毒;
  (三)帶劉青雲去死,等佢有餅落肚,做隻飽鬼,講數不成就出手。

結果,原來只是單純食餅,智叔的老差骨角色頓成傻仔。

又如劉青雲的老婆和手下,安頓好俗務,回城營救。這本應是慷慨就義、準備搏命送死、悲壯熱血的一幕,但由節奏到取景,一片青山綠水好風光,氣氛歡欣愉快,似去城郊馳馬踏青,完全沒有大戰的氣勢。(彭于晏那一邊,也繼續似拍兒童節目。)

更甚者,胡鬧一輪,吳京死了,古天樂死了,但其實是無解過圍的。吳京/古天樂帶的不過一小隊兵馬,主力應該是古天樂老豆,他才是幕後大佬,邪惡陣營軍閥。前文講時空「幾近」完全不重要,此處就是出了問題。《七俠四義》刀劍對刀劍,《七俠蕩寇志》鎗對鎗,雖然以寡敵眾,但始終是對等武力,劉青雲單刀可擋幾發子彈?

就算不提刀劍對鎗炮之荒謬,以割據一方的大軍閥作對手本身亦是無稽。強如郭靖,面對蒙古千軍萬馬,守襄陽亦不能靠一雙肉掌。結果,最終是以守軍回防,擊敵古天樂老豆一方草草了事… 反正一開始就只有這條活路,老早著草上山/出省城避難等救兵算啦!而再說,這守軍回防殺敵一事本身就莫名其妙…

故事本來是敵軍先破鄰近的石頭城(必然鄰近,否則倉猝出逃,帶著一班學生,無錢開飯的女教師怎能走難至此。),再揮兵進犯普城,劉青雲又提過守軍出城… 我忘記了,不知是到石頭城(他口中所謂前線)救援或是出城迎擊,但總之差不多,先記著。

石頭城至普城,既如此近,可選路線應該就不多,一大隊軍隊又不易匿藏,再者軍隊當有斥候,出迎的守軍斷無理由碰不上由石頭城開赴普城的前後兩批軍隊!戲中本身就有兩處明顯證據:彭于晏隨便騎馬出城就搵到軍營,跟師兄吳京敘舊;劉青雲手下亦毫無難度就找到軍營,而且如入無人之境,炸了軍火庫。

然後,這隊不知到何處「蛇王」的廢柴軍隊,回城一擊殲滅敵軍… 整部戲吹噓得如何厲害的軍閥,原來比廢柴更廢柴,先前的種種事情就變得更無謂… 不過,這結局也許已是本片最合理、最有意思的一段,又再證明廢片亦偶有值得傳世的佳句:就算面對只屬廢柴的軍閥,拳腳勇武亦始終無能為力,最後是要靠外援軍閥方能退敵。整部戲都假得可笑,唯獨這一點真實而有意思。

==

簡單評分:

D(☆☆)

《樓下的房客》

《樓下的房客》電影海報
(來源:維基百科;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一個字:悶。

未打先自招,九把刀原著無讀過(他的書,只隨手揭過《那些年》;看完這部戲,嗯,慶幸節省了時間。),但其實電影由他親自編劇,一則不應太走樣,二則即使走樣也是作者自己審定過關的,片爛亦脫不了關係。電影的美術、造型、畫面、音樂…等等,全部不重要,都可不理,因為人物和故事本身就無聊。

變態房東,偷窺(甚至介入)房客生活,這設定普普通通,無所謂,重點是能「窺」出何樣人物、何種故事。結果,每一間房都令人失望。

如此結構的故事,住客竟然無一不是stock character(用粵語譯方便啲,可稱:「『行貨』角色」。),可謂悶蛋至極,失敗;嘗試走黑暗路線作包裝,以血、以性慾掩飾,但全部僅具形相,挖不出深度,失敗;再者,賣血賣性又不夠大膽,淡而無味,失敗;其後發展,卒之無任何出人意表之處,失敗;全部人物故事堆疊拼湊,鬆散不堪,失敗…

(腦海忽然響起唐牛/食神的聲音:「失敗中的失敗!」)

<--最近經常忘記,忽然想起講-->
<------下文劇透------>

簡單盤點一下這部戲。

「白衣美女」:這一開始就擺明是不存在的角色… 十部戲有十部都是如此安排,實在不可能更典型,根本就毫無懸念。而且,這條線又想玩血腥、虐待,但偏偏又不夠膽,拍出來半湯半水,無癮。(有膽去盡,首先就將虐殺過程仔細拍出來。要賣血又不夠血,搞個屁。)

