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蓮(我不是潘金莲)》

《我不是潘金蓮》電影海報
(來源:時光網;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本文不會講喜歡或不喜歡這部戲,甚至不會打任何分數,因為我根本完全看不明白(具體而言,是完全不能理解主角--李雪蓮那角色。),勉強要講覺得好或不好,實在無意思。看不明白,又未必完全是我個人的問題(雖然亦可能泰半屬我個人問題--缺乏同理心,我認。),而是這部片似乎專拍給鄰國震旦人看,其心態、想法,別處人難以理解。

開場不久,由馮小剛自行聲演旁白,到入正題,畫框形狀、比例必然是最搶眼的特點。主要是鄉間的圓形框,及北平的正方形框。此節必然有人嘗試解讀,但在下卻不想花太多筆墨,因為似乎是無聊之舉。我不會說是故弄玄虛,但覺得不值得嘗試解,反正又跟戲的核心沒多大關係。

要解,先要從例外處解起。片尾,多年後事過境遷,李雪蓮在北京開了店,畫面轉成寬銀幕。勉強放在同一標準,則先前兩款畫框或代表看事情的心態不同;但若然如此,卻不能解釋搭長途巴士上北平那一段,為何又可以用寬銀幕了。解不了的東西,就放到旁邊不理。

另外,我也實在看不出這部戲有「諷刺」震旦國官場、政權。(我只是估計有人會如此說而已。)撇開一兩個看名字已經知道負責做醜人的角色不理,甚至如果撇開「李雪蓮」這件事的防堵手法,只看「順手」側寫到的其他部份,根本沒半點負面味道… 連「小罵大幫忙」都算不上,完全是在吹捧擦鞋。

不過,震旦國官場亦不是本文重點,又跳過。

重點講返主角--李雪蓮。

李雪蓮自稱(及戲中與前夫當面對質時,前夫的回應有所暗示。)與前夫假離婚,其後前夫搭上了另一女子,因自覺受欺騙,故打官司要求法庭宣告離婚無效,並打算復婚後再離婚。這是最開頭的部份。此等事端,反正只是「口同鼻拗」,兼有李雪蓮當時自願簽字離婚,敗訴當然很合理。

敗訴,從制度看是非常合理的;但無論判決合理不合理,當事人主觀覺得受屈,這也不罕見,很普通。既已開始打官司,敗訴不去上訴,反而去纏繞其他「高官」。是有點無厘頭,但也並非完全不能理解。如果一直只是沿這方向發展,那倒是容易明白。

到後來,卒之決定跟前夫當面對質,要他一句話認了就算數。這沒問題。前夫言辭刻薄,當眾譏其為「潘金蓮」。李雪蓮忿而興起殺意,打算要殺前夫(及其他無辜被拖落水的官僚)。這倒是最合理的發展,有理無理,總之感覺受屈,制度解決不了,就回到最原始的解決方法,實在是普世共通能夠理解的。

不能理解者,乃下一步。

輾轉,總之殺人計劃行不通,結果想出的法子是上京告狀。細節不理,總之奇蹟告狀成功,一大堆人丟官;但其心結未解,隨後多年繼續上京告御狀。其後發展,是多年後又再發生的荒誕事,詳情又跳過不理。

前夫當眾出言侮辱,感覺受屈,是正常反應;但如此私事解決不了,去找公權算帳是甚麼道理?若要找公權介入,勉強想到或者可以告其前夫誹謗,但除此以外根本無介入空間。然而,戲中李雪蓮卻非如此想,甚至其怨懟已轉向了公權機關,認為是公權機關無伸張正義、替其出頭討回公道。

私事,如何由公權處理呢?甚至,公權能否處理、應否處理?這是心情上最不能理解之處。然而,李雪蓮不是如此想,編劇、導演、乃至能理解/認同李雪蓮的觀眾並非如此想。在這部戲的眼中,政府不是「公權」,根本就沒有「公/私」分得這麼細,政府、當權者尤如族中大家長,這才是李雪蓮要找政府晦氣的理由吧。

被老公欺負,所以找老爺出頭;但老爺又不教訓老公,所以唯有再找上族中長老出頭;… 是如此故事。不要看成是「公事」,看成是「私事」,一件族中的「私事」,這脈絡就變得分明了。「父母官」這幾個字講得多,倒真是將當官的看成是族長;也難怪當官的也倒過來將「公產/公器」都可看成是「私產/私器」了。

==

簡單評分:

文首講過,不會評分,但倒是另有話說。這戲看不懂,不能理解其心情,這是文化、觀念有差別;震旦人和香港人,看事情的觀點不同,根本已經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民族。民族很複雜,不可能三言兩語定義,但觀察甚麼「不是香港人」,總可以令「香港人」的輪廓更見分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