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瓦城》

《再見瓦城》電影海報
(來源:維基百科;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一見鍾情這回事,肯定是有的。

其實,最想說的不是阿國對蓮青一見鍾情。一路看下去,他在戲中的行為其實更似是單向的迷戀、依戀--余心目中的「一見鍾情」,是在那一眼感到對方的氛圍,在心底裡悄然產生共鳴的感覺--這戲一路發展下去,那兩人缺乏的正是那點共鳴。 *

倒是對這部戲本身,一開場就幾近一見鍾情。(也只是幾近而已,幾層主題距離都有點遠,能夠理解,但不是牽動肚腸的觸動,與「共鳴」頗有距離--不過這僅為個人問題,戲本身真的很好。)蓮青由緬甸偷渡泰國,一開場就在叢林河上,由蛇頭接引過河。雖然仍有一抹緊張感,但畫面卻是完全相反的氣氛,河流平靜,蛇頭彷似尋常船家,鏡頭亦只在靜靜旁觀。

如此看世界的感覺,如此節奏,確是一開場就喜歡上了。

胡事本身不複雜,但各種不同的元素在人物的生命中自然出現,錯落有致,從不同角度都能看出頭緒,越看越有味道。濃重的故事,以如此淡的方式去拍,尤其旅途的長鏡頭留了歇息空間,這節奏鬆緊的控制看得很舒服。(雖然,也令我有時空閒得在想經濟、尋租、制度化貪污、人口流動… 之類雜七雜八的事,完全是故事邊皮的閒事,但也不影響看戲。)

故事本身,我想避開不多談。不論看成是到異鄉尋夢的故事、愛情故事(請恕我不講細節,總之可以將其轉化看成是更普世通用的愛情關係問題--但我不能具體講,因為一提就爆雷。)、制度化貪污的荒謬景象社會派故事… 實在有很多層可以揭、可以看、可以講。除了層次豐富,可以轉化成能普世理解的故事亦是出色之處。

不過,歸根究底,這其實是緬甸人/緬甸華人的故事。

沒有同樣的經歷,固然沒有同樣深刻的震撼、共鳴(此片能解禁在緬甸放映,實是幸事。);但深感自己身處困局,想逃走、想離開,也頗能挑起此際香港人思緒。蓮青夢想去台灣,阿國答謂去到台灣咪又係打工;雖然消極,但也非空廢無意義。逃走、離開,就算不計本身困難,結局亦可能只是跳入另一困局,更何況此際魔掌越伸越遠,可避得幾時?

==

簡單評分:

A(☆☆☆☆★)

==

* 老毛病又發作,我講完神秘嘢,理性部份總忍不住要出來搗亂。其實大腦非常不可靠,經常會欺騙自己,也可以修改記憶,記憶中的事情、記憶中的感覺,不一定就是真的。就算當時未鍾情,但之後喜歡上,也可以不知不覺地「腦補」出一個「一見鍾情」的故事。記憶不可靠,暫時也無從證明,唯有實際做出來的行為才是實在可證,例如當時想盡辦法厚著面皮去搭訕,例如戲中阿國主動跟蓮青換位,這都是客觀可見的行動。

 又,氛圍,也不是甚麼神秘超自然的力量。人的想法、特質,多少都會在神態、舉止、衣著、裝扮等等外在表現有所反映,而「氛圍」不過是一種籠統概括(當然包括外貌,先天後天特質全部都有影響。)的說法,是憑經驗及思考等等,從外在表現推測內在特質。不過說起來太麻煩,也難以仔細分析,多半只是一種本能的感覺,倒不如說「氛圍」簡單易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