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聲(곡성)[The Wailing]》

《哭聲》電影海報
(來源:IMDb;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哭聲》電影海報
(來源:IMDb;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事先聲明,戲非常好睇,但我今次必定劇透,最好睇咗戲先。

<--我今次認真有分隔線,後果自負。-->
<--------分隔線-------->
<--------分隔線-------->
<--------分隔線-------->
<--------分隔線-------->

再三提醒,真係有劇透。

<------最後一條分隔線------>

睇戲,當然唔想人劇透。卒之,戲院簡介有時就呃人入場,同你講係懸疑查案片,導演最出名部《追擊者》又係追兇片,夾埋海報同預告,你以為總會水落石出結到案;點知,原來係血腥神怪驚慄片,無解兼要死全家,但只要套戲好睇,觀眾好少介意,俾人玩完當驚喜,無壞既。

不過現實又唔同睇戲,當年簡介話民主回歸、港人治港,雖然無人有大能可以劇透,但個導演出名拍開血腥凌虐恐怖片,臨上畫仲要整多套大屠殺唻贈慶,竟然半推半就毫無激烈反抗咁就入咗場,卒之結果咪原來真係又係恐怖片囉,鬼怪殺人當然唔需要講邏輯,但片爛你又無得回水不特止,綁咗喺張凳喥俾人挏到到一身血都無得離場添。

你幾時有幻覺我會剩係講套戲?

套戲開局的確係同簡介九成吻合,由鄉間差人清晨被急召起頭,慢慢引出鄉間味道,一路帶到血腥案發現場和詭異兇手,既似《七宗罪》的智慧變態兇案,又似經典偵探故事。一邊睇,一邊會諗,究竟係有智慧兇手故佈疑陣,定係做幕後黑手?到不停有新案發生,又會諗邊個係連繫幾件案的關鍵人物。

慢慢,開始有人講鬼故,講死者鬼上身,講請巫師作法驅鬼,再講到村中有可疑日本人國村隼。此時偵探片觀眾魂出場:最可疑嗰件通常都唔係兇手,一定係編劇擺出唻引走你視線,最終或是根本毫無關係的無辜路人,或是其實是來暗中幫手,不過有時最可疑嗰個又最唔可疑所以其實又最可疑… 陰謀論通常都係無結論,捕風捉影當然係混吉。鬼鬼鬼,成日話人係鬼嗰啲最似鬼。咁卒之真係出咗一件疑似女鬼,同你講話國村隼係鬼,但轉頭又鬼影都唔見,咁到底邊個係鬼?

鬼唻鬼去,氣氛的確拍得極出色。故事本身,並非係滴水不漏、完完整整,其實去到最尾收得有啲亂,再回想我覺得似乎好幾個環節講唔通,不過過程好睇,又無謂追究。不過,大致上有幾個大方向係可能講得通,下文再講。

正當主角發惡夢,一直疑神疑鬼,故事又收埋另一條線。

由主角最初信(後來唔信)既食毒菇發狂殺人說,發展到電視講述追查到係有惡德商人用毒菇做材料製補藥食壞人。咁又究竟係有鬼,定係毒菇,定其實又有鬼又有毒菇,因為有毒菇所以惹鬼,定係惹咗鬼所以有毒菇,最終當然係無定論--不過總之,鬼呀、毒菇呀、補藥呀(!?)、惡德商人等等,其實都唔係好嘢啦,全部都包藏禍心㗎喇。咁惡德商人、補藥、毒菇,自然易認啦,問題係鬼啫--或者唔知係咪鬼,就兇手啦。

不過毒菇線未發展到成熟,其實已經由查懸案踩到入幽冥鬼神界。補酒人被雷劈尚可講為巧合,到帶見習神父(定牧師,我分唔清)踩國村隼場,見到受害人照片同祭壇,仍然可以講為近於追兇片,但當主角個女中招上身,現實同鬼神界線就開始模糊。到巫師出場,其實轉向已經很明顯。

若是普通低手,如此扭橋無可避免會變爛片,但今次正好示範何謂藝高人膽大,走此偏鋒,仍能保持氣氛節奏不墮。一邊發展鬼怪線,但又延續查案追兇風格。巫師一出場十足神棍,一邊口講是有乜乜乜見過最勁惡鬼上咗女童身,滿口偉大勁嘢,結果不過是要主角課金做法事驅鬼,叫你課金當然係神棍;但同時,換衫時又見巫師袍下穿一條兜襠布,此小處正好跟早段謂國村隼是惡鬼的描述相符,又回到鬼神線上。不過,誰是鬼,誰是巫,仍是未見分曉。

導演繼續混淆視聽,一邊見巫師用白雞做法事;另一邊,見國村隼買黑雞做法事,又有先前神秘疑鬼女子跟蹤,再拍國村隼在瀑布修練,又在林中死屍周圍布陣。兩邊同時平行發展,不知是鬥法還是巧合;白雞巫師一邊作法,女童越來越辛苦,不知是驅鬼有效,還是法事反撲,或者根本就是祭鬼而非驅鬼;另一邊,黑雞國村隼作法又似乎有障礙,但明明其作法對象是死屍,不知是煉屍還是超渡;總之導演故弄玄虛,兩邊既似互相影響,又似只是平行巧合。

