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順風》

《一路順風》電影海報
(來源:維基百科;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講一句張海報,其實比起台版或港版海報,我更喜歡阮大勇畫的版本,但似乎只見印成postcard大小在戲院作宣傳品;《頭條》有一篇報導出過那一幅畫。)

若然下文對本片有任何劣評,我想先講清楚,絕對是出於妒忌,別無其他。雖然早就覺自己無甚創作力,故亦無想過走去送死,但一邊看戲仍不禁在想:「頂!我就係想部咁既戲。」自己想要的東西,被人拍了出來,真討厭,乞人憎。大概就是妒忌。

發過夢想拍到如此作品,又不同於謂此作是絕對的經典神作,而是拍了許多我偏心喜歡的元素,又實在織得好看。這是一部漂亮的黑幫公路電影。

黑幫電影的魅力,實在難以言傳。暴力,血,社會邊緣,危險,每一樣刺激誘人;但光有暴力,有血,在社會邊緣,有危險,又不夠--分別在於能否拍出美感。這部戲由納豆的花恤到戴立忍的白恤衫,由泰國的戲院、到台北的廉價賓館和澡堂、到台南的荒廢遊樂場,都散發非日常的氣息,也拍出美感。

暴力,佔的戲份不算多,但有力。納豆和老許誤闖地方黑幫喪事,是藏而不發的暴力,拍出了氣氛。在保齡球場,則有事務/少涉感情的暴力。不過,最精彩當然是戴立忍為主角的兩場暴力,不論是施或受,畫面既拍得好看,暴力的方式亦有新意,而且有逐步逼近的恐怖感。(唔爆,自己入場睇。)

黑幫片更大的魅力,是人,怪人。活在社會和生死邊緣,當然會有比較多怪人,或者,起碼觀眾能接受出現一堆怪人。有怪人,就能撐得起奇怪的對話、奇怪的場面。戴立忍的演繹方式及白恤衫,令保齡球場梳化及後一場暴力增色不少。陳以文的角色亦極妙。納豆見工,接貨的經過,亦是如此方能成立。

(話說回來,幾句閒話,其實我正是對「人」無興趣。在電影、小說、動漫出現的人物/角色我有興趣,甚至在歷史、新聞出現的人也可,但對於活生生能見到碰到的人,極少提得起興趣,無興趣認識、無興趣知道、無興趣觀察、無興趣接觸。簡單講,我根本不太喜歡人。所以,也無甚故事好講。理所當然,也不太適宜創作戲/小說之類。)

終於講到納豆,也是他才引出了老許。許冠文,又再演我們熟識的許冠文,縮骨、貪心、會搵人笨,連角色都叫「許英傑」(「英」、「傑」當然是借其三弟四弟之名,也是其電影拍擋。)。這落魄潦倒的「老許」,多少似是延續其過往角色,是「許冠文續集」。(如此看,納豆的角色甚至可說有若干許冠英的影子。)

許英傑之潦倒失意,或許多少也是香港的潦倒失意,不過這論調上年玩多了,新年年頭且休息一下,請看倌自行想像。只當是一個角色來看,寫得固然好,但許冠文真的演出神采。「金士傑張相」、「生日食(唔食)小籠包」、「廣東話自言自語」那幾段,節奏感極佳,其笑匠功力果然厲害。笑的背後,當然是悲涼,有血有淚。

公路電影,主角的配合當然重要,「許冠文 X 納豆」組合,選擇出人意料,但細看其元素其實又很傳統,有火花。(我估,一百篇講這部戲,九十八篇都講這兩人,可以慳返唔諗、唔講。)

不過,另一名主角亦甚關鍵--路。

路,本身當然不懂演戲,但有本身的性格,要靠導演、攝影、勘景(廣東話點講?唔記得咗。)用畫面表現。穿過鄉郊的公路,在林蔭下的彎路,海邊的寬廣公路,海邊(似是鹽田或其他近海產業)如迷宮的小路… 每條路,都有其氣氛,有戲。講故事,有時是不用對白,甚至不需要有人。車在路上,這畫面本身就是故事。

(或許,也是為何難以香港為場景拍公路電影。根本就沒有多款可以奔馳、有蒼茫感的公路可以揀,實在太侷促,地方太細,路上也只有塞車和廢氣。)

==

簡單評分:

A(☆☆☆☆★)
(我妒忌,所以無滿分五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