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者 – 我們都想成為「誰」? (何者)》

『何者』電影海報
(來源:映画『何者』公式Twitterアカウント
 公平使用/公平處理)

朝井リョウ這部直木賞得獎作,找來同是早大舊生的三浦大輔改編,實在找對人了。之前看過三浦原作的《恋の渦》電影(另一部,他原作及親手改編的《愛の渦》倒沒看過。),似乎本就擅長處理一群年輕人的微妙對話;況且有舞台背景,處理拓人/たくと的若干場面特別出色,尤其電影尾段,那一手實在比小說更精彩。(看完戲後不久,剛剛才買小說回來,未看完,但經常會手痕翻到書末偷看,今次也偷看了。話說回來,我總覺得這是看《90男歡女愛(When Harry Met Sally…)》惹回來的習慣。)

在小說中幾乎只是間接寫的烏丸ギンジ,在電影中大部份時間亦是隱身/蒙面;但在小說中未有出場的「毒與餅乾(毒とビスケット)」公演,則在電影中以半真半假,可能泰半屬拓人的想像出場。(其中一節,肯定是將ギンジ的tweet,化成拓人想像的舞台。)兩人對照、互補、一體兩面之處,以(假想)舞台和戲中現實表現得比文字更鮮活,尾段的表現既與前段的假想呼應,又將小說本身潛在的舞台特質拉出了水面,たくと應該感激萬分吧。

說「時下」或許不妥,畢竟我已經畢業十年,脫離「就活」(大概相當於「搵工」啦,但微妙處當然又因為香港和日本兩地差異,有根本差別。)經歷已經很久了,當然地域文化也有出入;但其實,作者本身也是個邊緣「80後」(1989年出生),相距又不是太遠,由「就活」的過程、心態,以至角色更深處的想法,實在不無共鳴。「90後」、「00後」,是否有同樣感覺,不得而知,但其中或許有一點能夠超越世代的情感。

我是何人,想做何事,當然是可以不停自問一生的問題。(《比海還深(海よりもまだ深く)》,或許就是如此自問的中年危機版。)但在畢業/求職的環境中,那感覺忽然放得很大,也有莫名的壓迫感。HR的廢問(似乎港日共通,甚至世界共通。)和嘴臉,求職者無奈虛應故事。

多年前,有老友剛畢業不久,閒聊時覆述見工經歷,謂有HR問:「你有咩宏觀目標?」我忍不住即答:「征服世界。」當然,若我在見工現場,應該沒心情搞笑;但既云「宏觀」,當然是要到社會級、世界級,否則何謂「宏觀」呢?而其實,一份普普通通、新畢業入職的低層職位,問其「宏觀」目標不知有何意義。雖然,後來想,可能那廢問者不過是語文差而已。

搵工只是表面,又或者是催化劑,講自己,講自己身邊的人,這才是主菜。

在廢問和吹水之間,忽然覺得其實懂得甚麼、看甚麼書、聽甚麼歌,做甚麼事,在這場遊戲中都是無甚意義的,反正問的都是小學作文題目如:「你會用甚麼動物代表自己?」而其實,你最想講佢聽,「人」本身就是動物,又或者想反過來幫佢諗有何動物可堪為其象徵:大概是珊瑚,衣服華美,明明是動物,不過無腦得大部份旁觀者以為是植物。

身體半自動地發射毫無意義的空洞言辭,留下焦躁反感如彈殼堆積。

(再講要爆劇情了,還是適時收口吧。雖然也收得太急。 XD)

小說結尾,稍嫌點題太過,很多事一說破,味道就散了。電影收得比較隱晦,言猶未盡,正好有自由想像的空間。

==

簡單評分:

A-(☆☆☆☆☆)
(此處最近似乎有點「評分通脹」[grade inflation],不日會仔細考慮再校準[recalibrate]一下,或許要收一收水;但依照最近的評分準則,我覺得是值這分數的,起碼跟我近日評接近分數的片同樣好睇。)

==

噢,另外想講,選角真好,六個主要角色都好。(雖然,我每次看到山田孝之都想笑,但其實他演出不錯,也都配合角色,只是我看太多勇者系列,見到他很難不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