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這地球沒有貓(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

《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電影海報
(來源:公式twitter賬戶;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颱風來襲,一陣慵懶氣氛,無心打字,打算只寫幾句,但卒之仍是長氣…)

看完戲,卒之拿起買了好一陣子(但只揭過廿頁左右)的小說,匆匆揭一次,果然有若干微妙分別。骨幹維持大概相同,男主角劍心忽然發現末期腦癌,有惡魔出現(但造型在電影版有大改動)謂可為其續命,同意世上消失一件事物,可延壽一日。

逐漸剝奪身邊重要的事物,以察知生命、世界之美妙,如此設定不算新奇的發想,但整個故事還是織得好看的。而改編之妙,則在於將此發想再挖深一點,事物消失後,又會有何連帶影響;再想其實也不是完全沒看過的新點子,但其表現方式不錯,消失後取而代之的物事亦見心思。

戲中漸次消失的事物有幾種,與小說相同,但其中一種只匆匆帶過,幾乎沒有拍到,看的時候已覺奇怪。原來,小說此部份本就寫得草草了事,而且有頗無謂的發展,電影版乾脆丟棄,再配合其他改動,令整部戲的風格更為一致完整,是高明的改編。

篤姬那一部份,電影大致上處理仍是較佳,加添了有趣的細節,一些無謂的問題又刪減了。唯獨阿根廷那一段,電影和小說同樣難解,或許要仔細看一遍《春光乍洩》吧(手上沒有影碟),很明顯是受其影響而寫/拍的。(唯有邊寫邊聽Sound track。)

小說只是寫某位香港導演,拍在阿根廷的故事,又提到戲中出現的大瀑布;無點名,但呼之欲出。王家衛、張國榮、梁朝偉,這些正是香港的軟實力所在,只怕也跟戲中的事物一樣在漸次消逝。香港的電影在消逝,香港的報紙在消逝,香港的制度在消逝;或許不久,就只存留在記憶之中。

跟徳川家康的友情,改編比小說豐富得多。兩個不擅表達自己的人,長年交流就是靠一部部電影,這一點兩個版本大致相同;但戲中定期/頻繁見面,似乎更有趣,感覺更完整,「找尋」那一幕就更好看了。那一章節結尾,電影留一手的處理,亦比小說高明。

世界本來就是由大量的巧合構成,在幾近無限個可能出現的世界之中,這只是其中一個。在進化的歧路上,人類祖先若非突變出靈活的前肢,而是有靈活的後肢,這世界的進程可能就完全不同了。小至人生,中學時有否跟前座的同學搭話,有否跟人玩MTG,繼而大學時有否選某一科課堂,另一科的功課選擇去訪問甚麼人,任何一個環節改變,人生就完全不一樣了。這一點,電影拍得比小說深刻。

(家庭部份是刻意避過的,一講太易透露劇情,還是入場自己看吧。只補一句:收養椰菜的部份,電影的處理亦比小說簡單利落,反更顯人物性格。)

宮崎あおい!宮崎あおい!宮崎あおい!
(極力忍耐不在文首就如此大叫。於我而言,這就是充份的入場理由了,哈哈。雖然,結果戲也不錯。)

==

簡單評分:

B+(☆☆☆☆)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