「帶女雄狼」:這條線幾乎無發生過任何事,是湊數用的嗎?為了堆砌其黑暗主題,暗示中年男有戀童傾向?一來,這既不新鮮,又不震撼;二來,到頭來也根本無任何事情發生嘛!(獸父對幼女起淫念,看報紙一年已經多宗,無揭發、無上報的更不知凡幾,用來作「賣黑暗」的小說題材,實在不夠味。)

「蕩女秘書」:很難想像比其更木獨的「行貨」角色,情節發展也都老舊得很;除了加點鹽花,在浴室一場扮某A片系列,這角色既無用又無聊。

「體育老師」:就是一個普通的鹹濕偷窺狂,頂多加點暴力傾向,又如何呢?

「廢宅」、「同性情侶」:連在一起講,這三人純粹就是滿足其刻板、歧視眼光的想像,別無其他。

盤點材料,已知道這是碗失敗的「嗱喳麵」,但最惡頂還未是其難食,而是難食之餘要還要裝模作樣--「刻骨銘心初戀金銀情侶套餐」,只賣九十九個九毫九,史提芬周之無良盡見於此;而本片之極爛處,就在於其尾段牽強至極地「扭橋」。這或許是此類「空心老倌」的通病,以前見過的患者有《殭屍》。不能妥善收結,唯有出術。兩部戲都是如此扭橋收尾,結果同樣爛透。

如此扭橋,根本就是放棄思考,搵笨,表過不提。而即使撇除這著劣手,「房東」的角色本身就夠失敗,黑暗見不到,只見其行事幼稚無聊,戲中所作所為,本質上不過是「小學雞」式搞局。隨便搜尋影史上經典惡棍(不少機構曾辦如此排行榜,比如:AFI。),任選一個,任達華的角色實在連替人挽鞋的資格都無。

(就算計「扭橋後」,細節不詳,但頂多不過就是虐殺了七個房客及若干「仇人」,又有何特別?)

==

簡單評分:

E(★)

《自殺特攻:超能暴隊 (Suicide Squad)》(附短評:《新聞導火線》/《奪命狂鯊 (The Shallows)》)

"Suicide Squad" Film Poster
(from Wikipedia;Fair Use/Fair Dealing)

(搞清楚先,「爛片」僅指《Suicide Squad》,短評兩部都不錯。本週看了三部電影,全部出乎意料,兩部是比預期好,一部是比預期差,難以選擇,決定「撈埋唻講」,以那部爛片為主。)

雖然過往業績不代表將來表現,但由《鋼鐵男》到《蝙蝠人大戰外星肌肉男》,再到今次的《強行徵召長期監禁假釋囚犯參軍執行社會服務減刑計劃》(Suicide Squad)--簡稱《強監假減刑計劃》,DC的電影世界實在應驗了何謂「衰開有條路」。

漫畫改編電影,有時我也會找原作補完(美漫則通常只上維基看故事算數),但即使改編作也是一部堂堂正正的電影,若然電影本身不能獨立自處,本身就是失敗。任何漫畫迷強辯:「你睇唔明,係因為你無睇過原作!」就算完全正確,也是一句無力的辯護。(同樣邏輯亦可應用於同一宇宙設定內的電視作品。)(另,就算當其電影不能自立,但漫畫數十年來reboot完又reboot,我要跟哪一條線?)

整部戲,竟無任何角色令人感到有深度、有血肉,實在失敗至極。每人分得一小段,草草解釋其出身,本身已是極不理想。(寧可節省篇幅,從這部戲的故事本身去表演角色更佳。)更無趣的是戲中並無展現角色特質,總之就是有任務,殺人,走過場,完場。熱褲女Margot Robbie)或許已算幸運,起碼偷/搶過一個名牌手袋,也貫徹其熱戀上腦、少根筋的角色(別要求有深度了),而且魅力四射(絕不止於其熱褲短、少布,是整個人的神態氛圍。),乃本片唯一可看之處。