不過無論如何,身份終究不重要,最重要係效果。不論是巫是鬼,錢就收足,但做了三十年法事仍然驅唔到鬼,驅到個女半死不活,就算不是鬼巫,亦是廢巫,主角卒之清醒,叫停法事,寧願送女入醫院。不過,既然認定是國村隼搞鬼,不如拖馬上門尋仇,親手搞掂。

拖幾個豬朋狗友,帶架生上山踢竇。國村隼鬼影未見,就有殭屍出場趕客,至此更肯定已完全踏進神怪片領域。殭屍「生命」力強,雖然不過是舉手機器、行屍走肉,但偏偏打極未死,一行近身邊更咬你幾口;倒是那未知是否幕後操縱的國村隼鬼鬼崇崇,只敢躲在樹叢之中,被追趕亦只能跳落山崖避風頭。

無功而還,只好撤退落山,但司機魯莽駕駛,又撞著國村隼無厘頭飛落山,誤打誤撞似又解決幕後魔頭,但白衣女子又在山頭觀望,未知是她將魔頭推落山,還是根本她才是幕後黑手!回到醫院,卻見女童已經無事,似乎雨過天晴。

巫師早前謂惡鬼手法不過是放誘餌釣魚,回頭再見他竟謂終於又有人上鈎,果然經常估到惡鬼心意、知道惡鬼幾時最開心者正是鬼使!戲橋一扭再扭,鬼巫又來「警告」主角先前驅錯鬼,女童亦再現上身徵狀。鬼巫去到主角門口,被白衣女子趕走;鬼巫知難而退,執包袱著草,但走到半路又被神秘力量阻止。至此更是神鬼人難分。

更有趣,是(當住係)見習神父和教會那條線。故事中段,主角走投無路,跟見習神父到教會求救。片頭又引耶教經文,片中又幾次拍教會建築宏偉高大,見習神父又似正經正直,以為會是驅魔人出場時候。怎料外國勢力代理人講不夠十句就趕你走。講到尾,外國勢力亦是建制,你無代價可以付出、交換,又怎能請得動人替你出手?

卒之,到見習神父阿叔食「毒菇」斬死全家,見習神父隻身勇闖深山鬼穴,果然見國村隼仍然未死,更在山洞內起壇作法。另一邊,白衣女子又警告主角,謂惡鬼未死,但已設局捉鬼,不過當時女童都似已斬死全家,但仍囑主角要有信心,要等夠雞啼三次,方可回家。而在山洞那邊,國村隼和見習神父則仍在玩心理遊戲,究竟是否惡鬼?

其實一邊一國,相安無事百幾年,單方面無理入侵,明顯就不懷好意,當然是鬼啦。另一邊,主角又追問女子自己為何被鬼纏身,答謂他懷疑國村隼而犯罪。(吓!?)其實根本就是惡鬼踩場在先,主角亦深感不忿,但仍繼續苦等,到雞啼兩聲,卒之不忍聽家中慘叫聲,狂奔回家。鏡頭只見家門口果然有一結界,竟是呼應第一宗案現場證物。

到主角亦被斬到一身血,白衣女子亦已無力,但究竟她真是來救人,還是又一鬼巫,其實只是估估下。而先前著草的白雞鬼巫,現時又出場,今次到他去主角屋企影相,又見他車內有一大箱受害人照片,總之一定是跟惡鬼同夥。山洞內,國村隼更現出惡魔形相,見習神父似被咒綁,動彈不得。弱雞見習生,驅不動外國神威武力,卒之只是送死。

到底一直作惡者,是白雞鬼巫定黑雞國村隼?或者兩者皆是?定係國村隼是惡魔,白雞鬼巫是侍從?或者兩者皆為鬼巫,不過碰巧在同一條村搵飯食?…又是跟先前謎團一樣,無解。幾種解法皆通,或都有薄弱處,但其實又分別不大,總之皆非善類。

惡魔形象,在西片比較多見,但巫師鬥法、鬼上身的戲碼,其實港產片曾幾何時亦有不少,尤其開壇作法的環節,跟以前道士、殭屍、茅山術、降頭等元素頗為相似,但近十數年極為少見,早幾年部《殭屍》完全拍不出味道。這段期間,香港只多見警匪、臥底片,壞蛋亦多不過求財;香港人似乎忘記了電影世界可以有純粹一心作惡害人的鬼怪,漸漸亦認不出真實世界的諸多妖邪。

白衣女子出場警告主角之前,第一次出場乃在第二單案案發現場,初時只在路邊丟石仔,行為小學雞,到主角單獨一人,方告知案發真相。是,其實白衣女子(當時似乎並非白衣)出場不久已幾乎爆響惡鬼整套作案過程,其後亦無可見惡行。講鬼,整部戲她最唔似鬼。

==

簡單評分:

A(☆☆☆☆☆)
(五粒星,無俾多,值得,絕對無呃人,唔似一大四細嗰五粒邪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