(又,每人出場時打出漫畫風、色彩斑斕的字幕--真如簾幕一樣遮蓋大量畫面面積--有必要如此嗎?一來,那都是無關痛癢的訊息;甚至製作人本身亦如此認為,所以在畫面上停留時間不長,根本不可能看清楚。二來,有必要用如此風格嗎?前前後後,整部戲其他任何部份都並非如此,那是要有何效果呢?若然整部戲都CULT化,拍成半真人半漫畫風格,那反倒可以接受,現時半湯半水不知有何意義。)

其他人,就只淪為一班奇形怪狀的打手--蒙面鎗王回力鏢/毛公仔大盜、(爆頭/甩頭)飛索男鱷皮男紋身火人面具刀手;除了奇形怪狀,這班人可謂一無是處… 抱歉… 說法有點奇怪,奇形怪狀很難算是「是處」,但以角色而言,總之是無任何吸引、突出的特質。

與此相對,本週的港產代表《新聞導火線》可謂完勝。雖然是延續電視劇的作品,開首也有一段剪輯回顧片段,但即使完全刪走,其實也無損作品本身。從角色在戲中的互動,能見到性格、關係、想法。微小處如配角郭峰(報社社長),大部份時間行行企企,但關鍵處一通電話、一個稱呼,就顯出其江湖地位,這才是編劇應有的心思、功夫。

新出場角色吳孟達(脅持人質的燈光技工),一件一件事慢慢揭,隨時間推移、跟各種人對話,顯示其情緒變化,乃至加插過去的片段,這才是交代、建立一個角色的方法。吳孟達演出比往常慣見時出色,但也要有足夠和恰當的材料才能發揮。接拍《強監假減刑計劃》的演員實在只能嘆句不幸。(噢,不過看到戶口結餘,就能補償心靈創傷了。)

《強監假減刑計劃》的故事,爛透到幾近無故事可言。其無稽處,簡直令人不知從何吐糟。今次的巨災由遠古跳怪舞女巫引發,總之又是號稱能消滅地表人類的危機。問題是:經過整部戲,除了見到城中有幾處傾頹,有一團垃圾圍著一根光柱在空中飛舞,從無見到有何災害、傷害,可謂毫無危迫感。

而所謂巫術/魔力引起巨災,派出這隊「假釋囚犯」,原來就只是用鎗彈、用棒球棍、用回力鏢、用拳腳打過去。嗯… 真是無聊到極點。原來這就能對付怪物、應付「超常」巨災事件,還真是輕鬆簡單。就算蒙面鎗王如何厲害,百發百中(甚至,誇張一點想像,百發千中,一發可殺十人。);其實用普通兵,就當百發一中,派一百人、一千人,就有同樣效果。相信美軍一定不止有一千幾百人吧!這隊雜牌軍,究竟有個屁用?

相對於本片之大而無當,《奪命狂鯊(The Shallows)》正好示範何謂短小精悍,以情節故事取勝。整部戲開始的格局、畫面,似乎是無腦、亂噴血漿的Slasher film,但最終原來是一部密室逃脫求存獨腳戲。

如此片種,當然有點人工堆砌、過份巧合,但實在砌得精巧好看,一路發展,解決難關,其實早已佈下處處線索,節奏緊湊,毫無悶場。戲中出現過的大部份事物,都有解釋、有目的、有用處,即使堆砌,也起碼砌得能自圓其說。

在《強監假減刑計劃》中,鎗王見到女魔頭及其手下兵頭毫無防備時,其實早就能(及應)極速鎗殺兩人、破壞其炸彈控制器,那就可以提早完場。這僅為其中一例,戲中矛盾無謂處在所多有,磬竹難書。實在無心機再講… 在戲院兩小時,只有看Margot Robbie和食零食尚有點樂趣,其餘時間完全是捱過的…

==

簡單評分:

E(★)

###

〈補充短評《新聞導火線》〉

雖有若干小處似不合理,但整體可喜,事件和人物設計完整。說教部份略嫌造作,但見其心思。法律改革為題已夠冷門,「一罪兩審」更是又偏又複雜,可算誠意之作。講新聞操守雖然老土樣版,但未至於難看。內文提過,但想再提吳孟達真的不錯。諷刺香港政要,更屬錦上添花。

另外只想補一句:雖然法改會改革「一罪兩審」的提議本身立意良好,但觀眾應謹記到時決定是否再提檢控權力將在DPP或SJ手中,在現今香港制度、環境,是否適宜讓此等人有更大權力,這制度是否可信、可靠,恐要三思,不要被這部戲影響情緒太深。

==

簡單評分:

B/A-(☆☆☆☆/☆☆☆☆★)
(港產片,多少有點感情分,但可能是「偏心打高分數」,也可能是「責之切」,不太肯定,但約值如此分數。這部戲若然拿出去賣埠、代表香港,絕不失禮,見得人。)

###

〈補充短評《奪命狂鯊(The Shallows)》〉

Blake Lively!有Blake Lively!有Blake Lively!

Blake Lively除了靚,今次表現亦好,實在賞心悅目。(大概八成畫面有她出現,余非常、極度、深感滿足。)故事在內文提過,不重覆了。除了本身緊湊好看,意外驚喜特別加分,實在無想過是會拍成如此類型、如此風格,甚至電影初段的畫面、顏色、音樂,都在誤導觀眾;後來變成密室處境,再一直用情節推著觀眾走,頗刺激有趣。

==

簡單評分:

B+(♡♡♡♡❤)
(好看!雖然只屬爽過就算,但有驚喜,值得一看。
 而且,有Blake Lively!有Blake Lively!有Blake Lively!
 很重要,所以我講完又講,擺明有偏見。)

《當這地球沒有貓(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

《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電影海報
(來源:公式twitter賬戶;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颱風來襲,一陣慵懶氣氛,無心打字,打算只寫幾句,但卒之仍是長氣…)

看完戲,卒之拿起買了好一陣子(但只揭過廿頁左右)的小說,匆匆揭一次,果然有若干微妙分別。骨幹維持大概相同,男主角劍心忽然發現末期腦癌,有惡魔出現(但造型在電影版有大改動)謂可為其續命,同意世上消失一件事物,可延壽一日。

逐漸剝奪身邊重要的事物,以察知生命、世界之美妙,如此設定不算新奇的發想,但整個故事還是織得好看的。而改編之妙,則在於將此發想再挖深一點,事物消失後,又會有何連帶影響;再想其實也不是完全沒看過的新點子,但其表現方式不錯,消失後取而代之的物事亦見心思。

戲中漸次消失的事物有幾種,與小說相同,但其中一種只匆匆帶過,幾乎沒有拍到,看的時候已覺奇怪。原來,小說此部份本就寫得草草了事,而且有頗無謂的發展,電影版乾脆丟棄,再配合其他改動,令整部戲的風格更為一致完整,是高明的改編。

篤姬那一部份,電影大致上處理仍是較佳,加添了有趣的細節,一些無謂的問題又刪減了。唯獨阿根廷那一段,電影和小說同樣難解,或許要仔細看一遍《春光乍洩》吧(手上沒有影碟),很明顯是受其影響而寫/拍的。(唯有邊寫邊聽Sound track。)

小說只是寫某位香港導演,拍在阿根廷的故事,又提到戲中出現的大瀑布;無點名,但呼之欲出。王家衛、張國榮、梁朝偉,這些正是香港的軟實力所在,只怕也跟戲中的事物一樣在漸次消逝。香港的電影在消逝,香港的報紙在消逝,香港的制度在消逝;或許不久,就只存留在記憶之中。

跟徳川家康的友情,改編比小說豐富得多。兩個不擅表達自己的人,長年交流就是靠一部部電影,這一點兩個版本大致相同;但戲中定期/頻繁見面,似乎更有趣,感覺更完整,「找尋」那一幕就更好看了。那一章節結尾,電影留一手的處理,亦比小說高明。

世界本來就是由大量的巧合構成,在幾近無限個可能出現的世界之中,這只是其中一個。在進化的歧路上,人類祖先若非突變出靈活的前肢,而是有靈活的後肢,這世界的進程可能就完全不同了。小至人生,中學時有否跟前座的同學搭話,有否跟人玩MTG,繼而大學時有否選某一科課堂,另一科的功課選擇去訪問甚麼人,任何一個環節改變,人生就完全不一樣了。這一點,電影拍得比小說深刻。

(家庭部份是刻意避過的,一講太易透露劇情,還是入場自己看吧。只補一句:收養椰菜的部份,電影的處理亦比小說簡單利落,反更顯人物性格。)

宮崎あおい!宮崎あおい!宮崎あおい!
(極力忍耐不在文首就如此大叫。於我而言,這就是充份的入場理由了,哈哈。雖然,結果戲也不錯。)

==

簡單評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